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百五十三. 信件

一百五十三. 信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维屹最后吸了口烟,然后弹出了烟蒂。

    烟蒂飞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

    当烟蒂落到地上的那一刻,雷击炮的炮弹也发出尖利的呼啸,在空中扭动着妖冶的身姿,接着让一声爆炸伴随着浓烟、惨叫升腾而起。

    肖恩手中的重机枪也开火了。

    骷髅突击队成立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

    肖恩娴熟的将子弹暴雨一般的倾泻向敌人,边上的步枪、手枪也同时发出了战场欢快的奏鸣。

    俄国人被打得晕头转向。

    基里延科苦笑了声:“我说过,他们有雷击炮和重机枪,不该那么冒失进攻的。”

    萨姆杰洛夫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在了一起。当基里延科少校向他报告敌人并没有走,还拥有了重武器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相信。

    天下哪有这样的人?

    但眼前的事实却证明了这一切

    “少校——”华西列夫斯基大叫一声把基里延科扑倒在了地上,在那独特而古怪的呼啸过后,一枚炮弹在附近爆炸了

    华西列夫斯基好久才敢松开少校爬起身基里延科少校的心里充满了对华西列夫斯基的感激,如果不是这个勇敢忠诚的少尉,自己现在一定死了。

    但是萨姆杰洛夫上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身子在血泊中不断抽搐着,还没有等医务兵到达。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俄国人乱成了一团,上校死了。上校死了!

    萨姆杰洛夫上校的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还睁得大大的,似乎到了现在他还不太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

    他——只是偶尔路过梵迪斯的!

    对面的枪声更加猛烈了,华西列夫斯基匆忙拉着基里延科少校躲藏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他们的重机枪被安排在了另一个路口,还没有来得及调过来,可是就算调过来了又怎么样?华西列夫斯基很清楚,双方士兵的战斗素质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有些痛恨起自己的祖国了。

    这个国家的疆域如此的大,人口如此的多。出过如此多的名将。但当大战爆发后,却一次又一次耻辱的失败。

    就连在小小的梵迪斯,敌人也敢如此的欺上了门。

    这是每一个俄**官难以洗刷去的耻辱!

    也许,一些东西该改变一下了,否则这个国家永远也都不会有希望说实话,他并不痛恨恩斯特.勃莱姆,尽管他让俄**人的荣誉蒙羞。可正是因为这位“骷髅男爵”,才让他看清了这个外表看起来庞大无比国家的虚弱

    枪声、炮声忽然停了,俄国士兵们胆战心惊的抬起了头,就在这个时候,几声连环爆炸声又再度连绵不绝的传来,吓得这些俄国士兵再度趴伏到了地上

    很久很久。战场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华西列夫斯基第一个站起来,他苦涩地说道:“少校,他们走了”

    他挪动着机械而麻木的步伐,一步步的朝那走了去,他看到了敌人在撤离前。炸毁了重机枪和那门雷击炮。

    而敌人,却已经失去了踪迹

    他们难道把这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丝毫没有把俄国人放在心上。这一刻华西列夫斯基的心里在那滴血

    他一抬头,看到一面墙壁上被人画了一个大大的骷髅图案,下面还写着一行字:

    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男爵快乐的梵迪斯之行!

    华西列夫斯基想要擦去,但字写得很深,无论如何也都不能擦净这一行字,就如同用一把尖刀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脏上、灵魂中

    “恩斯特,实在是太过瘾了!”坐在卡车上,里希特霍芬兴奋的叫着,一转头:“嘿,阿道夫,你每天总在那写着一些什么?”

    “日记。”希特勒平静的回答道:“我得把我每天经历过的事情都记录下来,等到将来,我会告诉自己,我曾经和亚力克森男爵一起并肩作战过。”

    “恩斯特的崇拜者?”里希特霍芬耸了耸肩。

    德军的阵地已经在望,王维屹看到克洛姆上尉已经在那翘首以盼了。

    车子停稳,克洛姆上尉兴奋的迎了上来:“嘿,莫约尔先生,你可真了不起,居然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俄国俘虏见鬼,也许俄国人很快就会报复的。”

    “他们不会的,上尉。”王维屹的回答非常肯定:“梵迪斯现在乱成了一团,起码在一个月内你这都是安全的。况且你可以把这些俘虏都带回去给你的上级,我想你的上级会很愉快的给你增加力量的。”

    克洛姆上尉点了点头,巨大的快乐正冲击着他。

    老天,在这整天呆着闲得无聊,居然有那么一场功劳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虽然他知道这位“莫约尔先生”一定用的是假名字,但那有什么关系?

    王维屹让自己的部下把武器还给了克洛姆上尉,马力这时候走了过来:“嘿,那个俄国人伊万诺维奇想要见你。”

    王维屹微微一笑,他知道俄国人要见自己做什么

    “先生,我很感激您的救命之恩,但是发生了一些小小的问题。”伊万诺维奇的面色非常难看,他朝周围看了看,拿出了那个珠宝盒:“这里面似乎少了一些东西”

    “是吗?”王维屹非常的诧异:“少了东西?少了什么?”

    伊万诺维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悄悄打量了一下对方,他发现对方真的显得非常惊讶,难道这珠宝盒里的那份贵重物品的丢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吗?

    但是,东西去哪了?被基里延科少校发现了珠宝盒里的秘密?

    伊万诺维奇有些迷茫,他竭力想要让自己的话听起来真实些:“先生,您看”

    他打开珠宝盒,倒出了里面的珠宝,然后用力一扳,盒子里的一个暗格出现了。

    “先生,这里面原先该有两封信的,啊,是米斯塔诺夫妻子写给他的信,很重要。但现在,不见了”

    “我不知道。”王维屹摊了下手:“当时的时间非常紧迫,难道你认为我有时间去如此仔细的观察什么珠宝盒吗?老天,就两封信而已,丢了就丢了,没有什么关系。对妻子的思念应该放在心里,是吗?”

    “啊,也许”伊万诺维奇失魂落魄。

    这位“莫约尔先生”说的轻巧,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两封信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维屹点上了根烟,轻轻的吸了口:“伊万诺维奇先生,我听那些俄国人总叫你们什么叛乱分子,难道你们是什么布尔什维克吗?”

    伊万诺维奇怔了一下,有些惊讶:“您也知道布尔什维克?”

    “偶尔听说过一些。”王维屹笑了笑。

    “您准备拿我们怎么办?把我交给沙皇的那些刽子手吗?”

    “布尔什维克或者沙皇,和我一点关系也都没有。我在乎的是米斯塔诺夫先生答应的三万金币。”王维屹轻松地道:“我会把你带回但泽,然后去基里诺瓦斯旅社,收取我该得的报酬,但是在此之前,你们还必须和我们在一起。”

    伊万诺维奇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看着伊万诺维奇步履蹒跚的离开,王维屹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封信。

    这种小伎俩难道俄国人真的以为可以骗过自己?在基里延科的办公室里,他一下便找到了这个珠宝盒,而且很快就发现了里面的机关所在,并且找到了这两封信。

    内容他并没有看过,但是从伊万诺维奇的表现来看,这两封信应该非常重要。他拆开了信,却发现上面全是一些俄文,早知道该让小灵教会自己俄文的。

    算了,等回到基地的时候再让小灵帮自己翻译吧

    “恩斯特,我们得走了,要不然赶不上埃尔温的婚礼了。”曼施坦因走过来说道。

    小心的收好了信,王维屹大声招呼着自己的队员全上卡车,接着又对曼施坦因说道:“得看好了那些俄国人,他们可价值三万金币。”

    曼施坦因笑着点了点头。

    “嘿,莫约尔先生,和你一起合作很愉快。”克洛姆上尉走了过来:“如果下次你还能来这里,我依然驻守,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尽我的全力给予你帮助的。”

    “我会的,克洛姆上尉。”王维屹跳上了卡车:“出发。”

    看到戈林满脸幸福的样子,王维屹忍不住笑着问道:“赫尔曼,和我们在一起怎么样?”

    “嘿,真是不错,你说呢,阿道夫?”他捅了捅身边正在写着日记的阿道夫.希特勒。

    “啊,是的,的确不错。”希特勒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日记上,敷衍似的回答了一句。(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