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十二. 殴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已经把成功的钥匙牢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只是,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这将彻底促使日本人下定决心,而要完成这最后的一件任务,有的时候是需要以人命为代价的。

    牺牲——永远是战争中必不可少的一个条件。

    王维屹唯一担心的是,当牺牲最终来临的时候,这个人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这样残酷的考验

    摩托车驶过富丽堂皇的圣尼古拉大教堂,遥遥相望的便是典雅的哈尔滨火车站,而道路两侧则是更加富有欧洲特色的建筑群,只是莫广志的心里却无半点喜悦,因为这片风水宝地上各个建筑物挂着的都是日本的膏药旗,让他怎么瞅怎么别扭。

    到了关东军宪兵队驻哈尔滨本部的大门,果然如借给自己这辆摩托车的吉村秀藏所说,这辆摩托车比警察厅的证件还要管用,守卫看到是宪兵队的摩托车,脸色也不那么严厉了,查看一番莫广志的证件后后挥手放行。

    莫广志没有先去找吉村秀藏,反正时间还早,先把这辆摩托车喂饱了再说。他骑着摩托车来到宪兵队后勤楼,正准备加油,突然间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从楼里走了出来。

    莫广志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没和这人打过交道,但照片还是见过的,这正是日本宪兵队队长岛本正一!

    岛本正一也瞅见了莫广志,见这人身着警察厅制服。却开着宪兵队的摩托车,心中狐疑,走过来斥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开着宪兵队的车?”

    莫广志见躲不过去,迎上前敬了个礼,说道:“我是警察厅莫广志,奉吉村副队长的命令调查案件,摩托车是吉村副队长调给我办案用的。”

    莫广志想得挺美,寻思报上吉村的名号就好,他哪里知道这正捅到了马蜂窝!

    岛本正一听到吉村秀藏的名字。脸色倏忽间变得铁青,莫广志也瞧出不对,正心中叫苦之际。脸上已实实地挨了一个大巴掌!

    这一巴掌来得既突然又猛烈,直打得莫广志脑袋嗡嗡作响,疼劲还没上来,早有两行鲜血从鼻孔里蹿出来。紧跟着。第二个巴掌又扇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之后,岛本正一的咒骂声也响彻空中:“竟敢冒充吉村副队长的名义,你这头支那猪真他妈的活得不耐烦了!来人,把他给我押起来!”

    话音刚落,几个荷枪实弹的宪兵便闻声跑了过来,莫广志忍着头晕目眩刚站稳,话还没说上一句,肚子上又挨了重重的两枪托。这下他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看着手下象拖条死狗一样把莫广志拖走。岛本正一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他当然知道莫广志所说的是实情,但他一直想找机会整治吉村秀藏,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理由找不到,找得到借口也是好的!

    岛本正一心满意足地自言自语着,快步向办公楼走去。一进办公室,他就把副官叫过来:“一会儿吉村副队长来了,让他到我这儿来一趟。”

    莫广志又挨揍了。被两个宪兵拖到关押室门口,莫广志的大脑刚刚清醒一些,便又被几枪托砸得天旋地转。看着莫广志被打的头破血流,两个日本宪兵仍觉得不过瘾,啐上几口臭烘烘的粘痰以后,才飞起两脚把莫广志踹进了关押室。

    扑通一声,莫广志的身体狠狠地砸落在地上,直砸得他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趴在坚硬冰冷的水泥地上喘息了好几分钟,莫广志才支起胳膊缓缓爬了起来。

    关押室的角落里铺着一床草垫子,星星点点地沾满了血迹,看来已经躺过无数个人了。莫广志慢慢爬到上面,随着身子暖和一些,大脑也开始清凉起来。他一边抹着鼻血,一边琢磨着:毫无疑问,自己成了岛本正一的出气筒、替吉村秀藏背了黑锅。他知道,没多久自己就会被放出去,很有可能还是吉村秀藏亲自来放人,可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做呢?

    大发牢骚?莫广志苦笑着摇摇头。虽说吉村秀藏看起来不像别的日本人那样霸道,可归根结底还是小鬼子,能指望吉村能替他说什么话、报什么仇吗?

    横眉冷对?莫广志更是为冒出的这个念头而羞辱,虽说自己是个警察,可在日本人眼里无非就是条狗,有什么资本去横眉冷对呢?即便是一时出了气,但以后呢?除非自己不做警察了,否则又是多了一个整治自己的人。

    莫广志越想越气,也越想越委屈,浑身的疼痛也一波又一波地折腾起来。而在这撕心裂肺的疼痛之中,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场景。那是在淞沪会战时候安将军死前的豪迈一笑。

    莫广志一直都弄不明白,一个人在临死前怎么会有那么灿烂的笑容?现在他明白了——安将军是堂堂正正的死,而不是像他这样窝窝囊囊被打!一个人如果能挺直着腰杆面对小日本,死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时间,莫广志觉得满身的伤痛全都化成了一腔豪气,几乎就要冲到牢房门口晃着铁栅栏破口大骂一场,可腿刚拔起来又收了回来,心里叹息道:“老子过了嘴瘾也是白挨打,犯不上!留着力气琢磨怎么祸害小鬼子才是正事!”

    想罢,他一屁股坐在草垫子上,绞尽脑汁地琢磨起来。

    莫广志想不到的事情很多,吉村秀藏也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大早就挨了训斥。

    “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堂堂宪兵队副队长,竟然让一头支那猪协助侦破,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我们大日本帝**人的尊严何在?”

    看着暴跳如雷的岛本正一,吉村秀藏压抑着心头的怒火,辩解道:“这个莫广志还是有些本事的,前些天的苏俄办事处事件就是他解决的。”

    岛本正一重重地哼了一声,“瞎猫都有碰到死耗子的时候,稍微有些脑筋的人都能办明白那件事情。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予深究,一会儿你去把他领回去就是了。”

    看着吉村秀藏欲言又止的样子,岛本正一知道他心里不服,阴笑两声将口气放缓和了一些说道:“北郊贩卖私酒的那几个中国人我已经放了,不过在你申请释放以前,有三个人在四小队的模拟演习里死了。”

    吉村秀藏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愣愣地看着岛本正一,失口道:“有那么多反满抗日分子在牢里,为什么要用老百姓?”

    岛本的表情也和吉村一样,而且几乎笑出了声:“我还打算从那些反满抗日分子嘴里挖出点东西来,这些老百姓有什么用?他们只配给帝国的战士做活靶子!”

    “可是,可是他们只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顶多犯点经济罪而已!”吉村秀藏脸涨得通红,可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岛本不耐烦地打断了。

    “吉村君,你不要忘了这里是满洲、不是东京;你也不是东京警察厅的探长,而是宪兵队的副队长!这里没有平民和罪犯,只有战争和敌人,你对这些老百姓仁慈,他们日后就会扑到你面前咬断你的喉咙!”

    吉村秀藏无语了,退出岛本正一的办公室,他深深地吐了口闷气。他知道岛本是在借题发挥,教训莫广志的目的只是给自己一个颜色看看。他确实也无可奈何,虽说自己是宪兵队副队长,但一个“副”字却成了天壤之别的代号。但眼下暂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莫广志放出去才是紧要的,毕竟还有案子等着这个中国警察去破呢。

    吉村秀藏走进关押室的时候吃了一惊,他原以为莫广志会歇斯底里地晃着铁栅栏大喊大叫,或者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却没料到这个中国警察一动不动地躺在草甸子上,似乎晕了过去!再一细看,只见莫广志的脸颊高高地肿起了一个大包,鼻孔和嘴角上沾满了血迹。

    他急忙抢上几步,摇晃着莫广志:“莫警官,醒醒!你没事吧?”

    连叫几声以后,莫广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吉村秀藏后喃喃地说:“北郊清滨路18号有、有军统分子,被我、被我击毙了”

    刚说了这一句,莫广志脑袋一歪,再无半点声响!

    吉村秀藏又惊又喜,连连摇晃着莫广志,可只见莫广志的脑袋左摇右晃,却再也没睁开眼睛。吉村见状不妙,急忙叫来两个宪兵,急切地命令道:“赶快送到满铁中心医院!”

    几个人七手八脚忙碌的时候,却都没注意到莫广志的嘴角撇了一下,这小子自从冒出那一句话以后就紧绷住嘴唇,但心里却一直暗骂着:老子不能白被你们打了,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却不知道这个线索是怎么来的,一定急得抓耳挠腮。等老子享受够了贵宾医疗服务,再睁开眼睛告诉你!”

    一路上,莫广志舒服得很,上车、下车、上楼、进病房都由日本宪兵抬着,只是耳根子却不清静,吉村秀藏的催促声不绝于耳。等进了病房,吉村的声音小了许多,但其他人的声音却多了起来,而且吉村还换成了日语对话,搞得莫广志心里郁闷至极,只觉得自己进了山林,听到的都是鸟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