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五十五. 王维屹到此一游

三百五十五. 王维屹到此一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上海邮政总局。

    下午总让人有些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站在门口的两个中国警察也是哈欠连天。

    那些日本人都在里面舒服的呆着,可自己却还得站在这里。要说这日本人来了以后,警察的日子都没有以前那么好过了。

    那边,一阵打闹声传来。两个扭打在一切的青年人,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互相对打着到了邮政局门口。

    这样的事情经常都会发生,经常笑嘻嘻地看着,根本没有来劝驾的意思。

    看他们边打边骂,好像这两人居然还是在法国领事馆工作的,为了个女人打了起来。

    嘿,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八噶牙鲁!”忽然,一声怒斥传出。

    警察赶紧站得笔直,那是负责这里的宫本少校。

    “让他们住手,成何体统!”正准备赶着去开会的宫本少校大声说道。

    他身边的几个日本人急忙把这两人强行分了开来,让翻译去问了下,宫本少校鄙夷的笑了下:“把他们都抓起来,在这里闹事,有损帝**官颜面。法国领事馆来人了,让他们赶把人领走,省得丢人现眼!”

    “哈依!”留守邮政局的肥田军曹大声应道。

    宫本少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被抓住的两个中国人,匆忙上了汽车

    肥田军曹也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又是聊的一天。去二楼检查了下,一切正常。其实在肥田军曹看来,完全没有必要那么紧张。在上海,支那的军队已经全部撤离了,就剩下了一些地下组织还在活动。

    “肥田先生。法国领事馆来人了。”

    “哦。”肥田走到子前面看了下,一辆挂着法国领事馆牌子的车停在了邮政局门口,接着,一个中国司机下车,打开了车门。

    一对夫妇一般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女的用手挽住男的手,看起来非常的亲密。

    那个女人真是漂亮,肥田在心里想道

    “军官先生,您好。我是法国领事馆的参事洛威洛。”那个法国男人一进来,就表现出了法国人一贯的装腔作势:“我听说我的人被你们抓了,所以特别前来领他们。”

    “你的人,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肥田一边严肃的说着,一边眼睛不断的在洛威洛身边那个漂亮欧洲女孩的身上乱转。

    太漂亮了。这些该死的法国人真有艳福

    “我很抱歉。”洛威洛让翻译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现在我可以把人带走了吗?”

    “你得先在这里签字。”肥田拿出了一张表格。

    洛威洛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肥田看了下:“跟我来吧。”

    那两个闹事的中国年轻人被关在了二楼,肥田领着他们走了上去,一边还在那喋喋不休的抱怨着领事馆的人给他们带来的麻烦。

    洛威洛不断的说着抱歉,他的“情人”紧紧的挨着他,他的司机则把手伸到了一只口袋里

    在二楼最左面的房间,门口站着四个日本人。正警惕的监视着这些上来的人

    肥田打开了一扇门,那两个领事馆的年轻人被放了出来,一见到洛威洛,便纷纷向他指责对方的不对。

    洛威洛朝他们眨了下眼睛。左面的那个年轻人忽然朝右面的恶狠狠打了一拳,被打的立刻跳了出来。

    两个人居然又扭打在了一起而且怎么劝也劝不住,渐渐的朝着左面那间屋子打了过去。

    “真是太愚蠢了,是吗?”洛威洛一摊手。显得非常奈:“真该把他们全部枪毙。”

    他这次说的居然是日语,肥田怔了一下。顿时大起亲切之感,原本准备发怒的想法也都丢了:“原来你会说日语是啊,他们太愚蠢了我们一起把他们分开来吧”

    这时,那两个中国人已经扭打到了最左面的房间,肥田急忙大叫:“把他们抓起来。”

    四个日本人立刻分开了两个中国人,然后两个人一个扭住了他们

    “该死的,你们这帮愚蠢的家伙!”洛威洛显得非常愤怒,挥动着全拳头走了上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轻微的声音响了起来

    肥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接着,洛威洛,他的情人和他的司机,手里同时出现了三枝手枪,枪口跳跃着,只发出了很轻微的声音,那四个日本人也都和肥田一样倒在了血泊中

    周文浩活动了下胳膊:“旅座,这啥手枪啊,怎

    么一点声音也都没有?”

    “以后告诉你们。”“洛威洛”——王维屹笑了笑。

    郭云峰迅速的打开了门,王维屹缓步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个年轻人蓦的回过了头,眼中充满了惊讶。

    “安飞?”

    “是的,你是?”

    “你好,国民革命军第虎贲卫队旅旅长王维屹。”

    “王旅长”安飞非常吃惊:“你,你这是”

    王维屹让郭云峰把准备好的衣服给了安飞:“赶换上,我得带你离开上海。”

    安飞一边换着衣服,一边似乎不太相信。这个旅长哪里来的?怎么进出上海在他嘴里如此轻松?

    几具日本人的尸体被拖了进来,丝毫没有惊动到一楼的人

    王维屹俯身,沾了些日本人的血,在墙壁上写了一行的字:

    “王维屹到此一游。”

    仔细的欣赏的自己这几个字,回头对郭云峰说道:“乱涂乱写可不是个好习惯。”

    “那你还写。”郭云峰嘴里嘀咕了声。

    这个旅长挺有趣的,安飞在心里想道

    “啊,换好了,很神气。”王维屹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安飞先生,我们可以走了。”

    王维屹就这样大摇大摆上了邮政局的二楼,杀了五个日本人,然后又带着自己要营救的目标,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

    一楼那些还在办公的人,丝毫都不知道在他们的头顶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人去关心那些从二楼下来的人。

    王维屹在走出邮政局的时候,还脱下帽子微笑着对这里的人说道:“先生们,祝你们愉。”

    车子发动了起来,

    周文浩和魏东在车子外面面相觑:“旅座,我们怎么办?”

    “你们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然后,王维屹又说了刚才说过的话:“先生们,祝你们愉。”

    车子开走了

    “旅座说我们像流氓,你有没有觉得他才像流氓?”周文浩咬牙切齿地道。

    “我早发现了,很耻。”魏东一脸苦相:“兄弟,走吧,到法租界可还有些路呢”

    “老天,王旅长,你真把安飞兄弟救出来了?”

    唐乃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维屹最初说要把安飞救出来的时候,唐乃安还是半信半疑的,毕竟安飞可是被关在日本人那里的,哪有那么容易把他救出来的?

    可现在,眼前活生生站着的就是安飞!

    怪不得日本人对王维屹那么害怕,想尽办法都要把他抓住。这样的人存在对日本人真的是很大很大的威胁

    “安兄弟,你堂兄的头”唐乃安沉默了下:“你堂兄的头,已经被你堂嫂接回去了”

    安飞抬头,深深的吸了口气,竭力在那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过了会,缓缓说道:“大哥和那么多的兄弟为国成仁,我安飞却还苟活于世,大丈夫不能为国而死,还有什么颜面活着?”

    “你错了。”

    安飞转过头去,看到说话的是王维屹,王维屹淡淡地道:“活着,才能好的报仇。安将军已经殉国,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应该好好的活下去。”

    唐乃安叹息一声:“安兄弟,你父亲的人正在上海到处活动,想设法营救你,他们还不知道你已经被救出来了,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

    “不必了。”安飞眼睛盯着王维屹:“王旅长救命之恩,安飞没齿难忘。我与倭寇国恨家仇,不可不报。请王旅长收我为马前之卒,他日与倭寇决战,安飞誓死突前,绝不后退!”

    说着,又转向唐乃安:“唐先生,请暂时不要把我的消息告诉我父亲的人,等我离开上海再和他们说。”

    唐乃安默默的点了点头

    “王旅长,请收下我这个该死未死之人吧!”安飞大声说道。

    “虎贲卫队旅欢迎你的加入。”王维屹淡淡笑着。

    “恭喜王旅长又收得一员虎将。”唐乃安说完又皱起眉头:“只不过安飞一出来,日本人必然愤怒,现在上海只怕已经被全部封锁,你们如何出去?”

    王维屹笑了:“我既然能进来,就能出去,而且,我还得让日本人护送我出去。”

    边上的人听着目光相对,一脸诧异。旅长是在那边吹牛?日本人送他出去?难道日本人听他的吗?

    王维屹看了下时间:“三个小时后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