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五十一.再来一次冒险吧

六百五十一.再来一次冒险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军官餐厅的食物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每隔一段时候就会换些花样。比如今天,就有一道很特别的菜,烤乌贼。

    实事求是地说,王维屹谁在想不通乌贼为什么能够烤着吃。他曾经和那些在北非被俘的英**官们说过,德国的食物,是连自己都不敢恭维的。

    吃饭的时候,徳萨德也在。现在的徳萨德,已经不再是敌人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成为了“自己人”。

    像这种原本意志坚定的革命者,一旦背弃了自己的信仰,他便再也无路可退,所以对于昔日敌人的忠诚,是没有人可以比拟的。

    而且,和那么多的德国高级军官坐在一起吃饭,在徳萨德的脸上丝毫也看不出任何尴尬

    王维屹是不吃烤乌贼这类东西的,实在让人难以下咽。他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范德科上校也对烤乌贼没有太大的兴趣,一口也没有动。啊,还有他的同伴也一样没有动,看来德**营中厨师的手艺实在让人沮丧。

    可看看路德维希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吃的津津有味,天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吃这些难吃的东西。

    徳萨德忽然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走到了王维屹的面前,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什么,王维屹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身边的路德维希问道:“你带武器了吗?”

    “啊,我带了。元帅。”路德维希一头雾水的回答道。

    “路德维希将军,现在我命令你把你的武器拿出来给我看下。”

    在恩斯特.勃拉姆元帅的命令下,路德维奇莫名其妙的拔出了手枪。可还没有交给元帅,恩斯特已经朝对过的范德科那些人指了一下:“逮捕他们!”

    尽管完全不知道元帅这是什么意思,但对男爵无比信任的路德维希,还是立刻举起枪对准了范德科和他的同伴们

    “元帅,您这是想做什么?”范德科倒显得从容许多。

    这时,卫兵已经冲了进来,手里的冲锋枪虎视眈眈的对准了这些人。餐厅里的德**官们也都一齐停止了动作。目光齐刷刷的落向这里。

    “你们做的很优秀,先生们啊,请给我杯酒。”王维屹淡淡地道:“可是。我们得感谢徳萨德先生,如果不是他发现了你们一个微小的失误,差点就被你们蒙混过关了。徳萨德,请你告诉我的军官们。为什么要逮捕这些人”

    “是的。”徳萨德表现得非常从容:“一切都伪装得非常好。毫无破绽。老实说,这是一群我所认得的人力,伪装的最为成功的间谍。他们熟知德国前线的一切,包括每一个高级指挥官的名字”

    “恩尼克将军元帅,请恕我无礼,但我想您大概记错了,第一检查大队是由马里斯将军负责的”听着徳萨德的话,王维屹也默默的笑了。自己曾经试探过“范德科”,但显然“范德科”的工作做的实在是太出色了

    徳萨德的声音还在那继续响起:“可惜。你们只犯了一个错误俄罗斯人是忌讳吃乌贼的,你们一共五个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没有碰盘子的乌贼”

    王维屹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盘子,一样没有动乌贼一个人不喜欢吃还可以解释,但一个检查团的五个人谁都不吃,这就有问题了

    “范德科”苦笑了一下

    “瞧,我们得感谢徳萨德先生。”王维屹喝了一口酒:“范德科?啊,我起码得住的你的名字。瞧,哪怕现在你们再找借口,我也一样会把你们当成俄国间谍看待的。干脆利落些吧,让我们大家都减少一些麻烦。”

    “我是苏联情报局的韦德罗斯少校。”“范德科”放弃了抵抗,他刚才其实已经想好了许多借口,但忽然发现在恩斯特元帅面前这些借口都没有用了:“我们伏击了你们的检查团,抓获了你们的全部团员,我的上级挑选了我们五个,并且把一切关于德国前线我们能够掌握的情报全部交给了我们,我们利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死记硬背我们的任务是混进埃尔克林,弄清楚你们这些的全部情况很可惜,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但就那么微小的事情却暴露了我们”

    说实话,王维屹还是很佩服这些间谍的。一个晚上的时间,居然能把这些资料背的如此清楚,反正自己是绝对没有那么大本事的,自己背上几天也未必能做的如此熟练

    还有徳萨德,尽管在王维屹面前,他是一个失败者,但是毫无疑问的,他依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情报人员。如果不是他的话,现在即便是王维屹也依然对韦德罗斯信任无比

    “好了,大家继续吃饭。”王维屹这时候站了起来:“韦德罗斯少校,请跟我来。啊,吧韦德罗斯的同伴们带下去,交给徳萨德先生审问”

    说完,在郭云峰和路德维希的护卫下,王维屹快速离开了军官餐厅

    大约是身份暴露了,原本一直显得非常从容的韦德罗斯此时有些紧张。

    “放轻松,韦德罗斯少校。”王维屹反过来安慰起来韦德罗斯:“我们可以进行一些愉快的交谈。瞧,间谍是该被绞死的,但我并不想这么做。你也大约知道,在这里,总有办法让你开口的。所以我想我们应该跳过那些不必要的程序,直截了当的说话。你看怎么样?”

    韦德罗斯少校默默的点了点头,间谍一旦被抓获,将会面临什么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了

    在王维屹的追问下。他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他们的任务目的,他们的撤退方式,甚至包括他们上级的名字。

    一丝一毫都没有隐瞒

    当听到韦德罗斯说到任务一旦完成,他们讲从埃尔克林撤离,并把这里的一切情报都向苏军前线指挥官林德罗夫将军汇报的时候,王维屹若有所思的“恩”了一声。然后说道:“告诉我。林德罗夫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包括他的性格在内”

    “他是华西列夫斯基元帅非常信任的一个部下,作战也很勇猛”韦德罗斯少校想了一下:“许多次的战斗中,华西列夫斯基元帅都把最危险最残酷的作战任务交给了他。这次同样也不例外要说他的性格直率、坦诚,很得部下爱戴,只是有时候略略显得有些鲁莽而且,许多时候都太容易相信人”

    “很好。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王维屹对于韦德罗夫少校的回答非常满意:“林德罗夫将军认得你们吗?”

    “不认得。”韦德罗夫少校立刻回答道:“我们的身份。只有我们的上级才知道,并且是通过电话的方式让林德罗夫将军准备接应我们的。”

    当这句话说出的时候,一直在边上听着的郭云峰和路德维希脸上露出了苦笑

    “好了,请把韦德罗夫少校带下去,以后向他提供的食物里不许有乌贼。”王维屹笑着说道。

    “元帅,我坚决反对你亲自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当韦德罗夫一离开,路德维希已经打声嚷了起来。

    “疯狂的事情?我要去做什么疯狂的事情?”王维屹显得非常“惊讶”。

    “得了吧,元帅。”路德维希毫不客气地道:“我们都知道你在想着一些什么。你想亲自冒充韦德罗夫去俄国人那里,然后传递给他们一份假的情报啊。没准你还会做些更加发疯的事情”

    郭云峰也点了点头,可是又有一些无奈:“路德维希,难道你认为可以阻挡住他吗?他一旦决定了去做某些事情,没有人可以扭转他的心意。”

    王维屹笑了,笑的非常灿烂:“瞧啊,我就知道你们是我的朋友,我在想什么你们都能够知道。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给予俄国人一个最沉重的打击。啊,让我想象我该带谁去”

    路德维希彻底无语了。元帅甚至已经在那考虑要带走的部下了。

    “四刀,你会俄语,我觉得帮你化妆下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王维屹上下打量了下郭云峰:“啊,我还需要三名精通俄语的部下,路德维希,你能帮我找到这样的人吗?”

    “可以。”路德维希叹了口气:“但我一定会向元首汇报的,太疯狂了,元帅,您实在是太疯狂了!”

    王维屹没有去理会他:“我记得迈里斯特尔少校的俄语也非常棒,他算一个。啊,路德维希,这样你只有再帮我找两个人就可以了如果一切顺利,我想俄国人会在大后天,也就是2月9日发起进攻”

    说着,他来到地图前,仔细的看这地图上:“我觉得,我们的决战可以提前开始了。现在的气候虽然依旧寒冷,但并不是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是个非常有经验的指挥官,他一定在利用这段时候做这最充分的准备。我们必须要想方设法打乱他的节奏,为决战创造出最有利的局面”

    他朝路德维希看了一眼:“路德维希,难道你以为我真的那么疯狂的不要自己的生命吗?你看,如果林德罗夫的第三军团被我们击溃,苏军整个正面都将洞开命令——”

    王维屹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国防军第12、30.123步兵师,立刻向埃尔克林进发。务必于2月7号前到达指定战场命令,党卫军阿尔科集群、帝国师沿麦斯洛挺进,对苏联第三军团形成包围局面命令”

    一道道的命令从王维屹的嘴里下达。现在。无论是郭云峰还是路德维希,都知道恩斯特元帅的计划已经不可阻挡。

    当所有的命令全部下达完毕,王维屹这才平静地道:“告诉军官们,决战已经提前,当林德罗夫第三军团展开进攻的第一分钟起,就是德苏决战的开始!”

    “是的,元帅——德意志万岁!”

    “德意志万岁!”

    不管是德国高级指挥官。还是苏联高级指挥官,所有的人都认为决战将在三月,没有人想到恩斯特.勃莱姆竟然决定把决战的时间提前将近一个月。

    华西列夫斯基也不会想到的

    从各个渠道的情报来看。德国人毫无疑问的准备在三月份发起全面进攻,而苏联的一切安排也都是围绕着这个时间段在进行着。

    现在,王维屹决定给予对方以猝不及防的一击了

    当王维屹决定再次进行冒险的时候,路德维希虽然竭力反对。但内心却充满着对元帅的敬仰。

    从男爵回来的第一天起。他救发现,男爵依旧是过去的那个男爵。他依旧和他的士兵们奋战在一起,依旧不断进行着各式各样危险的任务。而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只有一个目的:

    为了德意志的最后胜利!

    他不在乎任何的困难,不在乎任何的危险,当他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他救必须要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到完美无缺。

    这样的冒险,从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索姆河便开始了

    “元帅阁下。这是苏联间谍们的交代。”在王维屹进行准备得时候,徳萨德将他的审讯记录交到了王维屹的手中。

    王维屹大致看了一下。和韦德罗斯少校交代的完全一样,看来那个苏联人的少校并没有说假话。

    “谢谢,徳萨德先生。”王维屹在镜子前试这自己心的军装:“从现在开始,你将正式加入德国情报部门。啊,在法国你是少将,我觉得给你一个中将军衔是比较合适的。”

    徳萨德沉默了下:“元帅,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那么信任我?要知道,在过去我梦寐以求的都是想要杀死你”

    王维屹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徳萨德,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两个国家在交战,啊,我想一个叫a国,一个叫b国吧。有一次,上万人的a国士兵被b国俘虏了b国的老少不等的围观者大部分是妇女,她们来自b国及其周围乡村。她们之中每一个人的亲人,或是父亲,或是丈夫,或是兄弟,或是儿子,都在战争中丧生。她们都是战争最直接的受害者,都对悍然入a**人怀着满腔的刻骨之仇恨。当大队的a国俘虏出现在妇女们的眼前时,她们全都将双手攥成了愤怒的拳头。呼啸的人群前簇后拥,她们希望挤上前去,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点,要不是有b国士兵和警察在前面竭力阻拦,她们一定就冲上去了,她们渴望把这些杀害自己亲人的刽子手撕成碎片。

    这些a国俘虏们都低垂着头,胆战心惊地从围观群众的面前缓缓走过。他们这些人中还有很年轻的军人,也许只有十六七岁吧,他们的脸上满是恐惧与无助,在愤怒的汪洋之海中穿行的人啊,随时都有被仇恨吞噬的危险。他们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这种危险。

    这个时候,突然,一位上了年纪、穿着破旧的妇女走出了围观的人群。她平静地来到一位警察面前,请求警察允许她走进警戒线去好好地看看这些俘虏。警察看她满脸慈祥,觉得她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便答应了她的请求。于是,她走过警戒线,来到了俘虏们的身边,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印花布包。打开一层一层的布,里面是一块黝黑的面包。她不好意思地将这块黝黑的面包,硬塞到了一个疲惫不堪、拄着双拐艰难挪动的年轻俘虏的衣袋里。嘴里还说着:‘只有这么一点了,真不好意思,你凑活着吃点吧。’年轻俘虏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这位妇女,刹那间已泪流满面。他扔掉了双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给面前这位善良的妇女,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于是,整个人群中愤怒的气氛一下子改变了。妇女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所深深感动,纷纷从四面八方涌向俘虏,把面包、香烟等东西塞给了这些曾经是敌人的战俘”

    说到这,王维屹的目光注视着徳萨德,然后缓缓说道:“敌人,是无法用武力彻底消灭的。彻底消灭敌人的最好方法,就是用爱把他们变成朋友。”

    徳萨德现在完全明白了。

    恩斯特元帅所做的这一切,并不仅仅是为德国赢得战争的胜利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