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二十九.冒死攀登

七百二十九.冒死攀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底下的罗马士兵一阵骚动了,他们马上忘记了刚才血淋淋的场面,一万塞斯特斯相当于一个普通罗马士兵二十年的军饷,这样丰厚的悬赏让他们怦然心动。

    “恩斯特,来自达尔马提亚行省的朋友,我对罗马士兵的安排你还满意吗?”盖尤斯不无得意地说道,尽管他对恩斯特.勃莱姆这个名字叫起来还是觉得非常的不顺口。

    “盖尤斯大人,在达尔马提亚行省的时候,我就多次听到您的威名。”王维屹微笑着道:“我还知道,您是凯撒最为信任的人,现在当我亲眼看到您的安排,终于明白,为什么凯撒会对您如此的器重了。”

    盖尤斯有些得意的笑了不过当听到凯撒的名字,他的脸色又略略的暗淡了一下

    王维屹的奉承让他的心情舒畅了不少,可是在这个时候,王维屹又忽然说道:“盖尤斯大人,如果可能的话,请允许我加入对那些野蛮人的攻击之中。”

    “你吗?”

    对于恩斯特.勃莱姆忽然提出的要求,盖尤斯倒并没有觉得如何惊讶。

    像恩斯特这样的“商人”,说的好听一些是在那里正常经常,但对待罗马人意外的民族,他们往往会如强盗一般嗜血,而这也是得到罗马法律明确保护的。

    当王维屹提出参战要求后,盖尤斯一下便明白了对方的“真实身份”,也知道对方是做哪一行的了:

    奴隶贩子——极度凶狠可怕。但在罗马却大受欢迎的奴隶贩子!

    他们会在罗马势力范围之外四处劫掠,甚至有能力打破一座小型的城池,掳掠大量的奴隶。

    盖尤斯一下对恩斯特变得异常尊重起来。要知道,他们只要提供一个最优秀的奴隶,便有可能被培养成一个强大的角斗士,为购买奴隶的人带来滚滚的金钱。

    “恩斯特,我的朋友。”盖尤斯的口气也变得客气起来:“真是让我奇怪,以你的身份,怎么会遭到野蛮人的洗劫呢?”

    “真是让人难忘的遭遇。”王维屹叹息了声:“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进行了一场战斗。俘虏了大约三百名奴隶,都被我运回去了,所以我身边并没有留下多少人。而野蛮人的袭击,到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盖尤斯恍然大悟:“以你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参加这次的战斗”

    “罗马的光荣胜于一切。”王维屹回答得非常认真:“能够为您带来胜利是我所最乐意看到的”

    “我答应你的请求,并且将祝福你好运。”盖尤斯表现得非常尊敬:“您愿意带领三个百人队去向那些野蛮人报仇吗?”

    “那是我的荣幸。”王维屹淡淡地道。

    恩斯特.勃莱姆和曼弗雷德.里希特霍芬被授予了三个百人队。他们自己还携带着武器。从外形上看,武器尽管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打造得却非常精良,这也更让盖尤斯对他们增添了一份信心。

    他们身后背着一面小圆盾,而手中使用的是一种完全不同于罗马短剑的武器,身子纤长,王维屹告诉盖尤斯这是战刀,来自于遥远的东方。

    “您还去过东方吗?”盖尤斯开始使用了“您”这个称呼。

    “啊。是的,我曾经去过。”王维屹敷衍着道。

    “盖尤斯大人。队伍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戴基乌斯走过来说道。

    三百士兵组成的敢死队等在那里,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固定帐篷用的铁栓和绳索,一身轻装。

    很快,重新恢复了冷漠的盖尤斯带着王维屹和里希特霍芬出现在他们面前。

    “今晚尊敬的恩斯特将带你们到一个最陡峭的地方,你们要把铁栓插入石缝,再套上绳索一步一步攀到山顶,我仔细观察过了,那样的地方凯尔特人不会注意。你们到达山顶后就潜伏在那里,清晨时候当你们看见山下浓烟冒起,就挥动旗帜,大声呐喊!我的话你们听清楚了么?”

    “遵命,还有四!”三百个渴望发财不惜生命的汉子一声呐喊。

    盖尤斯点点头:“去吧,记得要听恩斯特的指挥!”

    对于王维屹来说,这可是一个奇怪的任务。

    冷兵器时代,利用绳索和铁栓的攀爬,危险性实在是太高了。

    不过,他现在必须得到盖尤斯的信任,这样才有机会接触到凯撒。

    “恩斯特,如果我被摔死了,我会怨恨你一辈子的。”一边辛苦的向上攀爬,里希特霍芬一边恨恨地说道。

    王维屹笑道:“曼弗雷得,我实在想不通的是,假设你被摔死,还该怎么怨恨我呢?”

    里希特霍芬停顿了下,接着继续努力向上攀登:“该死的恩斯特”

    一声惨叫传来,是一名士兵一步留神摔了下去,从这里摔下去可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了。

    “嘿,都小心一些,在这摔死了可没有钱拿。”王维屹抬高了一些自己的声音。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再小心,也根本无法避免失足。

    在摔死了三十个人后,剩下的士兵终于跟随着恩斯特一起爬到了山顶。

    三十条生命就这样没有了,有些士兵不由自主的朝山下看了看,心中还是升腾起了后怕。整整三十条人命啊。

    可这对于王维屹来说,实在是再平常不过了。在自己所经历过的时空里,一旦枪炮声响起的话,那将是成千上万的人被夺走生命。

    “曼弗雷德,去侦查一下。”王维屹低声吩咐道。

    这一次。替比乌斯这个日耳曼人也同样参加了冒险,而且在攀爬的时候表现得非常敏捷,这也让王维屹非常注意起了这个人。

    他很想问下。替比乌斯为什么会替罗马人效力,但还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恩斯特,那里大概有二十多个凯尔特人,没有人负责守卫。”一会,里希特霍芬转回来低声说道。

    “动作都轻一些。”王维屹放低了自己的声音:“悄悄的摸上去,解决掉这些凯尔特人!给山下发信号,我们已经成功的到达了山顶!”

    这二百多人。迅速的如同二百多黑夜中的幽灵一般行动起来。

    一直到现在为止,在这里的这些凯尔特人海并不知道大祸已经临头了

    “点起浓烟!烟越大越好!”当得知恩斯特成功的攀登上山顶后,盖尤斯精神一下振作起来。用满腔的热情回归到战场指挥官的角色。

    说实话,盖尤斯的确是罗马军团里一个非常难得,非常勇敢的指挥官。

    罗马士兵们把早已准备好的湿柴点燃,还加上了各种颜料。一会功夫。五颜六色的滚滚浓烟在山脚下升起。

    凯尔特人被惊动了,他们不明白山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换上了一身白袍的军团传令兵举着一束橄榄枝走上山去,停在堵住山路的胸墙前:“所有的野蛮人都听着!你们昨天的狂妄已经激怒了我们罗马的保护神,昨晚罗马的神明托梦给我们伟大的盖尤斯统帅,他将在今天把我们的罗马勇士送上山顶,你们看见那烟雾了吗?那是我们的神明在用它把我们的士兵托到山顶!”

    仿佛是在响应传令兵的话,昨晚偷偷爬上山顶的士兵们突然从白雪上现身,他们一边挥动着旗帜。居高临下地冲着山寨大声呐喊,一边还用武器敲击着自己的盾牌。在山谷的回荡下,发出恐怖的声音。

    “投降吧,凯尔特人!看看你们的头顶,你们要找的长翅膀的人已经来到那里!”传令兵骄傲地喊道。

    “如果我们选择投降,你们会怎么对待我们?”经过短暂的沉默,从胸墙上探出了半个身子,他是凯尔特人的首领。

    “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传令兵傲慢地看了一眼神情沮丧的凯尔特人首领:“你们得罪的是神明!现在你们投降,起码还可以保全你们的妇孺。”

    凯尔特人的首领从胸墙上消失了,看来是去和他的族人商量该怎么办了。

    山下的盖尤斯带着点紧张的心情观察着山上的动静,没有得到他命令的罗马士兵伏在他脚下,一动不动,昨天那一幕让他们对这位统帅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停了一会,山上仍然没有动静,只有山顶上罗马士兵的喊声隐约传来,盖尤斯想了一下,唤过来一个侍从,带着他向山上走去,

    在罗马士兵惊恐的目光下,几个百夫长不顾可能被盖尤斯处罚的危险拦住他的去路:“盖尤斯统帅,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您的位置应该在这里!”

    盖尤斯漠然扫视了他们一遍:“给你们的统帅让开路。”

    “盖尤斯统帅,我们在尽自己的职责,请您也尽自己的职责!”为首的军团首席百夫长毫不退让。

    “你们难道都想阻挡住一个执政官的道路吗?”盖尤斯眼中射出严厉的光芒。

    在他的逼视下,那几个百夫长低下了头,然而却没人挪动一下脚步。

    “那好,把你们的名字告诉我!”盖尤斯眯起了眼睛:“怎么?没人敢说话,你们敢拦阻自己统帅的决定,却没勇气说出自己的名字?”

    听到这样的话,百夫长们本来带点忐忑的心情被罗马人生来具有的骄傲本性压倒了,他们一起昂起了头。

    盖尤斯的表情却出人意料的变得柔和了:“不必说了,我到这里当天晚上就知道了你们的名字,我很高兴看到瓦勒利亚军团还有人这样尽职,等这场战斗结束你们会被提升为营指挥官!请相信,这时间不会很长的,等我从山上下来它就该结束了。”

    “盖尤斯统帅,能否请您告诉我们。您打算怎么做?否则我们很不放心您只带一个人就上山。”首席百夫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请相信你们的统帅!”盖尤斯简短的说道

    可还是没有人让路

    “怎么,你们真打算违背统帅的命令?”看到百夫长还没有让开去路。盖尤斯又开始不耐烦起来。

    “那盖尤斯统帅,请您卸下佩剑好吗,这样作为使者您不会受到伤害。”百夫长们央求到,他们没敢提让这位暴躁的统帅换上白袍、手拿橄榄枝的话。

    “在这些野蛮人面前卸下我的佩剑?呸!”盖尤斯用这样无比蔑视的态度作为回答,然后一把推开百夫长们,踏上了崎岖泥泞的山路。

    直到那道保卫山寨的胸墙前他才停住了脚步,开始凝视前面黑沉沉的障碍。

    “所有的野蛮人人听着:罗马元老院和罗马人民的代表、伟大征服者、前罗马最高执政官、罗马元老院元老、‘英佩拉托’的获得者、罗马日尔曼尼亚行省总督、罗马潘诺尼亚行省、诺里库姆行省和达尔马提亚行省的总督、多瑙河罗马军队的最高统帅恺撒。让我,他的特使盖尤斯告诉你们——如果在我数到三十的时候你们还不打开寨门,他将拒绝你们的投降!”

    听到盖尤斯侍从**裸的威胁。胸墙后一阵骚动,接着上面露出许多身影。

    盖尤斯显出漫不经心的表情,好象他只是来这里观赏风景,旁边发生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

    胸墙上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山寨的居民都知道多瑙河三行省统治者的名字。却从未见到过盖尤斯,此刻大部分人是怀着好奇的心情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到底什么模样

    一个山寨里的小伙子突然冒冒失失说了一句:“原来盖尤斯就这样啊!怎么传说他眼睛比铃铛还要大,口里还会喷火?他的样子没什么了不起啊?”

    盖尤斯把视线从身边深不见底的山谷收回,在他侍从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那个侍从立刻大声向山民们说道:“盖尤斯统帅说,他是没什么了不起,不过他身后是伟大的罗马,而罗马身后有不朽的神明!”

    这句话震撼住了凯尔特人。一阵短暂商议过后,刚才那个首领代表山寨居民开口了。

    “盖尤斯。是因为你对我们的暴虐压榨,才使我们起来反抗罗马人的统治!按照我的本意,宁可战死也不愿意向你投降,可是神明的旨意我们无法抗拒!现在,我只要求你放过山寨里的普通百姓,而我们带头的几个任你处置,如果你答应这个条件,我们就打开寨门投降。”

    盖尤斯面无表情,冷冷瞧了一眼自己露出喜色的侍从,侍从在他的目光下打了个寒战。

    “太迟了!如果昨天你们投降,还可以饶了你们的性命!”侍从按盖尤斯的吩咐说道。

    “只有接受我们的条件我们才投降!”

    “三十!”侍从好象没有听见凯尔特人首领的话,和盖尤斯一样面无表情。

    “二十九!”

    “二十八!”

    “五!”从侍从的牙缝里蹦出这个数字。

    盖尤斯听到数到“五”,就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山下走去。

    他刚刚走了两步,山寨的大门打开了,接着胸墙上的山民纷纷扔下武器,凯尔特人投降了。

    只能看见盖尤斯背影的凯尔特人并不知道,那位统帅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幸亏凯尔特人非常迷信,加上他们不知道山顶只有二百多士兵,又非常顾惜自己的妇孺,如果换成日尔曼人,今天的局面恐怕就不同了——他们会杀光自己的妻子儿女来和我们血战到底。”

    看见从山寨里搬到军营里的堆积如山的粮食,盖尤斯在觉得自己措施正确的同时也暗中感谢自己的幸运,山寨里面居然有足够山民吃半年的粮食,如果真的采用围困的办法,那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接着他把目光转移到俘虏们身上,按照他的命令,集中在军营广场的山寨里所有居民,被区分为妇女儿童和成年男子两大堆人群,旁边是手持武器恶狠狠盯着他们的罗马士兵。

    “把所有成年男子杀光!”盖尤斯挥了挥手,“罗马士兵们,要让这个行省里所有人都知道——当罗马军队来到他们面前,不立即投降的都是这个下场!”

    早就等待盖尤斯下令的罗马士兵们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欢快嚎叫,手持刀剑凶残地扑向手无寸铁的人群,顿时广场变成了人间地狱:地球上最聪明动物濒死的哀嚎、巨痛带来的惨叫以及人类身上的血肉横飞,演出了一幕嗜血野兽同样喜欢的图画

    凯尔特妇女们发出一阵震天的惨呼和哭声,虽然有军团士兵的武器威逼,还是不时有女人冲向自己的亲人,一个怀抱孩子的妇女冲破了阻拦,扑到一个刚刚被砍倒的男人身上,死死抱着她的丈夫放声大哭。

    一个罗马士兵抓住她的头发,使劲想把她拉起来,任凭他怎么用力,那个妇女就是不松开自己的手。最后那个士兵不耐烦了,干脆用短剑朝她的背部狠狠扎去,把她和自己的丈夫钉在一起,然后踢开叠在一起的两个尸体,捡起了那个孩子。

    孩子在奴隶市场可以卖个好价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