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二十二. 鸦片王

三百二十二. 鸦片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现在,就我和你,你准备做吗?”

    当古斯塔夫听到骷髅男爵的这个问题,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王维屹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清单:“我需要的东西都在上面,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但是至多三个月,我需要看到这些东西。当然,运输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我相信你有办法能够解决。”

    古斯塔夫这次没有立刻回答

    王维屹当然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他拍了拍手,一会,一个中国人走了进来,把一只袋子放到了地上,随即又迅退了出去。

    王维屹点了点袋子,古斯塔夫疑惑的打开了袋子,一道金光冲了出来,差点把他的眼睛照瞎。

    ——黄金!

    “这里是三十磅黄金,古斯塔夫先生。”王维屹缓缓说道:“是我付给你的定金,等你把事情办好,剩下的部分我会给你的。”

    古斯塔夫小心翼翼的拉好了拉练,直起腰来,努力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平静下来:“和您做生意简直是我最大的快乐,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您需要的所有东西都给您送来”

    王维屹点了点头:“好的,我会等着你的不过,我还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来”

    当低低的把事情吩咐完毕,古斯塔夫连连点头,拍着胸脯说明天下午就能把事情办好。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没有枪声,没有炮声,我相信大家都乐于看到这样的合作。”王维屹站了起来:“不过,古斯塔夫先生。我还活着的消息,我不希望那么快就传出去。你得知道,我在中国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古斯塔夫对于这一点是再了解不过的了。

    他决定为男爵好好的保守这个秘密,一直到男爵自己愿意公开身份为止,这可关系到他的未来“钱途”

    租界里的气氛目前非常诡异。

    里面,是大量的法国巡捕在那到处搜查,外面。是大量的日本士兵封锁住了出口。

    悬挂着法国国旗的古斯塔夫的车开了出来,很快便被日本士兵拦住。这是领事馆的车,日本人是没有权利检查的。

    可是古斯塔夫却似乎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先让帮他开车的中国人走了下来。

    一名日本少佐仔细的打量着中国司机,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这人绝不是正在抓捕的那个中国人。

    然后,古斯塔夫又把车门全部打开,似乎在那寻找什么东西

    少佐嘴角露出了笑意,这个法国人真的非常配合。领事馆的车子可以拒绝检查,但法国人还是用别的方式告诉日本人:

    自己的车里可没有夹带什么人出去

    “打扰了。”少佐向古斯塔夫微微鞠了一躬。

    古斯塔夫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从他的样子里大概能够猜出。用法语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随即就和自己的中国司机一起上了车

    开出了租界。远离了那群日本人,张三刀停下了车,从车里走了下来,接着很快从拐角处走出了真正的司机。

    “帮我和古斯塔夫先生说声。谢谢他。”张三刀说完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团长要让自己先离开,为什么不把自己留在租界和他们一起并肩战斗呢?

    不过团长说的话总是没有错的

    下午,古斯塔夫的车又回来了。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车后跟了一辆插着日本国旗的车。

    进去的车是不用检查的。只不过少佐有些好奇,法国人怎么那么快就请来了个日本人?那是谁的车?

    法租界,大昌公司。

    那辆日本人的车在大昌公司门口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光头,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从车里走了出来,随即便被人迎进了大昌公司。

    “里见先生。”早就在那等候着的乔致和、6名斋一看到这个日本人,便无比热情的迎了上去。

    “乔先生,满洲一别,匆匆数年,今日再得相见,实在无比激动。”这个叫“里见”的日本人,一张嘴便是再流利不过的中国话。

    躲在另一间屋子里的王维屹,淡淡的笑了笑。

    他到底还是来了。自己没有猜错,在巨大的压力下,这个日本人一定会来的!

    他,就是国民政府最高领袖蒋介石曾经的好朋友——里见甫。

    他还有一个外号——鸦片王!

    当然,现在才刚刚接受上海工作,以宏济善堂药铺做为掩护的里见甫,还称不上“鸦片王”这三个字,承担起销售鸦片重任的他,必须要面临来自英国人和日本三井、三菱两大财团的激烈竞争。

    虽然都是日本人,虽然都在做鸦片生意,但里见甫代表的,却是关东军的利益!也正因为如此,里见甫的“宏济善堂”和三井、三菱之间的关系是既合作、又竞争。

    里见甫刚刚接手这一工作,在资历、人脉上非但无法和英国人相比,和三井、三菱也无法相提并论。尽管他的身后有关东军和日本谋略总头目6军省第8课长影佐桢昭撑腰,但要想快展起来还是非常困难的。

    起初,里见甫曾把鸦片工作的重点寄托在了青帮老大杜月笙身上,然而,此时的杜月笙却秘密离开上海潜逃到了重庆,此举使得里见甫与杜月笙的约会化为泡影。尽管杜月笙可以在垄断鸦片生意中分享巨额利润,但这位肩扛国民政府参议少将军衔的人物最终还是甩掉了日本人。

    出师失利,让肩负重任的里见甫焦虑不安。而这个时候,那个法国人古斯塔夫却帮人带了一个口讯:

    上海滩新崛起的大亨6名斋,和有名的商人,当初自己满洲时候就认得的“乔狐狸”乔致和想要见他。

    对于上海滩的名人,里见甫了如指掌,甚至他还知道他们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当然,自己利用他们的机会也到了

    宾主坐定后,乔致和略一寒暄,说道:“里见先生,前些日本听说你来了上海,本想见你,但战事甚酣,如今战事稍停,可租界外又都是贵**队,中国人只许进,不许出。没有办法,只能委托我的法国朋友古斯塔夫上门去请。如今终于见到里见先生,可以稍稍得到安慰了。”

    里见甫微微一笑:“只怕乔先生和6老板请我来,不仅仅是为了见面吧。”

    “是的,也没有什么好瞒里见先生的。”乔致和叹了口气:“前几日,我们认得了一个自称是‘王经理’的人,说要和我们合作做买卖,你也知道,生意人嘛,有买卖为什么不做?所以我们对他非常热情,但偏偏那天在沙皇舞厅却出事了”

    “我知道。”里见甫淡淡地道:“那是支那人的一个中校,叫王维屹。这个人杀了小早川鸿伊大佐的儿子,还羞辱了大佐,外面的那群帝国士兵,就是为了来抓他的。”

    “是啊,是啊。”6名斋连声道:“妈了个巴子的,我们哪知道他是**的?现在好了,连我们都被牵连进去了。”

    乔致和立刻接口道:“我们在法租界里虽然安全,但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我们得做买卖,是不?所以想请里见先生务必周旋”

    “我很难办。”里见甫叹了口气:“那是第5旅团旅团长片山里一郎少将亲自下令的抓捕行动,而且这个王维屹我听说是帝国许多军人非常痛恨的人物,你们和他沾上了关系,只怕不好脱身那”

    说到这,朝乔致和和6名斋看了看,然后慢吞吞地道:“况且一直到现在为止,你们都没有和我说实话,王维屹到底是来找你们做什么的?你们不愿意把真相告诉我,又让我怎么帮你们?”

    乔致和苦笑了下:“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里见先生好吧,他其实是来找我们买武器和药品的里见先生,我们是做买卖的,不管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只要有钱可赚我们就做”

    里见甫笑了:“我喜欢听真话,乔先生做生意嘛,和谁做都没有关系,有些帝**官非常奇怪,他们在战场上失败了,不归咎于自己的无能,却要怪罪别人太强。如果关东军来了,也许战争早就平定了”

    关东军素来把自己看成是日本第一精锐,对其它部队并不如何放在心上。里见甫和关东军的那些要员呆的时间长了,不知不觉也沾染了一些这样的脾气。

    “至于你们的事情”里见甫想了一下:“我可以帮忙,而且是帮你们很大的忙,甚至可以说你们是我的人。但是,我现在有个忙也需要你们帮。”

    乔致和和6名斋互相看了眼:“里见先生,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