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七百零九.战场上的天使

七百零九.战场上的天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43年7月20日,莫斯科。

    双方对莫斯科的争夺在持续进行着。大批大批的补给向莫斯科运送而来。这是属于德国人的补给。

    而在莫斯科苦苦坚持着的俄国人,他们却无法得到任何的补给。

    尤其在食物方面,甚至在大会战还没有开始之前,莫斯科便已经实行食物配给制。当战争真正在这座城市爆发后,食物的短缺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正规军的士兵每天还能够领取足以维持生计的食物,但那些平民武装的境况则严重的不容乐观

    他们是饿着肚子在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德军始终都在稳扎稳打,他们并不急于立刻就夺取最后的胜利,相反在战争中表现出来了充足的耐心。

    有的城市堡垒,德军会先用炮火不断的反复轰炸,炮火之猛烈,轰炸力度之大,让人叹为观止。一直到在炮弹的梳理下,确定堡垒里已经无法剩下多少活人了,德军突击队这才会小心翼翼的占领这里。

    看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德军的推进速度,但却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了自身的伤亡。

    这也是恩斯特.勃莱姆元帅的命令——尽可能多的让更多的士兵们能够活着回到家乡

    除了弹药、食品之外,药品也是双方关注的一个焦点。

    天气正在逐渐变得炎热起来,大批根本来不及处理的尸体。很有可能会造成疾病的蔓延。而那些在战场上负伤的士兵,是否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也是他们是否能够生存下来的关键。

    德军的战地医疗小组随处可见。那些医务官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和子弹,随时随地的向处在死亡边缘的士兵提供了救助治疗。

    而德军们也对这些医务官们心存感激,他们就如同一群战场上的天使一般守护在自己的身边。

    克林根贝格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突击队里,一些在进攻中受了伤的队员,如果不是那些可爱的天使,恐怕早已经告别这个世界了。

    但就在7月20日这天,让克林根贝格愤怒的事情发生了:

    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失踪了

    上士是一位大夫。他和琳达护士,简直就是德军士兵的守护神。他曾经在手术台上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挽救了大量德军士兵的生命。

    但现在这个受人尊敬的大夫却失踪了!

    “上士听说在前线有个处于高度危险中的伤员。于是带着琳达护士一起赶往前线了”他的部下斯莫林简单的和他汇报了一下情况:“但是从昨天夜里开始,上士和护士都失去了联系。我们奉命前去寻找,可是指找到了负责护送他们两名卫兵的尸体”

    “见鬼,上士落到了俄国人的手里”克林根贝格的面色变得阴沉起来:“附近有什么线索吗?”

    “是的。在附近。有一个俄国人的步兵营,配属两辆t-34,如果上士现在还活着的话,那么我想一定就在那里。”

    “集合队伍,立刻向那里挺进斯莫林,你带着你的小队,立即把详细的情报侦察并且汇报给我!”

    “是的,少校!”

    此时的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的确落到了俄国人的手里。

    他们在半路上遇到了袭击,两名卫兵为了保护他们而战死了。本来俄国人也是要杀死他们的。但是当他们看到两名俘虏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护士的时候,他们改变了主意。

    毕竟,医生在战场上可是最受人追捧的职业之一

    俄国人的这个营里也有大量的伤员,出于医生的天职,尽管面对的是敌人,他和琳达护士一起,还是尽着努力在挽救着这些俄国人的生命。

    尤其是他们的一个连长,伤势非常的重,苏军的营长平托洛夫几乎是用威胁的口气,命令马休曼上士一定要救活这个连长。

    这个叫卡普斯基的连长,据说是得到斯大林同志亲自接见的一个英雄连长,非常得到重视。

    “我无法保证能够把他救活,他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

    当马休曼上士说出这句话来后,平托洛夫一下拔出了自己的手枪顶在了上士的脑袋上。

    可是这并没有让马休曼上士有任何的惊慌,相反,他用微笑的眼神鼓励着惊慌的琳达护士冷静下来,然后平静地说道:“少校先生,我是一个医生,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但我从来不会应允我无法做到的事情,这违背于我的职业道德,对病人也是严重的不负责任”

    平托洛夫恼怒的看着这个德国人,最后无奈的放下了手枪:“你必须要救活他,他是一个英雄,曾经亲自得到过斯大林同志的接见!”

    “对于我来说英雄和普通人是完全一样的”马休曼上士仔细检查了卡普斯基,然后抬头问道:“手术台在哪里?药品在哪里?”

    平托洛夫一怔,然后摇了摇头:“没有,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

    马休曼上士淡淡的“哦”了一声,他曾经从别的德**官嘴里听到过俄国人窘迫的状况:“琳达女士,看看我们携带的救护包里有什么可以用的没有?”

    “上士,好的。”

    简陋的条件下,在毫无麻醉的情况下接受着紧急手术的卡普斯基疼得死去活来,还好,马休曼上士精湛的手术居然没有让人失望。

    “你是个很有勇气的军官。”在那检查着处理过的伤口,马休曼上士说道。

    “谢谢你。医生。”虚弱的卡普斯基说道:“您的俄语真好,您是从哪里学的?”

    “哦,我懂英语、俄语。还略略通晓一些葡萄牙语。”马休曼上士接着说道:“军官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虽然我已经对你的伤口进行了一些处理,但你的伤势过于沉重,如果无法及时得到药品的治疗,以及把你送到条件更好的地方,你恐怕活不过今天晚上。”

    “我知道。我知道”卡普斯基低声叹息了声:“可是这些我们都没有,没有药品,也没有战地医院医生。您已经做到了您能做的一切,谢谢”

    马休曼上士有些遗憾,做为医生,他无法容忍自己的病人死在自己的眼前。可是现在的情况。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炮声传了过来,一队德军突击队在一辆豹式坦克的掩护下出现在了苏军阵地之外,并且迅速的投入到了攻击之中。

    那是克林根贝格和他的突击队。

    他们必须要想办法把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给救出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平托洛夫和他的士兵们也立刻投入到了反击之中。这里的地形对于防御方来说非常有利,短时间内,德军是无法突进阵地的。

    当德军的第一次进攻被击退之后,这里又多了一些伤员。救护包里不多的药物早就用光了,可马休曼上士还是在想方设法的挽救着那些伤员的生命。在一个真正的医生眼里。是没有敌人的说法的

    但是,这个时候卡普斯基的情况变得非常严重起来。他已经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没有药物他撑不过去一个小时了”即便平托洛夫再度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马休曼上士还是平静地说道:“而且即便现在有药物,恐怕也有些晚了”

    “我没有药品,没有!”平托洛夫暴怒的叫了起来,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朝马休曼上士看了看,又朝琳达护士看了看:“我们没有,但是德国人有”

    马休曼上士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果然,平托洛夫紧接着说道:“医生,把你需要的药品开出来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马休曼,j.马休曼。”马休曼上士冷静的开除了他所需要的药品单子,但却没有交给平托洛夫,而是放到了琳达的手里:“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准备以我为人质,让琳达护士到对面的德军那里去索取药品吧?”

    “你真聪明,医生。”平托洛夫笑了:“可爱的护士,现在请你离开这里,半个小时之内,我需要看到药品。去告诉对面的德**官,如果我的要求无法得到满足,那么马休曼上士的身体将被子弹射穿”

    “去吧,琳达,不要害怕!”马休曼上士用微笑鼓励着琳达。

    琳达挥动着一面白旗走了出去

    “马休曼医生在他们的手里,这里俄国人需要的药品清单。”当一见到克林根贝格少校,琳达护士急匆匆地说道:“少校,请立刻把药品给我吧,现在医生的脑袋正在几枝步枪顶着。”

    “立刻准备!”克林根贝格毫不迟疑地道:“斯莫林,你负责把药品给俄国人送去。琳达护士,你现在安全了。”

    “不!”琳达出人意料地说道:“必须由我亲自送去,医生还在他们的手里!我绝不会扔下医生,一个人在这里的。”

    克林根贝格沉默了下:“你知道再次回去,我们并没有把握把你平安的救出来吗?”

    “我知道。”琳达在那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害怕:“但我还是不会抛下医生一个人的!”

    这是一个多么勇敢的姑娘所有的突击队员心里都如此想到

    琳达回来了,带回来了马休曼上士需要的药品,可是却已经太晚了。

    卡普斯基已经永远的闭上了他的眼睛。

    “我已经尽力了。”在检查完却是没有任何挽救的可能后。马休曼上士站了起来。

    平托洛夫冷冷地看着他:“那么,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呢?医生?”

    “我还能够帮你挽救更多的士兵”马休曼上士虽然如此说,但在他的话里和表情上却看不到丝毫的畏惧:“如果你一定要杀了我。也请放了琳达护士。她只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护士,她不应该死在这里。”

    “我不需要你再挽救谁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死。”平托洛夫冷冰冰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我也不会放了这位女士,难道让她再去挽救更多德国人吗?不,请放弃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吧。”

    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了

    当白天到来的时候,新得到两辆坦克支援的克林根贝格突击队。重新向苏军发起了进攻。在炮击中平托洛夫的t-34全部遭到了击毁,而且在德军强有力的突击下,这里的阵地很快就要失守。

    平托洛夫也很清楚。当德军下一次攻击开始的时候,就是了结这一切的时间了

    “你,医生,还有你。护士。请站起来。”平托洛夫冷漠的看着德国人站了起来:“然后,请立刻我们这里。”

    马休曼上士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你想在我们的背后开枪吗?少校,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当着我们的面打死我们!”

    “我让你们怎么做就怎么做,这里是我说了算!”平托洛夫大声吼了起来:“我要德国人亲眼看着,他们的医生和护士,就连自己的命都救不了!我要让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的所谓守护神是如何悲惨的死去的!”

    马休曼上士淡淡的笑了笑。他发现琳达护士的全身都在颤抖,他握住了琳达的手。柔声说道:“感谢你能回来,琳达,如果命运注定我们有这样的结局,请勇敢的接受它。”

    “我知道,我知道”琳达的声音颤抖着,但她竭力不想让俄国人看到自己的害怕,她紧紧的握着马休曼上士的手,然后迈动着勇敢的步伐和医生一起走了出去。

    当离开这里的时候,马休曼上士回头说了最后的一句话:“少校,你会后悔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

    克林根贝格和他的突击队员们,都看到了两个人从苏军的阵地里走了出来。

    望远镜里他看清楚了,那是曾经挽救过无数人生命的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

    他还看到了俄国人的机枪已经架设起来

    “不——趴下,趴下!”克林根贝格大声叫了起来。

    “趴下,医生!趴下,护士!”所有的突击队员一起大声叫了出来。

    “斯莫林,机枪,机枪,掩护医生!该死的,掩护!”

    可是不管这里的突击队员如何挥手,如何大叫,也都无法让马休曼上士和琳达护士听到了。

    “我时常在想,如果战争结束了,我会回到柏林大学继续我的研究”一边朝前走着,马休曼上士一边说道:“你呢,琳达,战争结束之后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进一家很大的医院,我还要供养两个弟弟。”害怕正在渐渐的在琳达的身上散去,她告诉了医生自己的梦想:“医生,俄国人快要开枪了吗?”

    “是的,他们快要开枪了。”

    “瞧,我们的人在朝我们挥手,好像是让我们卧倒。”

    “我知道,但在我们卧倒之前,俄国人的机枪就会响起琳达,我们是无法躲过子弹的追杀的你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医生。”

    “好吧,起码现在有利的是,我们的人不用再冒着巨大牺牲来营救我们了”

    “真想回到柏林啊”

    “是啊,我还有许多研究没有做完呢”

    当马休曼上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机枪声响了起来

    马休曼上士和琳达倒在了阵地前,一直到死,他们的手还是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克林根贝格和他的突击队员们眼睁睁的看着医生与护士死在了他们的面前,医生曾经无数次的挽救了他的队员们,可是当医生死的时候,他们却无能为力。

    克林根贝格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见惯了生死的他,却第一次在死亡面前心中滴血。

    “斯莫林,进攻,记得,我要那个俄国人的指挥官活着!”

    “是的,少校,你一定能够见到俄国人的指挥官的!”

    坦克开动了它们的履带,突击队员们迈动了他们复仇的步伐

    最后一声枪声在这里停止了,战斗已经结束。

    平托洛夫看到一个德**官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手里玩弄着一把匕首,德军军官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好奇的是,马休曼上士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说了一些什么?”

    “少校,你会后悔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

    这是马休曼上士最后对平托洛夫所说过的话。而现在,这话即将得到印证!

    克林根贝格把匕首缓慢刺进了平托洛夫的大腿,一点一点的刺进,然后用让人无比畏惧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现在,到你偿还这一切的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