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四十七. 战争游戏

六百四十七. 战争游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俄国的战场充斥着肃杀的气氛,紧张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大规模的战斗还暂时不会爆发,可是零星交火却不断出现。尤其是那些冒着寒冷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总会在不经意间夺走一个人的生命。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忍耐着,当最后总攻命令下达的时候,这里讲编成一个血与火的炼狱。

    每天都有伤员,要么是被敌人的狙击手打伤的,要么是被俄国这该死的天气冻伤的。在大战没有爆发之前,战地医院成了最繁忙的地方。

    医生也同样成为了非常耀眼的明星。

    苏菲就是其中一个

    这个曾经想刺杀亚力克森男爵的法国护士,自从成为男爵俘虏并且随他一起来到寒冷的俄国后,做的还是不错的。

    甚至可以说,她挽救了不少德国士兵的生命也正是靠着她的出色表现,苏菲逐渐赢得了德国士兵的信任和喜爱。

    一个美貌性感的法国护士,又有谁不喜欢呢?

    在亚力克森男爵男爵回到俄国战场的第三天,苏菲才见到男爵。这时,她刚刚随着医生一起,成功挽救了一名被严重冻伤的德国士兵。当见到许久未见的男爵,苏菲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做得很好,苏菲。”这是王维屹开口的第一句话。

    的确,王维屹听到了许多对苏菲的赞扬。

    “谢谢,男爵。”尽管重新见到男爵一样非常高兴。但苏菲还是在尽力克制着自己的喜悦。

    因为彼此的身份有些特殊,苏菲现在从理论上来说还是一个“俘虏”

    “跟我来。”

    “是的,男爵。”

    壁炉里生着暖暖的火。苏菲进来后脱掉了厚实的外套。一冷一热,让苏菲的脸看起来红扑扑的。而缺少了厚重外套的束缚,她的曼妙身材也展露无遗。

    王维屹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苏菲:“怎么样,现在还适应吗?明天有专机要去巴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将派人送你回去。”

    一丝欣喜在苏菲的脸上浮现。男爵的意思太清楚了,她自由了!

    “谢谢你,男爵”苏菲考虑了下:“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回去。我在这里过得很快乐,每天都能和那么多的朋友在一起”

    王维屹点了点头,他明白苏菲为什么不愿意回去。

    她的那位父亲徳萨德,是一个很优秀的情报人员。也忠诚于自己的祖国。但却绝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为了自己的理想,徳萨德不惜让自己的子女去冒险,哪怕牺牲她们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无疑会让人窒息的。

    王维屹端着酒:“苏菲,敬你。回到俄国后,我听到许多人给予了你赞扬,认为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护士,而这也正是我决定放你回巴黎的重要原因”

    苏菲微笑着举起了杯子。然后喝了一口,接着。他听到男爵又说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我决定放你回去的原因”

    王维屹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缓缓说道:“我不得不通知你,你的父亲徳萨德,被俘了”

    苏菲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说说话,她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会到来的,尽管他的父亲对待苏菲非常苛刻,但无论怎样,那也都是父亲。

    她现在完全能够想象身陷囹圄父亲的痛苦,能够想象父亲无法完成任务的悲哀。

    其实王维屹的那个老对手徳萨德的被俘只是迟早的事情,尤其当德英完成了停战协议,徳萨德彻底失去了英国人的支持。

    徳萨德是并不甘心失败的,就和戴高乐一样不甘心失败。在英德宣布停战的当天,徳萨德就接到了来自戴高乐的秘密指示:

    在全法国德国占领却展开暴力运动,告诉英国人,告诉德国人:法国,是不可战胜的!

    戴高乐宣布这个命令的时候,并不知道法国的实际情况。在尼古拉将军上任后,以及亚力克森男爵在法国采取的一系列缓和措施之后,抵抗组织的活动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大量的成员被俘,大量的成员脱离了组织德国人已经完全在巴黎站稳了脚跟,并且在法国的德占区,情况也边的愈发稳定下来。

    可以给地下抵抗组织活动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

    可是,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徳萨德还是义无返顾的接受了命令,积极的投入到了破坏行动之中。

    他在两天之内,就组织了三次爆炸,成功炸死了几个德国士兵。

    这彻底激怒了德国人,一张围捕徳萨德和其成员的大网已经张开

    严重缺乏巴黎人支持的徳萨德,最终在叛徒的出卖下,被包围在了他们一个新的聚集点。已经无路可逃的徳萨德,在这样的时刻却表现的非常勇敢。他带领着自己不多的部下整整坚持了半个小时,才在弹药全部用尽的情况下被冲进来的德国人逮捕。

    而面对德国人的审讯,徳萨德始终都一言不发,没有交代出哪怕一点有用的材料。就连亲自参与审讯他的盖世太保头目也无奈的承认,这是自己所遇到的一个最固执的法国人了。

    不,甚至可以说徳萨德一点也不像法国人

    当听完了这些,苏菲的眼中已经含满了泪水。虽然徳萨德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却是一个为了自由而战的合格战士。

    “男爵,他会怎么样?”苏菲颤抖着声音问道。

    “不知道。这不在我管辖的范围内。”王维屹淡淡地道:“我想有很大的可能他会因为间谍罪而被处以死刑。”

    苏菲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不,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求求你。男爵。”她的声音变得急切起来:“你不能杀了他,我求求你救救她。我知道你又这个办法的”

    “苏菲,你知道吗,你的父亲是我们在巴黎最大的敌人。”王维屹的声音显得非常深沉:“在我们进入巴黎后,你的父亲组织了无数次的暴力行动,他负责着几个地下抵抗组织,不断的破坏着我们在巴黎的行动。而且。他是直接受戴高乐指挥的”

    “你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苏菲不断喃喃说这:“我知道,如果你愿意救一个人。总能救出的。你是亚力克森男爵,是吗?”

    “这也正是难点所在”王维屹坦率地道:“其实,目前我们还不准备杀他。因为他知道许多的秘密。如果他愿意开口的话,将对我们提供许多帮助。所以。我的人已经把他送往了俄国。大概在明天这个时候就能到了。苏菲,我希望在你父亲到后,你能够劝说他和我们合作,这样对彼此都好,你认为呢?”

    “我不知道。”苏菲失神地道:“男爵,我的父亲是个很倔强的人,他不会允许自己背叛信仰,为此他不惜牺牲一切。”

    她的回答在王维屹的预料之中。淡淡笑了一下:“他有什么爱好吗?非常特殊的爱好?”

    苏菲迷茫的想了一下:“在我的记忆力,他是个工作狂人。把工作视为一切。如果非得说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他喜欢美食”

    “美食吗?”王维屹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渐渐的有了一个办法,尽管这个办法未必会管用。

    正和他对苏菲说的一样,徳萨德如果愿意和德国方面合作,这对于德国来说太重要了。这个法国老资格的情报人员,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放下手中的酒杯:“我想,我会和你的父亲好好的谈一下,但结果是什么,谁也无法预料,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做好最坏的打算”

    苏菲也放下了酒杯,她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为父亲做些什么了。无论怎样,自己只有一个父亲

    壁炉里生的火很旺,屋子里很热。苏菲慢慢的贴近了王维屹

    她的手指轻轻的在王维屹胸口画着什么,身子在半贴在了王维屹的身上,嘴里低声说道:“男爵,有人说你很迷人吗?”

    这完全是在诱惑了,王维屹的身子却一动也没有动:“苏菲,这没有用,如果在这里徳萨德还是不愿意开口,那么等待他的只可能是绞刑架,没有人可以救他,也包括我在内!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牺牲德国的利益”

    苏菲的眼泪落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的办法对骷髅男爵来说毫无用处,但现在她还有什么选择吗?

    一个女人,如果想要救自己的亲人,在手无寸铁并且绝望的情况下,身体是最有力的武器了。

    屋子里更加热了,一个有着极其性感身材的女人,此时正在你的面前哭泣,这样的场景完全能够让任何男人心动。

    眼泪不断的落下,最后,苏菲干脆趴在了王维屹的怀里任凭这眼泪飞舞

    而王维屹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拥住了她,然后轻轻的抬起了苏菲的下巴。四只眼睛就这么注视着,逐渐的,两只嘴唇贴在了一起

    他们忘情的拥吻在一起,就连什么时候滚到床上的也不知道这已经和救父亲没有关系,和国家利益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不过是孤男寡女最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衣服一件件的飞舞出来,当两具**的**拥抱在一起,屋子里除了喘息声和偶尔传出的女人激烈的尖叫便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元帅,徳萨德送到了。”

    当太阳再次升起。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王维屹听到了这个汇报。他朝屋子里看了一眼,苏菲现在还在酣睡中,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送到了。

    他在那想了一下:“单独把徳萨德关押起来。一直到晚饭前,不许给他送任何吃的、喝的,也不许有任何人和他又任何的接触。然后,帮我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肉食为主。啊,我们有什么好的厨子吗?我对军队里的那些厨子没有太大兴趣。”

    “有的,元帅。曼施坦因元帅那里有一个非常出色的俄国厨子,他能做格鲁吉亚很有名的羊肉。”

    王维屹笑了。曼施坦因就是这样的人,无论到了哪里也总忘不了享受。

    “去问曼施坦因元帅把那个厨子借来啊,算了。他在这方面很小气,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这个时候的曼施坦因,正在古德里安一起,在自己的指挥部里不断的在地图上看着什么。两个人不断的交流着。有时候还会发生激烈的争论。

    看到恩斯特进来,曼施坦因没有什么寒暄:“恩斯特,报告你一个好消息,埃尔克林已经被勃来登堡突击队占领,前进基地已经落到了我们的手里。但是,我和古德里安发生了一些争执,我认为应该往东,但海因茨却认为应该往西进行突击”

    “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古德里安毫不客气地道:“在东面。大量的俄军正在集结,仅仅凭借着一个突击队。我们无法取得什么战果。而西面,则是主要由格鲁吉亚人组成的部队,他们的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强悍”

    “啊,格鲁吉亚人”王维屹不禁问道:“弗里茨,你带着一个格鲁吉亚厨师?”

    “是的。”曼施坦因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声,但注意力还是很快集中到了战场上:“我们的确能够在格鲁吉亚军那里取得一些战果,但那又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呢?往东,我们可以进一步的打乱俄国人的部署,并且刺探到更多的情报。恩斯特,你的看法呢?”

    “天气太冷了,真的让人很不习惯,我还是怀念柏林。”王维屹的回答依旧是那样的莫名其妙:“嘿,弗里茨,海因茨,那么寒冷的天气里,为什么要不断的推进呢?我们已经取得了埃尔克林,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那里坚守。我记得曾经说过,俄国人如果坚守不出,凭借着他们的工事和庞大的军队,会让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可不希望我的士兵们大量的倒在敌人的阵地前”

    曼施坦因和古德里安互相看了一眼,这两个优秀德国将领很快明白了恩斯特的意思:“你的想法是以埃尔克林为一个诱饵吗?”

    “是的。”王维屹点了点头:“俄国人尽管比我们更加适应这里的气候,但那也是有限度的,他们同样会感觉到寒冷,同样在这样可怕的天气下战斗力会锐减。但是,埃尔克林作为防御的第一线阵地和进攻的第一线基地,具备着很大的战略价值,俄国人不会平白无故的不管的。我将命令一个装甲师,向埃尔克林迅速前进,一旦到达,将摆出同时向东和向西进攻的态势。俄国人无法摸清我们的真实目的,如果你们是俄国人的指挥官,你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曼施坦因沉默了下:“如果由我指挥俄军,在无法摸清敌人到底是向哪个方向突击的情况下,我会主动向埃尔克林发起进攻,迫使敌人无法达到战略设想”

    “是的,你这么想,俄国人同样也会这么想。”王维屹笑了:“进攻方一旦变成防御方,我们的任务可就变得轻松不少了。让俄国人冒着严寒进攻吧,我们的大炮和机枪将会让这场战斗变得轻松不少”

    曼施坦因和古德里安也都笑了,这或许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俄国人的指挥官无论如何都不会猜到,占领了埃尔克林的德军,其实并不想再有任何的进一步举动了。起码在春季到来之前都是如此的。

    俄国人将在埃尔克林流血,埃尔克林将最大限度的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当春季到来,决战真正爆发的时候,埃尔克林对面的俄国人早已疲惫不堪。

    那时候,德军的突击将会是轻松而有效的。

    天知道恩斯特是怎么想的,他似乎正越来越把战争当成一次游戏来看待

    “恩斯特,你觉得战争史一场游戏吗?”曼施坦因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过去我不这么认为,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王维屹沉默了下:“现在,我真的觉得战争就是游戏,只不过这样的游戏会流血,会死人,游戏的最终目的,无非就是彻底的击败敌人。你们认为呢?”

    曼施坦因和古德里安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一些异议,但恩斯特说的总体上是对的。

    笑容重新回到了王维屹的脸上:“嘿,弗里茨,刚才说到了格鲁吉亚的那个厨子,你愿意借给我用几天吗?”

    “你要我的厨子做什么?”

    “啊,我将要宴请一位非常特殊客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