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五百七十三. 自由的埃及(第三更求月票)

五百七十三. 自由的埃及(第三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全世界最大的伪钞制造集团,毫无疑问就是现在的德国。

    德国打击敌国的手段之一就是大量伪造该国货币,搞垮他们的经济,同时也可供自己花销,一举两得。纳粹党卫队成员伯恩哈德.克鲁格当时负责伪造英镑,他挑选了集中营里上百名犹太人,共制造了6亿英镑的假币。

    6亿英镑,足以彻底搞跨一个国家的经济了。

    而现在的王维屹,怎么也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成了伪钞的制造者。

    他非但让伯恩哈德.克鲁格为自己运来了大量的假英镑,而且还同时命令他立刻开始制造假的埃及磅。

    机器设备全部由王维屹来提供。

    让伯恩哈德.克鲁格诧异的是,恩斯特元帅提供的这些机器精良程度让人叹为观止,并且可以立刻投入生产。而制造出来的假埃及磅,完全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而第一批大量制造出来的假钞,已经成功的“投放”进了埃及使用

    第一步进行得非常顺利,不过几天时间,随着大量假钞的流入,埃及的经济已经开始出现了更为激烈的动荡。

    物价高涨,则造成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而更多的埃及人开始把这些归罪于自己的政府以及那些英国人。

    而坎勒穆将军为了埃及的权利和英国人据理力争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流传了出来,本来就拥有很高声望的坎勒穆将军现在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埃及人视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了

    王维屹要找的就是这位埃及人心目中的英雄——坎勒穆!

    而他见到坎勒穆将军的办法非常简单。来自英国的一名男爵男爵——托克森先生和夫人。

    本来坎勒穆将军根本不愿意再见到任何一个英国人,但在“安德鲁男爵”的一再要求下,坎勒穆将军还是勉强接见了他们。并给了他们20分钟的时间。

    出人意料的是,当一坐下来,“安德鲁男爵”一张口的话便是“听说您是反抗法国的埃及英雄加麦斯丁.艾哈迈德的后人,我仰慕艾哈迈德家族的名声,所以特意前来拜访。”

    一听对方居然提到了自己的英雄的祖先加麦斯丁.艾哈迈德,并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了尊重,坎勒穆将军立刻对这对英国夫人的看法大为改观。

    1798年7月。3万法国侵略军在拿破仑率领下,击溃了土耳其驻亚历山大港和开罗的军队。进入开罗后,一方面千方百计讨好开罗穆斯林。另一方面制定了独出心裁的行政和财政措施,下令对私人财产、诉讼和诸如浴室、酒店、咖啡馆、磨房、油坊和住宅等征收新的捐税,使开罗穆斯林蒙受巨大损失,激起了人民的不满。遂爆发了开罗穆斯林反对法国殖民主义的武装起义。在这次起义中。宗教界人士起了积极作用和影响。清真寺的教长和宣礼员公开号召人民向专横暴戾的殖民主义者发起圣战;爱资哈尔大学的长老、学生和伊斯兰法学家在大学内组成若干领导起义的委员会。

    同年10月,当拿破仑的征税命令一发布,起义领袖和负责宣传鼓动的长老、学者便号召穆斯林举行反法起义。清晨,1.5万名起义者纷纷拿起武器,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高呼:“真主赐予穆斯林胜利”,整个爱资哈尔区成了反法斗争的中心。愤怒的起义者手持土枪、长矛、大刀和棍棒扑向法军,在开罗各个地区向法军进攻。遭到突然袭击的法军急忙退出开罗。拿破仑闻讯率主力军赶来。下令炮轰爱资哈尔及起义者。由于法军武装上的优势,扑灭了历时3天的武装起义。开罗重落法国人之手,起义领袖们遭杀戮。

    法军的残暴手段激起了埃及各地反侵略的游击战争。农民和游牧民的队伍常常袭击法军巡逻队,破坏法军的交通线,打击他们的军需官及收税员。埃及穆斯林的反抗使大部分法军被困。1799年春,拿破仑在四面楚歌中逃回法国。1800年3月,法国侵略军被穆斯林的第二次起义驱出了开罗。

    而加麦斯丁.艾哈迈德就是领导两次起义的领导者!

    艾哈迈德家族始终认为他们是埃及的拯救者,而在坎勒穆将军遭到英国人羞辱之后,却从另一个英国人嘴里听到了赞美,他的心情起伏是相当之大的。

    “安德鲁爵士,我听过你的名字。”坎勒穆的口气要客气了不少:“你得到过国王陛下的邀请。”

    “是的,将军。”王维屹点了点头:“很可惜在那次宴会上没有能够见到您。”

    “我是一个军人,是不会去参加那些无聊的宴会的。”坎勒穆将军显得有些鄙夷:“现在是战争时期,如果连军人都只想着整天参加什么舞会,那我们最终会失去这场战争!”

    王维屹发出了一声有些夸张的赞叹:“如果埃及人人都像您一样,那我相信我们很快会把那些德国人给赶出去的”

    “德国人并不可恨,可恨的是那些英国人”坎勒穆才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坐在自己对面的也是一个英国人,急忙补充说道:“当然,你和那些英国人有些不同”

    王维屹笑了一下

    坎勒穆语气里还是充满了恼恨:“走了法国人,来了英国人,埃及的苦难永远没有尽头吗?英国占领埃及后,担心法、俄效尤瓜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其他领地,损害自己在中近东的殖民利益,于是一方面宣称对埃及的占领是暂时的,一旦秩序恢复,英军即行撤退;另一方面派遣其代理人以总领事的名义进行谈判。实际上,英国驻埃及总领事贝林是埃及的独裁者、英国殖民统治的代言人。他统治埃及25年,恣意摧毁埃及的民族工业,奖励外国主要是英国投资,推行单一作物种植制度,扩大棉花种植面积,使埃及成为英国棉纺织工业的原料产地,严重损坏到了埃及的利益”

    收获,这绝对是个大收获!

    原本,王维屹只是想来试探一下坎勒穆的态度,但没有想到他心里充满了对英国人的怨念,甚至在“安德鲁男爵”这个“英国人”面前也没有任何的隐瞒。

    那么,自己设计的一系列事情或许便会好办得多了

    “是啊,我的国家做的一些事情的确有值得商讨的地方。”王维屹表现得非常赞同坎勒穆的意见:“比如这一次,盟军在阿拉曼遭到了最惨重的失败,但却绝不能让埃及人来承担这一失败的责任。尽管是一名英国人,但我不能违背自己做为一名正直绅士的良心”

    知己的感觉让坎勒穆完全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安德鲁爵士,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正义者和非正义者出现的。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您认为埃及的未来是什么呢?”

    “我认为”王维屹正想说下去,忽然看了下时间:“啊,我们约定的20分钟到了,我想下次有机会再和您说吧”

    “不,不。”坎勒穆急忙说道:“让20分钟见鬼去吧。安德鲁爵士,我非常想听听您的见解。”

    在一边的埃莉娜看着“漫步者”装腔作势的想要离开,心里不禁笑了起来

    王维屹这才重新坐了下来:“在我看来,埃及不应该受到法国的统治,也不应该受到英国人统治,埃及就是埃及人的埃及!”

    “埃及就是埃及人的埃及!”坎勒穆把这话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从一个英国人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那可不太容易

    王维屹随即又说道:“埃及人曾经依靠自己的力量,赶跑了法国人,那么为什么啊,我想我身为一个英国人说这些话恐怕不是特别合适,请原谅,坎勒穆将军。”

    坎勒穆并没有勉强,“安德鲁男爵”能够说到这些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自己不能要求更多。

    “你知道吗,爵士,很久没有人和我说过这样的话了,尤其是一个外国人。”坎勒穆叹息一声:“埃及目前的局势非常让人担忧,尤其是在阿拉曼失败后,整个埃及都变得动荡不已,人民反对英国人,甚至反对自己政府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他们迫切的需要改变这一局面”

    “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领袖,就和当初艾哈迈德家族带领全开罗人民打败法国人一样。”王维屹话里有话的打断了坎勒穆的话:“自由,永远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追求的最高尚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够剥夺。我不会代表任何一个立场,我只是一个自由的斗士而已坎勒穆将军,自由的埃及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

    “自由的埃及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这就话一下就到了坎勒穆将军的心坎里。

    他知道“安德鲁爵士”说的人指的是谁。但问题是这件事情的关联实在是太大了。

    他甚至连想都想不敢想,这种局面有一天会在自己身上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