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九十六.最后的战斗(下)

六百九十六.最后的战斗(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43年5月1日。

    离亚力克森男爵下达的结束战斗时间还剩下十天。

    男爵的命令不容抗拒,男爵的时间限定不容更改!

    大量的德国将军出现在了战场。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只有着一个共同的想法:

    在男爵限定的时间里,完成他们的任务。

    依靠着绝对优势的炮火,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最后的、也是最疯狂的进攻开始了。

    这是斯大林格勒最后之战,这是斯大林格勒命运审判之战!

    而发起这一场审判之战的,是一个来自地狱的男爵: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从5月1日开始,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各线战场发起了大规模的突击,苏军也同样投入到了最后的防御作战之中。

    这是钢铁和意志的较量

    德军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尽量避免伤亡,用最小的代价,依靠着强大的钢铁力量去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苏军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弹药已经告尽的情况下,如何凭借自己最后的意志力,去最大限度的迟滞敌人的进攻。

    这根本就不是对等的较量。

    舒米洛夫和他的64集团军已经晚了,现在,在斯大林格勒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是崔可夫的第62集团军和那些被打残的苏军部队。

    莫斯科方面很明显的对斯大林格勒是否能够取得胜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也完全的绝望了。

    现在。斯大林格勒只能依靠他们自己自生自灭

    “现在,我们对于胜利的到来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怀疑了”在第2装甲集团保罗豪塞尔将军的回忆录里,他是这么记载了发生在斯大林格勒的最后审判之战的:

    “俄国人陷入了绝望的被动防御之中。他们正在进行着一次毫无任何希望的战斗巷战还在继续着,并且依旧非常残酷,但是很显然,我们的士兵对这样的方式早已习惯。我们震惊俄国人的抵抗决心,我们敬佩俄国人的牺牲精神,但这丝毫也不会妨碍到我们夺取胜利的决心一个个的坚固阵地,在炮兵、空军、工兵和步兵们的协同配合下被攻克。大量的尸体以各式各样奇怪的样子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现在,这一切对于我们来说却丝毫也都感受不到恐怖了

    恩斯特.勃莱姆元帅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前线,对于他的出现。没有人会觉得惊讶,他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总是亲自来指挥自己的部队战斗。而在他的亲自督战之下,还有谁会不尽心尽力的打好每一仗呢?我们都得记得一件事情。元帅就在我们的身后看着

    早些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我的一支坦克团歼灭了敌人的一个师部,瞧着那兴冲冲的电报,我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兴奋的。这大概是一支新调到前线的装甲部队,他们认为干掉敌人的一个师部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其实这样的战绩目前已经再普通不过了从恩斯特.勃莱姆将军回来重新指挥德军之后,我们杀死、俘虏的将军几乎连自己都算不清了

    还是没有崔可夫的消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崔可夫是斯大林格勒俄国人的最高指挥官,他在这里的权力甚至超过了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我必须要承认的一点是。如果没有崔可夫的杰出表现,也许斯大林格勒之战早就已经结束了,这是我们很厉害的一个敌人我有一些遗憾,这个叫崔可夫的家伙不是德军将领,否则他一定能够更好的发挥出自己的才能不过,事情可没有那么完美的,能够取得胜利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记得那时1943年的5月1日,距离恩斯特元帅规定的时间还有十天,在这十天之中,我相信每一个德国士兵都会爆发出他们最大的力量,以完成元帅对于他们的期望。当然,我们这些高级指挥官们同样也是如此要知道,不能完成元帅的命令那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在1号的早晨,我就出现在了前线,把我手里最后的预备队也投入到了进攻之中。该死的俄国人还在奋力抵抗着,他们总是不愿意让我们轻松的取得战斗胜利。有些地方发生的战斗,简直比之前还要激励,我甚至怀疑在这里的每个俄国人身上是不是都绑满了炸药准备和我们同归于尽”

    起码,保罗豪塞尔的这点怀疑是没有错的,俄国人非常愿意在自己的身子上绑满炸药,然后在德军出现的时候拉响这些炸药。

    所以在这最后十天的战斗,一定是整个斯大林格勒攻防战里最惨烈的十天。

    在1号到2号这两天中,德军的突击队发动了不下一百次的进攻,他们大约杀死了两万以上的敌人,俘虏不计其数。

    苏军不断的开始收缩,他们一个个的阵地落到了德国人的手里,但一直到2号的时候,还没有看到俄国人有任何放弃的打算。

    这是让德军头疼但却无奈的事情。

    3号的时候,战斗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所有的德军和苏军都投入到了进攻和反冲锋中,每一寸土地都在发生着最激烈的战斗。

    党卫军的帝国师、骷髅师、阿尔科集群所有的部队都在蒙受着苏军近乎自杀式的疯狂反扑。

    崔可夫采用的方式和舒米洛夫完全一样,在完全失去了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必须紧紧的和德军贴在一起,最大限度的削弱德军的炮火优势。

    这是非常无奈,但却很有效的办法。德军士兵就算竭尽努力。也无法阻挡住俄国人一波一波的冲锋。

    他们必须一秒不停的扣动着手里的扳机,才能够勉强阻挡住敌人

    有些苏军部队,在几乎死伤了一半之后,终于靠近了德军,于是更加残酷的白刃战爆发了。

    只是这些能够冲上来的俄国人实在是太少了,当他们冲进德军阵地,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团团的包围了。

    他们面临的又是新的一轮屠杀

    当一次小型的战斗结束后。即便再身经百战的士兵,也会忍不住弯下腰干呕,可呕了半天。却发现自己什么也都呕不出来。

    战斗的空隙,他们只要一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会从噩梦中惊醒,然后神经质的握住手里的枪。到处寻找着那些不存在的敌人。

    如果战争现在就结束。那么他们需要的不是勋章,而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心理医生

    德军尚且如此,更加不用说那些俄国人了。他们几乎每分每秒都生活在恐惧中。

    一种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恐惧。

    意志略略不坚定者,早已在这样残酷的战斗中崩溃。所以在战场上,你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挥动着**沙,嘴里高叫着“乌拉”的俄国人,他们的表情和举动非常怪异,因为——他们。疯了!

    是真的疯了,被战争折磨得疯了

    就连崔可夫也几乎都要疯了。

    那一串串巨大的伤亡数字。那一整个团一整个团被歼灭的可怕战报,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崔可夫的神经。

    他很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撕开自己的衣服大吼上几声,但是他却不能够这样做

    因为,还有那么多的部下在看着他

    现在,在他的司令部周围也没有多少的部队里,最有力的部队是苏维埃游击第一大队。

    有些荒谬,一个集团军的司令员,居然只能够靠一群游击队员来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崔可夫却毫无办法。

    战斗进行到了现在,崔可夫手里所有能够动用的部队都已经派到了前线,就连这些游击队员,也是在他的参谋长再三要求之下才安放到崔可夫身边的。

    德军随时随地的都可能出现,但目前这却已经不是崔可夫要去考虑的了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德军到5号的时候,已经占领了一大半的斯大林格勒,就算是朱可夫或者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亲自到这里,也无法挽救斯大林格勒失败的命运了。

    崔可夫想的倒不是这些,而是直接如何以一个最光荣的方式死去:

    就和舒米洛夫一样。

    那些游击队员们倒还是信心百倍,他们积极的在休整着工事,准备迎接德国人的到来。因为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现在的司令部已经退无可退,这里将是他们最后的战场。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让所有的人都光荣的战死在这快土地上吧

    5月5日下午,德军的突击部队终于出现在了这里,崔可夫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当天下午3点,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发来电报,询问这里的战斗情况,崔可夫是如此回答的:

    “我即将和德国人发起正面交锋,现在我手里能够掌握的是一些游击队员斯大林格勒的战斗还在继续,但是大约在这几天就会结束,最后的胜利者是德国人我已经尽到了自己的努力,我准备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如果有可能的话,请转告我的妻子、孩子,还有我的同志们,我无愧于我的事业,无愧于我的国家”

    这算是崔可夫的遗言了,当发完这份电报之后,崔可夫不再去考虑别的任何事情了。

    到达这里的德军突击队,没有过多的调整,很快便向苏军阵地发起了进攻。

    崔可夫看着那些德军的坦克,耀武扬威的一次次炮击着自己的阵地。他也看着那些不是正规军的游击队员是如何英勇抵抗的。

    他很欣慰,起码到了现在,还是有忠于自己的部队

    当然。失败是已经被注定的。

    起初,德军的突击队并不知道这里是苏军第62集团军的司令部,从对面的火力和人员作战素质来看,他们以为又遇到了一些什么俄国人的工人或者妇女部队。

    但是德军的情报机构,从苏军往来的电报里以及苏军在战场上不同寻常的动态中察觉到他们抓住了一条大鱼。

    在两翼,那些还能战斗的苏军正在不顾一切的向着这里靠拢,企图撕裂德国人的阻击。

    发觉了这一异常的德军。迅速投入了精锐的党卫军帕伊帕战斗团,并且在当天夜里,诺德兰战斗群也同时加入到了攻击中。

    一些装甲部队也向这里运动。加入到了攻击作战之中。

    现在,苏军第62集团军司令部已经丧失了最后一丝突围的希望了。

    5日夜,德军情报部队做出准确判断:在斯大林格勒苏军的总指挥部就在这里。

    这一下便刺激到了那些德国将领们的肾上腺素。

    干掉他们——干掉这些俄国人——结束斯大林格勒会战吧!

    德军干劲十足的发起了一次次的冲锋,一点一点的摧毁着俄国人的防御。

    他们行之有效的动用了党卫军突击队的能力。不断杀伤着敌人有生力量。

    当然。那些苏军游击队员的防御决心也是让人惊叹的,他们无所畏惧的用自己的身体阻挡着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尽管这让他们血流成河。

    他们比德国人更加清楚他们在保护着谁,比德国人更加明白自己身上责任的重大。

    只要不到最后一刻,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德军一个晚上不知疲倦的突击,取得了重大的成果,苏军外线阵地大部分都被拔出,剩下的敌人被驱赶到了一个非常狭小的地方。

    一直到这个时候。在前线的德军还抱有一丝幻想,他们企图生擒那个俄国人的大人物。

    不过这个想法起码现在看起来时那么的不切实际。

    当一个敌人的指挥官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后。你是没有办法把他变成自己俘虏的。

    崔可夫就是这样的人!

    他拒绝了部下要求自己立刻先行突围的要求,只是告诉那些忠诚的部下:“斯大林格勒很大,苏联也很大,但却已经没有我们可以撤退的地方了。”

    当他说出了这句话后,他的部下们便知道了他们中的每个人该去做什么样的事情了

    6号,德军决定结束在这里的战斗了,他们使用了大量的自行火炮,向苏军狭小的阵地发起了可怕的炮击。

    炮弹一轮又一轮的梳理着敌人的阵地,不断延绵响起的爆炸声,让苏军游击第一大队的俄国人死伤一片狼藉。

    然后,那些德军的突击队员,开始有秩序的向敌人的阵地发起最后一轮进攻。

    剩下的可以战斗的俄国人已经不多了

    他们还在努力,顽强的想要阻挡住敌人的到来,但现在看起来他们的任何努力都已经变得无济于事。

    崔可夫放下了望远镜,然后轻轻的叹息了声。

    结束了,一切到这里都该结束了。

    曾经拥有的梦想,曾经拥有的信仰,到这里便该画上一个并不完整的句号

    如果还有来生,崔可夫发誓自己不会再当一俄**人。因为,他无法再次看到如此多的部下牺牲,无法再次蒙受如此多的损失。

    鲜血,将会把斯大林格勒铭记

    1943年5月6日上午10时,德军突击队完成了一次重要突破,在这里防御着的俄国人完全溃散。

    当他们攻进敌人核心阵地的时候,找到了一具俄国将军的尸体:

    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崔可夫。

    1900年2月12日,阴风低吼。在沙皇俄国图拉省奥谢特尔河谷的谢列布里亚内普鲁德村的一座小木屋里,降生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婴,他被取名为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崔可夫。

    1927年秋,崔可夫正式完成在伏龙芝军事学院东方系的学业,再度前往中国,担任军事顾问。在这次军事顾问的两年任职期间,崔可夫四处游历,足迹几遍布整个华北、华南和四川省。他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的了解,并学会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他和中国很有“渊源”,并且还直接参与了对中国的侵略!

    1929年,中苏双方在中东铁路问题上出现纠纷,事态愈演愈烈,两**队在边境地区不断结集。7月13日,苏联宣布与中国断绝外交关系,崔可夫奉命随苏方外交人员撤回国内。

    8月6日,苏联军事委员会组建远东特别集团军,任命曾在1924至1927年在中国担任孙中山顾问的布柳赫尔——即加仑将军出任该集团军司令官;15日,苏联政府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16日,张学良发表了对苏作战动员令,决定以东北军的6万兵力分东、西两路抗击苏军。

    此时,刚刚回国的崔可夫立即奉命赶赴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部的驻地伯力,在该集团军参谋部从事情报的收集和整理工作,直接对集团军司令官布柳赫尔负责。

    从10月10日起,中苏双方在黑龙江和松花江的汇合处——同江、富锦地区进行激战,中国东北军失利;11月17日,苏军又猛攻黑龙江省东部的密山地区、西部的满洲里与海拉尔地区,再次得手。战场上的失败,使张学良不得不接受了《伯力协定》。

    而崔可夫在这次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之中无疑发挥出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43年5月6日,崔可夫被击毙于斯大林格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