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十一.新的财富

七百十一.新的财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弗斯特突然“自杀”的消息被瑞士jǐng方通知他的时候,最后还加了一句让万塔毛骨耸然的话,“弗斯特先生自杀的rì子正是你女儿的生rì。”

    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事情接踵而来。美国威斯康星州税务部门查出万塔的公司在192年和19年少缴了1.4万美元的州税,要求瑞士将万塔引渡回美国。瑞士竟然答应了。万塔戴着手铐回到美国之后,因为子虚乌有的区区1万4000美元欠税,被判了22年监禁。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简直是错的没边儿了。打垮苏联“邪恶帝国”的美国“英雄”,却被自己人投进了监狱。

    问题出在万塔认为自己是效命于美国zhèng fǔ,他管理下的巨款理所当然的是属于“民选zhèng fǔ”背后的全体美国人民所有。不幸的是,“民选zhèng fǔ”及其背后的势力,从来就把这笔不记在任何美国官方账目上的海外巨款当做自己随意支配的“小金库”,而在这个方面非常“较真”的万塔,则表现得处处不合作。早在199年月,当时的老布什总统就要求万塔打一笔10亿美元的款子到巴拿马朝圣者基金。万塔有很大的顾虑,认为任何动用他掌管下的“公款”而进行对私人有益的行为,都触犯了美国的联邦重罪。财政部长贝克“开导”万塔说,像布什家族这样的人是超越法律的。万塔虽然最终照办了,但却留下了证据。目前,万塔能够拿出的证据显示有7430亿美元的款项被几届总统“不当”使 用。

    随后几年,万塔的兄弟和生意伙伴纷纷离奇死亡,他自己在狱中也三次被下毒。最终让他幸免于难的,还是只有他才知道全部资金的下落和密码。

    2003年4月15rì,在长期申诉冤情之后,终于美国联邦法官吉拉德布鲁斯李做出了对万塔有利的判决,法官确认了万塔在法律上对这笔巨款拥有监管人的地位。2005年,万塔从威斯康星州的监狱中转到家里继续服刑。在他的法律顾问和美国两大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之下,于2005年底与美国财政部和白宫达成协议,以45万亿美元的现金支付给万塔作为对他“卓越贡献”的酬劳,万塔同时答应放弃对其余款子的监管权。

    万塔还提出提前支付35%的联邦税给美国财政部。总额为1575万亿美元,因为万塔后来在弗吉尼亚成立了一家公司来打理他所管理的款项, 所以他将同时支付6%的州税给弗吉尼亚州,总额为2700亿美元。

    这就是“万塔计划”的由来,就其规模和对美国经济的刺激作用而言,堪称“第二次马歇尔计划”。

    “万塔计划”最终的协议于2005年12月签定。代表美国zhèng fǔ签字的是助理国家安全顾问威金森和财政部长保尔森。

    美国财政部的记录表明, 万塔名下的基金包括:

    相当于45万亿美元的资产属于里欧万塔的AmeriTrust Group-Inc,这已经在“账面”上了。

    相当于7万亿美元的资产,已经在“美元系统之内”了,存在于主要国际银行的美元账目上,这些钱不曾被人“挪动过”。

    相当于143万亿美元的资产仍然在海外账户上,为应收账款。这些钱早已被金融机构抵押和交叉抵押,对这些资产的召回。将迫使许多世界著名银行机构出现流动xìng危机。

    2006年5、6月份,45万亿美元的巨款从瑞士秘密通过外汇交易和其它渠道进入美国的银行间交易结算系统,这笔有名有姓的钱却被“劫持到”了高盛, 花旗和美国银行的账号上。

    忍无可忍的万塔向美国zhèng fǔ提出2006年7月31rì为最后期限,如果万塔的账号上还收不到钱的话。他将可能向最高法院起诉zhèng fǔ。金融市场都摒住了呼吸,美国zhèng fǔ是否遵守法律成为了美元信用的试金石。

    7月31rì过去了,整个美国zhèng fǔ、国会山、新闻媒体全部鸦雀无声,就像这件事根不存在一般。美国zhèng fǔ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赖账!美元和美国国债的国际信誉也就随之化为乌有。

    一个法制社会的民选zhèng fǔ如果拒绝执行法律,这在整个西方社会看来。无异于信用彻底破产。

    万塔以美国zhèng fǔ债权人的身份通知世界主要银行,停止对美国zhèng fǔ1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结算,除德国zhōng yāng银行之外,其它金融机构表示同意。

    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开始出现剧烈震荡,美元的信心从此进入了高危时期。

    这笔45万亿美元的巨款现在究竟在哪里呢?它首先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财政部在高盛和花旗银行的账户上,后来转到美联储,然后钱又到了洛杉矶的美国银行,从那里又被转回到纽约的美联银行,最后这笔钱分别被转入不同的账户,其中就包括了短暂出现在万塔的公司在摩根斯坦利的证券账户。

    财政部已经“正式完成”了所有交接工作,美联储也已将烫手的山竽丢给了银行系统。如果万塔最终没拿到钱,那是银行支付系统出了问题,与zhèng fǔ与美联储无关。

    目前,美联银行成了问题的焦点。美联储11月份三次“建议”美联银行拿钱。11月17rì星期五,美国东部时间早上:30,审计人员进入美联银行的纽约大楼,进行查账,美联银行当天直到上午11:00才开始对外营业。美联银行拒绝拿钱的原因就是“资金不足”。

    如果最终美联银行仍拒不付钱,万塔势必上诉到联邦法院,该银行是美国金融系统的重镇,一旦被迫关闭,将拖垮整个美国银行系统,并最终波及全世界。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这样的惊天大案迟早会曝光。在局面难以收拾之前,必须消除以后可能的“隐患”。最近以来,国际金融界果然“意外频繁”。

    2005年1月,zhōng yāng情报局官员杰克罗奇在试图取出万塔一个账号里的存款未遂之后,在瑞士联邦银行的地下室里被谋杀。

    2005年3月3rì,法国银行家rn在瑞士rì内瓦的公寓里被枪杀。

    2006年4月-6月,45万亿美元的资金被陆续通过外汇交易和其它渠道从瑞士进入美国CHIPS体系,从而造成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流动xìng急剧短缺。直接引发了5月和6月的世界范围的股市暴跌和大宗商品-包括黄金和白银价格震动。

    2006年7月13rì,位于伦敦金融城附近的“铁山”件仓库“失火”,大火整整烧了3天,大量的国际金融行业的原始件、凭证单据都储藏在“铁山”里,最终只落得个灰飞烟灭。

    无独有偶的是。7月12rì,加拿大渥太华附近的“铁山”件仓库,也被烧成了平地。

    2006年7月22rì,《达芬奇密码》中提到的罗马宗教组织“主业会”的银行家ario Roveraro被人大卸八块。意大利反有组织犯罪的金融调查专家马克萨巴认为“主业会”与美国银行之间的“奇怪活动”,与万塔的钱,和银行家ario Roveraro的死有密切联系。

    2006年9月13rì晚间,41岁的俄联邦zhōng yāng银行第一副行长安德烈科兹罗夫遭两名持枪歹徒暗杀并于次rì不治身亡。其司机当场被打死。

    2006年10月11rì,俄罗斯“外贸银行”莫斯科分行经理亚历山大普罗辛在私人寓所的电梯附近遭遇枪击而头部中弹身亡。

    2006年11月21rì22点左右,当俄罗斯专业建筑网商业银行董事会第一副主席康斯坦丁麦谢良科夫驱车来到莫斯科诺沃苏谢夫斯卡娅大街他的寓所门口时,突然遭到凶手枪击。一枪击中背部,一枪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是谁在杀人灭口?又是谁在销毁证据?

    当听完这个人让人惊心动魄的故事,王维屹只觉得自己的气都几乎要喘不过来了:“如果万塔案件确有其事。而没有任何主流西方媒体报道此事,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远比我们感觉更为可怕的世界里......”

    “是的,我们生活在在一个比我们想象更加可怕的世界里。”小灵非常赞成他的看法:“如果有人控制了某种商品的供应,也就是做所谓的‘霸盘’生意,那么他将可以获得高额的垄断利润。而货币与其它所有商品都不同的就在于它是一种社会上所有人都必需得到的商品,谁要是控制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这些人将毫无疑问地成为整个国家的主人,他们将能够随心所yù地获得超级利润。如果国际银行家最终控制了整个世界的货币发行权呢?全世界的人民都将成为“新罗马帝国”的现代奴隶。他们将通过债务,而不是从前的锁链,来驱使和驾驭奴隶们的命运......”

    王维屹默默的点了点头......

    “万塔案件”,似乎让王维屹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小灵让自己来劫持黄金,并且在路上告诉了自己这个隐蔽的故事,也许正在努力的想把自己往另一条路上带。

    而自己,则似乎正在触摸到一扇让人神秘莫测的大门......

    “已经到达指定作战区域。”这个时候小灵的话打断了王维屹的思路:“列车还有1个小时到达,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清除接应列车的俄国人。”

    基地里的三个人一下振作起了jīng神。

    小灵的声音继续在他们的耳边响起:“我将向你们提供相当于一个装甲团的火力支援,同时还有来自空中的直接轰炸。你们有20分钟的作战时间,开始吧。”

    基地停止了运动,门缓缓的被打开了......

    接着,一辆接着一辆的坦克开出了紫光军事基地。

    在这里等待着接应列车的苏军,大概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想到。在这里他们认为绝对安全的地方,居然会出现如此多的“敌人”。

    这些俄国人中的绝大部分都不知道他们这次是来接应什么的,也根就不知道这次任务的重要xìng。所以当大量的“德国”坦克出现,并在第一时间向他们发起攻击的时候,苏军的这个运输营完全的乱了。

    他们并没有携带坦克,只开来了大量的汽车,而身为运输兵的他们,也缺乏必要的保护自己的手段。

    当一阵惨烈的屠杀结束之后,大量的俄国人倒在了这里。他们死的莫名其妙......

    王维屹并没有去追赶那些逃跑的俄国人,这不是他们这次来的任务。

    基地坦克开始隐藏起来,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在下午5时左右的时候,小灵那里传来了消息:满载着黄金和物的列车即将到来!

    王维屹的心中一下就升腾起了一种兴奋。大概小灵说的没有错,自己就是一个“财迷”吧.......

    “隆隆”的车轮抨击铁轨声开始传来。接着速度明显放慢,然后,一列火车停靠在了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三架飞机——远远领先于这个时代的强大战机!

    战机没有一分一秒的迟疑,在第一时间便对列车进行了轰炸。

    铁轨被炸断了,车头被炸毁了,列车就如同一条被抽调了脊梁的长虫一般瘫在了那里......

    接着。那些隐藏着的坦克出现了!

    炮弹、机枪子弹如同雨点一般的朝着列车飞去,惨呼声不断的从列车里传出。

    有些偏离了王维屹的意。他来想直接拆毁铁轨,让列车翻车的,但考虑到列车上有大量的珍贵物。为了减少损失,王维屹放弃了这一打算。

    可是一旦开火,他发现基地坦克所产生的威力,丝毫不必直接让一列列车翻车来的差。

    俄国人被困在了列车里。大量的先进坦克喷发出的强大火力,再度让这里变成了一个裸的屠宰场。

    有些俄国人企图冲出来。但却遭到了无情的扫shè......列车里,列车外,到处都是俄国人的尸体......

    天空中的飞机也在卖力的扫shè着,这更增加到了俄国人的死伤。

    整整20分钟的时间,屠杀一分钟也都没有停止过。

    当最后一声枪声终于落下,战场上一片死一般的可怕寂静......

    王维屹、埃丽娜和郭云峰从坦克里钻了出来,端着冲锋枪的他们,现在确信的是在列车里已经没有多少的活人了。

    他们仔细的检查着一节节的车厢,一些幸存者和伤员很快遭到了他们的shè杀。

    “威胁解除,准备装运黄金......”

    当王维屹向小灵下达了这个指示后,他们也看到了他们这次行动的目标。

    一口口的箱子里,装载的全部都是金条、金块,或者是黄金制品。

    一些箱子被炸裂了,金子满车厢都是......这里的一切,足以让绝大多数的人看到了都为之疯狂的。

    而在另一节车厢里,一口口的大箱子里,装载的则是大量的物。有些物在轰炸中已经被损毁了,这是在让人可惜,它们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来估量的。

    比如在一口箱子里,满载的都是一些名画,可惜的是在刚才的轰炸中,这口箱子不幸损毁,箱子里的名画绝大部分都遭到了烧毁。

    让人心疼的损失啊......

    在另一口箱子里,王维屹找到了一顶纯金的王冠,从装饰来看,应该是某个王朝王后用的。他把埃丽娜叫到了身边,然后把这顶后冠戴到了埃丽娜的头上:

    “真美!”

    埃丽娜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这顶后冠属于你了。”王维屹微笑着说道。

    “谢谢。”埃丽娜似乎对这顶后冠也非常喜欢,她摘下来仔细观赏了会:“漫步者,我们以前是不是也做过类似夺取黄金的事情?”

    王维屹沉默了下来,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是的,他们一起做过,和骷髅突击队一起,也正是那一次的行动,从此后改变了埃丽娜的一生。

    “装载开始,耗时大约一个小时。”

    小灵的话让王维屹振作了一下jīng神:“也许吧,这样的事情我们将来或许还会做上很多次,我说过,我们其实更加适合当寻宝猎人。”

    埃丽娜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370吨的黄金、大量的珍贵物,和一大箱子的装载着美元、英镑的财富完全的落到了王维屹的手里。

    王维屹已经再次控制住了一笔可怕的财富,这笔财富的庞大是难以想象的,这也许能够帮助王维屹在各个时空新的冒险中带来无法估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