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三百十六. 交际花

三百十六. 交际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盛会绮宴开,宾客齐来,红男绿女,好不开怀!贤主人殷殷绍介,这位某先生,英豪慷慨,这位女士,美貌多才,两人一见多亲爱,坐在一排”

    百乐门舞厅里,一个歌女正在那唱着这时代最流行的歌曲“特别快车”,舞池里,红男绿女翩翩起舞。

    在这里,哪能闻到丝毫的战争气氛?

    王维屹脱去了自己的呢大衣和礼帽交给了服务生,点着了根烟,观察了一下舞厅里的情况。

    “走吧,王经理。”陆名斋走了过来。

    王维屹点了点头

    “哎哟,陆老板,见到侬我这心里开心得来。”舞厅经理快步迎了上来,一只手还在拍着自己的胸口位置,好像在那确认着自己有多高兴。眼睛落到了王维屹的身上,又大呼小叫了起来:

    “哎哟,这位先生从来没有见过,生得老登样来”

    “王经理,这是舞厅的赵经理,他说你生得样子好,有气派。”陆名斋“哈哈”的笑着:“赵经理,老位置啊,乔老板来了没有。”

    “来了,来了,我这就请他过来见你。”

    才一坐定,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桌上一个穿着天蓝色旗袍,浑身曲线毕露,长得相当漂亮的年轻女人一边微笑着和一个人在说着话,一边朝这看来。

    “这里有名的交际花唐微红”陆名斋低声介绍道。

    “哦,就是那些靠姿色吃青春饭的?”王维屹顺口说了声。

    谁想到他不开口倒还算了,这一开口就出了大洋相了。

    陆名斋显得非常诧异:“你想到哪里去了?王经理怕是和‘交际草’弄混了吧?”

    王维屹一头雾水,交际花?交际草?有区别吗?

    小灵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漫步者,别出洋相了交际花可是褒义词,非出身豪门的名媛不得称之。‘交际花’与‘交际草’的严格分际就在于她们是否公认的名媛有人总以为上海滩的交际花是风月场中的尤物。她们相貌美艳,体态妖娆,善于打情骂俏,常年周旋于那些脑满肠肥的高官巨贾之间,依靠男人供养其实根本就在那里胡说八道。交际花中出身名门的比比皆是”

    王维屹这才恍然大悟,心里痛骂起自己那个时代的电影电视剧里。那里面出现交际花可不是一个比一个风骚,一个比一个会勾引男人的?

    原来,能被称为“交际花”的居然都是一些名媛

    这时,唐微红朝这里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道:“陆老板,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说着,看了眼王维屹:“这位是?”

    这时王维屹才看清了面前的这位交际花。身材苗条,亭亭玉立,皮肤白里透红。宛如出水芙蓉,打扮清雅脱俗,即使身穿天蓝色的旗袍,也掩不住骨子里的洋派风情。

    “啊,这是王经理,我的好朋友,才来上海。”陆名斋赶紧做了介绍。

    “王经理很年轻。也长得很英俊。”唐微红淡淡一笑:“陆老板,你们先坐王经理,一会你谈完了事情可以请我跳支舞吗?”

    王维屹一时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还是陆名斋抢先说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一会我一定让王经理来请唐小姐。”

    唐微红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王经理,看来你虽然才到上海,却已经得到了唐大美女的青睐啊。”陆名斋“哈哈”笑着。

    王维屹有些尴尬:“这个唐微红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陆名斋瞪大了眼睛。显然为王维屹的“无知”而吃惊:“她们唐家一共两个女儿,大女儿唐瑛嫁给宁波籍豪商李云书的公子。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的李祖法。唐微红呢,是唐家的小女儿。她父亲父亲唐乃安曾留学德国,是沪上名医”

    听到“留学德国”几个字,王维屹留上了些心,只听陆名斋继续说道:

    “听说唐家光厨师就有四位,两位厨师负责做中式点心,一位厨师负责做西式点心,还有一位厨师专门负责做大菜。她们姐妹去参加舞会,装备都很贵重,首饰不说,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就价值二百块雪花花的大洋”

    王维屹听了咋舌不已。陆名斋说的更是起劲:“追求唐家姐妹的男士不少于一个团,其中就有宋子文、杨杏佛这样的名人”。宋子文走得更近,情书写了许多封,但唐瑛、唐微红姐妹的父亲对政客没有好感,宋子文近水楼台难得月。而杨杏佛恋慕得更苦,为伊消得人憔悴那”

    “连宋子文都看不中吗?”王维屹大是好奇。

    “是啊,不过这其中是有个缘故的。”陆名斋放低了声音:“唐家的的大哥唐腴庐仪表堂堂,才智超群,是宋子文最亲信的秘书。民国20年7月23日,宋子文在上海火车北站遇刺,刺客以貌取人,认错了对象,开枪误杀了宋子文身旁的唐腴庐。唐乃安痛失爱子,视宋子文为灾星,又怎肯把爱女许配给这样的祸害?宋子文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对唐家人既愧疚于怀,又感戴于心,厚赠优抚是少不了的,对唐家姐妹的追求则从此抛锚搁浅。”

    原来如此,王维屹这才明白。

    心里忽然想起,唐瑛已经嫁人自然无计可想,可谁要是能够亲近到唐微红,依仗着宋子文的势力,对将来自己的仕途可大有好处。

    只是这唐家也真大胆,和国民政府要人宋子文有如此关系,居然还敢留在上海。虽然百乐门舞厅在上海公共租界内,但也不是绝对安全的

    “hello。”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就见到一个穿着洋派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陆老板,你身边的这位朋友是谁,我看他可不是和你一路的。”

    话里明显带着讥讽,但陆名斋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乔狐狸,你这张嘴损人都不带刺的了。”

    乔狐狸——乔致和!

    介绍的时候,陆名斋也没有隐瞒,开门见山的告诉乔致和,身边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最近声明鹊起的王维屹。

    能够明显的看到乔致和的面色一变,随即悄悄的竖了一下大拇指:“王老弟,好本事!能把东洋人杀成这样,我乔狐狸服。”

    接着,把这次王维屹来的目的说了一下,乔致和听着皱起了眉头:“办法是好,只要为了打小东洋,我乔某人义不容辞。但是,做这生意的启动资金实在太大,不怕你王老弟笑话,我虽然这些年也赚了一些钱,但却是万万垫不起的”

    他说话丝毫不加隐瞒,也顿时引起了王维屹的极大好感:“乔先生,资金,我来。二百二十磅的黄金够不够了?”

    “多少?”乔致和听得眼睛都瞪直了。

    陆名斋对220磅黄金究竟有多少没有概念,问起了乔致和,乔致和伸出两根手指,手都在那里颤抖:“陆老板,100公斤黄金那”

    陆名斋咽下了口口水,整个人也都被惊呆了

    老天,100公斤黄金,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他们做梦也都不会想到,这100公斤黄金对王维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有519吨的黄金可以调配

    “怎么,不够吗?”王维屹笑着问了句。

    “够了,够了,买下几百个百乐门都够了”乔致和振作了下精神:“王老弟,有这笔黄金,你想买什么我都能帮你买来。但是我们的赢利方式?”

    “不考虑赢利。”王维屹断然道;“我要的是武器、弹药、药品、情报!”

    乔致和的心很细,在那仔细想了会:“王老弟,完全没有赢利不妥,别说日本人,就连租界里的巡捕房也会起疑心的。我看,我们需要一样掩饰”

    他皱着眉头,忽然断然说道:“鸦片!”

    “鸦片?”王维屹和陆名斋同时低低惊呼出来。

    “鸦片!”乔致和不再犹豫:“在租界里,鸦片是利润最丰厚的,过去上海三大亨,都靠做这个起家。我看这样,陆老板,对外,我是你的代言人,帮你做鸦片的。洋人巡捕房那的关系,也由我负责去打通。过去上海三大亨上缴给他们多少,我们双倍奉上。自从黄老板隐居,杜老板去了香港,张老板遇刺之后,鸦片生意断档,洋人探长那里的收入急剧减少,他们需要一个代言人!”

    王维屹追问了声:“鸦片从哪弄?弄到后怎么办?”

    “鸦片,我有地方弄,弄到后,我绝不会让其继续祸害。”乔致和回答得非常自信:“王老弟尽管放心好了,咱们不过是做个样子个别人看看,天底下还有比做鸦片生意更加赚钱的吗?”

    王维屹微微点头:“既然乔先生那么有把握,那一切就拜托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乔致和开始,王维屹的心里就对这个外号“乔狐狸”的商人充满了信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