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四十九.元帅和士兵

六百四十九.元帅和士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43年2月1日,埃尔克林。

    寒冷依然是所有的主题,这一点无论对德国人还是俄国人来说都是如此。可怕的气候折磨着地面上卑微的生物,即便连最耐寒的动物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出来觅食。

    然而,作为动作中最高等级的人类,却完全忽视了寒冷的影响,或者说,他们想以战争的方式来驱散寒意。

    炮弹在空中呼啸着,当落地后升腾起的爆炸声和燃烧着的火光,非但没有让人感到害怕,反而还有的士兵甚至盼望着大火燃烧得更加凶猛一些,这样,也能带来许多的暖意。

    士兵们一直在祈祷着,但不是在祈祷炮弹不要打到自己,而是在那祈祷自己宁可被炸死,也千万不要负伤。

    在这样的气候里负伤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非但生存下来的机会非常少,而且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那份痛苦是正常人类所难以忍受的

    这已是埃尔克林争夺战的第二天了。

    苏军绝不甘心把埃尔克林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扔给德国人,而夺取了这里的德军,也绝不愿意把如此重要的前进基地再拱手让给俄国人。

    埃尔克林,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所在。

    从1月30日开始,德军便摆出了继续进攻的态势,这点让苏军的前线指挥官林德罗夫将军非常困惑,他无法摸清德国人真正的进攻方向。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德罗夫做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非常正确的决定:

    不管敌人准备从哪个方向进军。直接攻击埃尔克林!

    林德罗夫的思路是完全没有错误的,只要能够把埃尔克林重新夺回,无论德军向东还是向西。都将被彻底截断他们的后方,这样,前进中的德军势必将成为孤军!

    理论上,林德罗夫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但这却正中了亚力克森男爵的下怀。

    他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

    整整两天的进攻,苏军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在严寒的气候下,德军表现的非常顽强。这点也大出林德罗夫的预料。

    一直到了现在,林德罗夫还是抱着过去的思路,他固执的认为冬季是俄国最有利的防御武器。敌人根本无法适应这里的气候。

    但是,现在的德军已经不是1942年的德军了。他们得到了最充分的补给,他们得到了最大的过冬物资。

    尽管还是不那么适应俄国的冬季,但却已不是1942年穿着夏季的衣服在俄国冬季作战的德军了

    弹药充足、汽油充足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得如此充分

    这得感谢亚力克森男爵。他几乎是用最严厉的方式。命令必须保证前线德军将是一切过冬需求。

    完善的后勤,将是德意志在俄国取得胜利最重要的保证

    “嘿,埃迪姆,那边好像有车队。”

    “我也挺到声音了,打吗?”

    “当然见鬼,可怜的凯勒,他才被晋升为上士啊我们得把他救出来”

    “那好,让大家准备吧”

    “嘿。全部进入战斗位置,听我命令准备战斗”

    “海森堡。你负责第一辆车的驾驶员。”

    “明白!”

    海森堡举起了手里的步枪,他保证自己一枪就能够打爆对方的脑袋

    埃迪姆举着望远镜仔细的看这,远处开过来的,前后是两辆开车,护卫着当中的一辆敞篷军用越野车,似乎在保卫着什么大人物。

    “准备”埃迪姆才说出这句话,握着望远镜的手猛然紧了一下:“等等,等等,见鬼,那是我们自己人!”

    那可算看清楚了,卡车上的,是一大群的党卫军士兵。老天,埃迪姆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发现得早,要不然可得闯大祸了。

    “自己人?”海森堡站了起来,接过了望远镜,然后也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老天,真的是自己人上帝,他们从哪里来的?”

    “大约是要去埃尔克林的。”埃迪姆很快说道:“嘿,海森堡,你说我们去问他们借一辆卡车怎么样?”

    海森堡虽然觉得有些荒唐,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想,当中那辆越野车里坐着的起码是一个上校,老天,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上校,你说他会见我们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最多被他狠狠的训斥一顿。”

    埃迪姆说着,便让所有的队员在附近警戒,自己和海森堡两人从藏身处走了出来,然后站在道路的中间,用力挥动起了胳膊

    接近中的卡车一下停了下来,大量的党卫军士兵纷纷从车上跳下,一会,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党卫军少校朝着这里走来。

    海森堡和埃迪姆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帝啊,一个少校居然只能坐在卡车的驾驶室里,越野车里的究竟是什么大人物?

    “你们是谁?”少校威严地问道。

    “报告,勃兰登堡突击队,党卫军二级下士埃迪姆党卫军一等兵海森堡”

    少校朝他们打量了下:“克林根贝格突击队队长克林根贝格少校!”

    埃迪姆和海森堡又被吓到了。

    “贝尔格莱德奇迹的创造者”克林根贝格少校?上帝啊,自己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个传奇人物。

    海森堡和埃迪姆赶紧一个立正:“少校,见到您很荣幸。”

    克林根贝格并没有被他们的恭维而又任何欣喜:“埃迪姆二级下士。海森堡一等兵,你们阻挡住我们的车队想做什么?”

    “啊,是这样的。少校”埃迪姆赶紧说道:“我们我们想问您借一辆车”

    “借一辆车,问我们?”克林根贝格大约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荒唐的要求:“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你们等在这里,不许动。”

    “是的,少校!”

    埃迪姆和海森堡站得笔直,一动不动的看这克林根贝格少校走到了那辆越野车前,和车上的一名军官模样的人说了一会话。接着,他们看到那名军官下了车,朝着这里走来

    随着军官的越走越近。海森堡和埃迪姆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上帝啊,仁慈的上帝啊两个人都忘记今天他们呼唤了多少次上帝了他们他们看到了一个元帅正朝自己这里走来!

    元帅——一个真正的德意志元帅!

    而且,如此的年轻海森堡和埃迪姆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来,整个德意志。那么年轻的元帅只可能有一个人但是。他们绝不相信自己有如此的幸运能在这里遇到这位元帅

    “埃迪姆二级下士?海森堡一等兵?”

    “是的,元帅,是我们!”

    “我听过你们的名字!”年轻的元帅朝他们点了点头:“在此前的战斗中,你们和勃兰登堡突击队表现的都非常出色,祝贺你们取得的成就。我是恩斯特.勃莱姆!”

    这一刻,不光是心跳停止了,海森堡和埃迪姆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已经静止了

    “我是恩斯特.勃莱姆!”

    这句话如同重锤一般不断敲击着两个人的耳膜,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一般。

    骷髅男爵——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德意志帝国唯一的一个大元帅!德意志帝国永恒不朽的传奇!

    他们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见到男爵

    “二级下士埃迪姆,一等兵海森堡。现在是恩斯特元帅在和你们说话!”

    克林根贝格少校威严地声音让埃迪姆和海森堡从幻觉中清醒过来,他们赶紧又是一个立正:“元帅,请原谅我们的失礼,我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我正好要去埃尔克林视察。”王维屹宽容的一笑:“我听克林根贝格少校说,你们想问我借一辆车?”

    “是的,元帅!我们没有想到这是您的车队,请原谅,我们自己再另外想办法。”

    “不用急着道歉,告诉我,你们要借车做什么?”王维屹对这事显得有些好奇。

    海森堡迟疑了一下:“是这样的,我们的凯勒上士在一次行动中不幸被捕了”

    “哦,仔细说给我听听。”

    “是的,元帅。”海森堡不敢有任何怠慢,很快把前后经过说了出来。

    在夺取了埃尔克林后,勃兰登堡突击队继续奉命执行任务,但是,由凯勒上士指挥的小队,在执行任务完毕后却遭遇到了一支俄国人的部队,敌我力量完全不成对比,为了掩护全小队安全撤退,凯勒上士主动和三名突击队员留了下来。

    小队安全了,但凯勒上士却成为了俘虏

    “啊,我明白,你们想去救他。”王维屹点了点头:“但你们怎么确定凯勒上士还活着呢?”

    “元帅,我们在几个小时抓到了一个俄国人的上尉,很巧,他也参与了对我们的战斗,并且亲眼看到凯勒上士还活着,就被关押在离这里大约三十里的俄**营中,而且即将被战役,那个俄国上尉还向我们\仔细描述了转移地点和时间”

    “所以你们需要一辆卡车,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然后进行一次伏击。”王维屹现在完全明白了:“你们有多少人?”

    埃迪姆打了一个呼哨,接着那些隐藏着的突击队员全部走了出来。连着海森堡和埃迪姆在内。一共11个人。

    看着笔直的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些突击队员,王维屹又问了一声:“那么敌人呢,有多少敌人是你们的目标?”

    “报告元帅。敌人大概有三百人。”

    “多少?三百人?”王维屹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啊,是的,三百人。”海森堡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这三百人是一支调防部队,正好要去凯勒上士被转移的地点。”

    王维屹笑了:“那么这就是说,你们平均每个人要对付三十个俄国人?”

    “是的,元帅!”海森堡的回答还是如此的响亮:“我们是德意志的士兵,我们是勃兰登堡突击队。我们不在乎对方有多少敌人!”

    “弗兰茨,你认为他们是疯子吗?”王维屹把头转向了克林根贝格问道。

    “啊,元帅。他们完全就是疯子。”克林根贝格也同样微笑着说道:“我不认为他们哪怕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海森堡和埃迪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大声说道:“元帅,凯勒上士对我们很重要,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们。现在。他遇到了危险,我想,该到我们为他做出牺牲的时候了”

    埃迪姆随机接口说道:“是的,勃兰登堡突击队的口号就是‘荣誉、牺牲、忠诚’”

    “很好,二级上士埃迪姆。”王维屹打断了他的话:“但是牺牲,不是平白无故的牺牲。我知道勃兰登堡是一支非常优秀的突击队,但是用11个人去对付300个人,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

    “可是。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凯勒上士在俄国人的手里遭受折磨吗?”海森堡的眼眶都红了:“凯勒上士是个多么优秀的长官,他两次获得过银质战伤章。一次一级战功剑十字勋章”

    “请冷静,一等兵海森堡。”王维屹淡淡地道:“一名如此优秀的德意志军官,我们是一定要想办法营救出来的,但却不是鲁莽的营救克林根贝格少校,我们有多少人?”

    “一共五十五个人。”

    “那么,加上他们的,我们就有六十六个人了”王维屹一笑:“克林根贝格少校,你觉得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吗?”

    “是的,元帅。”克林根贝格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事情由我去就可以了,您没有必要冒险。”

    埃迪姆、海森堡和所有的勃兰登堡突击队队员都听傻了,难道难道元帅准备亲自去救凯勒上士吗?

    “这大约是一次愉快的休假,就和我们在安卡拉活着开罗做的一样。”王维屹根本就不在乎:“难道300个俄国人比那些庞大的军队还要可怕吗?”

    克林根贝格少校耸了耸肩,他可不认为自己有办法劝服元帅,元帅只要想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的

    他朝元帅最信任的郭云峰看了眼,发现这个中国人同样也是一脸的无所谓

    好吧,好吧,克林根贝格对元帅大胆而疯狂的做事方式早已习惯了。不过,每次和元帅出来总能让同样大胆而疯狂的克林根贝格兴奋不已。

    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愿意一直追随在元帅的身边。

    “现在,我决定了。”王维屹的话不容置疑:“我将亲自带着你们去营救我们德意志的英雄凯勒上士。埃迪姆二级下士,把俄国人要经过的路线全部告诉我吧”

    “元帅”埃迪姆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了同样的,他看到海森堡,看到所有的勃兰登堡突击队队员们都和自己一样,眼睛全是红红的

    “我们愿意为您而死,元帅”埃迪姆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我们愿意为您而死,元帅!”海森堡却大声地说了出来:“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如何危险,我们都愿意随时随地的准备着为您而死!”

    “为什么要死?”王维屹微笑着:“要活着,一直活到看到胜利为止,德意志还需要你们,我的士兵们。”

    勃兰登堡突击队的队员们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元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让他的部下心甘情愿的愿意为他而死的元帅。

    甚至,他们觉得有一天如果真的为元帅而死,将是自己最幸福的事情

    埃迪姆收拾好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摊开了地图,仔细的讲述了一下俄国人将会路过的地点:“元帅,这里有一出地方对于伏击是特别有利的,我们完全可以打俄国人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约20分钟内就可以结束战斗。”

    “很好,由我们来负责狙击俄国人。”王维屹点了点头:“你和你的部下们,负责寻找机会营救凯勒上士。”

    “不,元帅!”埃迪姆第一次向着元帅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一次我坚持认为,由我们来负责和俄国人作战,如果您允许的话,请分配给我们三十个人。”

    “你的要求被接受了。”王维屹并没有坚持:“有一点必须记得,我们是去救人的,而不是要去取得什么胜利,所以一旦凯勒上士被救出,所有的人必须在第一时间立刻撤退!”

    “是的,元帅!”

    “元帅,全体勃兰登堡突击队感谢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