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三十九. 公爵先生举办的舞会

六百三十九. 公爵先生举办的舞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英法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当战争来临,这样的矛盾会被隐藏起来,而一旦危机结束,所有的矛盾便会浮出水面。

    戴高乐正面临着这样的麻烦。

    亚力克森男爵来的实在太不是时候了,他的出现,打乱可戴高乐和他所领导组织的所有步骤。

    英国人的态度现在变得是如此的暧昧,尤其是在皇家赛艇会后,甚至对法国人有些爱理不理的了。

    戴高乐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危机的到来

    除了英国,法国国内本身也充满了未可知的变数。

    在亚力克森男爵回归之后,德国人调整了自己在法国的统治方式,变得更加柔和,更加的有人性化。

    本来抵抗意志就不强烈的法国人,随着德国人统治态度的变化,也愈发的开始接受起目前的现状来。

    而这才是戴高乐所最为担心的。

    一个完全德国化的法国

    目前的情况让戴高乐焦头烂额,所以即便再不愿意,他也不得不继续把希望放到英国人身上了

    可是,这些该死的英国人啊戴高乐足足要求了三次,才终于又一次的见到了英国首相丘吉尔先生。

    可是当他才一说起皇家赛艇会发生的“风波”时,丘吉尔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并且着重强调了“皇家”两个字。

    这是英国王室组织的一次针对所有英国人,并且要培养英国人坚韧度的传统运动会。即便是英国政府也没有办法插手。至于亚力克森男爵的忽然出现,就连他本人也都根本不知道。

    丘吉尔说的是实话,要知道亚力克森男爵在皇家赛艇会上的忽然出现。让丘吉尔和他所领导的政府陷入到了极大的被动中。但是,戴高乐却根本不愿意相信英国人的话。

    欺骗,这根本就是欺骗!

    戴高乐并不想把自己的不快放到脸上,他耐着性子阐述了自己的意见,大概意思就是英国和法国才是最坚定的同盟,才是对抗以德国为首的轴心国的中心力量,而目前英国的做法。很有可能会破坏这个坚固的同盟。

    当丘吉尔听到后,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

    英国和法国才是最坚定的同盟,才是对抗以德国为首的轴心国的中心力量?

    当法国政府宣布投降后。如果不是英国,丘吉尔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国家愿意的对待自由法国运动。为了法国,英国可以说是几乎付出了一切。

    但现在,法国居然把自己放到了和英国对等的位置上。

    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尽管不快。丘吉尔还是不准备让客人看出这一些来:“戴高乐先生。我必须再次郑重的提醒您,我们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事件,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英国和法国之间的传统友谊,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助法国。我还必须再次郑重声明的是,在皇家赛艇会上的一切和我们毫无关系,难道你准备去责怪一个才只有16岁的姑娘吗?”

    戴高乐一点都不相信。但现在还必须要无限仰仗英国的他,却不得不强行控制着自己内心的不快:“首相先生。我相信您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是战争已经进行到了这一地步。德国才是我们共同的最大的敌人。即便您不准备逮捕亚力克森男爵,但我还是建议你能够驱逐他”

    丘吉尔沉默了下:“戴高乐先生,你知道亚力克森男爵现在在英国的受欢迎程度吗?”

    看到戴高乐摇了摇头,丘吉尔苦笑了一下:“今天,威斯敏斯顿公爵威克斯兰顿先生将在自己的家中准备一次舞会,他也邀请了,本来我是不准备去的,但是现在我必须邀请您和我一同前往”

    戴高乐并不知道什么威斯敏斯顿公爵主办的舞会和这次的谈话有什么关系,但当他见到丘吉尔说的如此郑重其事,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尽管,他不知道在那次舞会上自己会看到什么

    当夜幕缓缓降临,饱受战争蹂躏的伦敦,又重新恢复了自己的火力。

    纵然伦敦的夜生活无法和纽约或者拉斯维加斯这样的美国城市相比,但在某些特定的地方,一样是灯红酒绿。

    比如在威斯敏斯顿公爵的庄园里

    伦敦上流社会的人物几乎全部聚集于此,这是他们在战争中最大的享受。

    当戴高乐和丘吉尔一起步入威斯敏斯顿公爵的庄园,才感觉到英国首相在这里其实并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那些早早到来的客人,全部围住了一个年轻人,正在那里不断的提出着问题,不断的听着那个年轻人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而这个年轻人,毫无疑问就是威斯敏斯顿公爵专门邀请的最尊贵的客人:

    骷髅男爵——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戴高乐听到有人问道:“男爵阁下,您是如何看待英德关系的?”

    接着,戴高乐又听到亚力克森男爵如此回答:“我始终认为德英之间应该成为朋友,两国在历史上从来都有着传统的友谊”

    “可是,德国和英国之间进行了两次可怕的战争!”有人打断了亚力克森男爵的话。

    戴高乐看到亚力克森男爵脸上露出了微笑:“兄弟之间,时常会为了一些矛盾而大打出手,但这并不妨害到彼此间的友谊啊,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来了,英国和法国之间进行了一百年的战争。但每次法国遇到危险,却总是英国第一个出手相救,难道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从来都骄傲的英国人脸上明显的都露出了笑容。

    英国人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他们两次在法国最困难的时候援助了他们曾经的敌人。

    所以,许多的英国人都把自己当成是法国的恩人,现在亚力克森男爵一下就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

    但戴高乐的心情却一下变得沉重起来。他分明感受到了亚力克森男爵的挑拨。

    但是看着那些英国人兴致勃勃的样子,他却又忍不住更加担心起来。

    可是,英国人的问题却明显的没有结束,他们不断的在那询问着英国、德国、法国三国之间的关系和存在着的问题,似乎不弄个清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那个该死的亚力克森男爵。却好像根本不知道疲劳,无论什么样的问题都回答得非常仔细,并且处处都在针对法国。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这些戴高乐根本不愿意听到的该死问题过后,又有一个英国贵妇模样的人问道:“男爵阁下,你后悔曾经在战场上释放过英国俘虏吗?”

    “不,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夫人。”亚力克森男爵彬彬有礼地说道:“即便再来一次。我还会依然如此我听说在英国有人叫我最后的绅士,绅士在战场上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可是秉承于骑士精神,我会毫不犹豫的做出正确选择,义无返顾的释放一切我愿意释放的人。哪怕最终这个人会夺取我的性命”

    王维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半句真话也都没有。

    但现在他却必须要这么做

    果然,他的话赢得了在场英国人的一片掌声。

    “嘿,先生们。女士们,舞会已经开始了。难道你们就准备一直这么纠缠着亚力克森男爵吗?”就在这个时候,威斯敏斯顿公爵威克斯兰顿先生出现了,他的脸上满是笑容:“好吧,请大家给男爵一些空闲时间吧”

    笑声响了起来,那些先生夫人们这才陆续散去。当然,还有不少美丽的夫人小姐的目光,不断的朝着亚力克森男爵这里投来

    “来吧,男爵先生。”威克斯兰顿把王维屹请到了一边:“我们的首相先生,我想你们早就已经认得了。而这位,自由法国运动的领导者,戴高乐先生。”

    这是王维屹第一次如何面对面的和戴高乐站在一起,他微笑着伸出了手:“戴高乐先生,你好。”

    “恩斯特元帅,你好。”戴高乐很不情愿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特意称呼对方为“元帅”,就是想要提醒英国人不要忘记了了亚力克森男爵的军人身份,不要忘记了现在的亚力克森男爵还是英国和法国共同的敌人。

    丘吉尔一下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这个老资格的政客却神色不动:“一个充满了魅力,在自己敌对的国家里广受欢迎的敌人,是吗?”

    王维屹淡淡的一笑,没有说什么。

    “首相先生,您能来一趟吗,我有一些话要和您说。”威斯敏斯顿公爵似乎特意要单独给亚力克森男爵和戴高乐留下空闲时间。”

    当威斯敏斯顿公爵和丘吉尔离开后,王维屹与戴高乐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底还是戴高乐最先忍不住开口问道:“男爵先生,您真的认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吗?”

    “你说呢,戴高乐先生?”王维屹反问道。

    “无论情况发展到什么地步,我都将为了自由法国而战斗到底!”戴高乐回答得丝毫没有迟疑:“比如自由法国运动和法国民族解放委员会,我并不是贪图什么权利,但我却明白我身上的责任。必须有一个新的政权负起指挥法国作战的重任。时势把这个神圣的职责交给了我,我一定不辜负它。我要以法国的名义,而且只是为了保卫法国行使我的职权”

    一通慷慨激昂的大道理,听得王维屹昏昏欲睡,好不容易他等到了戴高乐的话说完:“戴高乐先生。我并不否认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我认为和平才是第一位的。如果没有和平,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而现在。和平即将到来,难道你不准备欢迎和平吗?”

    “真正的和平,我举双手欢迎,并且不惜以我的生命去捍卫。”戴高乐丝毫也不客气地说道:“但我很怀疑你这次带来的和平用意!”

    “是吗?”王维屹笑了笑:“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戴高乐先生,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德国的和平诚意,难道只有你没有看到吗?为了和平。德国已经放弃了许多,我们不在乎再多放弃一些,在这一点上。美国和英国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戴高乐冷笑了声,有许多话是并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其实王维屹和他的德国在打什么主意,美国看得出,英国也同样看得出。但为了彼此的利益。这两个国家还是接受了德国的“和平”。

    甚至,他们还会从敌人变成盟友。但是,法国呢?法国的利益谁来保证?

    也许为了尽早把精力从英国战场抽出,并且把英国和美国拉到自己同盟的这一方,德国会在法国问题上做出一些让步,但这些让步却绝对和自由法国运动丝毫没有关系,在这一点上戴高乐是确信不疑的。

    王维屹忽然问道:“戴高乐先生,您对米塞利埃事件是怎么看待的?”

    戴高乐怔了一下。“米塞利埃事件”,是戴高乐和英国。尤其是丘吉尔之间一个谁也不能提起的隐藏得很深的伤疤。

    海军中将米塞利埃是首批投奔戴高乐的人中军衔最高的将领,也是一个具有“难以相处”性格的人。他到伦敦时年已花甲,但胡须墨黑,两眼炯炯有神,整天轻松自在,显示出一副大海盗气派。在他的专业领域,他确实很有才干,所以戴高乐任命他为自由法国海军司令。然而,这位中将却是个权欲心重且死要面子的妄自尊大的角色。他认为自己的军衔级别比戴高乐高,但到伦敦后却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成了戴高乐的下属。他一直心怀不满,经常干出些超出职权发号施令的事,在自由法国内部很不得人心。

    1941年元旦清晨,这位海军中将突然被英国当局逮捕。英国情报局获得了四份文件,其中一份说明米塞利埃把远征达喀尔的计划出卖给了维希当局;另一份则是他企图把“苏尔库夫”号潜艇交给维希政府的计划;第三份是他因破坏了非洲海军部队的招募计划而获得2000英镑偿金的证明。因为当时戴高乐正在乡下与妻儿过元旦,丘吉尔断然决定,立即把米塞利埃和他的几个部下投入监狱。

    这件事不论真实与否,都是无视自由法国主权的行为。戴高乐第二天上午才得到英方通报,当即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并要求英方立即放人。但丘吉尔盛怒之中,谁的意见都听不进,嚷着“真想立即把他吊死!”三天后,戴高乐又向斯皮尔斯将军递交了一份备忘录,指出那几份证明海军中将有罪的文件是伪造的,英国方面这才着了慌,加紧了调查。到1月8日,戴高乐向英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立即释放米塞利埃将军,否则,自由法国不惜断绝与英国的一切关系!但这时,英方已经查明,这些文件确实是两名与海军中将有私怨的情报官员伪造的!为此,英国方面只好十分尴尬地释放了海军中将,而丘吉尔,则于9日上午亲自登门向戴高乐赔礼道歉,并把两名谍工交由戴高乐处置。戴高乐当时也许原谅了此事,但他一直耿耿于怀英方无视自由法国主权的作法。

    不久,他下令把所有为自由法国工作的英国籍人统统解雇,英法两方在外交上费了好大劲才使这位执拗的将军收回成命。

    尽管这件事得到了解决,但却和此前的几件事情一样,成为了英国和法国之间难以启齿的伤疤。

    而王维屹在这个时候忽然提起了“米塞利埃事件”,其实是在告诉他,不要对英法同盟抱有如此的自信,英国人是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在法国人面前的。

    戴高乐冷冷的看了王维屹许久,然后才冷笑一声:“男爵先生,对不起,我想我们将来还有继续面对面的机会,但是,我不希望是在战场上。”

    “即便是在战场上,我也并没有什么觉得担心的。”王维屹却微笑着说道。

    看着戴高乐怒气冲冲的背影,王维屹淡淡的笑着这个时候,一个侍者来到了他的边上,在递给了王维屹一杯酒后这才低声说道:“一切都安排好了。”

    王维屹“恩”了一声。

    “计划有些危险,这将被迫动用到我们的另一张王牌,也有可能暴露,毕竟,这件事情将把自由法国运动彻底的牵扯进来。”

    “那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王维屹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要解决这些问题,自由法国运动必须第一个被解决,否则他们会不断的进行捣乱。不过让我们庆幸的是,英国和法国之间的同盟绝对不像外人想的那么牢固。”

    “是的,我明白了,但我还是担心固执的戴高乐。”

    “戴高乐?放心吧,这个人将由我来处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