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四百二十七. 刺刀和面包

四百二十七. 刺刀和面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法国人起码知道了一件事:

    亚力克森男爵没有欺骗他们!

    那些被俘的三百多名抵抗组织成员中的超过一半,即将得到释放。

    在那一天,警察局的门口站满了被俘人员的家属,他们焦虑而又激动的等待着自己亲人的被释放。

    法国是否被占领,目前来说和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亲人是否安全。

    9点的时候,警察局的大门被打开了,顿时,那些法国人蜂拥着围了上去。

    警察和士兵很快拦住了他们,一些德国的盖世太保和法国的秘密警察,则化装成普通人的样子混在了人群中,秘密的监视着周围的一切。

    亚力克森男爵在法国连一根头发都不能掉,否则没有人可以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第一批俘虏被释放出来了,当他们的家人看看到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时,忍不住激动的热泪盈眶,大声呼唤起了自己儿子、父亲、或者是丈夫的名字。

    领头的那个三是多岁,被释放的法国俘虏,也同样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他想迎上去,但看到边上的警察,却又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一辆轿车停了下来,接着一些德国士兵分开了法国人,一个穿着德国元帅服的军官从轿车上走了下来:

    亚力克森男爵!

    人群一下变得安静了

    王维屹来到了那些释放者面前:“为什么还不走?”

    “我们真的可以离开了吗。”三十多岁的被释放者小心翼翼地问道。

    王维屹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纽恩马斯。”

    “纽恩马斯先生,你自由了。”王维屹淡淡地道:“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也知道你为什么要加入抵抗组织。从国家的立场上,我恨不得现在就绞死你,但从个人的角度上,我同情你。你无非是个被蒙蔽者而已。我想你该看看现在的巴黎。和之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一样的天,一样的地,一样平和的生活,一样浪漫的姑娘。可我不太明白你和你的同伴们为什么要去破坏这一切呢?”

    王维屹完全是在那里诡辩。

    不过此时的纽恩马斯和他那些重新获得自由的同伴们心情是无比激动的,他们完全没有精力去理会这话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且对面站着的,是明天的救命恩人,是获得过无数美誉的亚力克森男爵,这让纽恩马斯的内心一下消除了全部的抵抗

    是啊,一样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去破坏呢?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加入抵抗组织的。

    那天,一个抵抗组织的小头目找到了他,在巴黎沦陷前那人是个面包坊的老板。他告诉纽恩马斯,为了巴黎的自由,战斗吧。然后又说了许多许多。结果纽恩马斯被说动了,加入了他们的抵抗组织,一直到被俘为止。

    他一个德国人都没有杀过,唯一参加过的行动,就是放火烧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并且在墙壁上写过几条反对德国人的标语。

    当他被抓获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伴一度以为他们会被送上绞刑架的但结果他们却自由了。

    一切都是因为亚力克森男爵!

    而那个可怜的面包坊老板。现在还被关在警察局呢

    这也让纽恩马斯更加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者了。

    “您有妻子和孩子吗?纽恩马斯先生。”

    亚力克森男爵的话打断了纽恩马斯的思考,他急忙说道:“是的,我有。”

    “您的妻子和孩子来了吗?”

    “来了,来了。”纽恩马斯急忙把人群中的妻子和孩子叫了过来:“这是我的妻子路易莎。这是我的孩子普林斯。”

    “纽恩马斯夫人,您好。”王维屹彬彬有礼的握住了路易莎的手,然后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

    路易莎完全不知所措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修鞋匠的妻子,根本不知道丈夫做了一些事情。

    当她听说丈夫被抓的消息后。整个人完全绝望了,反抗德国人。那是要送上绞刑架的啊!自己和孩子将来的生活怎么办?

    但没有想到仁慈的亚力克森男爵却把自己的丈夫给释放了。

    她感激亚力克森男爵,赞美亚力克森男爵,但当亚力克森男爵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您的丈夫受到了一些人的欺骗,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我认为他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到巴黎这座城市,我希望他回家后,您能以妻子的身份好好的劝说他,可以吗,夫人?”王维屹和颜悦色地说道。

    “啊是的,男爵,我会的。”路易莎哆嗦着声音说道。

    王维屹接着把头转向了纽恩马斯:“那么你呢,纽恩马斯先生?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男爵,我以前是个修鞋匠,但后来我的工具都被我每了支持抵抗组织了”纽恩马斯笑声回答道。

    “可怜的人,你还靠什么维持生活呢?”王维屹叹了口气:“我会让人给你一套全新的修鞋工具,不过这有一个条件”

    “您说吧,男爵,我不会再参加抵抗组织了”纽恩马斯无比感激地道。

    王维屹一笑:“我有一双皮鞋,年代挺久的了,我很喜欢,但现在有些裂口,你能帮我修补好吗?”

    “当然!”纽恩马斯骄傲的挺起了胸膛,和刚才判若两人:“我是巴黎最好的修鞋匠,无论什么样的鞋子我都能够修好它。您放心吧,在您离开的时候,一定能够得到您的和新的一样的皮鞋。”

    “谢谢你,纽恩马斯先生,我下午就让人把皮鞋和修鞋工具一起给你送去。”王维屹微笑着朝路易莎微微鞠了一躬:“祝您和您的丈夫、孩子快乐。”

    “也祝您快乐,男爵。”

    路易莎完全被男爵征服了,她发誓一回到家,就必须立刻让丈夫再也不要参加那个该死的抵抗组织。

    不过他并不知道,其实现在她的丈夫也是这么想的

    “那么你们呢?”王维屹把目光投向其他的被释放者:“难道你们还想重新进去吗?”

    一片欢呼声中,那些被释放者终于确信自己是真的被释放了,他们飞快的奔跑到了自己的亲人身旁,和家人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等到他们稍稍安静了些,王维屹这才对这些法国人说道:“所有需要谋生工具的,都可以到专门的机构登记,你们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当然,这些都将以我的私人财产资助你们。我可不希望再在这里看到你们,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吧。”

    法国人稍稍怔了一下,接着一整片的呼声响起:

    “男爵万岁!亚力克森男爵万岁!”

    老天,一个德国人在巴黎竟然得到了如此的拥护!

    盖世太保的奥维茨将军看到了这一切,似乎隐隐的领悟到了一些什么

    在跟随恩斯特元帅一起在无数法国人的欢呼中上了轿车后,奥维茨忍不住说道:“元帅,您的这个办法真的太好了。”

    “哦,是吗?”王维屹淡淡地说道。

    轿车开动了,奥维茨想了下:“是的,我很确定,您征服了那些法国人。”

    “奥维茨,屠杀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王维屹微微笑道:“杀一百个人,会有一千个人继续站起来反对我们。最终,整个法国都将反对我们,包括之前的那些观望者和德国的支持着,也会加入到我们的反对者行列中。与其用刺刀逼迫他们就范,不如用面包让他们减少我们不必要的麻烦”

    与其用刺刀逼迫他们就范,不如用面包让他们减少我们不必要的麻烦!

    奥维茨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这些所谓的抵抗组织成员,有很大一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王维屹掏出了根烟。

    奥维茨立刻帮着元帅点燃。

    王维屹吸了口,烟雾笼罩在了车里:“他们盲目的跟随着他们所谓的领导者,但到头来发现他们非但无法养活自己的家人,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将要失去,这对他们心理上的打击将会非常巨大。放了他们,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被俘的一天,他们还会告诉自己每一个认得的人,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亲身经历,可比我们的宣传要管用得多了”

    “我完全明白了,元帅。”奥维茨恭恭敬敬地说道:“我将来在法国会用更加灵活的手段来处理事情的。元帅,不是我赞美您,而是您来到巴黎,我的确从您的身上学到了许多。仁慈,有的时候比钢铁更加有用。”

    王维屹点了点头,随即道:“但绝不是盲目的仁慈,对那些铁了心要和我们战斗到底的敌人,必须用最强硬的手段解决他们!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危险!当这样的人越来越少,奥维茨将军,只有当愿意和我们合作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在法国的统治才会越来越稳固。”

    “是的,将军,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去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