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四百五十. 总需要替罪羊

四百五十. 总需要替罪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里不是战场,这里是人间地狱!

    咆哮着的坦克和枪声,让俄国人的一次次努力化为乌有。

    前面的阵地,究竟倒下了多少敌人?谁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

    没有!

    鲜血洗刷着阵地,尸体堆积得如同一座座的小山。

    在19日半天的时间里,俄国人竟然发动了恐怖的12次冲锋!

    也就是说每一次的冲锋间根本没有阻断几乎就是前一次冲锋才被打退,后一次的冲锋便又到了

    俄国人——疯了!

    而坚守阵地的德军,损失微乎其微。这样的防御战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

    俄国人没有什么阵型,更加没有空中和地面的炮火掩护,就是把所有的人都堆积在一起,然后在“乌拉”声或者在“苏维埃万岁”声中一群群的冲上来。

    德国人要做的,就是承受着巨大的心理撞击,然后忍受着呕吐的感觉把敌人全部射杀在自己的枪口下

    除此之外,他们不需要再做别的事情!

    “你害怕吗?”王维屹放下了望远镜,忽然问道。

    路德维希怔了一下:“害怕?德**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我害怕,真的。”王维屹平静地道:“我担心我们的士兵有的人会崩溃的。”

    路德维希又是一怔:“这恐怕不太可能吧,元帅?德国士兵的神经都是用钢铁制成的!”

    “不。和勇敢没有关系”王维屹淡淡地道:“而且我说的,也并不是现在的崩溃。现在我坚信每个德国士兵都能勇敢的完成他们的任务我怕的,是战争结束之后许多士兵等到退役了,他们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们会陷入巨大的恐惧中”

    路德维希还是没有明白元帅的意思

    如果战争结束了,所有幸存下来的人只会高兴,怎么还会恐惧呢?

    王维屹笑了笑,也许成立大量的战后士兵心理疏导中心是个不错的主意,这能够尽快的将他们从战争的创伤中解救出来。

    当然。这并不是现在自己该去考虑的事情

    19日下午,俄国人的进攻势头明显的放弱了。在上午的进攻中,他们至少损失了一半的力量。

    而指挥着这些部队的卡列托夫少将,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取得成功。

    但他还有一个选择:

    带领着自己所有的部队,为了伟大的苏维埃战死在这里!

    他,疯了

    当一个指挥官开始完全漠视自己士兵生命的时候,他便真的疯了!

    下午2时。卡列托夫少将给铁木辛哥元帅拍去了最后一份电报:

    “我将亲自坐上坦克,为了伟大的胜利而战!苏维埃万岁!”

    勇敢和愚蠢,往往只在一线之间

    2:10分。

    卡列托夫真的坐上了一个坦克,然后给他所有残存的部队下达了一个不容更改的命令:

    前进——或者突破,或者死亡!

    自杀式的进攻重新开始了

    漫山遍野的俄国人,潮水一般的向着德军阵地涌来

    而看着这一切的王维屹和路德维希。以及那些在阵地中的德军指挥官们,看着这一切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量的机枪同时开火,惨烈的屠杀开始了

    t34不顾性命的向前突击,等待它们的是一辆接着一辆被炸毁苏军士兵们不顾性命的向前突击,等待他们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死亡前面。是坟墓;前面,是地狱张开的大口;前面。是他们生命的终结之地

    血在飞!

    冲锋的道路,几乎完全被尸体堵塞了,这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场景?

    第151步兵师,和第114坦克旅,是苏军中的两支精锐部队,其成员大多由有经验的老兵组成,但这样的力量却就这样白白的消耗在了这里!

    一次完全没有希望,没有可能成功的突围

    3:30。

    突围苏军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德军士兵也打得精疲力竭。

    机枪手的手都在颤抖,天知道他们究竟射出了多少的子弹。

    掷弹手们发誓自己再也无法扔出一颗手榴弹了,他们的胳膊完全红肿起来。

    那些炮手一屁股坐倒在大炮前,“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根本就不想站起来

    还有一些零星的苏军士兵和坦克在进攻,但那已经根本无法对战局造成任何影响了。

    发生在斯列文顿亚的突围战就以这样一种可怕的方式结束了

    苏军第151步兵师几乎遭到完歼,114坦克旅也大部被摧毁。

    在检查阵地的时候,德军找到了一具尸体。尸体的主人属于卡列托夫少将!

    王维屹就站在这具尸体前。

    该说些什么才好呢?咒骂他?还是赞美他?

    一个苏军的电报员被俘虏了,就在几分钟前,铁木辛哥元帅还拍来了一封电报,询问这里的战况。

    王维屹轻轻的叹息了声:“替我给铁木辛哥元帅回电。卡列托夫将军和他的部下表现得很勇敢,但现在他们几乎死光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大量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鲜血将我的皮靴已经浸湿。继续抵抗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我想你知道什么才是明智的选择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准备杀更多的敌人吧,我的军官先生们。”

    “继续抵抗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我想你知道什么才是明智的选择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

    铁木辛哥放下了手里的电报,神色悲哀:“卡列托夫同志完成了一个布尔什维克应该做的,但是我们没有能够取得成功。”

    “他们表现得都很英勇。”他的参谋长沃尔沃克说道:“突围成功后,该给这些阵亡的将士们每人一个大大的奖章。”

    “你认为突围能够成功吗,参谋长同志?”铁木辛哥忽然如此问道。

    沃尔沃克迟疑了一下:“难道您准备按照敌人说的,做出所谓的明智选择吗?”

    “不,我不会那么做的,我是一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铁木辛哥摇了摇头:“但我在想,我必须要为那么多的士兵们负责,这些都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如果他们无法完成突围,那我们就是苏维埃的罪人!”

    他说出“罪人”两个字的时候,表情非常沉重

    突围,突围到底该如何突围?

    周围已经被敌人密密麻麻的包围了,一点机会也都没有。那些处在包围圈里的苏军指挥官们,正在承受着敌人带给他们的巨大压力。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他们都会遭到覆灭的命运。

    而做为他们的最高指挥官,铁木辛哥元帅面对这一切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斯大林同志的电报刚刚来了。”沃尔沃克振作了一下精神:“他的电报措词有些奇怪,甚至甚至很有礼貌。他询问我们是否能够消灭敌人。”

    “你说斯大林同志的电报措词非常礼貌?”铁木辛哥元帅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下。

    “是的,电报里的确是这么说的。”

    “消灭敌人,消灭敌人。”铁木辛哥元帅惨笑了一下:“沃尔沃克同志,我想我们的军旅生涯或者会随着这次战争的结束而终结了。”

    “您的意思是”

    “如果斯大林同志在电报里雷霆震怒,那我们还有挽救的机会。”铁木辛哥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那份电报上:“但是,他现在却居然在如此的局面下,用商量询问的口气在和我们说话。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他也不需要自己的参谋长回答,而是自己解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害怕我们在绝望的时候,会向德国人投降。你得知道,我是苏维埃的元帅,如果我投降,造成的政治影响就实在太大了,他宁可我战死”

    沃尔沃克有些担心起来,元帅同志都尚且这样,那么自己的命运又会是什么呢?

    “我们现在只有两种选择,沃尔沃克同志。”铁木辛哥轻声说道:“一种是如同斯大林同志电报上所说的,消灭我们面前的敌人,但那根本没有可能。还有一种,就是战死在这里,我们会得到国家的勋章。”

    “突围呢?”沃尔沃克小心地问道。

    “那么悲剧就在等待着我们了。”铁木辛哥拿起了自己烟斗,装上烟丝,点着,深深的吸了口,看着烟雾在空中缭绕,他出神地道:“我也许命运好些,会被解除前线指挥官的职务,然后让我去负责一个不需要动脑筋的部门。顶多日复一日的接受审查而已。但你们,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所以我该对你们说对不起。”

    沃尔沃克怔怔的看着元帅,他知道元帅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会被送进劳改营,还是直接枪毙?

    不管怎么说,斯大林同志总是需要一些替罪羊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