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三十四.新盟友

七百三十四.新盟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一个新的同盟已经形成,这也是王维屹在各个时空的拿手好戏。

    他习惯于在复杂的局势中争取到最多的盟友,以尽力打击自己最大的对手,而在这个遥远时空中他的第一个盟友,毫无疑问就是盖尤斯。

    他的最大对手,也毫无疑问的是凯撒。

    要想对付凯撒,利用手头那些rì耳曼尼亚人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的,但现在,王维屹正在让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

    盖尤斯是凯撒最得力、最勇敢、也是最忠诚的部下,起码曾经是如此的,但现在这样的部下,也悄悄的变幻了自己的阵营......

    这不能够责怪盖尤斯,曾经为了凯撒,他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但奢靡的罗马城,却让他完全的改变了。

    王维屹正是抓准了住一个来看起来不是机会的机会。

    然而凯撒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朝他逼近。

    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身边的人会背叛自己,他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的权威发生过任何的动摇,他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就是罗马的神,任何人,在自己的面前除了颤抖便没有别的任何选择。

    但是,罗马共和国的神,遇到了来自另一个时空的神!

    这个神,也从来都没有失败过,相比于凯撒的自负、骄傲,他显得更加冷静、自信,甚至,还有一些残酷......

    如果说凯撒按照罗马人的说法得到了神明的祝福,那么这个忽然出现的对手,则得到了来自死神的庇护。

    他是带着死亡的气息而来到这个时代的,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冷酷的死神,是地狱大门。一旦这扇大门被打开,无数的冤魂就会汹涌而出。彻底的湮灭面前一切能够抵抗的力量。

    他就是骷髅男爵——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但是起码到了现在,凯撒还认为自己即将取得胜利......

    凯撒的罗马军团按照既定的路线,完成了和盖尤斯军团的汇合,对于盖尤斯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能够取得对凯尔热人的胜利,凯撒还是非常满意的。

    自己的一个部下都能够将这些野蛮人杀的落花流水,又何况是自己亲自出马呢?凯撒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到来。

    在凯撒的计划中,盖尤斯军团被安排在了自己的左翼,而另一名他所信任的卡莱尼军团则被安排在了自己的右翼。

    一些侦察兵被拍了出去,这对于罗马人的作战是非常重要的环节。而在这里经过短暂的休整后。凯撒继续带着他的部队踏上了征服之路。

    顶多只需要十天的时间,那些野蛮人将再次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而这次他们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凯撒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在行军的时候,凯撒也听说到了那些以替比乌斯为首的rì耳曼野蛮人的杰出表现,这让他大起兴趣。并从盖尤斯手中要过了替比乌斯和他手下的那两百名rì耳曼人。

    在攻打凯尔特人的战斗中,替比乌斯和他的同伙表现得非常勇敢,但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奖赏,换做其他人的话,一点会非常不快的,但替比乌斯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

    这在罗马人看来,是这些野蛮人对强大的罗马军团无比的敬畏。但是在王维屹看来这却严重的不正常。

    没有人会为了应得的奖赏没有得到而无动于衷的......

    很快,四刀传来的消息印证了他的判断......

    当和郭云峰的通讯中断后,王维屹笑着对里希特霍芬说道:“你能够相信吗,替比乌斯其实是安留格斯派来的人。”

    “什么。你说替比乌斯是间谍?”里希特霍芬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rì耳曼尼亚人还会用这样的计谋吗?”

    “我们都没有想到,凯撒更加想不到了。”王维屹又笑了笑:“所有的人都认为rì耳曼人活着是凯尔特人是野蛮人,没有脑子,不会思考。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偏偏在没有任何看好他们的情况下使用了这样我们看起来不足为奇的计谋。我很惊讶,怪不得在未来rì耳曼人能够取得对罗马人的大捷,并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罗马人最畏惧的一股力量......如果不是安留格斯偶尔告诉了四刀这件事,大概我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里希特霍芬开口问道。

    王维屹沉吟了一下:“来我还在担心就靠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是不是太少了些,不过有了替比乌斯和他手下那两百人的协助问题就变得轻松不少了。”

    说到这,他开启了小灵的通讯:“小灵,你能帮我制造一个骷髅面具吗?是的,我急需,让四刀帮我带来吧。曼弗雷德,你需要吗?”

    在得到了里希特霍芬肯定的回答后,王维屹又说道:“曼弗雷德也需要一个,具体说明样子的吗?你自己拿主意吧。”

    挂断了和小灵的通信后,王维屹看了看周围:“我想我得去见一下替比乌斯了......”

    辅助兵的兵营被安排在了罗马军营的另一侧,不光是住的地方,就连吃的方面他们和真正的罗马士兵也有着很大的区别。

    或者更加直接的说,在罗马军队中,他们属于底层的那个阶级。只有凭借着战功被罗马人册封,才能够真正摆脱现在的地位。

    王维屹的忽然出现让替比乌斯有些吃惊,从这个自称叫恩斯特勃莱姆的人一出现,替比乌斯的心里便对他保持了jǐng惕。

    在攀登悬崖的时候,恩斯特和他的同伴表现得非常勇敢镇定,这在替比乌斯看来,罗马人忽然多了这么两个助手,对rì耳曼尼亚人来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替比乌斯。和我出来一下。”王维屹冷冷地说道。

    “是的,大人。”替比乌斯恭敬的站了起来,随王维屹走了出去。

    “在攻打凯尔特人的时候,你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但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奖赏,你的心里有怨气吗?”

    当听到恩斯特问出这样的问题,替比乌斯几乎不暇思索地道:“大人,我的心里不会有任何的埋怨,这不过是我们应该做的。我相信总有一rì,我会被获封为罗马骑士的。”

    “你说谎。”王维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你的心里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罗马人死在你的手中,你不过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愤怒而已!”

    替比乌斯大吃一惊,手不由自主的握到了武器上。

    当初,在第一次罗马人入侵并且获得胜利之后。rì耳曼尼亚人就知道罗马人新的入侵很快就会到来,凭借rì耳曼尼亚人的力量根无法阻挡住强大的罗马军团,必须要想出一些别的办法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替比乌斯和安留格斯设计了一个yīn谋。

    趁罗马人到处招揽人手的时候,替比乌斯带着二百名勇士顺利的进入了罗马军团,并且被安排到了辅助兵的位置上......

    而正和他们设想的一样,罗马人的第二次入侵很快到了。

    骄傲的罗马人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的军团里居然隐藏了两百名随时随地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的罗马人!

    可是,现在这个秘密被恩斯特一下就道破了!

    看这勃然变sè的替比乌斯,王维屹笑了下:“不要担心,替比乌斯。我是你的朋友。”

    朋友?替比乌斯觉得更加难以相信了,一个罗马人居然会是rì耳曼尼亚人的朋友?

    “我不是真正的罗马人,我是......神圣德意志帝国皇帝陛下派来的亚力克森男爵,是来帮助你们的。”王维屹解释了对方心里的矛盾:“我还认得你们的手令安留格斯。认得你们部落里的许多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听对方说出了安留格斯的名字。并且没有丝毫想要出卖自己的意思,替比乌斯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了下来:“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帮助你们,打败凯撒!”

    王维屹的话又让替比乌斯吓了一大跳,这个人疯了,居然想打败凯撒?

    他们潜伏在这里的目的,无非就是在罗马军团大举进攻的时候,能够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尽可能的减少rì耳曼尼亚人的损失,但他们却从来没有动过要打败凯撒的念头。

    没有人会有这样疯狂想法的......

    可是王维屹却表现得异常认真:“明天凯撒会继续行军,到了夜里的时候,安留格斯就会带着全部的尼尔曼尼亚人发起袭击,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替他们扫清这些的障碍。”

    看到替比乌斯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sè,王维屹不紧不慢地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这话无疑是对替比乌斯最大的侮辱,他的脸sè一下涨得通红:“不,rì耳曼尼亚的勇士什么都不害怕,但是,你怎么能够知道安留格斯准确的行动时间呢?我们可没有办法溜出去。”

    “放心吧,我有办法和安留格斯取得联系。”王维屹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能够和郭云峰他们保持通讯的秘密:“我能够做到很多你们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为了打败罗马人,你们必须一切都听从于我的命令,你和你所有的部下。你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替比乌斯看着对方,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但他却什么也发现不了。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我愿意听从你的命令,我的人也同样如此,但你真的能够带领我们打败罗马人吗?”

    “我保证!”王维屹用力地说道:“替比乌斯,也许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愿意想要尽自己的一切能力来帮助你们,一个团结的rì耳曼,是任何人都无法打败的!”

    “什么是团结的rì耳曼?”替比乌斯很明显的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包括rì耳曼尼亚人、汪达尔人、哥特人......”王维屹认真地说道。

    “什么,还要包括他们?”替比乌斯有些不太乐意:“在罗马人没有来之前,我们和他们之间可没有少爆发战争。”

    “替比乌斯,这就是我们无法对抗罗马人最重要的原因。”王维屹面sè凝重:“罗马人可以集中一切的力量来对付我们。但是我们呢?却消耗在自己不断的内斗中,根无法团结在一起。一个团结的rì耳曼,将会是非常强大的民族,无数rì耳曼的部落联合在一起,我相信罗马人永远也都无法征服我们!”

    他知道现在这样的问题很难让替比乌斯想明白,他轻轻拍了一下替比乌斯的肩膀:“相信我吧,很快你们就可以看到胜利了。”

    替比乌斯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现在他和这个叫恩斯特的是一条战线上的了......

    ......

    凯撒丝毫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内部正在被一个人瓦解。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他所指挥的罗马军队重新踏上了征程。

    附近一些弱小的部落,看到庞大的罗马军团又来了,纷纷躲避到了丛林里,而凯撒也没有任何想要追击他们的意思。

    作为一个强者,要和强大的敌人作战才有意思。而不是这些自己动一动手指头就能碾死的野蛮人。

    在上一次的城发战中,凯撒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却并未让那些野蛮人臣服,反而让暴动变得更加频繁起来,这才引发出了第二次的惩罚之战。

    他得尽快结束这里的战斗,然后重新回到高卢去。

    从罗马他的亲信那里传回来的消息,罗马有些人对自己似乎非常不满。尤其是哪个庞培,自己不断取得的胜利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的地位,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最坚定的盟友克拉苏已经战死了。一个是这个时代的通讯严重落后。一个是元老院的人在尽力隐瞒着这个消息。否则的话,是否会进行这次的惩罚战还难说得很。

    但是不管怎样,起码凯撒有一点是清楚的,自己不能一直的呆在高卢。否则自己在罗马的影响力就会不断的下降。

    最高执政官带给自己的快乐,凯撒到现在还能记得。如果不是有任期的限制凯撒愿意一直的做下去......

    看到在不远处骑着马的恩斯特,心情不错的凯撒让人把他叫到了自己的马车里:“我的朋友,我的军团你觉得如何?”

    “我虽然见过许多罗马军队,但这样强大的军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王维屹奉承了一句:“我相信,在您的指挥下,那些野蛮人很快就会投降的。”

    “我接受你的恭维,我的朋友。”凯撒微笑着道:“我想,这一次我不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我得杀死一千个人,并把他们全部钉在架子上才能够让他们震撼,你大概还不知道,在镇压了暴徒斯巴达克斯的暴动后,我亲自杀死了一百个参加暴动的努力,然后把他们钉在了意味着耻辱的木桩上!”

    这其实是凯撒在往自己的面子上贴金了,包括之前盖尤斯说自己曾经追随凯撒一起平定过斯巴达克斯的起义是完全一样的。

    斯巴达克斯起义之前谋划被一个奴隶听到,告诉了凯撒,凯撒当时很年轻,在做朱比特的祭祀,凯撒秘密会见了斯巴达克斯表示支持,直到斯巴达克斯兵败,凯撒仍然是朱比特的祭祀,不掌握实权。

    凯撒第一次掌握军队是在高卢,当时斯巴达克斯早就死了。

    起义时,一方面凯撒同情奴隶,另一方面凯撒要想掌握实权就得削弱庞培与克拉苏的实力,战争固然能在罗马造成混乱,凯撒可以有机可乘。马略死的时候,尤里乌斯家族已经没落,苏拉作执政官时凯撒的父亲早就死了,凯撒想要振兴家族,为了这个,他母亲向执政官苏拉求情给了他一个祭祀,算是步入仕途。刚开始时只能在底层混混,通过在民众面前树立威望来提高影响力。战争与政治上的事他根插不上手,有庞培和克拉苏两个巨头在,哪里有凯撒的地位?凯撒很清楚当时他的实力元老院不可能让他去讨伐斯巴达克斯,出于同情凯撒暗地里在罗马城墙边偷偷会见斯巴达克斯,表示jīng神上支持。斯巴达克斯起兵到兵败,凯撒一直在学习并进行演说,辩论,你知道那个时候谁能说服元老和民众谁就是胜利者。

    告诉凯撒斯巴达克斯要造反的奴隶后来又告诉了苏拉派的一个执政官,导致起义准备工作没有做好,被迫提前起义,这与诺艾玛依等将领哗变一起造成了起义失败。

    而在凯撒开始有了威望之后,他便不断的告诉别人,自己也曾经参加过镇压斯巴达克斯的起义,并且立下了许多战功,在那个时代,人们也没有办法得到确切的证实,也便渐渐的相信了凯撒所说的话。

    于是,凯撒用这样的手段,最终使得自己成功的变成了罗马的“英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