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三十一. “皇上”

三百三十一. “皇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皇上,您这是要去哪呢?奴才伏侍着您。”

    一看到“皇上”爱觉罗.溥仪出来,溥仪最喜欢的太监“小王三儿”王凤池急忙迎了上去。

    “啊,今儿个太阳那么好,朕想着出宫走走,你陪朕一起去吧。”

    “哎,知道了,皇上,要给您准备些什么不?”

    “不必了。”溥仪摆了摆手,戴上了墨镜,正想出宫,忽然日本人派来“保护”自己的田原次郎少佐拦住了去路:“皇上,您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为什么?”溥仪眉头一皱。

    “因为我没有接到您要出宫的命令。”

    “这里是满洲国,朕是皇上,难道要出个宫还需要和你们请示吗?”才过三十岁的溥仪一下变得急躁起来。

    “皇上,我的任务是负责保护你的安全,没有接到命令,你哪里也不许去!”田原次郎根本不肯让步。

    “你你”溥仪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可他又不敢得罪日本人,气呼呼的一跺脚,转身就回到了宫中。

    一屁股坐了下来,胸中憋着一口恶气:“这算什么事儿?这里是不是满洲国?朕是不是皇上?朕要出个宫,居然还要他们东洋人批准才行?”

    “皇上,您别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王凤池急忙帮“皇上”揉着胸口。

    溥仪握住了王凤池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把玩着,叹息一声:“三啊,朕这个皇上当的窝囊啊,现在连自己家都出不去了。早知道这样,朕来什么满洲啊哎哟。哎哟朕的心里难受。”

    “,请孙太医来!”王凤池急忙叫了出来。

    御医孙耀庭被急急忙忙的召唤进来,检查了下,“皇上”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动了气了。孙耀庭开了张方子,嘱咐“皇上”好好将养,不要轻易动气。

    溥仪赏了孙太医,孙耀庭一边谢恩一边退了出去。

    才出去,就听到和他关系非常不错的周公公在那低声骂着:“***真不是玩艺儿。放着‘水路’不走,走‘旱路’,这叫什么事儿?”

    “嘛是‘旱路’,嘛叫‘水路’”孙耀庭茫然不解。

    “你在宫里还不知道?”周公公朝里面看了看,声音放得加低了:“人家都说万岁爷放着皇后的‘水路’不走。走公公们的‘旱路’呢。”

    孙耀庭这才恍然大悟。

    早听说了皇上的特殊“爱好”,在宫中,这似乎是个公开的秘密。

    大婚后,溥仪极少在储秀宫过夜。偶然间来一两次,倒成了稀罕事儿。晨起,皇上拍屁股就走,既那种夫妻之间的卿卿我我。也没有丝毫别恨离怨。而婉容的神情显得颓唐萎靡,薄施粉黛的脸上,却往往留下泪水的痕迹。

    起初,彼此情感微泛涟漪。自打一次溥仪与婉容闹得跺脚离去,宫里一时沸沸扬扬。尤其在消息灵通的太监中,对此传闻颇多,甚至有的神乎其神。

    “远的不提。就说咱大清吧,这宫里头好歹也有了二百多年太监。没听说皇上出过这事儿呀。咳,闹这档子事儿,纯粹不是现世吗?”周公公非常鄙夷地道。

    老太监竟敢谤议万岁爷,孙耀庭被吓了一跳,急忙示意周公公别再说了,惟恐招致意外的杀身之祸。

    其实,说穿此事并不复杂。溥仪三岁“登基”,自幼长于宫内,孩提生活的浪漫色彩在他的身上,却具有了复杂的政治味道。除了上朝之外,在枯燥味的寂寞环境里,溥仪抬眼所及不是宫女就是太监。“逊位”、“复辟”的折腾变幻,只平添他的心灰意懒和异常厌倦的心理。

    虽然,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在晚清宫廷已徒具虚名,但妃嫔、宫女成群却并非虚幻。沉湎于此,难免自伤伐桂之斧,倒也是实情。

    一种说法是:“溥仪十多岁住在故宫的时候,因为服侍他的几个太监怕他晚上跑出去,而且他们自己也想回家去休息,经常把宫女推到他的床上,要她们晚上来侍候他,不让他下床。那些宫女年龄都比他大得多,他那时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完全由宫女来摆布,有时还不止一个,而是两三个睡在他的床上,教他干坏事,一直弄得他精疲力竭,那些宫女才让他睡觉。第二天起床常常头晕眼花,看到太阳都是黄的。他把这些情况向太监一说之后,他们便拿些药给他吃,吃了虽然又能对付那

    些如饥似渴的宫女,但后来慢慢越来越感到对那些事没有兴趣了”

    那个“小王三儿”王凤池就是溥仪喜欢的太监。

    他个子比一般女子高,细高挑的身材,又胡须,秀丽而端正的脸蛋,显得异常白净,另有一番俊俏。由此,深得溥仪宠爱,“王凤池”这个名字还是溥仪还专为他起了一个大号。“小王三儿”自幼受宫内太监的淫害,产生了与常人相悖的性偏离。他曾被老太监作为玩物,十七八岁又有了另一种淫欲,以摧残刚进宫的小太监作为畸形发泄为能事,暗地里,玩亵了不少俊秀的小男孩儿。

    命运使他当上了溥仪的殿上太监,轮流当班坐。宫内,“皇上”那边的太监通常被称作“御前太监”,“皇后”那边的太监则称“小太监”。王凤池显然是称作“御前太监”那种了。他比溥仪年龄仅大几岁,脾气也不错,渐渐变得与溥仪形影不离,而成了宫内的一对畸形人物。

    想到这,孙耀庭不禁叹息一声,这都叫什么事啊

    这大清啊,一辈不如一辈,传到溥仪这,居然还闹出了这么档子丢人现眼的事来

    “大日本帝国关东军司令官兼大日本帝国兼驻满洲国大使植田谦吉大将到!”

    这一声声音忽然响起,孙耀庭、周公公这些人赶紧低头站到了一边。

    一会,植田谦吉和伪满洲国“国务院总理大臣”张景惠一前一后的出现了。

    “皇上,听说你今天不高兴了,是吗?”一进来,植田谦吉便在脸上堆起了笑脸说道。

    溥仪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植田司令官,你来了,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刚才心口有些疼”

    “皇上心口疼,叫过御医没有?”张景惠急忙问道。

    “啊,朕叫过孙太医了。”溥仪精打采,接着又把两人请着坐了下来:“植田司令官,张爱卿,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一来是为了来探望皇上,二来”植田谦吉停顿了下:“皇上,有个英国来的客人即将到达满洲国,所以想请皇上接见一下。”

    “什么英国人,还要朕亲自接见?”溥仪有气力地道;“让张爱卿替朕见下就可以了。”

    “这个人皇上必须要亲自见。”植田谦吉丝毫不给溥仪面子:“他是英国的安德鲁男爵,他的父亲是我很好的朋友,而且他在托克森家族在英国上议院里具有很大影响”

    见溥仪一副所谓的样子,植田谦吉有些恼怒,但当着“满洲国”“总理大臣”的面,也不好把事情过分闹僵:“皇上,你知道,因为上海出现了一个什么男爵,目前国际舆论对帝国非常不利,如果能借助着托克森家族的手,游说英国上议院,争取英国方面的支持,那么事情就会变得好办多了”

    “好吧,好吧,朕知道了。”溥仪依旧那副懒洋洋的表情:“朕见他就是了,植田司令官,反正你们怎么说,朕就怎么做。要是放在大清国那会子,一个小小的男爵想要见到皇帝可没有那么容易。哎,这世道都变了”

    “皇上认为世道变了,其实只是在越变越好!”植田谦吉阴冷着脸道:“如果没有大日本帝国,大清国也就亡了,皇上也许忘了谁才是爱觉罗家的恩人吧?”

    溥仪打了个哆嗦,他猛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说的好听点,自己是满洲国的皇上,说的不好听,自己就是日本人养的一条狗。

    想到这,急忙堆起笑容:“植田司令官,大日本帝国对我爱觉罗家的再造之恩,我是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这点请您放心。”

    “那就好。”植田谦吉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欢迎的仪式一定要大,现在男爵已经进入了满洲国,他说对大清国的文化很感兴趣,并恳请能够问皇帝陛下购买一些特殊的珍宝,所以这个要求希望皇上不要拒绝!”

    “我爱觉罗家哪里还有什么珍宝啊。”溥仪苦笑一声:“总之我会尽力的就是了。”

    “告辞了,皇上。”

    怔怔地看着植田谦吉的背影,溥仪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过了会,猛然捶胸顿足的大哭起来:“朕算是什么皇上?朕给爱觉罗家丢尽了颜面啊!列祖列宗啊,你们睁开眼看看啊!”

    “皇上,保重啊!”

    那些“臣子”们在地上跪倒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