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零九. 最可怕的审判

六百零九. 最可怕的审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冢田攻死了,而且是死在了日本上海总部!

    更加让人难以启齿的是,日本的陆军中将,居然死在了一口茅坑中。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荒唐,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上海的日本人彻底乱了。

    总部混进了支那间谍!而且,这个支那间谍的目标也许不是冢田攻,而是:

    威尔德!

    没有人怀疑到“威尔德”,一点的怀疑也都没有。

    这是从美国回来的,日本超级间谍的儿子,他和冢田攻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仇恨”。如果他真的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也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冒险刺杀冢田攻!

    这就是人的“盲点”总部如临大敌,紧急戒严,上下盘查“威尔德”被严密的保护起来,一直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日本人永远也都不会想到,身在他们中间的“威尔德”是个什么样底人,永远也都不会想到,这个人的胆量到底有多大。

    情报工作出身的坂垣征四郎忧心忡忡,他担心的倒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威尔德”的。这个人对帝国实在是太重要了,任何的闪失都绝对不允许出现。

    哪怕整个总部的人全死绝了,也一定要把“威尔德”安全的送回日本去

    坂垣征四郎连夜向日本国内发去电报,在经过允许之后。专机将连夜从日本起飞,运载“威尔德”和坂垣征四郎等人飞往日本。以彻底打乱那些“刺杀者”的部署。

    在整整两个中队的保护下,被日本人视为宝贝的“威尔德”。来到了机场,和坂垣征四郎等人一起登上了专机,开启了他的日本之行

    目送着飞机离开,山口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问到不用问,山口宏也知道冢田攻是死在谁里的。

    太让人震惊了,既然王维屹冒着巨大的危险也要假扮“威尔德”,那一定承担着重要的任务。可他居然还有闲心刺杀冢田攻,并且成功的让日本人根本没有疑心到他,还提前离开了上海。

    这个人的心脏真的是钢铁浇铸成的吗?

    现在唯一希望的。是他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然后兑现他的诺言,把自己的全部都平安的送到瑞士去。

    但东京,那可是日本的大本营那

    东京。

    王维屹的双脚终于踏上了东京的土地。战争。这这座城市变得紧张、拥挤。甚至有些凌乱。

    每个人的脚步都是来去匆匆的,谁都不肯停下。

    “日本很小,中国很大,只要持之以恒,坚持抗战,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中国”王维屹的脑海中不知怎么冒出了这句话好

    他被紧急带到了日本情报部,接受了日本情报总部,日本陆军情报部和日本海军军令部的联合调查。

    问的问题很多。日本人必须彻底证明“威尔德”的身份。

    “熊”在美国潜伏了二十年,从一开始他的身份只有情报部的少数高层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知道“熊”到底是谁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日本人必须弄清楚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否真的是“熊”的儿子,肩负着特别情报的特殊使者

    其实这些审问者们,也只能够依据手中掌握的资料来询问一些问题,根本无法接触到实质性的内容。

    整整的两天时间,日本人把一些问过的问题反复轮流的问着,看起来无聊,其实王维屹知道非常凶险。

    一些很微小的问题,往往可以一笔带过,但日本人会抓住这个问题,忽然提问,不断的提问,只要被审问着的回答和之前有任何的出入,被审问者便会被判定为假的。

    人在不间断的审问中,无论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会出现疲劳,精神高度紧张到甚至会崩溃的地步,在这样的条件下,伪装者最容易出错。

    日本人根本没有允许王维屹睡觉、休息,24小时不断的轮番审问。

    当第四天夜里到来的时候,疲惫不堪的王维屹知道最危险的一天到来了。

    整整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不断的接受着审问,第四天是最难熬的,也就是人所谓的极限。无数的受审者,都倒在了第四天上

    日本人同样也知道这一点,他们更加清楚的是,如果今天还不能问出一点什么来,那么第五天的审讯就变得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负责审问王维屹的,是一个叫清水动的大佐,而今天,将由他来直接负责。

    在白天的时候,清水动还是翻来覆去的不断重复着之前问过的话王维屹已经非常疲劳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睡觉,哪怕就坐在椅子上,他也能够睡着。可是审问者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只要他的眼皮子稍稍合上一些,边上站着的日本人便会立刻把他摇醒

    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只要被审者亲身才能体会到

    王维屹拿起烟的手都是颤抖的,他必须用很大的控制力控制住自己才能把烟送到嘴里去,可是烟抽在嘴里明明早已没有了味道,嘴唇早被烟熏得失去了知觉但王维屹就是想抽,不停的抽,一根才抽完又会送进一根

    审问者是乐意向受审者提供大量香烟的,尼古丁能够刺激受审者,但连续三天大量的吸食香烟,也能让受审者的大脑思维产生混乱,出现所谓的“烟醉”。

    所以,如果对方是一个肩负着特殊使命的间谍,在被审问的时候是绝不抽烟的,一旦他主动要烟抽,那么就说明他的信心已经产生了动摇,顶多半个小时后就会招供。

    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清水动对于“威尔德”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对方没有在刻意的隐瞒什么,而是在三天三夜的时间里,每天都吸食了超过五包的烟

    一个不愿意控制自己的人,说明他说出话的可信度是非常之高的

    不过清水动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而是依旧审讯了对方整整一个白天,丝毫不为“威尔德”痛不欲生想要倒下的样子动容。

    不让你睡觉,很多时候都是最好的刑罚

    当夜晚到来的时候,清水动让人拿来了晚饭。

    晚饭的菜非常丰盛,但王维屹一点食欲也都没有。

    甚至当把饭菜勉强咽下去的时候,他一口就呕了出来。

    清水动笑了,他知道时间到了

    “威尔德.宫本,这几天你辛苦了。”清水动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所以我将帮你打一剂缓解疲劳的针”

    一个医生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撸起了王维屹的袖子,然后拿出了一个针筒。

    无比疲惫中的王维屹一下紧张起来但更加让他痛苦的是,他根本无法反抗

    “放松,放松。”医生的话在王维屹耳边不断响起,就如同催眠一般,让王维屹的眼皮渐渐合了下来。

    而这次,日本人却并没有摇醒他

    “漫步者,不能睡!”小灵忽然响起的话,让王维屹保持了最后的一丝清醒,他听到小灵的语速非常急切:“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日本人使用的大约是类似于致幻剂一类的药品,让你产生幻觉,从而完全崩溃,说出他们任何想要知道的情报。漫步者,你已经遭受了四天三夜精神上的折磨,现在是你精神抵抗最虚弱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用上致幻剂,你有百分之九十暴露的危险你唯一自救的办法,就是尽一切可能的让你的精神抵抗不要投降”

    王维屹做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做不到。

    所谓连药物都能抵抗的英勇的受审者是不存在的

    小灵大约也知道王维屹无法把自己真的变成一个超人:“现在,放松自己,把你的思想全部交给我漫步者,我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大脑,我说什么,就就说什么,和药物抵抗,而不要和我的声音抵抗,放松,放松”

    这是王维屹在意识还算清醒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诡秘的笑容

    当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清水动也笑了,他知道药物开始起反应了

    王维屹开始出现幻觉无数的幻觉他看到了骷髅突击队的成立,看到了他和队员们一起经历过的冒险他看到了蒙福孔的最后尊严之战看到自己穿越时空,来到了中国战场他看到了虎贲卫队旅的成立,看到了淞沪战场的血战

    曾经经历过的那一切,如今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清水动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来到了王维屹的面前:“潜伏者,你是一个间谍,对吗?”

    完全失去了正常神智的王维屹丝毫不加掩饰得点了点头:“是的,我是一个间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