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二百零五. 浪漫假期

二百零五. 浪漫假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从巴黎到俄罗斯,再从俄罗斯到巴黎,这一趟来去的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埃莉娜在皮蓬杜和威尔.汀兰德的陪同下,尽兴的在巴黎游玩了整整一天,他们可怎么也都不会猜到王维屹居然在这一天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现在,该办的事情都办了,王维屹觉得自己的确该好好的陪着埃莉娜游览一下巴黎的景色了。

    下次来巴黎,天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埃莉娜兴奋不已的告诉王维屹,在明天的巴黎市中心,将会有一次盛大的宴会,以庆祝美国对德宣战。

    这算什么庆祝?王维屹怎么想都想不出。法国人居然会想出这么一个理由来举办宴会。

    如果他们能把精力更多的放一些在战场上,也许就不会出现一败再败的局面了

    “德萨德少校,洛班和奥金年斯基来了。”

    听到新任副官西芒的报告,专注看着手里文件的德萨德少校没有抬头,一直到看完了自己想看的,这才吩咐让他们进来。

    洛班和奥金年斯基畏惧的站在德萨德少校的面前,神情甚至比在面对德西莫夫的时候还要害怕。

    “说吧,有什么情况。”德萨德少校阴冷着脸问道。

    “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洛班急忙抢先说道:“德西莫夫那里一切都很正常,他最近规矩了许多。精力都放在了他的酒馆里”

    “就这些吗?”德萨德少校不满的皱了下眉头。

    那些俄国人,不,一切的外国人都是要严密监视的,他们中会混杂着许多间谍,而要把他们的情况动向第一时间掌握,像洛班、奥金年斯基这样的小人物是必不可少的。

    他们隐藏在人群中,就如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外国小流氓,谁都不会想到他们是情报局的外线。

    德西莫夫是必须要重点关注的人物,他在巴黎的俄罗斯人中有很大的威望,甚至有可能从他身上挖掘到非常有价值的情报

    不过。显然这几个月来都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东西

    看到少校有些不满,奥金年斯基急忙说道:“还有一件事,昨天德西莫夫那里来了一个外地人,据说是个宝石专家”

    “宝石专家?”德西莫夫也没有特别在意:“他去德西莫夫那里做什么?我可不认为拥挤满了穷人的地方会有什么宝石。”

    “我们也不清楚。”奥金年斯基可不会把自己同样垂涎于宝石的事情说出来:“那个人很年轻,但是出手很大方,听说他给了德西莫夫一大笔钱”

    德萨德少校稍稍留了一些神:“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好像叫莫约尔”

    “莫约尔?”德萨德少校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但随即他安慰了自己一下,自己实在是太敏感了。

    叫莫约尔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会是他。一定不会是他,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来巴黎

    可是万一呢?这个人可以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

    德萨德少校抱着一线希望问道:“告诉我他的大概长相”

    随着洛班和奥金年斯基的不断形容补充。德萨德少校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的心也急剧的跳动着,难道,难道真的是他?

    当那两个俄国人说完后,德萨德少校竭力平复着自己激动的情绪:“现在这个莫约尔在哪里?”

    “我们不清楚。”洛班向奥金年斯基看了眼:“少校,您得知道,我们没有那么轻易的能够接触到德西莫夫,也不知道那个莫约尔去了哪里。”

    德萨德少校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他拿出了一些法郎。扔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你们现在就回去,严密的监视好德西莫夫,如果发现任何莫约尔的消息,立刻到这里来向我报告。”

    “谢谢,谢谢您,少校。”洛班欣喜的拿过了那些法郎,点头哈腰的离开了这里。

    西芒少尉有些奇怪:“少校。您为什么会对那个莫约尔那么感兴趣?”

    德萨德少校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西芒,在兰斯的时候,我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莫约尔的人,他给予了我最大的羞辱。甚至你的前任也因此而死在了他的手里”

    西芒隐约听过这件事情,但这是德萨德少校最不愿意谈起的,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真实的经过是怎么样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莫约尔就是兰斯的那个莫约尔或者,我们可以称呼他为‘骷髅男爵’!”

    德萨德少校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让西芒被吓了一跳。

    骷髅男爵——恩斯特.勃莱姆!

    老天,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不知道骷髅男爵的神奇。而这个名字从少校的嘴里说出,西芒听到了一种愤怒

    德萨德少校究竟在恩斯特.勃莱姆手中遇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他如此的痛恨这个人?

    “少校,这里可是巴黎。”西芒提醒道:“难道您认为恩斯特.勃莱姆真的会冒险来巴黎吗?”

    “少尉,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德萨德少校冷笑了声:“在兰斯,他敢直接进入到埃尔.拉法兰将军的司令部里。他敢劫夺我们的坦克,然后用大炮轰开我们的防御。即便他可以轻易的离开兰斯,却还不忘了用坦克和机枪对我们的追兵狠狠的扫射!”

    西芒听得目瞪口呆,但与此同时,他也对这位神奇的骷髅男爵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和尊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少校说的这一切啊!

    “既然他来到了巴黎,就绝对不能让他逃跑!”德萨德少校下定了决心:“把我们能够调动的人手全部调动出去,再请求警察帮助!我会亲自画一副恩斯特.勃莱姆的肖像,让他们查,一定要把恩斯特查出来!”

    “但是明天可是巴黎的大盛会我们这么做会引起不满的”

    德萨德少校这才想了起来,该死的,现在是战争时期,自己那些该死的同胞啊,还没有打败德国人,并且法国才在兰斯——苏瓦松会战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这个时候举办什么全城大宴会,难道他们把失败当成光荣的事情吗?

    可是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市长和政府里的高级官员据说都会参加这次大庆祝。以便向美国人讨好,更加坚定美国出兵欧洲的决心。

    德萨德少校强忍着心中的不快,仔细的考虑了下:“派出全部秘密警察,一点一点的查,重点监视住那些讨厌的俄国人居住的地方。离开巴黎的几条道路,都要给我重点封锁,一个一个的对比。西芒,必须要抓住恩斯特,这将会给予德国人以沉重打击的!”

    “是的,少校,我立刻去办。”

    德萨德少校重新坐了下来,心中既兴奋又紧张恩斯特.勃莱姆居然来巴黎了,他来这里做什么?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吗?无论德萨德少校如何努力,也都猜不出恩斯特这次的目的。

    可是这并不重要,只要能够抓住了这位骷髅男爵,那什么事情都能够清楚了。

    这,也许将是自己这一生里最大的成就

    王维屹和埃莉娜淡淡的在卧室里品尝着皮蓬杜送来的好酒,享受着这难得的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光。

    不太会喝酒的埃莉娜两颊已经绯红,这让王维屹不禁想到了和雷奥妮伯爵夫人一起喝酒时的样子。

    一想到那春色无边的一晚,王维屹的心跳不由得有些加快起来。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默默的注视着,偶尔品尝一口杯子里的酒。

    那么多的日子,从前线到柏林,从兰斯到俄国,从但泽到巴黎,他们已经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所有的一切都已在不言中。

    王维屹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抱住了埃莉娜的双肩能够感受得到,埃莉娜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手中的酒杯也跌落到了地上

    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什么

    王维屹的嘴唇慢慢的向埃莉娜凑近,埃莉娜闭上了眼睛

    发生得有些突然,但却也顺理成章。感情在战场上便已经成熟,在巴黎的这一晚不过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催化剂而已。

    他们忘情的吻在一起,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其实,这里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战争,暂时远离了他们。还有什么比在敌人的心脏敞开自己心扉更加让人觉得刺激的事情呢?

    屋子里传来了呻吟声和呢喃声,接着,一切声音都消失了里面发生了什么?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维屹和埃莉娜终于在一起了。

    感情是需要发泄出来的,即便是骷髅男爵恩斯特.勃莱姆这样的人也同样如此。

    埃莉娜会记得巴黎这个城市,也绝对不会后悔这次巴黎之行的。

    一个浪漫的假期,不是吗?(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