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十二.战场玫瑰

七百十二.战场玫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开始夺取财富的同时,德军在莫斯科的攻击也掀开了新的**。

    在莫斯科这座巨大的“死亡堡垒”里,可怕的事情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发生。

    “死亡堡垒”——这是德国人给莫斯科取的新的名字。这也是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在莫斯科这座被钢铁包裹成一座巨大的战斗堡垒的城市里,死亡是最容易见到的事情,尸体是最轻松可以发现的物体。

    生命的尊严在这里被践踏得分毫不值,所有人的眼睛都只盯在了一件事情上:

    你在上一个小时又杀了多少人。

    不是论天来计算,而是论小时来计算。至于人的生命在战场上能够存活多久,甚至可以论分论秒来计算。

    7月28日,德军以骷髅师、帝国师、国防军第123步兵师为主力,向马利诺夫斯基军团发起了全面进攻。

    马利诺夫斯基的军团参加了捷列克河会战,并且在莫斯科会战爆发后,率先投入到了对德军的反击作战之中。在历次的战斗力,全军团的损失超过一半,尤其是第19装甲军更是损失惨重。

    而德军则做出了决定,坚决的干掉这个始终死死和德军纠缠在一起的俄国人的王牌军团。

    范德维尼第2骷髅步兵团是第一时间投入战斗的。在第3装甲团和第3反坦克营,第5装甲掷弹兵团的掩护下,骷髅步兵团的士兵大举凶猛进攻。

    战火在这里点燃

    马利诺夫斯基已经无路可退。

    这里是莫斯科。这里是整个苏维埃的首都,这里是整个俄罗斯最后的希望所在。在他的身后,是克里姆林宫。是斯大林同志。

    无数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28日上午6时,即在德军发起进攻的时刻,马利诺夫斯基同时接通了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电话,在电话里他先说明了德军目前的进攻状况,接着说道:

    “我已经决定和我的军团共存亡,在德军的进攻面前,我已经下令所有部队不许后退一步。我愿意牺牲在战场上。为莫斯科保卫战尽到自己所有能够尽的努力。胜利必将属于伟大的祖国!”

    当他挂下电话的时候,莫斯科会战爆发之后最惨烈的一场战斗发生了

    在这一天,正在逐渐取得制空权的德国空军。对苏军阵地进行了疯狂的轰炸,而德军的炮火也丝毫不留情面的对苏军阵地进行了狂轰滥炸。

    炸弹可怕的梳理着战场,一阵接着一阵响起的炮声,摧残着阵地上的每一处角落。

    不断的有身体被炮弹激荡起的气流冲上半空。等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完全分辨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炮火准备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所有的阵地上都承受了可怕的轰炸。接着,大量的德军坦克终于出现了。

    苏军第19装甲军残余的坦克,在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还是强行出击,企图阻挡住敌人装甲部队的可怕冲击。

    在战斗完全不是公平的。那些虎式、豹式、胡蜂、追猎者,用它们可怕的弹雨覆盖着敌人,然后让一个个的目标毁灭在它们的爆炸声中

    不断的有苏军坦克遭到摧毁。不断的有燃烧的苏军坦克完成了它们的最后使命

    可是苏军的坦克还在前赴后继的进行着战斗,明明知道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但依旧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

    这同样也是一种信仰——坦克兵的信仰!

    不是每一次的战斗都是公平的!

    那些装备精良,武装到牙齿的德军士兵们,稳稳的控制着战场的走向,但他们也同样惊讶于苏军坦克兵顽强抵抗的决心。

    这样的敌人无疑是值得尊敬的,无论胜负的结果如何。

    苏军不多的反坦克炮火也在拼尽全力的支持着自己坦克的战斗,它们不顾一切的把炮弹扔到前方,如果可能的话,那些炮手宁可把自己变成炮弹,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敌人的坦克。

    它们很快遭到了德军的报复

    渐渐的,第19装甲军已经无法抵挡住敌人的冲锋了,原本力量就遭到严重损耗的他们,现在那些所剩不多的坦克几乎被摧毁得干干净净。

    他们尽力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尽力了

    即便死,他们也死的问心无愧。他们无愧于自己坦克兵的称呼,无愧于自己的国家。他们的鲜血,印证了他们对于祖国的忠诚。

    而这个时候,一些垂死的苏军坦克兵们,似乎在夹杂着血腥的风中听到了一些用德语演唱的歌声:

    “无论暴风雪,还是烈日当空。无论炎热白天,还是寒冷黑夜。哪怕黄沙扑面而来,而我们心情依然愉快。我们的战车,向风暴飞奔!我们的战车,向风暴飞奔如果命运女神,把我们抛弃。如果我们永远,不能回到家乡。如果子弹射中我们,把我们命运彻底终结。至少我们依然,有铁甲作坟墓!至少我们依然,有铁甲作坟墓!”

    那是德军的“装甲兵进行曲”

    至少我们依然——有铁甲作坟墓!

    虽然这歌属于德意志的装甲兵们,但苏军那些死去的装甲兵,也是同样用铁甲当做了他们的坟墓。

    第19装甲军完成了他们最后的历史使命,他们没有能够阻挡住敌人,现在,轮到那些步兵了。

    马利诺夫斯基军团的所有士兵都进入到了阵地里

    而在德军一方,第2骷髅步兵团出现了第6装甲掷弹兵团出现了第3装甲团出现了大量的德国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出现了

    枪声重新淹没了战场,血和火的较量重新开始

    每一分钟里都意味着几十甚至几百人的死亡,每一轮的枪声中都代表着有无数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高亢的叫喊声和凄厉的惨呼声。不断充斥在这个战场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成为了一名最普通不过的战士。

    士兵们在忙碌着,补给兵们在忙碌着,医护兵们同样也在忙碌着

    就在不久前发生的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的故事,激励着所有的医生和医护兵们,他们知道即便是医生也一样能够成为英雄。

    他们一样在为德意志尽着自己的努力!

    苏菲就是其中的一员。

    现在大约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漂亮性感的法国女护士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女人了,但即便是这样,苏菲也依旧和一个普通人一样在为德军服务着。

    在她的手里。同样挽救了大量德军士兵的生命,甚至德军士兵还给苏菲取了一个外号:

    战场玫瑰!

    一个非常贴切的名字。当年在法国,骷髅男爵用他的浪漫。还给自己赢得了另外一个外号——玫瑰男爵!

    现在,“战场玫瑰”这个外号,似乎正在告诉着别人一些什么

    徳萨德将军也知道自己的女儿有着这么样的一个外号,为此他也非常欣慰。他的内心其实一直觉得愧对自己的女儿。

    为了自己的事业。也驱使着女儿和自己一样为了法国而疯狂,驱使着自己的女儿去刺杀恩斯特.勃莱姆元帅。

    结果,他差点就害死了苏菲。还好,恩斯特.勃莱姆元帅非但没有给予他们惩罚,反而还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权力。

    徳萨德知道在骷髅男爵的身边有着不止一个女人。比如以前的雷奥妮伯爵夫人,比如埃丽娜但这在法国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而是一种荣幸

    当他看到自己女儿的时候。苏菲正从战场上下来,她的浑身都是血迹。不由得让徳萨德心中一紧,但他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嘿,不用担心,是伤员们的血。”苏菲看出了父亲的心思,抢先安慰道:“您来这里做什么?”

    “啊,我有一份情报需要核实下”徳萨德掩饰着道。

    其实他并没有说实话,这次,他是专门到前线来看女儿的。在斯大林格勒之战爆发的时候,他便很担心女儿的安全,然而他始终害怕直接面对女儿。要知道,直接过去可是给苏菲带来很多伤害的人:

    直接绝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他无比担心女儿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当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之后,却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苏菲微笑着说道:“这里可不安全,您在这里逗留的事情可不能太少,俄国人随时随地会发起反击的。”

    “这里可不安全”

    如果这话放在以前,徳萨德一定会嘲笑苏菲的。他经历过的危险事情可远远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他甚至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个小女孩居然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啊,不,苏菲已经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小女孩了现在的她,是如此的勇敢,如此的无所畏惧

    “啊,我会注意安全的”徳萨德情不自禁地说道。

    “那好,我该回去了。”苏菲说完,急匆匆的拿了一些药品便离开了这里。

    “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当徳萨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菲早就已经走远了

    多么棒的女儿啊,徳萨德在心里叹息着。等到战争结束了,他一定要好好尽到自己做父亲的责任。当然,还有自己的大女儿,自己也一样会当面向她们道歉的

    “嘿,苏菲。那里,索普上士负伤了,你得去看看。”

    “知道了索普上士。你伤在了哪里?”

    “该死的,我的胳膊被俄国人打穿了嘿,嘿,我可不想截肢不,你们想都别想!”

    “瞧,索普上士,你别像个怕疼的孩子似的。你的士兵们可都在看着你呢。过来,让我看一下伤口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要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我喜欢好消息。”

    “子弹打穿了你的胳膊,不过我行你不用被截肢了”

    “啊哈,我喜欢。可是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是你包扎后又得上战场了。我知道你喜欢偷懒,但明显现在你无法用受伤做借口偷懒了。”

    “轰”的一下,边上响起了一片的笑声。

    索普上士的好睡是出了名的,据说有一次冲锋的命令已经下达,索普上士却还在呼呼大睡,结果被足足关了三天的禁闭。

    “瞧,护士长,您可真不给我面子。”索普尴尬地说道。

    边上的笑声更加响了。

    在所有德军士兵的心目中。美丽耳朵苏菲护士长就如同一个天使般的存在。

    “战场玫瑰”,这是对她最好的形容了

    “士兵们。跟我来,我可不想再让护士长叫我偷懒鬼了。”包扎完的索普上士,决定好好的干一场给苏菲护士长看看。

    战场上的战斗进行的越残酷,伤员便被越多的送了下来,所有的医生护士们忙碌得根本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

    经常是前一批伤员刚刚治疗完,紧接着新的一批伤员又到了

    战争总是那么残酷,任何人都无法回避。

    前线的坦克在奔腾着,前线的士兵们在奔跑着,前线的大夫护士们也同样的在忙碌着。

    虽然身为法国人,但苏菲却正在用她的努力赢得越来越多人的尊敬。

    下午的时候,德军发起了新的一轮进攻,他们夺取了几乎全部的苏军马力诺夫斯基军团所防御的第一线阵地。

    他们突进的速度非常之快。

    于是,战地救护队的任务也变得更加繁重起来

    马谢普战地救护队就在最前线,直接对那些最需要得到医疗的伤员进行治疗,而苏菲就在这个战地救护队中。

    他们所处的环境非常危险,周围到处都隐藏着俄国人的枪手,子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夺走他们的生命。

    但这些人却丝毫也没有感到害怕,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已经为他们所有的人做出了最杰出的榜样。

    “护士长,能来帮个忙吗?我们这里有个重伤员,他的胸口都要被打烂了。”

    当听到这个声音,苏菲急匆匆的跑了过去。她检查了下,接着立刻做出了简单的治疗,然后大声朝着后面叫道:“马谢普医生,我们这里有个需要得到优先治疗的”

    “士兵”两个字没有从苏菲的嘴里说出来,她忽然低头朝着自己的身体看去

    血,正从她的身体里冒出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她

    苏菲双手捂着伤口,可血还是无法止住的从她的手指缝里流出

    她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她似乎听到耳畔传来无数人的呼唤,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人抬了起来

    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可是眼前却出现了许多人的人影那是父亲的那个呢?她努力向要看清,她也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骷髅男爵的

    苏菲长长的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一切的影像和声音都彻底的消失了

    “索普上士,索普上士。护士长中枪了!”

    “什么!”索普一下回过了头,愤怒的吼叫起来:“不可能,绝对可能,刚才护士长还给我做了治疗!”

    “真的,上士,是真的!子弹击中了护士长,她怕是不行的了!”

    索普的脸都扭曲了起来。该死的俄国人,该死的俄国人!

    那么美丽的战场玫瑰,他们居然都忍心开枪射杀吗?

    这些天杀的俄国人!

    索普完全愤怒了。现在,在他的面前就是俄国人的一个连。他必须把全部的愤怒都发泄到对方身上,才能缓解他内心的伤痛。

    “喷火兵!该死的喷火兵在哪里?烧,给我烧死他们!掷弹兵,掷弹兵!给我炸死他们!”

    索普上士愤怒的声音不断响起。士兵们也全都行动起来了。

    所有能够投掷的手榴弹纷纷从德国士兵的手里投掷出去,一团团的火焰在喷火兵的喷火器里喷射而出。

    燃烧吧,阵地!燃烧吧,莫斯科!燃烧吧,俄罗斯!

    即便战场玫瑰在这里凋谢,所有德国士兵的愤怒在这一刻被完全点燃。

    他们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为苏菲报仇,他们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对挽救了无数人生命的苏菲最好的回报!

    而此刻,苏菲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她无法知道外面的士兵们正在为自己复仇,她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了。

    徳萨德就坐在她的身边,紧紧握着自己女儿的手,泪水正不停的从他的眼中流出。女儿如此的安详,就如同熟睡了一般。可徳萨德知道,女儿再也不会醒来了。

    他还欠女儿一个道歉。

    一个做为父亲最深最深的道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