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六百零五. 闹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话音刚落,广本还没来得及点头称是,忽然从空中传出几声“啪啪”的枪响。他面色一凛,随即便恢复了正常。“听枪声似乎是从苏俄办事处那边传来的,看来莫广志的行动开始了。”

    山口宏抱起肩膀,津津有味地眺望着远处,“有意思,我真想看看苏俄办事处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苏俄办事处门前此时一片大乱,在东北木帮头目吴正的带领下,二百多个木帮的汉子气势汹汹地将办事处正门围得水泄不通,前面的十几个人拿着木棒、铁钎“叮叮当当”地砸着使馆大门,身后的人则扯着脖子高声咒骂呼喊。

    “妈的,老毛子滚出来!”

    “欠债还钱,缩头乌龟!”

    “再他妈的不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

    吴正叼着烟卷,兴高采烈地看了一会儿,冲身旁的一个手下招招手:“别光冲他们喊,没看围了一大帮老百姓吗?撒点钱给他们,都能帮咱们吆喝。”

    手下心领神会,小跑着下去布置。不大一会儿,在木帮的鼓动和满洲票子的诱惑下,围观的老百姓也摇旗呐喊起来,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直震得吴正的耳膜都嗡嗡作响。

    “三当家的,里面出来了一个!”

    听到手下报告,吴正走到办事处大门前看去,只见一个身穿上尉制服的武官正奔过来。

    “咋的,就派你出来和我谈?”吴正斜眼白了武官一眼。晃了晃手里的驳壳枪。

    武官一脸怒气,狠狠地盯着吴正,“刚才是你在开枪?”

    “是老子我。怎么了?”吴正扒着铁栅栏,挑衅地呲着牙。

    “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使馆区,受法律保护的!要是你们再胡闹,警察或者宪兵队来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吴正瞪着大眼珠子听完,晃着脑袋环顾一下左右。忽地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老毛子中国话倒说得挺利落,还知道‘吃不了兜着走’。那你知道另外一句中国话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说完,没等武官搭腔,吴正勃然变了脸色。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听好了。少拿警察和宪兵队吓唬我们木帮!砸你办事处的门是给你们面子,就这破门还能挡住我们兄弟咋的?”

    话音刚落,吴正冲着大门的门锁“啪啪”就是两枪。锁落门开,二百多木帮的汉子像潮水一样立时涌了进来,直吓得苏联武官掉头就往回跑。吴正冲着他的背影大声笑骂:“这就对了,让你们的头儿出来和我谈!”

    之后,他冲众人招了招手,压低声音道:“弟兄们。今天有人给咱们撑腰,你们就不用担心别的。老毛子欠咱们这么多钱,也该轮到咱们出出气了。记住喽,只要不伤到人就行,其它的随便砸随便扔!”

    苏俄办事处那边闹得不可开交,警察厅的大会议室里,莫广志却直打着瞌睡。

    “莫科长,苏联办事处已经打来两次电话了,你还不出发啊?”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莫广志的瞌睡,不用睁眼他也知道说话的刘一山。这家伙在保安科里算得上是二号人物。以前莫广志担任刑事科科长的时候,这条恶狗还不时地点头哈腰,但现在莫广志失了势,刘一山立刻就变了副嘴脸,现在能叫一声“莫科长”就是不错的了。

    莫广志心里把刘一山骂了一百八十多遍,睁开眼睛后却笑道:“哎呀,幸亏你提醒,要不然就耽误大事了。”

    说着,他把刘一山拉到身边,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塞到了他手里。小声说:“一山啊,你在刘科长那里能说得上话,以后还得多给我美言几句啊。”

    刘一山瞥了一眼,见是“哈德门”,便不屑地说:“莫科长就抽这个?”

    莫广志装作尴尬地一笑,“最近手头紧,抽不起好烟啊,不过我倒发现了一个秘密。”他凑在刘一山耳旁,压低声音嘀咕了几句。

    刘一山眼睛顿时亮了,急忙问:“你说的是真的?”

    “这还有假?密码柜的密码我都弄到手了,相应的步骤我也想好了,但要是我献上去,那不等于抢了刘科长和你的功了吗?你说,我办成了这件事,却得罪了刘科长,哪头轻哪头重啊!”

    刘一山嘿嘿一笑,口气也好了许多:“怪不得莫科长以前混得那么好,感情是这么明白事理的人。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兄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放心,事成以后我少不了在刘科长面前给你美言几句!”

    莫广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又亲近地拉着刘一山交待了半天,这才张罗着集合好队伍,向苏俄使馆进发。

    离办事处还有一百来米,叫骂声、呼喊声、起哄声,再加上乒乒乓乓的打砸声就不绝于耳地传过来。莫广志越听越是高兴,快步走到使馆门前。

    “大哥,刚才领使馆的领事把吴正请进去了。”侯大雷看见莫广志,忙跑过来汇报。

    莫广志冲侯大雷努努嘴:“车里有一套警察制服,赶紧换上。”

    侯大雷一怔,但看见刘一山丝毫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知道莫广志已经“做通”了那边的工作,便急忙钻进车里。

    等侯大雷收拾停当,莫广志正准备带队进去,忽然间愣住了。

    齐刷刷地奔跑声从街道尽头传来,不用看,只听那声音就是军靴踩踏出来的动静。

    “奶奶的,小日本的宪兵队怎么来了?”侯大雷惊惶地向莫广志看去。

    饶是莫广志反应机敏,此时也呆住了,他脑袋突然疼得厉害,心里不住地咒骂:“段一木你这个狗东西,不是答应得好好的,通知他们不来搅和了吗?”

    但骂归骂,眼瞅着荷枪实弹的宪兵队士兵越跑越近,莫广志赶紧把段一木那副嘴脸扔在脑后,深吸了一口气以后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走出十几步,莫广志遇见“熟人”了——带队的正是宪兵队副队长吉村秀藏!莫广志脑子一转,计上心来,急走几步来到了吉村面前。

    “哎呀,这不是吉村队长吗?有公干?”他特意把“副”字省了,外加一脸的笑容。

    吉村看到莫广志和他身后的一队警察,也是一愣,指着围聚在办事处门前的木帮人众问莫广志:“你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莫广志点头应道:“是啊,我奉了山口机关长和段厅长的命令来的。您呢?不会也是为这事儿来的吧?”

    莫广志猜测,吉村秀藏突然冒出来,只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段一木根本没替他在日本人那边争取条件,再一个可能就是宪兵队这边没接到命令。不管怎么说,单单报上段一木的名号肯定不管用,于是莫广志抛出了山口宏的名头。

    莫广志其实猜错了,段一木确实向松泽争取到了条件,松泽也派小林通知了宪兵队队长岛本正一。但他唯一没料到是,岛本正一对特务机关本部对自己横加干涉的举动耿耿于怀,竟没通知副队长吉村秀藏!办事处这边枪声一响,吉村秀藏自然带着人马赶了过来。

    不过,莫广志连蒙带骗的这一句“山口宏”倒真把吉村弄迷糊了。假传段一木的命令还有可能,但要是假传松泽机关长的命令,那这人纯粹是疯了。看到吉村秀藏犹豫着停下步子,莫广志知道成功了一大半,于是紧跟着笑道:“对了,我还忘了一件事,是关于昨天的那个案子,我有了点线索。”

    吉村秀藏的眼睛顿时一亮,忙问:“什么线索?”

    莫广志先是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然后压低声音说:“我忽然想到,凶手会不会精通日语呢?”吉村一愣,瞬间就明白过来,连连点头。

    莫广志见状,知道吉村的心思已经不在办事处这边了,于是双拳一抱,说:“那我就不打扰吉村队长的公务了,我也得赶紧料理办事处的事情。”

    吉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这条线索,听莫广志说完,他下意识地冲手下一摆手:“收队!”

    看着宪兵队走得远了,莫广志嘿嘿一笑,带着自己的人马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办事处。

    “怎么了?出什么事啦?”一边大声吆喝着,莫广志一边四下打量。苏俄办事处里已是一片狼藉,原本洁净的大理石地面上除了乱七八糟的泥脚印就是撕碎的纸张、打碎的瓷器碎片,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一个个面如土色,而几十个木帮的壮汉正叼着烟卷,骂骂咧咧地在走廊里溜达。

    莫广志打量之时,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人已怒气冲冲地直奔他而来,人还没到面前,咆哮的声音已经冲进了莫广志的耳朵:“你们满洲国有没有法律?有没有规矩?”

    “大呼小叫地干什么?找你们的负责人来!”莫广志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其实他在段一木所给的资料里看过照片,知道此人是谁。

    “我是苏联驻哈尔滨的领事梅捷洛夫!你是来负责这起案件的?”

    “案件?什么案件?”莫广志没好气地瞪了梅捷洛夫一眼,“什么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在这里给我下定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