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十六.“悲剧的三天”

七百十六.“悲剧的三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1943年月rì开始的“审判rì计划”,在持续到15rì的时候,战场开始出现变化。

    在德军的强大压力之下,苏军各线阵地陆续失守,德军开始掌控战场主动权。

    持续的、高强度的压迫式攻击,让苏军根无法得到任何喘息的时机。而高密度的轰炸,也让整个莫斯科都陷入在了一种jīng神上的恐慌之中。

    更加重要的是,之前被反复提到的粮食危机眼下变得更加严重了。

    目前,即便连前线士兵的正常补给也已经无法提供。更加不用说那些在莫斯科保卫战中付出了重大牺牲的平民了......

    一旦连吃的问题都无法得到解决,那么造成的后果便也可想而知了。

    部分被德军切割包围起来的苏军士兵,以及那些协助的平民,饥饿无时无刻都在困扰着他们,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一小片的面包,现在都成为了救命的粮食......

    16rì开始,德军继续加大自己的攻击力度。

    在苏军第20集团军方面,始终处在德军直接打击下的他们,蒙受的损失也许是所有的部队里最大的。

    那两支被朱可夫亲自指派增援上来的步兵师,早已被消灭的干干净净。而到了这个时候,朱可夫的手里也实在没有兵力可以动用了。

    16rì下午,史称“莫斯科悲剧三天”的战争终于爆发了......

    在下午时候,德军组织起了武装党卫军骷髅师和帝国师,以及两个国防军步兵师,和诺德兰战斗团,向苏军第20集团军发起了总攻。

    这是决定xìng的总攻。由德军恩斯特战斗集群总司令恩斯特勃莱姆元帅亲自指挥战斗。

    在苏军方面,朱可夫元帅再次出现在了前线。

    恩斯特和勃莱姆,在时隔二十多年后,再一次面对面的站到了一起。

    这是一次不对等的战争,也许冥冥之中自然有定数吧。

    在二十多年前,还是沙皇军队军官的朱可夫,包围了骷髅突击队,但却被恩斯特勃莱姆指挥的骷髅突击队巧妙的完成突围。

    而这一次,却是恩斯特勃莱姆占据了战场上的绝对优势......

    两个伟大的元帅。将在这里进行命运的最后较量!

    强大的德军突击队,在强大的德国空军、炮兵、装甲兵的支援下,呼啸着向苏军发起了一轮轮的进攻。

    苏军则冒着敌人绝对的炮火优势,苦苦的坚持着。

    命运谁愿意放弃这场战争,没有谁愿意充当可耻的失败者......

    这个时候的王维屹。还并不知道站在自己对面的是朱可夫,他只是觉得苏军的防御强度和之前相比加强了。

    在之前,德军虽然也一样面对着苏军强力的抵抗,但最终的结果是德军总能以相对轻松的方式取得胜利。

    而这一次则明显不同,苏军似乎能够提前判断出德军的主攻方向,并在第一时间加强该地的防御。

    换了一个指挥官了......这是王维屹的第一想法。

    根据情报分析,苏军第20集团军的司令官是叶尔沙科夫将军。而德军也基掌握了叶尔沙科夫的作战方式。

    可是现在在对面指挥苏军的指挥官,作战方式却表现的完全不同,更加强硬,也更加的灵活。

    “投入诺德兰战斗团。向A阵地发起突击。”王维屹冷冷的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德军即将向第7步兵师发起突击,命令,96步兵师立刻予以支援。”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朱可夫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7步兵师所在的位置。正是被德国人称之为“A”的阵地。

    朱可夫又一次及时的发现了敌人的动态......

    在德军诺德兰战斗团发起攻击之前,7步兵师所防御的阵地已经得到了来自96步兵师的支援。

    在这里。德军的装甲部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炮火也无法覆盖到所有的位置,而苏军及时到达的增援,也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作战素质以及武器弹药方面的不足。

    诺德兰战斗团的攻势被阻碍住了......

    王维屹的全部兴趣都被踢起来了。是谁?一次次的提前预判到了自己的攻击位置?

    或者是朱可夫亲自上来了?王维屹的心中忽然冒起了这样的想法。

    但他不是非常确定,也许真的是朱可夫亲自来了......

    “命令,克林根贝格突击队,迈里斯特尔战斗群,骷髅师第三侦察营,向G阵地发起突击。命令,帕伊帕战斗团,在半个小时之后,同时向G阵地发起突击......”王维屹决定和对面那位神秘的指挥官来上一次最直接的较量了......

    “朱可夫元帅同志,我第一棉纺厂阵地方向遭到德军攻击,攻击非常猛烈。”

    叶尔沙科夫的报告,并没有让朱可夫有任何的动容:“那是德国人的佯攻,命令该阵地所有官兵坚守阵地。”

    “是的......”叶尔沙科夫迟疑了下:“是否要给予他们增援?”

    “不!”朱可夫断然说道:“敌人的攻击重点,还是在7师阵地方向,他企图调动我们的部署。”

    “我明白了,元帅同志。”

    炮火在战场上呼啸着,战斗变得愈发激烈起来,朱可夫的心中却有了久违的一种激动......

    他离开第一线战场已经很久了,而现在,他回来了。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让每一个真正的军人热血沸腾的战场。

    只有在这里,军人的价值才能够得到最大的体现......

    ......

    “苏军没有行动吗?”

    “是的,没有行动。我们陆续投入了克林根贝格突击队,迈里斯特尔战斗群,第三侦察营。次后按照您的命令,帕伊帕战斗团也投入到了攻击作战之中。但G阵地方向,敌人的防御非常顽强,尤其是该地的阵型,完全不适合坦克的运动,所以我们的进展不大,只有夺取了一些零星阵地......”

    “有恃无恐吗?”王维屹笑了笑:“让郭云峰战斗群上吧。”

    他必须要承认的是。对面那个俄国人的指挥官非常非常优秀,完全没有收到自己的诱惑。也许他早就识破了自己对于棉纺厂那里的攻击不过是佯攻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佯攻变成真打吧。

    王维屹的手中拥有着苏军所不具备的另一项优势:他的兵源极其充足!

    过去,这显然是俄国人的优势,但是现在情况一下颠倒了......

    郭云峰战斗群的加入攻击作战。让棉纺厂的苏军压力一下变得无比沉重起来。而王维屹显然还并不准备就如此。

    在随后,他又陆续投入了罗马尼亚第2步兵师,和保加利亚第1掷弹兵团的强大兵力。

    这一下让来就在德军的强力攻击下无法得到喘息的苏军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不断传来请求增援的电话,让朱可夫苦笑了一下。

    现在,他有一些悲哀的感觉......

    他确定自己识破了敌人的部署,但那又有什么用?

    敌人指挥官手中可以动用的资源实在是在丰富了,甚至完全有能力选择几个方向作为主攻点。

    如果在大家兵力相等的情况下。朱可夫完全有能力防御住自己的每一个阵地。

    但这只能是一个幻想而已......

    “命令......”尽管不情愿,朱可夫还是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棉纺厂方向,允许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放弃阵地,并向第五阵地方向撤退......告诉第五阵地上的同志们。他们肩负着掩护7、96两个师的重任,一定要阻挡住敌人的攻势......”

    “我亲自去指挥。”叶尔沙科夫随即说道。

    “叶尔沙科夫同志,我相信夺取了棉纺厂的德军,会发起更加猛烈的突击......”朱可夫朝自己忠诚的部下看了一眼:“如果第五阵地丢失。那么这里已经没有继续防御的必要了,而且整个战线都将发生彻底的动摇。甚至连克里姆林宫都将直接遭到威胁,你必须明白你的责任......”

    叶尔沙科夫默默的点了点头......到了这个地步,他唯一能够做到就是尽到自己的责任而已......

    ......

    “差不多该结束了......”王维屹淡淡的笑了下:“命令,欧根山地亲王师,放弃对面之敌,直接向H阵地发起突击。命令,所有参加G阵地突击的部队,继续向前运动。命令,罗马尼亚第1步兵师,同时加入攻击......”

    一道道的命令在他的嘴里发出。

    德军没有任何的休息,继续向H阵地,也就是被俄国人称为第五阵地的方向发起了连续不断的突击。

    当叶尔沙科夫到达第五阵地的时候,这里的情况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

    能够看到到处都是德国人的突击队,那些罗马尼亚人和保加利亚人,也都加入到了作战序列。

    叶尔沙科夫心中在第一时间浮现出了最真实的想法:

    自己——根没有办法阻挡住德军的突击!

    就算朱可夫元帅再能提前判断出敌人的攻势方向,也丝毫起不到作用。

    20集团军已经将所有可以调遣的兵力全部的投入到了作战之中,他们再也没有一兵一卒可以用了。

    可是,德军的后续部队却看起来无穷无尽一般......

    曾经苏军引以为傲的优势,现在完全转换到了德国人的那里。

    多处阵地已经落到了德军手里,在两个小时之后,俄罗斯zì yóu军终于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这些zì yóu军中的俄国人,似乎对对面那些自己的同胞怀着无比的痛恨,他们作战表现甚至比德国士兵更加抢眼。

    甚至。变现得无比残暴......

    凡是被他们夺取的阵地,很少会有俘虏出现,那些被俘的苏军士兵,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遭到了这些zì yóu军的家伙枪决。

    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现在,叶尔沙科夫必须要面临抉择了。

    在这里进行的,是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这一点叶尔沙科夫深信不疑。但是,他更加记得的是朱可夫元帅的嘱托。

    “如果第五阵地丢失,那么这里已经没有继续防御的必要了。而且整个战线都将发生彻底的动摇,甚至连克里姆林宫都将直接遭到威胁,你必须明白你的责任......”

    就算无法坚持,他也继续强迫自己坚持下去......

    一个一个的阵地落到了敌人的手,一批一批的苏军士兵死在了敌人的攻击下。

    损失大到了让叶尔沙科夫心中滴血的地步。当朱可夫元帅的电话到后。叶尔沙科夫不得不把这里发生的真实情况告诉了他,并且他对朱可夫元帅说道:

    “我们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当听到这一句话后,朱可夫元帅完全的明白了,他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说道:

    “那么,我们将开始撤退......”

    我们将开始撤退——这并不包括叶尔沙科夫正在指挥着的部队。

    叶尔沙科夫凄惨的笑了笑:“是的,我知道,元帅同志。我将在这里尽可能多的拖延住德军,以掩护您的撤退。”

    “叶尔沙科夫同志,谢谢你。”朱可夫的语气无比的沉重:“我知道这样对于你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我必须准备克里姆林宫保卫战了。”

    叶尔沙科夫放下了电话。

    公平?现在在这个战场上早就已经没有了公平这两个字的存在......

    失败已经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叶尔沙科夫唯一要做的,就是能为朱可夫元帅赢得多少时间。

    但就连这一小小的愿望现在看起来也是如此的难以实现。

    德军的进攻简直到了让人崩溃的地步,他们将大量的突击队不断的投放到了战场,而那些看到胜利希望的罗马尼亚人、保加利亚人和俄罗斯zì yóu军的士兵们。也表现出来了让人惊讶的疯狂。

    他们,将这里演变成了大屠杀的战场......

    1rì太阳升起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叶尔沙科夫和他手中还能掌握的不多的部队,完全的被德国人包围了,第五阵地,现在成为了一叶惊涛骇浪中随时都会被击沉的扁舟。

    德国人甚至连劝降的想法也都没有,战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非常清楚,如果敌人能够战斗到现在,那么他们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在16、17两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多了。德军和他们的盟友们大约歼灭了超过五万的敌人,俘虏却只有可怜的一万多人。

    今天,将是结束苏军第20集团军这一番号的时间......

    出现在战场天空的德国飞机,把炸弹尽情的落了下来。

    那些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涌上的德军,则宣告着第20集团军末rì的到来。

    叶尔沙科夫已经不再抱任何的希望了。起码有一点是他值得自豪的,在自己的努力下,朱可夫带着7、96两个步兵师撤退成功。

    不管怎么样,就算失败,自己也为莫斯科保卫战尽到了自己能尽的力量。

    如果子弹击穿了自己的身体,那么叶尔沙科夫可以确定,自己是带着微笑死去的。

    那些敌人又开始进攻了,这里和后方已经完全断绝了联系。

    子弹也就快要用光......

    “同志们,展现我们忠诚的时刻到了。”面对着自己不多的军官,叶尔沙科夫如此说道:“在我们的身后,就是斯大林同志住的的地方,斯大林同志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战斗。为了保卫我们的领袖,让我们一起光荣的战死在这里吧!”

    悲剧xìng的时刻到来了......

    在敌人强大的冲击下,那些苏军士兵们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扔出了自己的最后一颗手榴弹,shè出了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然后,抡着沙冲锋枪,或者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呐喊着冲出了阵地。

    在这里,他们将完成自己的使命......

    “一群勇敢的士兵,是吗?”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胜利已经牢牢的握在了他的手中:“我有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战争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我还在想,当莫斯科的战争结束了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对于战争的胜利,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但是死亡还会继续着,因为俄国人就算到了最后的时刻也没有任何放下武器的打算。”

    是的,就算到了最后的时刻,俄国人也没有任何放下武器的打算。

    这些的苏军不断的死去,可他们还在不断的发动着毫无希望的进攻。

    一次又一次的......

    枪声密集的响着,这完全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生命毫无尊严的逝去,战场上是如此的血腥。

    尸体一层层一叠叠的堆积着,而叶尔沙科夫将军的尸体就在其中。

    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为了自己的事业贡献出了自己的全部,一直到生命最终逝去。

    可是,他再如何的努力也都无法阻止到莫斯科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