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四十二. 男爵之夜

三百四十二. 男爵之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男爵之夜!

    这是一次让所有知道,但却无法参加的人都羡慕不已的化装舞会。

    当夜幕降临在华盛顿,一些汽车载着那些盛装的客人出现在了维特根斯坦庄园之外。

    今天化装舞会的主题是男爵之夜,这是一个让人兴奋的舞会。

    进入庄园的男男女女,有的化装成英国男爵或者男爵夫人。有的则干脆戴上了一个骷髅面具。

    所有看到这种面具的,都会会心一笑。

    他们扮演的是骷髅男爵!

    啊,现在这位男爵在美国的名声可实在是太响亮了

    当然,也有人是穿着仿制的军服来的,是那种老式的德**服,最近这种仿制的老式德**服,自从骷髅男爵现身上海之后,在美国可畅销得很。

    男爵之夜,不少人都猜测那是以骷髅男爵的名义举办的,这样的宴会最近在美国发生的次数非常频繁。

    有“男爵晚宴”,有“男爵慈善拍卖”甚至在一些夜总会里,也举办过类似的活动。

    这时,一辆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赖利停稳了车,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道:“嘿,我可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弄到这张请柬,祝你好运。”

    “谢谢。”

    那人说完话,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艾略特站在庄园门口,检查着客人们的请柬,然后放行。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朝这里走了过来。

    这人穿着德意志老式红sè饰面的m1842式白sè皇家阅兵礼服,勃兰登堡式袖口设计、巴伐利亚步兵亮红sè领章和滚边,以及巴伐利亚兵团柠檬黄sè袖章滚边。袖子上还有巴伐利亚轻步兵双袖带。

    他的领口。佩带着一枚大家都熟悉无比的骷髅徽章,他的胸口,佩带着几枚勋章。

    艾略特专门研究过这些。啊,那是一级铁十字勋章那是蓝sè马克思勋章见鬼,居然还有大铁十字勋章?

    这人为今天的打扮下了不少的功夫,可一个人怎么可能获得那么多的勋章?尤其是蓝sè马克思勋章和大铁十字勋章,他也敢带?简直就是在侮辱德国的勋章!

    朝他脸上看去,艾略特发现这个客人戴着一个奇特的面具,看起来。好像像微笑着的死神?

    该死的,居然用这样的面具!

    艾略特对这位客人有些不满,但他还是出于礼貌地说道:“先生,您有请柬吗?”

    “是的,我有。”客人把请柬交给了艾略特。

    “卢卡斯.戴维.汉灵顿先生。欢迎来到维特根斯坦庄园。”

    卢卡斯先生朝艾略特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进了庄园

    真是个奇特的人艾略特嘀咕了声,随即又把注意力重新收了回来

    今天的是赫敏.维特根斯坦夫人的生rì,当她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后,美妙的舞会很快就开始了。

    许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维特根斯坦庄园,对庄园充满了赞叹。

    草场上到处都是迷人的灯光,到处都是尽情享受着这一切的宾客。

    “赫敏。你今天真是迷人。”罗丽莎夫人对她最好的朋友如此说道。

    “谢谢你,罗丽莎。”赫敏也同样在微笑着:“你不跳舞吗?”

    “啊,我已经很久没有跳舞了。”罗丽莎看着草场上的那些客人:“我想回放假休息一下。”

    “好的,一会我再来看你。”

    罗丽莎回房间的时候。目光又在客人们中停留了会。她多想在这些宾客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可她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卢卡斯来到草场的时间比较晚,这时候钢琴曲响起。客人们都已翩翩起舞。

    卢卡斯平静的站在那里看了会。一些从他身边经过的男女宾客,对不由得对这个戴着奇怪面具的客人多看了几眼。

    虽然是化装舞会。可也不用弄这么副面具

    “会弹‘仲夏夜之梦’吗?”卢卡斯来到了钢琴师身边问道。

    钢琴师点了点头卢卡斯拿出一张十美元放到了他的钢琴上:“能弹奏一曲吗?”

    “仲夏夜之梦”那入梦如幻的曲调很快响起

    “普罗西先生,我需要休息一下。”

    “好的,夫人,您要喝点什么吗?”

    “啊,不用了”罗丽莎夫人才说到着,一个人忽然怔在了那里过了会,不知道为什么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起

    来:“外面在弹奏的,是‘仲夏夜之梦’吗?”

    普罗西听了下:“是的,怎么了?夫人?这里经常弹奏这首您最喜欢的曲子”

    “是的,但是”罗丽莎的声音真的有些颤抖:“但是我忽然有了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很强烈”

    这时候,外面的乐曲又变了,变成了“美丽的梅露西娜”序曲

    罗丽莎夫人的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硬了,她怔怔的在那里听着,听着然后,罗丽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他,来了!”

    “谁,夫人?”普罗西完全没有明白。

    “他回来了,我能感觉得到,她真的回来了”罗丽莎夫人的声音依旧在那里颤抖着,但是声音里却带着无比的喜悦:“普罗西,我发誓,我能感受到他现在就在外面!”

    她竭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子,然后,忽然疯了一般冲了出去

    普罗西目瞪口呆,从他第一天当夫人的管家开始,从来都没有见夫人如此的失态过

    “罗丽莎,你怎么了?”看到罗丽莎冲了出来,赫敏赶紧问道:“出了什么事了吗?”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罗丽莎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能感受到,我能感受到他在哪,他在哪”

    她的目光不断的在人群里搜索着,她发誓,他真的回来了

    她的目光落到了钢琴那里在钢琴的边上,站着一个穿着白sè皇家阅兵礼服的人。

    这一瞬间,对于罗丽莎夫人来说,天地已经静止了她听不到乐曲声和宾客们的喧哗,在她的耳中,只回响着一个声音:

    “你会来看我吗?”

    “我会的!我保证,无论过去了多少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辛,总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别忘了,我还欠你两件事呢。”

    现在,他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罗丽莎的眼中,也再看不到任何的人,只有那个人的身影:

    即便他戴着古怪的面具,但那身影,在罗丽莎的眼中是如此的熟悉、亲切。哪怕他把自己全身都包裹在斗篷里,罗丽莎发誓,自己也会一眼就认出他!

    岁月的流逝,却根本无法阻挡住她对他的思念!

    罗丽莎没有哭,她强迫着自己不能落泪。为了这一天,她等待了如此多的时候,渡过了如此多的思念之夜。他无数次的发誓:

    只要还能够见到他,就要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呈现给他!

    不能哭,不能落泪

    “罗丽莎,你究竟怎么了?”赫敏有些急了。

    罗丽莎推开了赫敏握住自己胳膊的手,一步步的朝着那里走去

    赫敏傻了,艾略特也傻了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丽莎一步步的朝前迈动着自己的步子,她发现自己每挪动一步都是如此的艰辛

    她,终于来到了戴着面具的那人面前,然后,她默默的注视着他,轻轻的抚摸着那张面具

    带着微笑的死神!

    那人,也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凭着罗丽莎夫人抚摸

    宾客们全都傻了。神秘、高贵、美艳的罗丽莎夫人这是怎么了?而赫敏,却忽然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

    “赫敏阿姨,夫人这是怎么了?”艾略特觉得太奇怪了:“那个人叫卢卡斯,不过是纽约来的一个股票经纪人,是个暴发户。”

    “不,他不是暴发户。”赫敏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也湿润起来:“我知道了,是他,一定是他。除了他,没有人能让罗丽莎夫人这样”

    “你回来了”当罗丽莎终于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之后,眼泪终于完全无法控制的从她的眼中流出。

    “我回来了,我答应过你,无论如何艰辛,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面具下的那个人说道:“不要哭,这会破坏伯爵夫人形象的。”

    罗丽莎笑着、落着泪,然后说道:“你还欠我两件事,记得吗?”

    “当然记得,我就是回来兑现诺言的。”

    “那么,我现在将行使我的权利了,可以吗,男爵先生?”

    “随时为您效劳,伯爵夫人。”

    “请你和我一起共舞!”

    “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入梦如幻的“仲夏夜之梦”乐曲,开始在维特根斯坦庄园再度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