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八十九.伟大的狙击手

六百八十九.伟大的狙击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1943年4月14日,德军正是向斯大林格勒展开攻击。

    此前,德国空军已经将斯大林格勒轰炸成了一片废墟,成千上万的德国坦克奔腾如海,发出咆哮,滚滚向着斯大林格勒奔腾而去。

    斯大林格勒攻防战开始了!

    尽管在这座城市里,苏军正规军还拥有近二十万人,而在两翼则是布琼尼元帅率领的增援部队,同时,大量的工人、市民组成的部队也在保卫着这座城市,但是现在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战斗力已经严重出现了问题。

    捷列克河会战和此前的一系列战斗,严重削弱了苏军的战斗力,并且极大的摧毁了俄国人的信心。

    而这个时候被恩斯特.勃莱姆元帅集中起来使用的德军,在正规军的对比上,拥有着人数上的巨大优势。而且无论在空中还是地面的武装上,也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指挥着这些精锐德军的恩斯特.勃莱姆,发誓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全部能够组织起来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狂热的德国步兵,在狂热的装甲兵和炮兵的掩护下,大规模的向斯大林格勒发起了突击作战。

    仅仅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德军击溃苏军坦克第4集团军和近卫第2集团军,苏军阵亡、负伤、被俘八万人,斯大林格勒外线全部失守,德军汹涌的进入到了市区。

    而在市区里进行防御的。是苏军62和64两个集团军十多万人部队

    德军攻势之快,推进之猛,就连王维屹也感到无比惊讶。

    孙军坦克第4集团军和近卫第2集团军。还是拥有着很强大实力的,而在拥有着绝对空中和地面巨大优势的德军面前却表现得不堪一击

    以德军目前的状态来看,已经很难有什么力量阻挡住他们的正面推进了,当然,巷战并不在这一行列之中。

    巷战,对于攻防双方来说永远都是最残酷的事情

    王维屹下令,德国空军全力对伏尔加河东岸进行不间断的轰炸。阻挡苏军增援,他很清楚,在另一个时代里的斯大林格勒会战。苏军正是从伏尔加河东岸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补给和增援,这才构成保卫斯大林格勒很重要的条件。

    但是现在的情况大有不同。

    在此前的历次会战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已经损耗了大量的力量,撤退到伏尔加河东岸指挥的华西列夫斯基手中可以用来增援的兵力已经所剩无几。

    几十万的大军都已经丢在了捷列克河

    而华西列夫斯基手中能够掌握的不多的兵力。也遭到了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斯大林格勒一旦无法得到来自外部力量的增援。那么沦陷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不光是在这里的战场,在两翼的曼施坦因集群和古德里安集群也在同一时刻向企图增援斯大林格勒的苏军发起了强大攻势。

    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优势力量,这是王维屹一贯习惯采用的手段。在没有绝对战胜敌人把握的情况下,他绝不会轻易的分散兵力。

    一击而致命!

    当然,德军要面对的困难依旧很多,比如会发生种种意想不到事情的最残酷的巷战。

    在战前,王维屹已经一再提醒自己的部下,决不能对苏军掉以任何轻心。必须把力量最大限度的集中起来逐一推进。同时,在巷战中王维屹同意自己的部下在必要的时候采取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

    要的——只有胜利!

    推进的德军一开始是非常顺利的。他们充分利用了步兵、装甲兵、工程兵、炮兵和空军地面轰协同作战的战术,不断的歼灭着企图阻挡住自己前进的苏军。

    但是,很快苏军可怕的狙击手出现了!

    那些落单的德军,往往都会遭到敌人神出鬼没的狙击手的射杀,甚至发生过在1个小时的时间里,11名德军遭到苏军狙击手射杀的噩梦。

    “瓦西里出现了吗?”

    当听到这个消息后,王维屹莫名其妙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瓦西里?”正为部队遭到损失而恼火不已的骷髅师师长路德维希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地问道。

    啊,那个自己在电影里看到的苏军狙击手的是叫瓦西里吧?王维屹在那想到他的原型叫什么名字来着?

    “电影里叫瓦西里.索涅夫,真实的原型叫瓦西里.扎伊采夫”小灵及时的给出了王维屹答案:“这人可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苏联前沿阵地的第62集团军为了扭转战局、打击德军,把兵力分成了“战斗小组”和“突击组”,与敌军展开周旋。第62集团军狙击手运动的发起人就是瓦西里.扎伊采夫和他的狙击手小组。

    瓦西里.扎伊采夫幼时常跟随父亲和哥哥一起进山打猎12岁时便练就了一手好枪法。斯大林格勒会战爆发后,已成年的他跟随部队来到了伏尔加河畔。

    扎伊采夫弹无虚发的射击绝活引起了团长梅捷廖夫中校的注意。他亲自授予扎伊采夫一枝带瞄准镜的狙击手步枪,并要他挑选10来个战士组成狙击手小组,专门负责射杀单独或零星出没的德军。他们经常在德军的伙房、厕所附近打埋伏,有时也潜伏到德军阵地前,专打德军炮兵的观察仪、坦克的瞭望镜和德军军官,有时一天竟能消灭几十名敌人。

    这个家伙,王维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元帅。柏林狙击学校校长考宁斯少校到了”

    这个声音重新让王维屹回过神来,他几乎就要笑了出来。瓦西里的死对头考宁斯少校来了?啊,德国和苏联第一流的狙击手终于还是要按照历史上发生过的那样展开激情四射的碰撞了吗?

    “让考宁斯少校进来啊。对了,再给我把勃来登堡突击队的海森堡和埃迪姆先生找来。”王维屹淡淡的下达了命令。

    考宁斯少校一直都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他坚定的认为最优秀的狙击手都在德国。他奉命从柏林来到前线,德国指挥部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用德国最优秀的狙击手来对付俄国最优秀的狙击手!

    这可不仅仅是这些狙击手能够杀死多少敌人,而是双方心理上的较量

    “是的,元帅。您说那人叫什么名字?瓦西里.扎伊采夫?”考宁斯少校一边恭恭敬敬的接受着恩斯特元帅的命令,一边有些奇怪,元帅是怎么那么清楚的掌握到苏军狙击手名字的?

    “是的。瓦西里.扎伊采夫。”王维屹点了点头:“考宁斯少校,你是德国最优秀的狙击手,争锋相对的对俄国人进行还击吧。在战场上,没有人来限制你做的任何事情啊。我有一些事情必须提醒你。用钢盔吸引敌人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但敌人同样可以利用钢盔来吸引你的注意力。做为最优秀的狙击手,我想耐心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是的,元帅!”

    “好了,你去吧。”

    当看到接受命令离开这里的考宁斯少校,王维屹把目光落到了奉命前来的海森堡和埃迪姆的身上:“海森堡先生,埃迪姆先生,我觉得考宁斯少校需要一些帮忙。你们也都是非常优秀的狙击手。我觉得你们能够帮上忙的”

    考宁斯少校并没有辜负恩斯特元帅的信任,这个德国最优秀的狙击手一到战场。就接连射杀了几名苏军官兵。

    这还不过是开始而已,崇拜着中世纪骑士精神的考宁斯少校,居然写了一封挑战书,派人送给扎伊采夫。这可是战场上难得一见的事情。

    扎伊采夫毫不示弱,也让人回了一封信,欣然应战,并连夜带着他的小组出发了。他们在距敌阵地前百十米处,埋伏起来。

    德苏两国最优秀的狙击手,终于发生了正面碰撞!

    狙击手和狙击手之间,根本就是耐心上的较量。有的时候他们在一天时间里可以射杀几十名的敌人,有的时候却连一个人也杀不死。

    但是谁失去了这份耐心,谁便失去了这场较量

    互相做好了射杀准备的考宁斯少校和瓦西里.扎伊采夫,在较量的战场上等了一天一夜也未见有任何风吹草动。到了当天的晚上,阵地上还是毫无动静。就在天快亮时,突然从德国人的阵地传来一声枪响,一名苏军士兵嘴巴上挨了一枪。

    “萨福诺夫,你怎么搞的?是不是打瞌睡枪走火了?”扎伊采夫低声说道。

    萨福诺夫痛得直咧嘴。他强忍着疼痛用笔写道:“我想抽根烟,刚划亮火柴就中了一枪。”几名士兵赶紧替他包扎。扎伊采夫知道:碰上了强劲对手,这个人肯定是考宁斯。

    第二天,德军阵地前一片忙碌,战壕里的人跑来跑去,这正是狙击手理想的猎物。没等扎伊采夫细想,报仇心切的萨福诺夫瞅准机会就要开枪。这时,“叭”的一声,萨福诺夫头往后一仰,就倒在地上不动了,原来是中了考宁斯少校诱敌之计。

    扎伊采夫非常内疚,是自己指挥不当致同伴友牺牲的。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向德军讨还血债,为战友报仇。

    随后整整一天的时间,扎伊采夫都在密切观察着德军阵地,搜寻考宁斯。到了黄昏时分,在敌人的掩体里突然露出了一个钢盔,并慢慢地沿堑壕移动。射击?不行,这是诡计。肯定是考宁斯的助手拿着钢盔移动,而他本人在等“待扎伊采夫射击时暴露自己。他会藏在哪里呢?扎伊采夫和他的助手小心地搜索着。

    “那不是他吗?”扎伊采夫的助手丹尼洛夫激动地用手指着前沿阵地也就在说话的同时,考宁斯的枪响了。丹尼洛夫身负重伤。应声而倒。

    扎伊采夫循声望去,并没有发现目标。但是他根据射速判断,考宁斯肯定就在附近。是在左边那辆损坏的坦克里吗?不可能。目标过于暴露;是在右边的土木碉堡里吗?也不可能,射孔已经堵上了。那一定是在它们之间的铁板下面了!但是,扎伊采夫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在仔细地寻找着蛛丝马迹,耐心地等待战机。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亮了。德军阵地在阳光照射下。铁板边有个东西闪了一下。扎伊采夫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这一定是狙击手的光学瞄准镜在发亮。于是,扎伊采夫让助手先盲目射击。吸引敌人注意,然后也学着考宁斯的办法让助手举着钢盔引诱敌人。

    已经接连杀死了两个苏军狙击手的考宁斯少校,很快发现了敌人的钢盔。正当他想探出头来射击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恩斯特元帅说过的话:

    “我有一些事情必须提醒你,用钢盔吸引敌人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但敌人同样可以利用钢盔来吸引你的注意力。做为最优秀的狙击手。我想耐心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考宁斯少校强迫自己忍下了射击的冲动。但他的助手伊特曼少尉却有些沉不住气了:“少校。让我来试一下吧。”

    没有等考宁斯少校同意,伊特曼少尉已经从钢板的掩护下探出了自己的半个脑袋

    就在这一霎那的功夫,一颗子弹破空而出,伊特曼少尉一声未哼的倒在了血泊里他的脑袋,被敌人的子弹打穿了

    好险!

    考宁斯少校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助手的尸体,如果没有恩斯特元帅的提醒,现在倒在这里的尸体一定是自己的!

    敌人的狙击手,同样表现得是如此的优秀!

    考宁斯少校决定继续等待。等待着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

    而此时瓦西里.扎伊采夫尽管利用钢盔的诱惑,成功击毙了一名敌人。但是凭借他的感觉,他觉得被自己击毙的人并不是考宁斯少校。

    有的时候,在战场上狙击手就是有这样一种本能的反应无法用正常的道理来解释

    “瓦西里,我们干掉敌人了!”他的助手兴奋地说道。

    “不,我觉得不是考宁斯”扎伊采夫摇了摇头。

    “我看看”

    “嘿,不要——”

    可是来不及了,一声清脆的枪响后,他的助手死了,就和考宁斯少校的助手伊特曼少尉一样,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

    扎伊采夫悲伤的闭了下眼睛他的感觉没有错,考宁斯没有死,他还如一只狼一般藏身在暗处等待着致命一击的到来!

    现在,考宁斯和扎伊采夫的助手都死了,战场完全变成了他们单独的较量

    “砰——砰——”接连两声枪声从扎伊采夫的身后响起,这让扎伊采夫大惊,敌人绕到了自己的后面。

    这样,自己等于处在了严重不利的情况下,尽管自己的藏身处有许多射击死角,敌人很难再无法确定自己位置的情况下射击到自己。但从枪声来判断,在自己的身后起码还隐藏着两名德军的狙击手。

    一对三,这可不是一个狙击手应该面对的情况

    枪声同样引起了考宁斯少校的注意,他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情况。如果自己现在处在扎伊采夫的位置,会怎么办?

    自己绝对不会硬抗敌人的三名狙击手,而是会迅速转移。那么应该转移到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考宁斯少校不断的周围寻找着,忽然,他的眼睛亮了一下

    西面,必须去西面那处废墟,才能躲避过敌人狙击手的追杀。

    扎伊采夫朝前爬了几步,在确定可以躲避开敌人的射击后,猛的朝前一冲,一下便脱离了那个危险的地方。

    寻找,敌人如果还呆在之前的射击阵地里,根本无法射到自己。

    他站起了身子,朝着废墟那猛冲几步这几步,敌人假设还在原来的阵地上,完全没有反应时间。

    但就在这一瞬间,一声枪声传来

    瓦西里.扎伊采夫倒下了

    考宁斯少校缓缓的从藏身处出现,然后小心谨慎的来到了那具俄国人的尸体前。

    瓦西里.扎伊采夫,苏军中最优秀的狙击手。

    现在,这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死了。

    考宁斯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虽然自己提前判断了敌人的撤退路线,并且成功的击杀了敌人,但无论如何,这个敌人还是值得自己尊敬的

    “埃迪姆,少校成功了,是吗?”

    “是的,他成功了,干的漂亮!”

    “我们也有一些功劳,是吗?”

    “啊,是的,我们当然有一些功劳,可是我们把他逼出来的。”

    “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还留在这里吗?”

    “嘿,海森堡,我们该离开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