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五十一. 山口宏的痛苦

三百五十一. 山口宏的痛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上海。:

    看到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菅原直政,小早川鸿伊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现在,松井将军那终于可以有个交代了。

    “菅原君,好好的回去休息吧,松井将军很快会派人来接你的。”对于菅原直政这个rì军将领里的耻辱,小早川鸿伊尽管懒得和他多说话,但却还是竭力让自己的脸sè看起来好看一些。

    “大佐阁下,我有一些话想和您单独说。”谁想到,菅原直政非但没有走,反而朝山口宏看了眼然后说道。

    小早川鸿伊皱了下眉头:“山口,你这次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哈依。”

    山口宏离开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些隐隐的不安

    “你是说真的?”小早川鸿伊皱起了眉头:“你确定你没有听错的?”

    “是的,我确定。”菅原直政大声说道:“当时我正好被支那人押着进去,非常清楚的听到了那个支那人王维屹说,‘山口君,别说了,那么重要的军事机密小心泄露’,他是看到了我。而山口上尉却说‘不要紧,你我是朋友.,何况’当他还想说下去的时候,却被王维屹坚决的制止了”

    “朋友,朋友”小早川鸿伊反复的念着这两个字,眼睛慢慢的眯缝起来。

    “还有!”菅原直政继续说道:“在回来的路上,山口上尉还从口袋里露出了一条项链,看起来非常珍贵。当时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我问他这么贵重的东西为什么随身携带?他告诉我这也是那个支那人王维屹送给他的”

    小早川鸿伊沉默在了那里。

    山口宏是他的学生,家景非常贫寒,一直到加入帝**队之后环境才好了一些。他不可能会拥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可是,山口宏对于自己,对于帝国的忠诚也是毋庸置疑的。说他会和支那敌人做朋友出卖帝国,小早川鸿伊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但菅原直政也没有任何冤枉山口宏的必要

    “菅原大队长,松井将军已经派人来接你了,你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小早川鸿伊终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请不要到处传播,这关系到一个帝**人的名誉问题我的意思是,松井将军那里也请您暂时保密”

    “我明白。我会的。”菅原直政大声说了句,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小早川鸿伊在那怔怔的坐着,许久后,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叫山口宏立刻来见我。”

    他是信任自己的学生的,也绝不相信自己的学生会背叛帝国。但是菅原直政的指证呢?他可以为山口宏保证一段时候的秘密。但却绝对无法永久保留

    门被推了开来,看起来,山口宏还没有从昨rì的醉酒中醒来,面sè非常难看。

    “大佐阁下,您叫我?”

    小早川鸿伊的眼睛死死盯着他:“说吧,你和王维屹之间是怎么回事?”

    “王维屹?”山口宏怔了下:“我和他之前只有交换人质的经过啊,也许您知道了。他请我喝了顿酒吧。是的,为了能够尽快换回菅原君,我是和他喝了一顿酒,他还送了我两瓶上好的朗姆酒。我正准备给您拿一瓶来呢。”

    小早川鸿伊yīn冷的笑了下:“仅仅只有这么多吗?你说你和他是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朋友?”山口宏一头雾水:“我怎么可能和他是朋友啊,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我喝多了。而且我想麻痹他”

    小早川鸿伊非常希望自己的学生说的全部是真的,如果出问题的话。那非但山口宏的前途完了,就连自己也将受到很大牵连。

    小早川鸿伊把手伸了出来:“拿来吧,王维屹送给你的礼物。”

    一听这话,山口宏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条项链:“老师,您说的是这个吧?我本来想交给您的,但一直没有时间。”

    说着,他把项链放到了老师面前:“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是个小玩意。”

    “小玩意?”小早川鸿伊把项链一拿到手里,已经叹了口气:“你认为这是小玩意吗?”

    见自己的学生茫然点了点头,小早川鸿伊苦笑了声:“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是某个皇家才会用的东西那!”

    山口宏面sè大变

    “我看光是这个坠子,你为军队服役一辈子也买不起”

    小早川鸿伊才说出这话,山口宏已经急匆匆地说道:“老师,我真的不知道。我从小家里就很穷,从来没有接触过什么贵重的东西。我的妻子家中也是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小早川鸿伊放下了项链:“我想,你上当了,王维屹给你不,也是给我挖了一个很大的陷阱你在支那人那说的话,办的事,菅原直政全部都听到了,他早晚都会告诉松井将军的”

    “不,老师,所有的责任都将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山口宏大声说道。

    小早川鸿伊摇了摇头:“你承担不了,这里面牵涉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菅原直政的两次被捕,都是由你出面把他救出来的,而且都是王维屹亲自点的名。菅原直政的遭遇,这在爱面子的松井将军看来,是他毕生的耻辱,如果他听了菅原直政的那些话,会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甚至会说你和王维屹是一伙的,这才造成了菅原直政的不断被抓。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你会走上军事法庭,而我,也将脱下这身军装”

    “八噶!”

    山口宏身子晃动了下,原本就惨白的面sè更加的难看了。

    老师的两个儿子都死了,现在老师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老师的全部热情,都放在了军队中。

    这,是支撑他不倒下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老师失去了这两样,那他就真的什么也都没有了

    都怪自己,为什么要听了那个狡猾的支那人王维屹的话,把自己和老师陷入到了如此被动的境地?

    “老师,我对不起您”山口宏的脑袋垂得低低的,满脸羞愧:“是我一时不小心牵连到了您,如果真的有您说的那种情况发生,我会竭尽全力把责任全部自己承担下来的!”

    “算了,算了。”小早川鸿伊苦涩地道:“我相信你对我,对帝国的忠诚,但王维屹是非常狡猾的,上了他的当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就连我也有过这样的遭遇路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小早川鸿伊接起听了会:“啊,松井将军派人来接菅原直政了?好的,把他带给他们吧。”

    放下了电话,看了看羞愧无比的山口宏:“先下去休息吧对了,把项链带上,这可能换不少钱,如果如果你真的无法在军队里呆下去了,有这条项链也能保证你和理惠子、优美子的生活了”

    山口宏的眼泪几乎要落了下来。他宁可死,也绝不愿意脱下身上的军装

    “去吧,去吧,带着项链去吧,我需要好好的安静一下。”小早川鸿伊疲惫的挥了挥手。

    山口宏咬了咬牙,拿起了项链,朝着老师鞠了一躬,然后大步走了出去。他发誓,哪怕自己被送上军事法庭,到底还是要脱掉军装,也绝不能够牵连到老师

    在两名士兵的护送下,菅原直政走了出来。zìyóu的空气真好。

    很快就能见到自己的舅公了,这该死的军队生涯,非但让自己丢掉了曾经的雄心壮志,还让自己变成了瘸子。

    松井将军派来的车已经等候在那了,一名少尉走了过来,递上了自己的证件,负责保护菅原直政的军官检查了下:“拜托了。亲把菅原大队长护送到松井将军那里吧。”

    “哈依!”

    菅原直政坐上了车,松井将军派来的两名军官一左一右坐到了他的身边,严密的保护着他。

    车子开动了

    菅原直政发誓,自己一见到舅公,一定要把自己看到的关于山口宏的一切都告诉他!这些该死的军官,不知道好好的为帝国效力,却和支那人勾搭到了一起!帝国不断的失败,也许正是这些人造成的!

    车子平稳的朝前开着,不过开的方向似乎出了一些问题。

    当车子开进一条小巷的时候,菅原直政迷惑地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车子猛的停了下来,接着司机回过了头,微笑着道:“菅原大队长,你好,你瞧,我们那么快又见面了。”

    当菅原直政看清了这个人的脸的,他整个人都僵硬在了那里:

    王维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