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四十. 总统和部长

三百四十. 总统和部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班克黑德.威廉.布罗克曼议长的心情此时无疑是高兴的,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连任美国众议院的议长了。:

    当然,他也深知这背后谁的功劳最大。

    维特根斯坦家族实在是个低调的家族,甚至低调得让人可怕。

    他们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但就班克黑德议长所知道的,这个家族在幕后掌控了大量美国、英国、法国等国的企业、银行。

    而班克黑德更加清楚,自己所知道的,不过是这个庞大家族的冰山一角而已。

    而能得到他们的青睐,无疑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这个家族据说人丁现在并不兴旺,男人们都死在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下,现在是两个女人当家:

    赫敏.维特根斯坦和罗丽莎.维特根斯坦。

    这是两个拥有着巨大财富和权势的女人

    班克黑德今天举办的是一个小型的,纯属私人xìng质的宴会,邀请到的客人并不多,都是班克黑德的合作伙伴和非常要好的朋友。

    这些客人们都有一些心不在焉的味道,似乎他们都在等待着什么。

    其实不用他们说,班克黑德议长也知道他们在等待着谁:

    美国最神秘、据说也最高贵、最充满了魅力的罗丽莎夫人。

    “赫敏.维特根斯坦夫人、罗丽莎.维特根斯坦夫人到!”

    当这个声音响起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门口

    当赫敏和罗丽莎夫人一同进来的时候,无论见过,或者没有见过的宾客们都在心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呼唤。

    岁月,似乎竭力的想在罗丽莎夫人的脸上留下刻痕,但那张美丽的脸,也许得到了来自地狱的神秘力量,顽强的拒绝了岁月的侵蚀,依旧是那样的光滑、年轻、美丽。

    甚至美丽得让人无视直视。

    在西方,有一个传说,当死神的侍从为他收集到了足够多的灵魂,死神可以赐予他不死之身,并且为了避免他在永生之中孤独,可以让他所爱的人永远保持青chūn。

    这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一个从丹麦神话里流传出来的传说。

    但现在,这些宾客们却亲眼的看到了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神奇的地方,只不过是罗丽莎夫人身处的优越环境,以及良好的保养,让伯爵夫人有了一些“逆生长”的趋向。这在现实生活里不乏这样的例子。

    但罗丽莎夫人的高贵、神秘,却让客人们一下想起了这个丹麦神话故事

    男人们仰慕的眼神,女人们羡慕妒嫉的目光,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他们现在的心态。

    罗丽莎夫人以她的美丽、高贵、神秘迅速征服了现场的所有宾客,而赫敏,这个拥有着无穷无尽财富的女人,却显得是那样的平淡,只是默默的跟随在罗丽莎夫人的身边。

    可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赫敏在代替一个男人守护着罗丽莎夫人

    “赫敏夫人,罗丽莎夫人,你们能来实在让我太荣幸了。”看到两位维特根斯坦夫人出现,班克黑德顿时觉得这已经是一个完美的晚宴了。

    他热情洋溢的把她们迎接进来,并将她们介绍给了今晚到来的客人。所到之处,无不都是艳羡眼神。

    这时候,钢琴曲响了起来,班克黑德明显发觉到罗丽莎夫人的面前略略动了一下:“罗丽莎夫人,您喜欢这首曲子吗?”

    “是的,我喜欢。”罗丽莎夫人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德国最伟大的音乐家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

    这一首钢琴曲,让她想到了和一个人对于音乐的第一次交流

    “德国最伟大的音乐家难道不应该是贝多芬吗?”班克黑德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也一样伟大,但在我心里,门德尔松才是最好的。”罗丽莎夫人淡淡地道:“曾经有人对我说,如果不是门德尔松过早的离开了我们,他也许将成为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我对这句话完全赞同。”

    班克黑德完全没有理解罗丽莎夫人话里的含义:“啊,是的,德国真是个奇怪的国家,严谨、一丝不苟,但却偏偏又生产音乐家和艺术家”

    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在班克黑德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班克黑德面sè略略一变,不过他在两位维特根斯坦夫人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也低声说道:“总统先生来了。”

    两位维特根斯坦夫人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在他们眼里,一个总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客厅里,而是被从侧门请到了一间小会客室中。

    一见到班克黑德和两位维特根斯坦夫人,罗斯福便幽默地说道:“嘿,一个议长可请不动我,可是当我听说维特根斯坦夫人也会出现,我不顾我夫人会吃醋,摇着轮椅就来了!能见到罗丽莎夫人,美国无数的男人会因此而妒嫉死我的。”

    班克黑德、赫敏和罗丽莎夫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平心而论,罗斯福算得上是一个风趣的人。

    “好吧。”罗斯福一摊手:“在美丽的女士面前我可不能说谎。是的,我是专程来感谢两位夫人的,如果不是你们的慷慨,也许我的连任之路没有那么轻松。”

    “我们只是帮助美国挑选出了一位最优秀的总统而已。”罗丽莎微笑着道。

    “看啊,谁说只有男人会说俏皮话,如此迷人的女士一样会如此风趣。”罗斯福的兴致更加高了。

    赫敏在边上微笑。

    “我们只是帮助美国挑选出了一位最优秀的总统而已”,这句话恰到好处,不令人反感的拍了罗斯福的马屁。

    而这对于罗丽莎夫人来说只是一桩小事而已,即便是一位皇帝和皇后,也一样会被她折服的

    “我们刚才说到了德国。”当几个人坐定后,罗丽莎夫人开口说道:“在那讨论门德尔松和贝多芬,总统先生是如何认为的?”

    多么聪明的女人啊!罗斯福不禁在心里赞叹道。

    维特根斯坦家族为了他能连任总统,花费了巨额的竞选资金,但罗丽莎夫人却只字未提,反而说起了德国的音乐家。

    这样的女人,让人肃然起敬

    “啊,我对音乐不太了解。”罗斯福总统回答道。

    “那么您对德国了解多少?”似乎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回答,罗丽莎夫人微笑着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一个生命力非常强大的国家。”罗斯福想了一下:“很难想像,一个在战争失败之后,如此困顿的国家,居然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重新崛起,如果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rì尔曼无疑是值得所有人尊重的一个民族”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但是,据说他们的那位元首非常疯狂,经常会在疯狂念头的驱使下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明确的说吧,德国是欧洲的一个不稳定因素。前一次失败的yīn影,让他们急于复仇我甚至可以这么说,欧洲有爆发战争的可能”

    “不,不。”班克黑德立刻反驳了总统的话:“我的看法是相反的,德国人不会再爆发第二次战争了,前一次他们吃的苦头实在太多,难道总统先生认为德国可以同时面对全欧洲的挑战吗?”

    “那可说不定,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一些事情。”罗斯福还是坚定着自己的看法。

    这是罗丽莎夫人缓缓说道:“其实,我建议总统先生和议长先生能够去德国看看,德国绝对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样,他们的元首也并不疯狂。起码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一个说话做事都会腼腆的大男孩。”

    “哦,夫人见过德国元首?”罗斯福好奇地问道。

    “是的。”罗丽莎夫人并没有否认:“那是在很久以前,战争还在进行,我去德国拜访我的一个朋友,很偶然的见到了阿道夫.希特勒”

    “人都是会变的。”罗斯福说了这么一句,随即笑道:“我们何必争论这个?德国的事情发生在欧洲,而不是在美国。还是让我们来谈论一些更加有趣的事情吧。”

    赫敏接口说道:“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明天是我的生rì”

    “啊,祝您生rì快乐。”罗斯福和班克黑德同时说道。

    “谢谢。”赫敏非常有礼貌的点了点头:“我会在我的庄园里举办一个化装舞会,总统和议长先生有兴趣参加吗?”

    “我发誓这样的邀请没有人能够拒绝。”罗斯福说着遗憾的叹息一声:“但明天,那些该死的官僚们要向我汇报工作,居然还是见鬼的晚上,我实在无法抽出空来。赫敏夫人,请接受我最诚挚的祝福,以及最真诚的道歉。”

    班克黑德倒是立刻接受了邀请,随即问道:“这个化装舞会有名字吗?”

    “有。”赫敏微微笑着,然后说道:

    “男爵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