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三十三.同盟

七百三十三.同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在罗马人眼中战无不胜的凯撒和他的罗马军团终于开始行动了。

    妮莉亚的康复,让凯撒心情大好,至于那些野蛮人,根就不在他的眼里。虽然他不得不承认野蛮人的顽强抵抗,即便在蒙受了罗马人第一次的惩罚后,他们也依然没有放弃战斗。

    但是,当罗马军团列出整齐的队形,呼啸呐喊着发出排山倒海的攻击,所有的抵抗都将烟消云散。

    而自己,也将继续着征服者的道路!

    伟大的事业,伟大的荣耀正在前方等待着他!

    在罗马人的队伍中,骑在两匹马上的是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说实话,里希特霍芬是德国传统意义上的贵族,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学习马术,因此对于骑马并不感到陌生,但是王维屹却不一样了。

    他的这个贵族头衔,是因为在战场上的出sè表现而得到德国皇帝陛下册封,骑马虽然也骑过,可是就完全没有里希特霍芬那么的适应了。

    大概在此之前,王维屹还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骑在马上作战......

    他们使用自己的武器和盾牌,凯撒也曾经见过,制造之jīng良和锋利,远远不是罗马士兵手中使用的武器可以比拟的。而对于此,王维屹给出的最好推辞就是来自于东方大汉帝国的武器。

    对于这一点凯撒是深信不疑的,也正因为如此,也让凯撒愈发的对遥远的东方帝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通知四刀了吗?”朝周围看了看,里希特霍芬低声问道。

    “通知了,他们应该带着rì耳曼尼亚做好了准备。”王维屹也同样放低了自己的声音:“明天晚些时候,凯撒就会和盖尤斯的大军完成汇合。后天这个时候,他们会进入到伏击圈,在晚上遭到rì耳曼尼亚人的袭击......”

    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武器,或者士兵的作战素质上,rì耳曼尼亚人都远远逊sè于罗马军团,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他们的彪悍以及袭击的突然xìng。

    里希特霍芬忽然发现,恩斯特似乎对即将到来的战斗丝毫也都没有担心。好像这个世上根就没有任何可以让他害怕的事情。

    这种感觉对于里希特霍芬来说真的是太熟悉了......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一定和恩斯特并肩作战过......

    队伍在缓缓的前进着,即便到了吃饭或者夜间扎营的时候,罗马人表现得依旧非常jǐng惕,这种可贵的素质。让偷袭一般很难成功,这也正是罗马军团不断取得胜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

    在夜晚,凯撒宴请了恩斯特、里希特霍芬以及盖尤斯,随后便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去看望病体还没有痊愈的妮莉亚。

    “总督大人太在乎这个女人了......”回到自己的营帐,盖尤斯叹息了一声:“记得我最初追随总督大人的时候,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士兵。可是他结束了自己最高执政官的生涯。就有些变了......而当他遇到了妮莉亚,整个人都变得让人难以捉摸......”

    从他的话里,似乎对凯撒很有意见。

    王维屹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特别了解,也不敢贸然插嘴。盖尤斯这个时候却说道:“恩斯特。你来自于达尔马提亚行省,那里的公民对于总督大人有什么样的评价?”

    “一个伟大的征服者。”王维屹满意摸清对方的真实用意,不动声sè地道:“就和崇拜罗马所有的最高执政官一样,达尔马提亚行省的所有罗马公民也一样崇拜着凯撒大人。”

    “啊。是吗。”盖尤斯淡淡笑了一下:“是啊,取得过无数成功的凯撒。从来不知道失败是什么滋味的凯撒。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是如此的渺小。”

    “盖尤斯大人,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别的。”王维屹平静地道。

    “里希特霍芬,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了。”盖尤斯特意打发走了里希特霍芬,当这里只剩下他和恩斯特两个人后,盖尤斯才重新开口说道:“但是你知道吗,元老院许多人对凯撒已经表现出来了严重的不满。”

    “哦,是吗?”王维屹还是那样无比平静地说道:“我在达尔马提亚行省,请原谅我的无知,对于在罗马发生的事情我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是啊,你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盖尤斯今天的行为有些反常:“在攻打凯尔特野蛮人之前,我收到了一封来自罗马的信,是我的妻子写给我的,你愿意知道在信里写了一些什么吗?”

    “如果您愿意告诉我,那么我将倾听......”

    王维屹的回答让盖尤斯非常的满意:“是的,善于倾听正是一个成功者必备的条件。那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在罗马发生了一些什么。凯撒的权力已经越来越大,他的战功也越来越多了,这势必威胁到了罗马的一些人,尤其是庞培......在信里,我的妻子告诉了我一个不幸的消息,凯撒最坚定的盟友克拉苏,已经战死在了帕提亚,这让三巨头的联盟出现了根xìng的动摇,要知道,庞培其实一直都是在防备着凯撒的......”

    王维屹听着有些心惊,这些原该属于罗马高层绝密的事情,怎么今天盖尤斯全部告诉了自己?

    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而是继续听着盖尤斯说了下去:“高卢已经被征服,那些野蛮人并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也许这次就可以让他们彻底的臣服。但是在这之后呢,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元老院和庞培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凯撒?我们这些人呢,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局?恩斯特,我跟随了凯撒很长的时间,早在和斯巴达克斯暴徒们作战的时候,我就已经跟随在了凯撒的左右。那时候我们还是那么的年轻。所以许多人都知道我和凯撒的友谊,也都知道无论到哪里,我都是凯撒最可以信任的朋友......”

    王维屹现在有些明白盖尤斯今天找自己的目的了......但他却把这样的想法按捺在了心中......

    “我可以为凯撒去做任何事情,甚至可以为了凯斯而死......”盖尤斯缓缓地说道:“但是,我却不能不为我的妻子和孩子们考虑,她们都在罗马,一旦凯撒出现了任何问题,势必会牵连到我们,而也势必会牵连到我的家人。所以每天在这里我都是忧心忡忡的......”

    “盖尤斯大人,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效力的吗?”王维屹终于开口问道。

    其实,他已经猜测到盖尤斯今天为什么会找自己,又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原不应该说的话了。

    果然,盖尤斯沉默了一会后说道:“你说。你能够为我做些什么呢?”

    “任何事情,只要我能够做得到。”王维屹微笑着道:“比如我可以花费大量的金钱,去贿赂那些有权势的罗马人,以确保在危机的情况下,您和您的家人不会受到牵连,我还可以负责把您和您的家人重新安排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只要您能够同意......”

    “把她们转移恐怕不太可能。”盖尤斯叹了口气:“我得诚实的告诉你。我欠下了很大的债务,即便元老院的那些人愿意,恐怕我的债主们也不会同意的。”

    王维屹笑了,这在罗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罗马。即便再有权势的人,他们的财富也不是庞大的。他们的资金来源有限,军事将领们通过各式各样的战争,能够迅速经过掠夺而积累起不错的财富。但却不足以应付他们挥霍无度的奢侈生活,因此几乎人人都有债务缠身。

    即便是凯撒。当年也有过这样的落魄生涯。

    在恺撒动身去西班牙就任行政官之前,债主们追上门来扣住了他的行装,正是克拉苏为恺撒的巨额债务做了担保。

    否则,只怕凯撒便不会有未来的成就了。

    就算再战争中获得的财富,也未必一定全部属于那些统帅。比如在攻打凯尔特人的时候,盖尤斯许诺下了几万塞斯特斯,但这几万塞斯特斯他自己可一下拿不出来,必须从战后的战利品里分出来才能够兑现诺言。

    因为,往往一次征战,最后能够落到这些统帅手里的其实并不是很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个有钱人,在罗马是非常容易得到尊敬和大量的“朋友”的。

    “我想,30个奥里斯已经帮您偿清那些债务了吧。”王维屹淡淡地道。

    “您说什么?”听到这里盖尤斯就连口气都变了:“您......您刚才说愿意帮我出30个奥里斯来偿还债务吗?”

    “是的,30个奥里斯。”王维屹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果必要的话,我还可以再多拿出一些来。”

    盖尤斯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对方,神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究竟拥有多大的财富啊?

    30个奥里斯,在他的嘴里居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请相信我的财力,盖尤斯大人。”王维屹完全无视对方的诧异:“至于在元老院的工作,也可以由我来完成。您只管放心的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震惊、感激、解脱......所有的表情都在盖尤斯的脸上呈现出来。

    说实话,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应该呆在罗马好好的享受生活,但是沉重的债务却压得他根无法喘息。迫使他不得不继续追随凯撒的脚步,去完成新的征服,然后才可以利用那些战利品勉强偿还一些债务。

    而一旦凯撒出了任何问题,那么自己的前途,以及自己的家人便会被完全的毁灭。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叫恩斯特勃莱姆的人却如同救世主一般的出现了......盖尤斯完全不知道应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

    “您将是我终生的朋友。”盖尤斯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如果您真的可以做到您许诺的一切,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内心的感激。说吧,您需要什么样的报答,只要再我的权力范围之内,我都可以做到。”

    “瞧。我是一个商人,您大约也知道......”王维屹淡然说道:“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人,总会看准在最适合的时机里进行对自己最有利的投资,我也不例外,所有我花费出去的每一个奥里斯,总想着能够收获十倍甚至更多的回报......”

    盖尤斯一下便明白了,但他显得有些为难:“我不知道能够给您什么......”

    “不必着急,不必着急。”王维屹微笑着安慰了他了:“我现在考虑的不是回报,因为还没有到时候。现在我要做的,是帮您获得更高的地位,更大的全是,如果您能够当上一个行省的总督,我想这对于您是有很大帮助的......”

    盖尤斯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神明啊。一个行省的总督,那是多么巨大的权力,那会有多么巨大的金钱来源?从此后,自己就不必在为了那些事情而犯愁了。

    但随即他又有些犹豫起来,就凭借这个年轻的商人能够帮自己做到那一切吗?

    “盖尤斯大人,我有一些疑惑。”王维屹看出了他的心思:“凯撒成为了最高执政官,还当过许多地方的总督。他的金钱如同流水一般不断的进入他的行囊中,他可以享受着最好的美酒以及最漂亮的女人,但是您呢?在您最需要金钱帮助的时候,凯撒是否向您提供过必要的援助呢?”

    盖尤斯沮丧的摇了摇头......

    在分战利品的时候。凯撒从来不会吝啬,他会慷慨的让那些立有战功的部下随便挑选,只要他们的马车能够载得动。

    但是在战场之外,凯撒是绝不会拿一个塞斯特斯出来为他的部下们偿还任何债务的。在他看来。战场是战场,生活是生活。两者之间决不能混淆在一起。

    其实凯撒这么做也没有任何可以被指责的地方。

    但是现在这一点背王维屹提了出来,就让盖尤斯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瞧,大概被我猜到了。”王维屹轻松地道:“我注意到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所有的胜利,你们都只能够分到一小部分的战功,而绝大部分的功劳都落到了凯撒的身上,我想这是不公平的。比如不久前您对凯尔特人的进攻中,是您不顾危险的亲自来到战场,几乎就死在了凯尔特人的手上,然后才完成了对那些野蛮人的征服。但您得到了什么呢?一些可怜的财产而已,不过凯撒的功劳却又多增加了一些......”

    “您想挑拨我和凯撒的关系吗?”盖尤斯的眼睛盯向了对方。

    “不,我为什么要挑拨你们的关系?这对于我来说有什么好处?”王维屹耸了耸肩:“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人,商人要以获得利润为第一要务,而您就是我新的投资对象。如果您不愿意和我合作,那么现在完全可以把我杀死,或者把我送给凯斯。”

    盖尤斯想了许久,终于叹息一声:“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我该如何和您合作呢?”

    “不仅仅是和我合作,更多的是为了您自己。”王维屹知道对方已经上钩了:“凯斯的声望和财富,完全都是寄托在他不断的胜利上的,如果他一连遭到了几次失败,那么罗马会怎么看待他?谁又会在这些失败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呢?”

    “你......难道说的是我吗......”盖尤斯并不是特别确定地问道。

    “除了您还有别人吗?”王维屹笑了:“您是凯撒部下最勇敢的统帅,您为凯撒创造出了一次次的胜利,没有人比您更有资格了,甚至我都愿意出资让人为您谱写一首赞美的曲子。但现在,我更关心的是看到凯撒的失败!”

    盖尤斯完全心动了,罗马奢侈荒yín的生活,已经让他逐渐迷失了自己,只有在战场上的时候,才能重新让他恢复血xìng,但是王维屹的这些话却完全跳动起了他内心的隐秘。

    “您说,我该怎么做?”盖尤斯艰难地问道。

    王维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我可以出巨资收买一些野蛮人,让他们对凯撒的军团进行一次袭击,而您的部队,可以按着不动,在凯撒最危险的时候才出兵营救。这样,凯撒不败的神话将被打破,他的威信将受到很沉重的打击,而您呢?却可以因为营救凯撒而更加得到他的器重,也在无形中为您直接增加了声望,您认为我的意见怎么样?”

    盖尤斯沉默着,他知道恩斯特这样的人很容易的就能收买到一批野蛮人,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问道:“您能确保不伤害到凯撒的生命吗?”

    王维屹郑重其事的对他说到“这一点我完全可以向您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