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三十七.日耳曼尼亚行省

七百三十七.日耳曼尼亚行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凯撒失败的消息还没有传到罗马,庞培和元老院现在担心的唯一事情,是凯撒越来越庞大的权力以及威望。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他们大概很难再控制住凯撒了。

    而庞培这个时候想出了一个主意,在莱茵河对岸的野蛮人还没有被征服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成立了日耳曼尼亚行省,并任命乔鲁斯为行省总督,用来分凯撒的权。

    当然,这也存在一定的危险,这会不会激怒凯撒?毕竟,正在征服那里的可是凯撒本人。凯撒可不是喜欢把自己权利分出去的人。

    但庞培却决定尽自己的力量去尝试一下

    第二天的早晨,两名执政官和十五名元老院元老象往常一样来到庞培的府邸,他们准备等候庞培的召唤,好开始处理今天的公务,因为虽然庞培每天只睡七个小时,但他讨厌早起。不过今天有些不同,等这些罗马的要员们一到巴拉丁山上,早已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庞培最信任的部下必鲁西斯立刻把他们带到了庞培那里。

    几个重要的问题首先被讨论,而且很快就作出了决定:继续抽调各地的罗马军团开赴多瑙河地区,支援凯撒,以协助他消灭那里的叛乱;任命盖尔留斯为这支大军的统帅。同时任命森图马鲁斯为新成立的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

    其实这些人都知道,所谓的援助凯撒。不过是为了监督他,并且分散他的权力而已

    而为祈祷这场战争的胜利,罗马向众神的神庙进行献祭。

    接下来就是些次要问题的商讨了:如是否要提高对进口丝绸、宝石和香料等奢侈品的收税;是否将原来的三个陪审团增加到四个。让新增加的这一个来处理小额争讼;是否需要重修一条通往高卢的大道等等,这些问题几乎全是以庞培的意见做最后决定,一个上午就这样在工作中过去了。

    当盖有元老院印章的公文送到森图马鲁斯手里时,由于日耳曼尼亚行省是元老院直接掌管的行省,他现在已经是日耳曼尼亚的总督了,只不过差一个象征性的仪式罢了。

    森图马鲁斯简单扫了一眼公文,随手放在书桌上。然后递给正等在旁边的管家一份刚刚拟好的名单:“让名单上的人尽快赶到罗马来,在外省的就让他们直接到日耳曼尼亚去,就说森图马鲁斯需要他们;准备好下午民众大会上我要穿的衣服。记住不要深色的;另外,告诉阿契丽娅和亚马逊,我很快就会带她们回到她们的家乡;还有,一个钟头后到这里来取几封信。”

    说完。他又开始埋头工作了

    午后的太阳把他骄傲的光芒洒满了阿尔巴隆山。在这座离罗马城十九公里的圣山上,聚满了罗马的公民们,罗马的各个家族都派出了他们的代表,其中森图马鲁斯的昆克提利乌斯家族的人几乎全部到齐了,准备庆祝家族的光荣。

    今天主持民众大会的是元老院的著名的奥斯提奥,他同时也是庞培内阁的成员之一。在他身边站着罗马的三个鸟卜祭司,空地中央的祭坛燃烧着熊熊大火,即将献祭的牺牲品整齐摆放一旁。

    “我起誓!用我全身心的热情:我决不背叛我的国家!也决不允许任何罗马公民在她危难的时候抛弃她!伟大至高的朱庇特啊。如果我背弃了我的誓言,就让我以最可耻的方式丧命!”

    一身乳白色托加袍的森图马鲁斯庄严的在祭坛前宣誓。绚烂的火光映在他那还算英俊的面孔上。他那平时漠然的眼睛此刻俨然也有一团火焰在里面跳动。

    一束束染成红色的由细长羊毛做成的长带被他细心的捆在牺牲品上,再由祭司们投入火中。

    “我们证明:普利乌布斯.昆克提利乌斯.森图马鲁斯在神的面前和罗马的民众大会上做出了他的保证!愿众神庇护他给罗马带来更多的荣耀!”

    三个白发苍苍的祭司伸开他们的双手,举向天空,仿佛要拥抱洒向大地的阳光。

    提奥走到祭坛旁,把一件行省执政官的服饰披到森图马鲁斯身上,看着他的眼睛郑重的说道:“森图马鲁斯,不要忘记你的誓言,记住,罗马的人民在看着你!”

    森图马鲁斯转过身去,默默的看着周围欢呼着他名字的人群,五名校尉肃然排列在他的身边,他们高擎着执政官的斧棒,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罗马老兵,从今天起,他们就是森图马鲁斯的护卫队了,除非死去,他们不会离开自己的统帅身边,这是罗马给她的勇士最大的荣耀。

    各个家族的代表依次上前祝福森图马鲁斯,然后是一些有名望的罗马公民,妇女们则把花瓣撒向她们的英雄

    一切仪式结束后,圣山的人群形成一道人流,拥簇着森图马鲁斯和他的仪仗队向罗马城走去,昆克提利乌斯家族的长老们自豪地走在最前面。

    傍晚时分,新任的日耳曼尼亚总督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在刚才的家族内部秘密会议上,昆克提利乌斯家族长老们几乎未加考虑就同意了森图马鲁斯的一切要求:首先准备一笔巨额金钱以供森图马鲁斯使用,它将主要用于对士兵们的犒赏,使他们能更加爱戴森图马鲁斯;森图马鲁斯可以调遣所有昆克提利乌斯家族的“克洛尼恩”;家族设在浦泰俄利和诺列克等地的武器作坊则要尽量推掉大笔订货,随时准备满足森图马鲁斯可能的需要。

    刚刚走进前厅,娇柔丰满的身体贴背而来。熟悉的芬芳香气也随即扑鼻而至,一双纤美的手臂环上了森图马鲁斯的脖子,丰软的香唇靠着他的耳朵说:“狠心的森图马鲁斯!”

    森图马鲁斯轻轻把身后的人搂到怀里。低头在她的额前一吻后,笑道:“亲爱的辛格罗亚,我的心在看见你的时候就被融化了。”

    躺在他怀里的辛格罗亚是罗马有名的美人,是森图马鲁斯的情人之一,她乌玉样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眼珠乌黑发亮,有长长的象天鹅绒般的睫毛。粉红色的皮肤仿佛看得见里面血液在流动。此刻她那好似象牙雕刻的小巧鼻子正生气的翘着,显的格外可爱。

    “哼,又哄我。居然忍心抛下我跑到那荒凉的日耳曼尼亚去,还说你不狠心吗?”辛格罗亚轻轻伸手捶了一下森图马鲁斯的胸膛,忍着甜美的笑意道:“不过你穿上这身衣服真好看”

    辛格罗亚用手指玩弄着森图马鲁斯官服上的饰品。

    “那里虽然荒凉,可是有好多珍贵的琥珀。我会挑最好的一颗带回来献给我的女神。不过。再美丽的琥珀也比不过辛格罗亚的容颜。”森图马鲁斯吻上了怀中美人的香唇。

    “我才不想要什么琥珀呢,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你陪在我身边,而不是去陪那些野蛮人。” 辛格罗亚幽幽叹了口气。

    “呵呵,我的辛格罗亚,就是你说的这些野蛮人让我们头疼到了极点,就连不可一世的凯撒也都无法彻底征服他们。”森图马鲁斯微笑着说道。

    “那倒是,亲爱的森图马鲁斯。幸亏你这次不用和他们打仗,不然我会担心死!”

    “哦。是吗?”森图马鲁斯的眉头难以令人察觉的跳了一下。

    “呵呵,我也是刚刚听说,你知道我和玛赛纳斯的夫人玛尔奇娜是好朋友,她偷偷告诉我,看样子凯撒这次又可能真正的征服那些野蛮人,也许你到了那里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辛格罗亚一副开心的样子,却没有发觉她的情人心里已经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这回你不用担心了吧?不然,如果让你那晨星般动人的脸上出现一丝愁容,恐怕神明都不会保佑我了。”森图马鲁斯依然带着他那迷人的笑容温柔的说道。

    “唉,这些话你只对我一个人说该多好,听说你前天去了范丽雅娜的别墅,陪她钓了一下午的鱼,还买了两个漂亮的女角斗士。”辛格罗亚又嘟起了嘴唇,森图马鲁斯赶忙又哄又解释,并且许下了无数心愿,才哄得罗马美人高兴起来。

    好不容易送走辛格罗亚后,森图马鲁斯焦躁的走了几个来回,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地浮现在他脑海:“尽快赶到日耳曼尼亚去,绝对不能再次让功劳全部被凯撒独占了。”

    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森图马鲁斯的马车驭手被匆忙唤来,他吃惊的看到自己的主人已经换上了行装。“阿克地,我记得你平素总说自己是罗马最好的赛车手,是这样吧?”森图马鲁斯简短地说道。

    “如果有人能比我还快,我只能认为他是太阳神阿波罗来到了凡间。”阿克地神气的回答道。

    “好,现在有个机会来证明你是不是在夸口。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送到日耳曼尼亚去,如果你的速度能使我满意,在卡普亚城外那座使你羡慕不已的庄园就是你的了!现在快去套上马,我们一会就出发。另外,在路上除了在驿站换马,我们不会休息。”

    “可是,我不得不提醒您,我的主人,即使我象风一样快,也不能在一天刮到莱茵河,如果我夜以继日的驾驶马车,将给大人您的安全带来极大的危险。”

    “在你疲惫的时候,由我来驾驶,我们轮流休息。”说完这句话,森图马鲁斯没有再给阿克地饶舌的机会,就挥手示意他可以去准备了

    “好了,男爵大人,目前这里暂时安全了。”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安留格斯兴冲冲地说道。

    他的确应该感到高兴,这一次非但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凯撒,而且还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

    “把战利品分配给所有的人。”王维屹考虑了下说道:“那些作战最勇敢的战士。可以得到比别人多的赏赐,强壮的人比瘦弱的人多,男人比女人多。女人比老人和孩子多。”

    “是的,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尊敬的男爵大人。”安留格斯恭恭敬敬地道。

    王维屹笑了一下:“虽然这次我们取得了胜利,但凯撒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凯撒和他的罗马军团已经在报复的路上了。”

    “我们根本不必怕他们!”年轻气盛的替比乌斯叫了起来:“我们有着最勇敢的战士,罗马人来几次。我们就打败他们几次。”

    王维屹朝他看了一眼,然后缓缓问道:“替比乌斯,你可以杀死多少的罗马人?”

    “三十个。甚至更多!”替比乌斯自豪地道。

    “真是了不起的勇士。”王维屹又笑了笑:“可是,罗马人有三千个,三万个士兵,你一个人能够杀的光吗?”

    替比乌斯怔在了那里。

    王维屹收起了笑容:“罗马人的强大。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他们拥有远远超过我们的士兵。凯撒可以损失一个军团,然后再重新补充一个,但是我们呢?我们只有这么多的人,每损失一个,就让我们的力量减少一分。我们可以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但罗马人却可以调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军团,战争拖延到最后,我想失败的还是我们。”

    虽然觉得男爵大人说的有理。替比乌斯却不甘心地道:“那怎么办?让我们接受失败,然后成为罗马人的奴隶吗?”

    “不。没有谁可以让我们成为奴隶。”王维屹平静地道:“虽然我们的力量不如罗马,但我们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但要想获得胜利,仅仅依靠我们日耳曼尼亚人是不够的。”

    说到这,他把目光投到了安留格斯的身上:“安留格斯,我让你联系的各个部落都联系到了吗?”

    “是的,男爵大人。”安留格斯很快回答道:“汪达尔人、哥特人、条顿人和法兰克人、辛布里人都愿意参加您所说的谈判,但勃艮第人却拒绝了参加他们的首领在明天就可以到达我们这里。”

    “没有关系,他们迟早都会和我们合作的。”王维屹自信地道:“只要我们不断的取得胜利,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部落加入到我们的行列里!”

    这些都是未来日耳曼民族的组成部分,英勇善战的一群人。

    尤其是辛布里人和条顿人。

    前113年他们遇到罗马人,在两个民族的交战中罗马人几乎全军覆没。日耳曼人将一场突然来到的暴风雨当作他们的气候神的警告因此中止了作战。

    前109年、前107年和前105年罗马人一再与这两支日耳曼人作战,但每次都战败。一直到这两个民族分裂后罗马人才于前102年战胜了条顿人,前101年战胜辛布里人。

    辛布里人和条顿人向凯尔特人居住的中部山区的突破沉重地打击了今天德国中部和南部凯尔特人的力量。后来其它日耳曼人,比如斯维比人得以在今天的黑森州和美因河流域定居。在他们的首领阿里奥维斯图斯的领导下他们甚至闯入高卢,但在那里被恺撒于前58年击败被迫退回莱茵河东。

    虽然遭到了失败,但是这些日耳曼人却始终是最让罗马人头疼的一些部落,无论罗马人如何努力也都无法真正的征服这些日耳曼人。

    而现在,更加让罗马人恐惧的事情正在发生,一个人正在准备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所有的日耳曼部队都融合在一起,成为一支最强大的力量!

    这个人就是亚力克森男爵!

    “男爵大人,您真的相信那些部落吗?”替比乌斯还是有些担心:“要知道,过去他们可是和我们不断作战的。”

    “是啊,我们在彼此不断的作战。”王维屹叹息了声:“当辛布里人和条顿人联合在一起的时候,罗马人根本无法战胜他们,他们让强大的罗马军团蒙受到了一次次的失败。可是后来,他们却分裂了,这却给予了罗马人最好的机会,辛布里人和条顿人终于被击溃。你想过为什么吗,替比乌斯?”

    替比乌斯沉默在了那里。

    王维屹出神地道:“如果能把所有的部落都联合起来,那么我们将是一股最强大的力量,但是可惜的是,我们现在却陷入了彼此的内斗之中,这是罗马人最乐意看到的,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再次和辛布里人与条顿人一样,整合在一起,变成一股强大的,不可战胜的力量,早一次的让罗马军团蒙受到耻辱的失败!”

    替比乌斯渐渐的明白了。

    是啊,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所有的部落都变成了一个整体,那将会是多么恐怖强大的力量?

    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男爵大人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王维屹却对这一点并不是如何的担心,他知道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尤其是才取得的胜利,必然能够增强他们的信心。

    一个日耳曼民族的雏形,已经渐渐的在他的眼前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