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六十五. 季米连科副局长

六百六十五. 季米连科副局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莫斯科第三军工厂的爆炸案,成为了莫斯科最近的一件大事。

    战场上的失败可以隐瞒,但直接被无数莫斯科人亲眼看在眼里的事情却根本无法遮掩。

    很快,莫斯科的各大报纸上都刊登出了类似的消息,因为某位工人操作不当,致使第三军工厂发生了爆炸案,但在工人同志们的努力之下,损失被降低到了最小。

    这大约是最令人值得“庆幸”的事情了吧。

    然而,在莫斯科内部的一场可怕的整肃运动却开始了

    包括莫斯科大学政治处主任坚可夫斯基和第三军工厂政治处主任巴格洛维奇中校都遭到了秘密的处决。

    没有人能够挽救他们的生命,就如同斯大林同志所说的一样,无论什么失败总是需要替罪羊的

    但是,尽管第三军工厂是如何发生爆炸的,这是莫斯科当局讳莫如深的秘密,可他们显然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那些混入莫斯科的德国间谍。

    一张大网已经在莫斯科张开了。

    得知了全部真相的斯大林,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什么愤怒,反而告诉贝利亚和季米连科,尽他们一切可能的破获这起案子,并且抓获全部潜伏进入莫斯科的间谍

    斯大林的态度并不奇怪,他现在关心的不是有多少间谍潜伏进了莫斯科,而是即将到来的斯大林格勒会战。

    这,或许将是决定苏联命运的一次大战

    即便斯大林没有过分的责怪自己的部下。但贝利亚和季米连科还是感受到了最沉重的压力。每个人都知道第三军工厂的爆炸意味着什么,前线的将士无比急切的希望得到弹药的补给,他们必须为斯大林格勒会战做好一切完善的准备。

    但作为主要生产基地的第三军工厂的爆炸。却把这一切全都给毁了

    “能够确定是谁做的吗?”看到疲惫的丈夫回来,安娜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现在一点线索也都没有。”季米连科摇了摇头,他在那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妻子自己内心的想法:“安娜,我觉得他又回来了”

    “他?”安娜怔了一下,但随即明白了丈夫话里的意思:“难道他真的会回来吗?”

    “是的。我总感觉是他回来了”季米连科轻轻叹息了声:“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林德罗夫将军的女儿和妻妹都被救走了,非但如此。第三军工厂还被引爆,除了骷髅男爵,还有谁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安娜沉默了下来

    一直到现在为止,她的内心还是对骷髅男爵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如果没有男爵。那绝对不会有她的今天。

    生活、丈夫、家庭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骷髅男爵给予的

    “你准备怎么办?”安娜忽然问道。

    季米连科没有明白妻子的意思,安娜随即缓缓地说道:“季米连科,我亲爱的丈夫,在埃尔克林,我们蒙受了惨重的失败,八万军队遭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而且德军即将对斯大林格勒发起攻击,你认为华夏列夫斯基元帅可以阻挡住男爵吗?”

    季米连科在那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但我希望能够办到斯大林格勒的位置是在是太重要的,一旦丢失。整个高加索也必然无法保全,那可是我们最重要的油矿基地而高加索的失败将会意味着什么,我想我们每个人都知道”

    安娜的有些出神,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当骷髅男爵重新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我们先是失去了德米扬斯克包围战,接着又在哈尔科夫蒙受到了失败。现在呢?轮到高加索了吗?我真的不对我们的未来看好”

    季米连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认真的说,自从埃尔克林失败后,一种失败的情绪正在莫斯科高层中蔓延这。骷髅男爵的存在,简直就是苏联的噩梦。

    而且,季米连科还听说,已经有人在开始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那么自己呢?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呢?

    正当季米连科陷入沉思的时候,安娜忽然说道:“昨天,塔耶莎娃被逮捕了”

    “什么?”季米连科吃了一惊:“你说的是塔索特斯基将军的妻子塔耶莎娃?”

    “是的”安娜点了点头:“据说罪名是向我们的敌人提供了情报。”

    “荒谬,简直是太荒谬了。”季米连科显得非常愤怒:“塔耶莎娃我认得,那是个连莫斯科都不知道该怎么走的人,她怎么可能和德国人产生任何的联系?而且塔索特斯基和林德罗夫不一样,他为自己的信仰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事实,我亲爱的丈夫。”安娜的眼中流露出了悲伤:“塔耶莎娃是从我的眼前被带走的,我尽自己的一切可能为她辩解,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而且就连他们的三个子女也都失踪了季米连科,这样的遭遇什么时候会轮到我们?”

    季米连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是啊,这样的遭遇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呢?

    季米连科对一旦失势会发生一些什么太清楚不过了,自己就在劳改营里呆过。

    所有俄国人的命运都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斯大林同志!

    在这里,他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在这里。他拥有着主宰上百万人生死的权利。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季米连科低声问道。

    “退路,我想我们该为自己安排退路了”安娜的声音同样也放低下来:“季米连科。战争随时随地都会结束,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家庭,一样有自己的孩子他们不该承受战争失败带来的痛苦,他们必须健康的成长而他们的未来却取决于我们”

    在此之前,季米连科始终都认为自己是个坚定的革命真,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无法改变自己的信仰,可是当自己背投到劳改营。家人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后,季米连科的信仰发生了很大的动摇

    没有人可以就自己,真正能够救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这时候。外面的警备敲开了们,告诉季米连科,外面有人要求见自己。

    “让他进来吧”当说完这句话后,季米连科的目光落到了妻子的身上:“他来了。是吗?”

    “是的。他来了”

    他们都知道彼此说的那个“他”是谁他来了,这次他是真的来了

    所以,当骷髅男爵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季米连科和安娜丝毫的惊讶也都没有,仿佛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第三军工厂的爆炸是你做的吗?”这是季米连科一张嘴就问的事情。

    王维屹朝安娜看了一眼,发现这个当年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的眼中此刻些满了复杂,他微微笑了一下:“是的,是我做的。林德罗夫的出卖。几乎让我的队伍陷入到了灭顶之灾,所以我必须给莫斯科一个教训啊。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也都是我救的季米连科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把?现在藏身的地点告诉你”

    “我没有任何兴趣知道。”季米连科苦笑了一下:“即便我现在带着人去救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也许迎接我的只有连绵不绝的爆炸”

    王维屹笑了,笑的非常舒心:“瞧,我们还是有共通点的。好吧,这次我本来仅仅是来救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的,但出了一些小小的问题,不得不让我临时改变了计划季米连科先生,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该有什么隐瞒的,开诚布公的讨论某些事情对你我都有好处。”

    季米连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王维屹微微笑了一下:“我们队斯大林格勒的进攻很快就要开始,也许我们可以取得胜利,也许会失败,我个人的建议是,你们为什么不做墙头草呢?”

    季米连科和安娜都怔在了那里,完全没有弄明白骷髅男爵的意思

    王维屹缓缓地说道:“如果我们胜利,那你们就是德国的朋友如果我们失败,那你们依旧是季米连科同志和安娜同志我想我的这个话你们应该能够了解吧?”

    “你想我们做双面间谍吗?”季米连科接口问道。

    “瞧,瞧啊。”王维屹又笑了:“间谍是份非常危险的工作,我怎么会让我的朋友做这样的事情呢?我只是想在莫斯科建立一个联系枢纽,这样,无论对我还是对你们都将会是一件好事瞧,我们之间的关系,除了我们三个人意外,没有人会知道,哪怕德国战败,你们的身份也是保密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是安全的。但是,合作是双方面的,因此我需要你们不时的帮我一些小忙”

    季米连科和安娜完全的明白了,其实说来说去,骷髅男爵还是要他们和德国合作。

    但是,这样尽管是安排好了一条退路,却还是把自己处在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我们准备离开了莫斯科了。”王维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但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我会给你们留下一个替罪羊,一个足以让你们向斯大林同志交代的替罪羊”

    他在那里停顿了一下:“霍德维奇!”

    “什么?”季米连科失声叫了出来:“你说的是霍德维奇吗?”

    “是的,霍德维奇!”王维屹在那淡淡笑着:“我会交给你一个地址。那里有着霍德维奇和我们私通的全部证据瞧,一个在苏维埃内部隐藏得如此之深的间谍,你成功的破获了他,你认为斯大林同志会不高兴吗?”

    “霍德维奇的位置非常重要”季米连科在那想了一下:“斯大林一定会亲自提审他的”

    “不,他不会再出现了”王维屹冷笑了声:“他失踪了,明白吗?失踪,莫斯科你们将再也找不到这个人”

    季米连科叹息了声现在他知道。当骷髅男爵出现在这一刻的时候,他便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是的,他承认骷髅男爵安排的非常棒。但有一点,如果自己答应了和骷髅男爵合作,便等于彻底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时间紧迫,你们没有选择了”王维屹这时候站了起来:“我会安排你们的子女去美国。那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国度而且我可以确保的是你们的身份只有我知道所以。明天在莫斯科的城东将发生新的爆炸,而我希望在城西的部队,全部被调到了城东季米连科先生,我知道要做成这件事情,即便不用你亲自出面,你也可以办到的,是吗?”

    说完,他拿起帽子戴好。朝季米连科和安娜微微鞠了一躬,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他不需要这对夫妻回答自己什么。他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的。

    如果要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那么就是和恶魔的交易。

    在俄国人的眼里,王维屹就是一个恶魔,而季米连科曾经和他合作过一次,等于和他签署下了一份契约。

    一旦和恶魔签署下了契约,那么一辈子也都无法摆脱契约的约束了

    尽管小分队的人对于能否成功的从城西方向离开心存疑虑,但是恩斯特元帅脸上坚毅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们一切

    有恩斯特元帅在的地方,总是有奇迹出现的,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卡车早已由赖利准备好了,在卡车后面被绑架着的,是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当然,还有另一个人:

    霍德维奇上校

    可怜的霍德维奇上校,当他回家的时候,大约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自己的家里已经有一个可怕的人在那里等待着自己了:

    郭云峰!

    郭云峰漂亮的绑架了霍德维奇,并在他的家里留下了足矣霍德维奇被枪毙一百次的证据。

    现在,一切的道路都已经铺好了

    载着特别分队和人质的卡车,缓缓的在莫斯科的街头开动着。

    当开动一半的时候,巨大的爆炸在莫斯科城东的方向响起。

    “好戏开始了,是吗?”坐在王维屹身边的西德尼.赖利耸了耸肩说道。

    “是啊,好戏开始了”王维屹的嘴角露出了微笑:“赖利,我交代你的事情一定不能忘记,必须在斯大林格勒会战结束之前完成”

    “是的,男爵,但我希望我的钱也能够及时的汇到我在瑞士银行的账户中。”赖利轻松地道。

    “你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一切。”王维屹朝前面看了看:“好吧,你就送到我们这里吧,我希望能够在斯大林格勒听到你的好消息。”

    “将会死者斯大林格勒您的胜利一起到来”这是赖利在下车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卡车经过城西苏军岗哨的时候,这里只有不到一个排的士兵在那警戒。

    指挥着这些苏军士兵的,是一名上尉,他朝穿着苏军上校军服的王维屹看了看,根本没有检查卡车车厢,便挥手放行。

    当卡车缓缓离开自己视线的时候,上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我去办些事情,严密监视这里,不许放任何可疑人物离开”

    上尉要办的事情是去见季米连科副局长同志。

    他是季米连科副局长的亲信,甚至在大清洗的时候,季米连科副局长自身难保的时候,还想方设法保护住了他和他家人的安全。

    所以上尉早就已经发过誓,自己的一切都是属于季米连科副局长的

    今天上午他接到了季米连科副局长的命令,一辆卡车将会通过这里,不需要进行任何盘查,立刻放行,上尉忠实的执行了这一道命令。

    “他们离开了吗?”在阴暗的巷子角落,穿着便装的季米连科有些紧张地问道。

    “是的,他们离开了,没有引起任何怀疑”上尉很自豪地回答道。

    他对自己的办事能力还是非常满意的

    “很好,很好。”季米连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为我做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不,副局长同志。”上尉急忙说道:“如果没有您,便没有我的一切,无论为您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季米连科叹息了声:“瞧,那是谁来了?”

    上尉回过了头,但这时,枪声响了。上尉毫无防备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季米连科走了上去,一连对上尉开了几枪。

    只有死人才会是真正保守秘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