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四十三. 妮莉亚的献身

七百四十三. 妮莉亚的献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哈哈,血魔鬼,血魔鬼!好的很,血魔鬼,以后你就!是'鬼!”

    当听到自己兄弟这个外号后,王维屹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尽在

    “血魔鬼”,一个响亮的外号。在这样的时代里,一个能够叫的响的外号,足以在战场上给敌人造成很大的震撼力。

    而现在,郭云峰显然就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更加出sè的是,他漂亮的牵扯住了罗马军团,为王维屹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现在,在他的指挥下rì耳曼尼亚人已经构建起了一条防线。

    最外层,挖掘的是防御罗马军团大举挺进的巨坑,上面都做了遮掩,即使走近不留意的话也不容易发现。

    在巨坑的后面,聚集的则是王维屹亲自挑选出来的弓箭手,在弓箭手的前面,则是鹿砦和一切能够阻挡罗马军团前进的障碍物。

    不光只有这些,王维屹一口气安排了几条防线......

    而只要能够依靠这些防御阻挡住罗马人一段时候,小灵制造的投石机便可以拉上战场上了,到时候罗马人便会彻底尝到这些武器的厉害。

    王维屹和rì耳曼尼亚人在这里战斗的目的只有一个,坚持到rì耳曼联盟的援军到来!

    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一定不会让凯撒善罢甘休的,最疯狂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考验rì耳曼尼亚人的时刻......

    整个rì耳曼尼亚都已经陷入到了紧张的备战中,郭云峰和他所指挥的第一队的胜利,而这里的rì耳曼尼亚人羡慕不已。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正面的战场上,自己也能同样表现得如此出sè。

    而这,也让他们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充满了期待......

    就在他们开始准备迎战罗马人的时候,在后方那些由妇女和老人、孩子组成的队伍也同样在忙碌着。

    搬运、烧饭这样的活交给了他们,壮实的男人们必须留下充足的体力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雷奥妮对面前的这一切充满了好奇,这就是德意志的祖先他们和后来的德国人没有太大的分别。

    女人主要从事农活,而男人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磨利他们的剑,随时随地准备走上战场......

    雷奥妮本来准备去帮他们一些忙的,但被德普西管家竭力制止了在管家看来,一个男爵夫人是绝对不能做这些事情的。

    难道的是,一贯和他持反对意见的维德利奥管家,这次居然和他站在了一起。

    当然,维德利奥管家想的是,既然雷奥妮身为男爵夫人,如果去做这些粗苯的活那么毫无疑问男爵的脸上也不会有多少的光彩。

    “夫人,您好。”

    雷奥妮的身后响起了一个非常甜美的声音,她回头看去正是那个妮莉亚。

    男爵夫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妮莉亚开始,便对她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一种不信任。

    “你好,妮莉亚。”雷奥妮淡淡地说道。

    “能和您谈谈吗?”妮莉亚表现得非常谦恭。

    雷奥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个女人来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妮莉亚开口说道:“夫人,您好像不喜欢我是吗?”

    “不是每个美貌的女人都会得到所有人喜欢的。”雷奥妮微微笑了一下:“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我的妒忌心在作怪。”

    “啊,不我认为您的美貌远远的要超过我。”妮莉亚急忙说道:“尤其是您身边表现出来的一些让人着迷的东西,是我永远也都学不会的。

    她的恭维根本没有让雷奥妮丧失任何的jǐng惕:“妮莉亚,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话的吗?”

    “不如果我说错话了,请您原谅。”妮莉亚叹了口气:“我感觉到了您对我的敌意,我也知道,您对男爵大人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他愿意听您的,但是我想和您说的是......”

    妮莉亚沉默了一下:“我是阿里奥维斯都斯的女儿,我白天和黑夜想的都是如何为我的父亲母亲和姐姐报仇,所以我才呆在了凯撒的身边我想要看到凯撒死在我的手中,所以,我恳求男爵把我放回去,可是男爵虽然答应了,但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让我离开......我愿意帮助你们,帮助你们其实也是在帮助我自己,因为我也是rì耳曼尼亚人......”

    雷奥妮一下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所以你以为男爵不放你走,是我的意思吗?”

    妮莉亚点了点头。

    雷奥妮笑了一下:“你大概还根本没有明白男爵这个人吧。当他决定做一样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影响到他,也包括我在内,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尽管我对你持保留态度,但我却绝不会去干涉男爵做出的任何决定。”

    “啊,看来是我误会您了......”妮莉亚若有所思地道:“我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原谅。”

    “你不需要得到我的原谅。”雷奥妮淡然说道:“但是,我虽然不会干涉你们之间的任何事情,但我却还是可以告诉你,我不信任你。”!

    说完,雷奥妮就离开了这里......

    妮莉亚怔怔的看着男爵夫人的背影,目光中闪现出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

    “男爵夫人,男爵夫人。”妮莉亚在嘴里不断这么喃喃地念着......

    “恩斯特,有时间吗?”

    王维屹看到来到自己身边的雷奥妮:“当然有,对于你,哪怕我在战场上搏杀也有时间聆听你的话。”

    雷奥妮嘴角露出了笑意,一个多么让自己着迷的男人啊。

    她定了一下神:“刚才,妮莉亚来找我了,问了我一些很奇怪的问题,包括她认为你既然答应了她,但却迟迟不放她走·以为是我的主意。”

    “是吗,她怎么会这么想?”王维屹笑了一下:“我准备在击退了罗马人的第一次进攻后,然后再找机会把她放出去......等等......你还是不信任她吗?”

    “是的,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女人。”雷奥妮点了点头:“恩斯特·在战场上你是战无不胜的,但有的时候你不具备一样东西,女人的直觉。”

    王维屹沉默了。

    说实话,他对直觉这样的事情的确不是非常相信,但是雷奥妮的话却又不能不让他沉思。

    妮莉亚是阿里奥维斯都斯的女儿,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她都和凯撒有着血海深仇·是值得信任的。

    但是雷奥妮为什么那么不信任妮莉亚?

    “我知道了,我会仔细考虑的。”王维屹想了一下:“走,我到我们的后备军团去看一看·你和我一起去,你先走。”

    当雷奥妮离开后,王维屹叫过了替比乌斯,然后在他的耳边低低吩咐了几句......

    执政官的到来,在由老人、孩子和女人组成的后备军团里引起了很大的欢呼。

    前线新取得胜利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这也让他们的信心更加得到了增强。

    有执政官在,就有神圣德意志帝国在,这个庞大的后援将是他们充分信心的来源。

    王维屹对后备军团的准备工作同样也非常的满意,他告诉这些人·要想取得彻底的胜利,光靠真正的战士是不够的,必须把所有的rì耳曼人都团结在一起才有可能做到。

    “执政官大人·我们能够战败罗马人吗?”有人忽然大声这么问道。

    “当然,我们一定可以!”王维屹回答的声音也同样是如此的响亮:“无论罗马人来了多少人,我们都能够击溃他们。rì耳曼的土地·只可能属于rì耳曼人!”

    这话顿时引来了一片叫好声。

    “尊敬的执政官大人,我们西面的那条小路怎么办?”这个时候有个老人开口问道。

    “什么小路?”王维屹好奇地问道。

    “在我们的西面,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这里。”老人指了指哪个方向:“这条小路非常秘密,除了rì耳曼尼亚人,任何部落的人都不知道,这也是我们一条秘密的撤退路线。可是·为了安全考虑,您不准备在那里派上一些勇敢的战士吗?万一被罗马人知道了·他们又可能从那个方向向我们发起偷袭......”

    “哦,还有这样的小路存在?但是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王维屹沉吟了下:“你刚才说出了rì耳曼尼亚人,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条小路的存在吗?”

    “是的,那是我们的祖先发现的,一直到现在都非常的保密。”老人回答得非常肯定。

    王维屹笑了:“那么我们还担心什么呢?担心有人会出卖我们?你,还是你?每一个rì耳曼尼亚人,都是最忠诚的,你们会出卖自己的利益吗?”

    “不会!”这是rì耳曼尼亚人最整齐的回答。

    王维屹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看到妮莉亚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于是来到了她的身边:“妮莉亚,这些rì子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感谢您的仁慈。”妮莉亚说着:“我在那里知道有一条小河,景sè非常的美丽,男爵大人,我们可以一起去那里看看吗?就我们两个人。”

    看到男爵的脸上露出了迟疑,妮莉亚笑着说道:“怎么了,男爵大人,难道您还怕我刺杀您吗?”

    王维屹“哈哈”笑了起来......

    妮莉亚说的小河,是rì耳曼尼亚人捕鱼的地方,风景的确不错。

    不过和凯撒的女人单独走在一起,总让王维屹心里觉得有些怪怪的。

    “刚才,我找过男爵夫人了......”妮莉亚居然一张嘴就是这样的话:“我得向您承认我的卑劣,我居然怀疑是男爵夫人故意要把我关押在这里,但是男爵夫人的大度,让我觉得羞愧。”

    她的坦诚,让王维屹觉得有些意外:“啊,没有关系,我想雷奥妮是不会怪你的。”

    “男爵夫人雷奥妮·多么好听的一个名字啊......”妮莉亚说着,在河边坐了下来:“男爵大人,您不休息一会吗?”

    王维屹犹豫了下,在妮莉亚妁身坐了下来。!

    妮莉亚这才缓缓地道:“男爵大人真的有神圣德意志帝国的存在吗?”

    “有!”王维屹回答得非常肯定:“那是一个强大的,丝毫也不逊sè于罗马共和国的存在,而我,也的确是皇帝陛下册封的男爵。”

    “那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人听过这个帝国的存在呢?”妮莉亚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们不想这么早的就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王维屹有些出神:“一旦当我们出现的时候,那就是征服的开始。但是现在,我们觉得还不到时间。”

    “您说的这个时间会是多久呢?”

    “很久,很久。”王维屹淡淡地道:“也许在你活着的时候,永远也都不会看到德意志帝国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他一定会出现的。”

    妮莉亚好像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许久许久才说道:“男爵大人,您真是一个让人着迷的人。在凯撒那里的时候,您表现得是如此的有教养,而且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可是当时我做梦也都想不到,您居然是个如此勇敢的战士......”

    她的手一边说着,一边自然的放到了王维屹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您知道吗?您非但有教养,而且勇猛、健壮、英俊,这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都将为您倾倒......”

    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一些奇怪的笑意:“这些女人中也包括你吗?”

    “当然......我是一个rì耳曼尼亚的女人当然想找到一个rì耳曼尼亚的男人,虽然您不是,但又有什么分别呢?”

    这个时候妮莉亚的手已经移动到了王维屹大腿的根部,她的手指在上面抚摸着,人也不知不觉的靠到了王维屹的身上。

    “你这算是在挑逗我吗,妮莉亚?”王维屹不动声sè地说道。

    妮莉亚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变得呢喃起来:“是,我承认,我在挑逗着你......男爵大人难道您不认为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嘛?难道您对我一点也不动心吗......”

    说完,她整个人都倒在了王维屹的怀里然后自觉的解开了自己原本就不多的一半衣衫。

    她的大半个酥胸都露了出来,不得不承认的是,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诱人了。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此刻正半裸着出现在你的面前,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王维屹强壮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然后几把就撕开了妮莉亚的衣服,顿时,一具**的、完美的女xìng**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凯撒的女人,光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人心动的了......

    王维屹没有再浪费任何的时间,他亲吻着妮莉亚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一点也不放过。**的呻吟声从妮莉亚的嘴里不断传出。

    呻吟变得越来越大,妮莉亚的身子也开始不断的在王维屹的怀里扭动起来。

    正当王维屹想要进一步有所行动的时候,妮莉亚却一下扑到了王维屹,接着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狮子一般,一下就坐到了王维屹的身上。

    她的整个人,都完全的融入了王维屹的身体......

    一声比一声更加尖利的尖叫在小河边传来,妮莉亚的身子不断上下起伏着,尽情的让王维屹享受着做为一个男人的快乐。

    两具完全**的身子,就在这个一个人也没有的地方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激情......

    这是让所有经历过这一幕的男人都无法忘记的一天......

    疯狂终于散去,妮莉亚整个人好像瘫痪一样的躺在了那里。当她看到王维屹起身传衣服的时候,嘴里还在不断发出着呻吟:“你太强壮了,你真的太强壮了。”

    任何男人都会因为这样恭维的话而得到自尊心的极大满足。

    王维屹穿好了衣服,然后把妮莉亚的衣服扔到了那具依然**着的身体上:“你可以走了。”

    “什么,走到哪里去?”妮莉亚一边穿上衣服一边问道。

    “完成你的心愿,回到凯撒的身边去。”王维屹淡淡地道:“为你的父亲阿里奥维斯都斯,还有你的家人报仇,我会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好消息的。”

    “谢谢您能帮我完成心愿,尊敬的男爵大人。”妮莉亚欣喜地说道:“我无限渴望的希望看到凯撒的失败,希望能看到亲手把剑刺进凯撒的心中!”

    “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完成你的梦想。”王维屹说到这目光落到了妮莉亚的身上:“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我不喜欢欺骗。”

    妮莉亚怔了一下才说道:“您说的是欺骗吗?”

    王维屹表情古怪的点了点头:“如果我被欺骗了,任何欺骗我的人都会觉得后悔的。”

    不知道为什么,妮莉亚居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