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三十一.妮莉亚

七百三十一.妮莉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屠杀就发生在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的面前。

    **裸的屠杀,几次都让里希特霍芬无法忍耐的想要冲出去制止,但每次都在王维屹目光的制止下停止了他的冲动。

    这样的屠杀,在这里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甚至连敌人都不会去指责。同样的,当敌人一旦有屠杀罗马人的机会,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法则!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遵循这样的法则。

    盖尤斯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对于能够夺取这里,他倒并没有什么觉得特别骄傲的地方,和野蛮人打仗,取胜在罗马人看来是理由当然的事情。而能让野蛮人纷纷倒在自己的屠刀下,这点才让他觉得兴奋无比

    “恩斯特,我亲爱的朋友,你的勇敢让我欣慰。”盖尤斯把王维屹叫到了自己的身边:“这点可以充分证明,在共和国的体制下,任何的真正的罗马公民,都远比野蛮人优秀、勇敢、善战。野蛮人指配在罗马军团的方阵下颤抖!”

    “您说的很对,盖尤斯大人。”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看来种族伦,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存在的

    “有什么要求吗?我都可以满足你。”取得胜利的盖尤斯大度地道。

    王维屹朝替比乌斯那里看了下:“盖尤斯大人,替比乌斯和他的同伴,在这次的战斗中同样也表现得非常英勇。他们也理应得到嘉奖。”

    “瞧,我亲爱的朋友,我能听出你话里的讥讽来。”盖尤斯完成误解了王维屹的意思:“我想。你是想说,替比乌斯这样的野蛮人,在共和国公民的带领下,终于也勉强摆脱了一些野蛮人的影子吧可是,我想你和我的想法是完全一样的,野蛮人永远都是野蛮人,他们除了得到一些些许的口头奖励。永远也都无法得到其它的啊,我还想起来了,你是第一个登上山的。你理应得到一万赛斯特斯的奖赏。”

    “盖尤斯大人,我更愿意把这一万赛斯特斯当成我个人对您的孝敬。”王维屹根本就没有把这点钱放在心上。

    赛斯特斯是罗马最小的货币单位,不过一万赛斯特斯,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可是王维屹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拒绝了。这让盖尤斯在欣慰的同时,也更加的对王维屹产生了好奇。

    看起来,这个叫恩斯特的年轻人财力应当非常雄厚吧

    在罗马共和国,光有出色的军事素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要有强权人物和丰厚财力的支持。比如当初的凯撒就是如此。

    而现在,盖尤斯似乎看到了一个新的克拉苏

    他定了下神:“恩斯特,你还没有提出你真正的要求呢。”

    “啊,是的。”王维屹想了下:“我想。您取得了这次胜利后,一定会去向凯撒汇报这里的战局吧?对于凯撒。我的内心充满了敬仰,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跟随您一起亲眼见到凯撒。”

    “凯撒”的名字似乎对盖尤斯有些刺激,他面色不为人知的阴沉了下,随即说道:“好的,我的朋友,我将完全满足你的要求”

    这时候屠杀已经停止了,盖尤斯朝血淋淋的战场看了眼:“走吧,我的朋友,今天夜里我们就可以看到凯撒了。”

    从盖尤斯的反应来看,似乎他和凯撒之间有些什么问题。不过在一路上王维屹并没有问。

    在罗马共和国,存在着很多肮脏的事情,比如凯撒,到处都有他的支持者,也到处都有他的反对者。

    当他获得的战功越大,越能得到共和共公民的崇拜,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却造成了最直接的威胁。

    也许,盖尤斯就是其中的反对者之一吧?

    这个时候的罗马军团,依旧强大无比,当远远看到罗马军营的时候,王维屹也不禁为这里的肃穆气氛而有些惊心。

    凯撒在高卢取得的战功,是他人生军事生涯的又一个巅峰,他的名声,绝不是靠谁吹捧出来的。

    而现在,自己要面对的却正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

    是否能够带领日耳曼人战胜他?王维屹心里并没有多少的底。

    当来到凯撒的营帐前,盖尤斯把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留在了外面,自己先走了进去汇报。里希特霍芬也同样在打量着罗马人的军营:“恩斯特,防备的非常森严,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准备偷袭这里吗?”

    王维屹默默的点了点头。

    “硬攻,外面的机会恐怕不大”里希特霍芬出了口气:“我想恐怕你得另外找办法了。”

    王维屹“恩”了一声:“在这里开战的话,我们没有丝毫机会,但如果能把罗马人引出去的话,我想我们活着能够成功。”

    他心里这个时候大概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但前提条件是必须要取得凯撒的信任。

    “恩斯特,凯撒让你进来。”这个时候一个侍从模样的人出来说道。

    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自己,和里希特霍芬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最真实的凯撒。

    和普通人的长相模样多少区别,但却显得威严无比,身上散发着逼人的气息。不过眉宇间,却有些一丝淡淡的忧虑。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和曼弗雷德.阿尔布雷希特.冯.里希特霍芬?”凯撒缓缓的开口问道。

    “是的,尊敬的总督大人。”王维屹也同样用缓慢的语速回答道。

    “真是奇怪的名字啊”凯撒说着打量了下面前的两个人:“阻挡我们前进的野蛮人已经被征服,听盖尤斯说。在这次的作战力,你们表现得非常英勇,如果不是你们的杰出表现。野蛮人没有那么快会失败。说说吧,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奖赏?”

    “尊敬的总督大人,为罗马效力是每一个共和国公民应该做的。”王维屹不卑不亢地道:“我们从来都没有指望得到什么奖赏。”

    凯撒有些好奇起来。

    每一个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人,都会在自己强大的气势压迫下畏惧、颤抖,但这个年轻人,却丝毫也不害怕自己的样子。

    正当凯撒在那沉思的时候,王维屹却忽然说道:“尊敬的总督大人。请您原谅我的冒昧,听说您最近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情?”

    “是啊”凯撒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我的妮莉亚正在遭受一种怪病的折磨,这让我心烦意乱。我真不知道如果失去了妮莉亚,我该怎么办才好。”

    看起来,凯撒对这个女人非常的着迷,这也让王维屹对妮莉亚产生了一些好奇心。

    王维屹紧接着问道:“总督大人。您能否将妮莉亚夫人的怪病和我描述一下。”

    凯撒脱口而出:“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即便生上再多的火也不管用。热的时候,却浑身滚烫”

    这不就是疟疾的症状吗?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心里第一时间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这种病在古罗马时代基本就是绝症,但对于王维屹来说,是可以轻而易举治愈的。从基地出来的时候,小灵给了自己一些治疗各种常见病的特效药,如果真的是疟疾的话,那么自己倒有办法治好。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却还是不敢确定:“总督大人,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疾病。那次是在遥远的东方,我得到了一种非常有效的药物,如果可能的话,您是否可以带我去看一下妮莉亚夫人?”

    凯撒一听大喜过望:“你还去过东方?遇到并且治愈了这样的病?”

    “是的,凯撒大人。”盖尤斯在一边接口说道:“恩斯特虽然年轻,但当我听到他去过东方的时候,我也感到非常惊奇,也许他真的有办法排解您的忧虑。”

    凯撒再也没有一分一秒的犹豫,立刻亲自带着王维屹来到了妮莉亚住的地方。

    那些侍女有些惊讶,在这里,出了凯撒大人意外,可再没有别的男人来过了。

    当见到妮莉亚的时候,王维屹也忍不住在内心发出了一声惊叹,虽然正在遭受着病痛的折磨,但她的美丽还是无法掩饰。

    就算和雷奥妮比起来,她也未必便逊色多少

    收拾好了心情,大约看了一下,王维屹可以判定妮莉亚患的的确是疟疾,这一来心里便有底了。掏出了一颗药丸,让侍女端来谁帮着吞服下去,然后说道:“大概在今天半夜的时候,就能够起到效果了。”

    这种奇怪的药丸,凯撒从来也都没有见过,对王维屹的话也半信半疑:“如果真的能够有用,那么你将得到我的尊敬。来人,请送恩斯特找一个干净的地方休息。”

    他打发走了王维屹,自己在妮莉亚的身边坐了下来。无论如何,不管那个药有没有作用,他都必须在这里陪伴着妮莉亚。

    在那坐了一会,妮莉亚渐渐变得安静起来,过了会居然沉沉睡去,这也一下让凯撒的信心大为增加。

    大概神明还在保佑着自己,所以才把恩斯特这个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人送到了自己的面前,来挽救自己心爱女人的生命吧

    在出征之前,妮莉亚哀求自己带上她,可以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本来凯撒是不同意的,但在妮莉亚的一再要求下,凯撒终于还是点头了。

    可是当他的部下得知了这一消息,居然集体反对,认为带着一个女人出征是非常不明智的,甚至将早来神灵的愤怒和惩罚。

    “没有人可以惩罚我,就连神灵也不可以。”凯撒如此回答他的部下:“我的剑,可以征服每一个民族。同样可以征服你们所说的这些荒谬的言论。”

    凯撒固执的带着妮莉亚出征了,但在部队里的生活,和宫殿里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出征没有多少时候。妮莉亚就病倒了,并且任何的药物都不起作用,眼看着越来越虚弱了。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凯撒才有一些后悔,也许自己真的冲撞了神明吧

    不过,万幸的是,在凯撒最彷徨无助的时候。恩斯特出现了,并且带来了神奇的药物,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药物是否能够起作用。但起码给予了凯撒以希望。

    想着想着,凯撒渐渐的睡着了

    而在这个时候,昏睡中的妮莉亚却渐渐的进入到了一个梦境之中

    “许多年前,一万五千名勇敢的日尔曼人跨过了莱茵河。全高卢各邦都起来攻击他们。在他们对面旗鼓森严地扎下了营寨。在马其多勃里加,他们击败了十倍于他们的高卢人。

    统领这些日尔曼人的就是伟大的阿里奥维斯都斯!

    阿里奥维斯都斯带领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以至于高卢人的儿童听到他的名字都不敢啼哭!可是,不朽之神没有让他的光荣一直保持下去,后来他遇到了一个更强的对手——罗马的恺撒。在离莱茵河五里的地方,他勇敢的部下被恺撒的军团击败了,这次幸运女神不再眷顾他了。他凭借自己的勇敢只身回到莱茵河,他的两个妻子在逃奔中死去。他两个女儿,一个被杀。一个被俘。他就是我们的父亲。

    日尔曼人,你们还记得他的名字吗?”

    这几句话的语气从那个美丽少女的嘴里说出来,简直自豪和庄严得无以形容。

    聚集在一起的首领们听了阿里奥维斯都斯的名字都躁动起来。那次入侵和后来的惨败在日尔曼人中曾经轰动一时,阿里奥维斯都斯也成了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而这个女人此时象是一个招魂的女巫,把那个威严的鬼魂又呼唤了出来

    那个少女继续说道:

    “我的姐姐被俘后在恺撒的军中渡过了一年,后来在恺撒举行的庆祝他战胜日凯旋式上,我的姐姐曾做为他战胜日尔曼人的证据示众。凯旋式之后,恺撒把她放在一栋房子里监禁起来在我姐姐去世的那一刻,我们在她的逝去了生命的躯体前发誓:我们一定要回到我们美丽的家乡!

    我逃跑了六次。在最后一次被捉回来后,我的一个伙伴告诉我们,现在日尔曼尼亚也将要被罗马人征服了。罗马的领土已经布满全世界,整个世界便成了罗马人禁锢他们的奴隶们的万无一失的监狱。罗马人统治下的奴隶,只能在默默的忍耐中等候命运的安排。反抗只能招致死亡,逃跑根本不可能。奴隶们的四周无不处在大片海洋和荒野的包围之中,他绝无可能超越过去而不被发现,并被抓住送还给他的更被激怒的主人。在囚禁地区的边界以外,不论如何搜寻,所能看到的也只有海洋、无法生存的荒野、怀有敌意的野蛮人的部落和一些独立国土的首领,他们只会十分乐意牺牲一个可厌的逃犯以换取罗马的保护。

    但我并不愿意这样,我要复仇,我发誓我一定要复仇,为了复仇,我不惜付出任何的代价,我,将要潜伏到凯撒的身边”

    妮莉亚猛然从梦境中惊醒过来,她睁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不知道出了几身汗了,但原本沉重无比的身子,现在却变得轻松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啊,想起来了,自己生病了,并且渐渐的陷入到了昏迷之中。现在呢?难道现在自己已经好了吗?

    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床边的坐着一个已经睡着的人,她看清了,那是凯撒!

    妮莉亚挣扎着坐了起来,这一动作立刻惊醒了凯撒,他惊喜的叫了出来:“你真的已经好了吗?我最爱的妮莉亚?”

    “是的,我的凯撒。”妮莉亚微笑着说道:“我想我大概是好了,虽然我的身子还是非常虚弱。”

    凯撒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妮莉亚:“请原谅我,我不该让你跟我一起冒险,不该让你遭受这一切的。”

    妮莉亚微笑着任凭凯撒抱着自己

    过了许久许久,凯撒才松开了拥抱:“妮莉亚,多亏了那个年轻人,如果没有他的药,我想会发生更加可怕的事情。我应该好好的奖赏他!”

    “哦,是什么样的年轻人?”妮莉亚好奇地问道。

    “一个有着很奇怪名字的人,叫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天哪,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罗马共和国里会有那么奇怪的名字。”凯撒嘀咕着道:“不过他真的非常神奇,他只有一颗小小的药丸就治愈好了你的疾病。至于外面那些愚蠢的大夫,他们都是一群笨蛋,我真该把他们绞死。”

    “不要那么生气,凯撒。”妮莉亚微笑着道:“我想我们应该见一下那个恩斯特,让我当面向他表达我的感激。”

    凯撒点了点头然后大声说道::“来人,把恩斯特给我请到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