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六十四.恩斯特的愤怒

六百六十四.恩斯特的愤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是恩斯特.勃莱姆,你会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的!

    现在,恩斯特.勃莱姆准备反击了!

    既然林德罗夫给他设下了一个圈套,几乎害得王维屹的小组全军覆灭,那么,现在是该给所有的莫斯科人一个教训的时候了。

    一旦惹怒骷髅男爵,将会是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恩斯特的怒火,行将在整个莫斯科点燃!

    克谢尼娅被带走到了恩斯特小组藏身的地点,她的待遇并不是很好,被五花大绑的关押在了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

    而一个反击计划,也正在王维屹的脑海里形成

    他坚信,当林德罗夫知道在莫斯科发生了一些什么,而这些事情完全是由他引起,林德罗夫会后悔的。

    永远不要得罪骷髅男爵!

    其实,到现在为止,王维屹已经可以放弃救援阿芙罗娜的计划了,但他却并不愿意就此住手。他必须要把阿芙罗娜带出莫斯科,然后带到林德罗夫的面前,让他知道,有些人是绝对不可以戏弄的

    西德尼.赖利带来了第三军工厂的情报。在一晚上毫无收获的等待之后,俄国人把阿芙罗娜关押了起来,并且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至于指挥这昨天晚上抓捕行动的,居然是王维屹的“老朋友”霍德维奇。

    当听到这个名字,王维屹忍不住笑了起来

    霍德维奇。霍德维奇,这些日子你还过得好吗?你知道,骷髅男爵又重新来到了莫斯科吗?

    他相信。霍德维奇当得知了自己回来的消息,一定会是非常矛盾的

    “我需要一个人混进第三军工厂。”王维屹凝视着自己的队员,接着目光落到了海森堡的身上:“海森堡,据说你的俄语很好?”

    海森堡一下就明白了:“是的,男爵,我的俄语和真正的俄国人没有什么区别,我甚至连吐唾沫的样子和俄国人都是完全一样的。”

    王维屹笑了:“记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马德罗夫上校的亲戚,至于你任务。必须把整个军工厂的图纸牢牢的记在心中,然后当我们进入后,带着我们把这些东西放在最合适的位置”

    他拿出了一个很大的旅行袋,拉开。里面装满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动向。海森堡和所有的队员都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

    王维屹拿起了一块:“这是塑胶炸药。威力非常强大,使用安全,即使直接对炸药开枪也不会引起爆炸,只能由雷管引爆。上面有一个定时器,德国科学家的最新的发明”

    大约没有哪个德国科学家认得这种由紫光军事基地提供的炸药了

    所有的人一瞬间都明白了,恩斯特元帅这是准备要引爆第三军工厂了。

    第三军工厂是苏军最重要的弹药生产工厂,一旦引爆,将会引发非常可怕的后果。看起来。恩斯特元帅真的准备在莫斯科大干一场了!

    克林根贝格不是特别明白:“元帅,我们一定要把那个阿芙罗娜给弄出来吗?”

    “是的。”王维屹毫不迟疑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尽管林德罗夫欺骗了我们。但起码他有一点说的没错,他熟知高加索方面军的一切,他熟知部队的番号,武器的配备,甚至包括每一个高级军官的性格和弱点,这一点对于我们正在准备的斯大林格勒会战来说是极为有利的。我必须要让他屈服克谢尼娅和阿芙罗娜就是我们最好的利用武器”

    克林根贝格耸了耸肩,现在他和队员们完全的明白了:

    恩斯特元帅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报复而已。

    不过,一旦恩斯特元帅决定这么做了,只怕莫斯科会迎来他最可怕的怒火报复,届时,阿芙罗娜会后悔,林德罗夫会后悔,所有的莫斯科人都会后悔的

    有了坚可夫斯基中校的引见,海森堡进入第三军工厂并没有什么引起什么麻烦。相反,巴格洛维奇中校还表现出了特别的热情。

    海森堡被安放在了后勤科,这是个非常轻松的部门,也可以让海森堡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研究整个军工厂的弱点。

    这是一部很大的机器,在这里,不需要你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需要的,只是你不停的工作、工作、继续工作。把你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组织

    海森堡发誓,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上一年,一定会发疯的。

    整整三天时间,海森堡发现自己始终都生活在一种恐惧之中。恐惧不是来自于**上的折磨,而是来自于精神上的。

    每天上班开始,总会有一次开会,开会的内容是完全一成不变的,痛诉德国法西斯的暴行,鼓动大家坚决的拥护伟大的斯大林同志的正确路线。

    海森堡发誓,这样的地方自己绝对不会再来第二次的

    而在这个时候,王维屹也开始动了。

    他必须要在莫斯科弄出一个大动静来。

    人不多,但足够用了。

    黑夜永远是隐藏自己行踪的最好机会,几条幽灵悄悄的出现了

    而王维屹的出现,依旧是马德罗夫上校!

    内务人民委员会国家安全总局局长贝利亚同志的特别使者马德罗夫上校!

    的确有些危险,他曾经出现过一次,也许就会暴露,但对于王维屹来说,这个世界上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真正危险的事情。

    这里最危险的是通过大门口的守卫,一旦通过。工厂内部的守卫反而要差了许多。

    杰米科少校已经下班了,这是对王维屹最大的威胁,他大概是这里唯一一个最直接见过王维屹的人。

    零星的守卫。当看到一个内务部的上校,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举手敬礼。俄国人不会像到的,一群德国间谍居然会混进了莫斯科,然后对他们的军工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进入工厂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海森堡悄悄的从黑暗里闪了出来:“元帅,关押阿芙罗娜的地点已经查清。在保卫处临时监禁室里,外面只有两名卫兵军工厂的核心部位也找到了,如果在那里放上几块炸药。我想一定会非常热闹的”

    “克林根贝格,你带人跟着海森堡去,把炸药安放好赖利,你和敢死队的。监视住工厂外的俄国人”王维屹一一吩咐着。接着把目光落到了四刀身上:“四刀,你和我一起去监禁室。”

    “我想问一下,你想好如何离开莫斯科了吗?”郭云峰嘀咕了声:“你在莫斯科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我想整个莫斯科都会被戒严的”

    “没有”王维屹笑了:“老实说,我实在没有安全离开莫斯科的计划”

    “马德罗夫上校”和他的副官出现在了监禁室的外面,当他提出要提审阿芙罗娜要求之后,尽责的卫兵告诉上校:“对不起,上校同志。我必须要征得霍德维奇同志的许可,请您稍等。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就在他回过身去的一瞬间,两把匕首同时准确而凶狠的扎入了他和他同班的后背心

    两具尸体毫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

    王维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然后推开了监禁室的门:“阿芙罗娜,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满脸惊恐的阿芙罗娜,畏惧的看着这个德国间谍,她无论如何也都没有想到,这个德国间谍居然还敢这么公开的来到这。

    王维屹拉过了一张凳子,坐到了阿芙罗娜的对面:“我现在唯一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因为我的姐夫,林德罗夫将军,他在信里告诉我,永远不要背叛自己的信仰和祖国!”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维屹分明从阿芙罗娜的眼里看到了无比的仇恨。王维屹相信,如果此刻她手里有枪的话,一定会毫不迟疑向自己开枪的

    “多么坚定的布尔什维克战士。”王维屹笑了笑:“你猜,我们会怎么样拿你和克谢尼娅来威胁林德罗夫呢?”

    克谢尼娅?阿芙罗娜的面色变了

    “嘿,我们干好了。”这时候,克林根贝格的脑袋探了进来。

    “克林根贝格先生,我可以麻烦您把阿芙罗娜女士捆绑起来吗?”王维屹站起身来说道。

    “乐意效劳。”克林根贝格一边动手,一边忍不住问道:“男爵,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难道您真的没有怎么离开莫斯科的计划?”

    “没有。”王维屹还是在那古怪的笑着:“我曾经制定过许多计划,比如第一次准备绑架阿芙罗娜,但计划总是比不上变化,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再制定任何的计划了”

    他们用的是德语在那交谈的,阿芙罗娜根本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但起码阿芙罗娜在他们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畏惧

    队员们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他们的男爵,当看到男爵带着目标人物出现,海森堡看了下时间:“元帅,还有五分钟就要爆炸了,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请绅士的离开吧,先生们”这是王维屹进入轿车后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可怕的爆炸在莫斯科响起,生产弹药和炮弹的第三军工厂,一旦被引爆,所引发的后果将会是非常可怕的。

    连绵不绝的爆炸,震动了整个莫斯科

    尖利的警报声在莫斯科的大街小巷响起。警车、消防车全部出动,可是,大火根本无法得到控制。而火势又引起了新的爆炸。

    霍德维奇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他完全不知道这次的爆炸是如何发生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第三军工厂的爆炸,势必对前线的弹药造成最严重的影响!

    老天,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斯大林同志的怒火了

    一直到了次日早晨,火势才勉强得到了控制,造成的损失虽然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显然是非常可怕的。

    国家安全总局的贝利亚局长和季米连科局长等重要人物同时出现了。他们的脸色同样惨白难看。在爆炸发生后的半个小时,斯大林同志的电话已经到了,在电话里。斯大林同志严厉的要求国家安全总局立刻展开调查,务必要查清爆炸的起因,彻底追查有关责任人。

    “德军很快会向斯大林格勒进攻,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莫斯科居然发生了这样的爆炸季米连科同志。你认为这是偶然发生的爆炸吗?”贝利亚面色铁青地问道。

    “很可能不是偶然的”季米连科喃喃地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浮现出了一种感觉,这次的爆炸或许会和那个人有关:

    亚力克森男爵!

    也许,他回来了吗?

    不知道,不知道如果真的是他回来了,那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才取得埃尔克林胜利的亚力克森男爵,又会在莫斯科掀起一阵风暴的!

    季米连科一家和男爵有些非常特殊的关系,这是一个绝对的秘密。一旦泄露,那么他和妻子指剩下了最后一条途径:

    枪决!

    斯大林同志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贝利亚同志。季米连科同志”满头是汗的霍德维奇急匆匆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我们正在展开调查”

    “发现什么了吗?斯大林同志正在等待着汇报。”贝利亚冷冷地说道。

    “损失非常惨重”霍德维奇擦了擦汗:“我们找到了一个幸存者,他说在昨天夜里,有个叫马德罗夫的上校,持着持着”

    “说!”贝利亚有些不耐烦起来。

    “是持着您亲自签发的命令进入到了工厂”

    当这句话说出后,贝利亚勃然色变。霍德维奇生怕引起任何麻烦,急忙继续说道:“在工厂里,我们发现了许多爆炸物,很显然,这是一起故意破坏有敌人混进了军工厂”

    季米连科现在可以验证刚才的想法了:

    他——回来了——亚力克森男爵!

    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季米连科却非常确定自己的判断,这一定是亚力克森男爵做的!

    “破坏,破坏”贝利亚喃喃说着。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单纯的爆炸,那么完全可以吧影响平息到最小,但在苏维埃的首都,却有一群敌人混了进来。斯大林同志一旦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贝利亚同志,请您过来一下。”

    这时候,季米连科的部下给他带来了一个新的情报,季米连科把贝利亚叫到了一遍,低声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在莫斯科大学,林德罗夫的女儿克谢尼娅被人给带走了”

    “什么?”贝利亚低低惊呼了声。

    “林德罗夫的女儿克谢尼娅被人给带走了。”季米连科重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而且据我所知,阿芙罗娜就被关押在第三军工厂里,我相信她也同样落到了敌人的手里还有一个消息,在莫斯科大学出现的人,同样用的是马德罗夫上校的名字,也一样有您的手令,而且,莫斯科大学政治处的坚可夫斯基中校还给第二局打过电话,验证了命令的确是由您亲自签发的”

    “这不可能!”贝利亚的面色大变:“我从来没有签发过这样的命令!第二局是谁接的电话?彻查,一点要彻查!把这个潜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给挖出来!”

    “现在不是弄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贝利亚同志。”季米连科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我担心的是这个消息会传到斯大林同志那里去,您比我更清楚斯大林同志的脾气”

    贝利亚的脸上露出了畏惧是的,他太清楚斯大林同志的脾气了,无论这件事情最终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他都有可能失去斯大林同志的信任而一旦失去了斯大林同志的信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只怕每个人都知道

    “我的意思是,立刻秘密处决坚可夫斯基,罪名是间谍”季米连科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没有什么马德罗夫上校,没有什么您的手令,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克谢尼娅,是被坚可夫斯基和敌人里应外合带走的”

    贝利亚点了点头,他对季米连科充满了感激:“但是这里我们该怎么办?斯大林同志正在等待着我们的汇报。”

    “告诉斯大林同志,我们正在全城抓捕敌人,我们现在还需要一些替罪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