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十四. 牺牲者

六百十四. 牺牲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审讯室里的审讯正在紧张的进行着。

    莫广志做为才“侦破”了刺杀日本情报人员案的功臣也参加到了审判之中。

    被抓到的是一个国民党军统的最高级潜伏情报员——郑晓龙——代号“黑星”。

    日本人是如获至宝的。

    可是这个郑晓龙的嘴很严,日本人用尽了各种的刑罚也都无法使他开口。

    这个时候负责审讯的段一木只能无奈的把目光落到了最近很受山口宏等日本人器重的莫广志身上

    来到了郑晓龙面前,莫广志嘴里在好言好语的劝说着,可是他的内心却在滴血。

    他认得郑晓龙,真的认得。这是他才奉命混进哈尔滨时期的接头人。

    可是,他现在却必须面对面的审问自己的同志

    郑晓龙似乎被他说的有些心动:“你凑过来一些”

    莫广志凑了上去他听到郑晓龙快速的在自己的耳边说了几个字:“大噶子路20号”

    就这么几个字,接着莫广志惨叫一声——郑晓龙一口咬在了莫广志的耳朵上

    耳朵在疼,可是莫广志的心里更疼他知道,这是郑晓龙在保护自己。

    几个警察冲了上来,好不容易才分开了两个人。

    莫广志满脸是血,郑晓龙从嘴里吐出了一小块肉。轻蔑的笑了一下:“汉奸,我我们都不会告诉你的!”

    沾水的皮鞭重新挥动起来,血肉横飞。捂着耳朵的莫广志,分明在正遭受着折磨的郑晓龙眼里,看到了一丝胜利的笑意

    大噶子路20号,夜11点。

    莫广志——袁旺悄悄的推开门进来,里面黑漆漆的。

    他打亮了电筒,摸到了墙壁上的一个拉线开关,一拉。灯亮了。

    这是一幢俄式风格的二层小楼,在二楼的,大约是过去主人的卧室。

    袁旺仔细的在卧室里寻找着。过了会,他从一个藏在衣柜后,非常隐蔽的暗格中找到了一部电台。

    电台开始工作,袁旺的手指娴熟的不断落下。

    接着。一份电报传到了袁旺手中。

    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本线装红楼梦。按照密码,袁旺紧急的翻译起来。

    不一会,电报翻译好了,袁旺轻轻的呼出了口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大门猛的被人撞开,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着这里冲来。

    袁旺大惊,急忙把电报揉成一团在进了嘴里,可紧接着卧室的门也被撞开了。

    两条人影冲了上来。一个迅速控制住了袁旺,一个一下捏住了袁旺的嘴。迫使他张开了嘴,接着把那份电报从他的嘴里掏了出来。

    所有的动作都一气呵成

    “莫科长,你好。”手中握着揉成一团的电报,广本泽太郎小心翼翼的把它展开,然后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啊,我想我应该叫你‘黑鸦’吧?一个‘黑星’,一个‘黑鸦’,军统隐藏在满洲的两个最高级间谍?莫科长,我们早就怀疑你了,你以为你和郑晓龙演的那场戏可以骗到我们吗?”

    莫广志——袁旺苦笑了一下

    广本泽太郎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电报上,就趁着日本人稍一疏忽的功夫,莫广志猛的挣开,接着一头撞到了边上的墙壁上。然后,他昏迷了过去

    当袁旺悠悠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已经全部包扎好了,而且他大概正处在医院里。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袁旺看到门口站着两个日本兵。

    现在,自己成了日本人的囚犯了

    走进来的是松泽惠子,看到熟人,袁旺的心略略放下了一些。

    “我这是怎么了?”袁旺虚弱地说道。

    “莫科长,你被宪兵队送进来的。”松泽惠子帮他检查了一下伤口:“怎么会搞成这样的?”

    袁旺敷衍了几句,松泽惠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脑子里快速的转动着,决定进行一次冒险:“惠子医生,我求你帮我办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莫科长?”松泽惠子好奇地问道。

    “你记得那个侯大雷吗?”袁旺的声音放低了下来:“他表弟本来今天要来哈尔滨,我负责帮忙接的,可是来哈尔滨的火车晚点了。我想麻烦你去告诉他一下,就说‘火车晚点,没有接到表哥’他住的地址是”

    松泽惠子答应了。

    袁旺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当听到“火车晚点,没有接到表哥”这句话的时候,侯大雷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这是他们之间,在发生紧急情况后,立刻销毁重要文件并立刻撤离的暗号

    日本哈尔滨情报部。

    “山口机关长,支那在满洲最重要的情报机构已经被我们成功破获,军统高级情报人员‘黑星’、‘黑鸦’全部抓获,那部神秘电台也被缴获,这是我们得到的‘黑鸦’刚刚收到的情报”广本泽太郎意气风发的把一封电报放到了山口宏的面前。

    “迅速弄清关东军全部部署、兵力,在引爆‘樱桃’之后,在全满洲掀起大规模武装暴动”

    “樱桃是什么?”山口宏皱了一下眉头。

    “我们也不清楚”

    山口宏“恩”了一声,随即把目光落到了办公室里另一个人的身上:“惠子,你呢?”

    ——松泽惠子!

    松泽惠子冷冷地道:“那个笨蛋莫广志,一直以为我是帮着他,甚至对他有好感的,他告诉了我他们在哈尔滨的秘密联络地址。在那里,我们抓获了一个叫侯大雷的支那人,并且缴获了大量的机密文件机关长,‘樱桃’这个词在他们的文件里也多次出现,而且还多次提到了美国人”

    “一个完美的胜利。”山口宏满意的笑了:“我想,这些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大概美国方面也牵扯了进来引爆‘樱桃’之后,樱桃到底是什么?算了,这些不该我们去考虑,立刻把全部情报送到总部”

    “哈依,那个莫广志、侯大雷怎么办?”

    “全部秘密看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允许看到他们。严加审讯,必须他把他们知道的一切从他们的嘴里挖出来!”

    “哈依!”

    浑身血肉模糊的“莫广志”——袁旺被扔进了监牢里。

    袁旺大口大口喘息着。

    就在刚才,他从日本人的嘴里得知,郑晓龙已经被秘密处决了,什么时候轮到自己?

    现在松泽惠子一定已经带着宪兵队的,抓住了侯大雷,缴获了那批“秘密文件”了吧?

    松泽惠子难道真的以为自己不知道她是日本特务吗?自己就是要引他到侯大雷那里去!

    这帮傻x的日本人袁旺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们还真的以为自己破获了最高级的军统潜伏组织他们做梦也都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事先策划好的

    是王维屹王将军精心策划的!

    郑晓龙和侯大雷并不知道这次秘密行动,所以他们是这次行动的无辜者、牺牲者。

    大噶子路20号那里真正的秘密文件,早就被袁旺给调包了。

    那部电台和袁旺接到的电报,袁旺到现在还没有知道王将军是如何发给他的。

    也许军统也在全力协助王将军?

    也许吧

    牺牲者?袁旺想到了这三个字,又想到了郑晓龙和侯大雷

    自己真的对不起他们,让他们成为了牺牲者,可是为了配合王将军的这次行动,牺牲是必须要忍受的巨痛。

    他虽然不知道王将军的整个计划是什么样的,但他却记得王将军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当这次行动成功后,也许将改变整个战争的走势”

    有王将军的这句话就足够了,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袁旺朝监牢外看了看,然后撕开了早在审讯中被打得破烂不堪的内衣领子,在里面拿出了一颗小小的药丸。

    “当你无法再忍受折磨时候,这颗药丸能够让你毫无痛苦的接着一切”

    王将军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

    袁旺必须承认,自己再也忍受不了那些刑具了,如果今天审讯的时间再长一些,那就什么都会招了。

    死亡有的时候反而是最容易的事情。

    忍受折磨,当个英雄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现在,是时候了,袁旺在心里叹息了声让这颗药丸结束这一切吧,再也不用受到那样非人的折磨

    他想陆老板,想王将军,想青帮的那些弟兄们然而,自己却再也无法见到他们了。

    牺牲者——当他接受任何的那一刻,他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牺牲者。

    然后,袁旺用颤抖的手把药丸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牺牲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