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四十五. 波波瓦茨先生,你好!

三百四十五. 波波瓦茨先生,你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恩斯特勃莱姆?”在自己的小屋里,当卡萨诺维奇听到这个名字,差点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曾经化名莫约尔的恩斯特勃莱姆?”

    “是的,是我。”王维屹点了点头。

    “我的上帝啊。”卡萨诺维奇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你还没有死,你居然还没有死!我的父亲在生前无数次的和我说起过你。说当知道你就是那个传奇的骷髅男爵后,他说那是他生最的荣幸”

    说到这,他忽然变得情绪激动起来:“可你这些年跑到哪里去了?我的父亲死了,被那些该死的俄国人杀死了!直到死,他还在念叨着你,你知道吗?你看看,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够想像,我的父亲曾经和骷髅男爵起并肩奋战过吗?”

    “卡萨诺维奇,不要激动,告诉我,你这些年在纽约都是怎么过来的。”王维屹不紧不慢地道。

    卡萨诺维奇在那怔怔的看着对方,过了会,深深的叹了口气

    从小就生活在巴黎贫民窟的卡萨诺维奇,当来到美国后,依旧住在了贫民窟里。但他什么都不会做,也没有哪家工厂愿意要他,于是,他只能走上了父亲曾经走过的老路

    但他混得没有他父亲当年混得那样的好,总是混迹在些三流的小帮会里,做些最底层的事情。

    而就在今天晚上,他们遭到了敌对帮会的袭击,如果不是恩斯特勃莱姆及时出现,也许现在卡萨诺维奇已经死了

    “敌对帮会?什么样的敌对帮会?”王维屹有些好奇。

    “那是法国人的帮会。”卡萨诺维奇带着几分无奈:“在纽约,有俄罗斯黑帮,意利黑帮,法国黑帮,和美国本地黑帮我们是个小帮会,得罪了法国人,到处遭到他们的追杀,在纽约根本就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了”

    “哦?”王维屹顺口问了声:“领导这些法国黑帮的人是谁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卡萨诺维奇恨恨地道:“西蒙德让波*瓦茨!”

    “西蒙德让波*瓦茨?”王维屹怔:“是个胖子吗?以前在兰斯呆过?”

    “啊,是的,先生,他是个胖子,而且以前据说的确在兰斯呆过。”卡萨诺维奇有些惊讶:“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王维屹笑了

    西蒙德让波*瓦茨!

    这个名字对于他意味着钻石,小袋的钻石!

    恩,怎么他也跑到美国来了?看来美国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他在那想了下:“卡萨诺维奇先生,你愿意做个和你父亲样的人吗?”

    “您这是什么意思?”卡萨诺维奇怔:“难道您认为我可以做到?”

    “是的,我认为你可以做到。”王维屹点了点头:“但是这取决于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向你提供发展的资金,以及帮你扫通jǐng察局的道路”

    卡萨诺维奇听着嘴张得老老天,难道骷髅男爵在美国也有那么的势力吗?

    “至于波*瓦茨”王维屹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想笑:“这人完全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或者这么说吧,我来帮你解决掉他”

    “您您说的都是真的吗?”卡萨诺维奇小心翼翼地问道。

    “骷髅男爵从不骗人。”王维屹淡淡的笑着:“但是我帮你完成了这些事情,并且把你发展成为纽约举足轻重的势力之后,你切都得听我的。”

    “我发誓”

    “不用发誓。”王维屹打断了他的话:“我能够把你捧到个很高的位置上,也能够让你摔得很惨,而你屁股下的位置是否能够坐得长久,完全取决于你本人。”

    “我明白了,男爵先生。”

    卡萨诺维奇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好吧,现在请你告诉我,我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波*瓦茨先生”

    回到紫光军事基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小灵告诉了王维屹个相当不错的消息:

    郭云峰和埃莉娜切正常。

    这个消息的确不错,王维屹正想要用到他们。

    看着郭云峰和埃莉娜jīng神抖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王维屹心叹息了声,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恢复记忆?

    定了定神:“四刀,埃莉娜,我想你们化个小妆,把自己化得老些”

    “为什么?”埃莉娜有些不太乐意。

    女人,谁愿意把自己弄老了?

    王维屹笑了:“因为我们要去拜访个人不过我不太确定他是否愿意见到我们”

    站在幢很房子的门口,王维屹扶正了下自己的高统帽。

    看起来尽管当年在兰斯损失惨重,但波*瓦茨这些年过得还是相当不错。

    “我们该怎么进去?”郭云峰指了指房子。

    “就这么走进去。”王维屹笑着,根本就不在意。

    三个人就这么摇摆的走了过去,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站在屋子门口的那两个黑帮分子。

    “嘿,站住!”

    “先生们,请不要惊慌。”王维屹摘下了高统帽,彬彬有礼地说道:“我们是来拜见波*瓦茨先生的。”

    黑帮分子的心放了下来,看来又是来找波*瓦茨先生“帮忙”的商人:“今天波*瓦茨先生不见客。”

    “那么,就很遗憾了。”王维屹重新戴好了帽子:“可是,有人定想见到他”

    他侧开了身子,郭云峰和埃莉娜平静地注视着对面的人,两个黑帮分子的面sè变了因为,他们看到了两枝冲锋枪

    门被推开了

    正在和客人谈着话的波*瓦茨先生怒,正想发火,忽然他和客人们下屏住了呼吸。

    两个波*瓦茨的手下举着手倒退进来,随后进来的三个人手里,端着两枝冲锋枪。

    “你们知道这是”波*瓦茨决定不在客人面前丢脸,他想借用自己的名号来吓唬他们。可是当他的话才出口,他完全的被惊呆了。

    他先看到了埃莉娜再看到了郭云峰最后,他看到了:

    恩斯特勃莱姆!

    三个人都有些“老”了,可是这三个人波*瓦茨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在兰斯,正是他们让自己遭受了很的耻辱。

    而当时在兰斯,直是埃莉娜在那用枪对着他们,所以对埃莉娜的畏惧,波*瓦茨甚至超过了对恩斯特勃莱姆的畏惧

    “波*瓦茨先生,你好。”王维屹总是表现得那么有礼貌:“如果不打扰的话,我想把你们的客人带到隔壁的房间去。”

    “是是的。”波*瓦茨振作了下jīng神,对他的客人们说道:“我给你们些建议,定要听他们的话,不然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客人们是第次看到波*瓦茨如此的害怕。

    这三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当客人们都被埃莉娜和郭云峰赶到边上的屋子之后,王维屹坐了下来:“波*瓦茨先生,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啊,还好,还好”波*瓦茨艰难的咽了下口口水:“您呢?我听说您死了啊,现在证明那些都是谣言。我该叫您恩斯特先生吧?恩斯特先生,您的队员都来了吗?”

    王维屹倒没有隐瞒什么:“他们都在德国,就我们三个来了。波*瓦茨先生,让我们来谈下正题吧。听说你在美国势力发展得很,为什么?美国如此多的黑帮,你个法国人为什么会发展得那么迅速?”

    “啊,那是因为我”

    波*瓦茨才说话,已被王维屹打断:“波*瓦茨先生,我希望听到真话。你知道,我的脾气向不是很好。”

    波*瓦茨咬了咬牙:“好吧,是德萨德少校。您还记得德萨德少校吗?”

    王维屹笑了,他当然记得德萨德少校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当年,我被您席卷走我的我全部家产,非常困难。”波*瓦茨继续说道:“我的手下也有很多人因为我付不出钱而离开了我。正在这个时候,德萨德少校找到了我,让我为他效力,来美国,发展势力,并且随时听候他的吩咐”

    王维屹完全明白了,看来和自己样,波*瓦茨也是德萨德少校手的枚棋子。

    “现在呢?你经常和他联络吗?”王维屹沉吟着问道。

    “已经差不多年没有联络了,他现在非常忙,您得知道,他现在是德萨德上校了”

    王维屹点了点头:“除了你,我想他定还派有其他人在美国或者别的什么国家吧?我希望把你知道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全部写出来。”

    “嘿,德萨德上校知道了会杀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