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一百二十七. 逃兵和将军(求推荐)

一百二十七. 逃兵和将军(求推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查尔斯·约翰·郝芬姆·狄更斯。

    在这一个时代,无数的默默无闻的人倒下,甚至连一块坟墓也都没有,他们诅咒着这场该死的战争,不断的乞求着上帝能够尽早结束这可怕的一切。

    但也有无数的人对这个时代充满着狂热,他们渴望在战场上证明自己,去争取在和平年代根本无法争取到的荣耀。

    他们把可怕的战场视为展现自己的舞台,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到来的死亡视为最大的浪漫。

    比如“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

    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边上的那个女人还在酣睡,里希特霍芬的动作稍稍大了一些,惊醒了女人。

    “怎么,你要走吗?”女人睁开了模糊的眼神。

    “我可不会留在这里。”里希特霍芬穿好了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女人支起了身子,露出了**的半个身子。

    “恩斯特·勃莱姆。”回答这个名字的时候,里希特霍芬可没有半点犹豫:“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你可以来巴伐利亚步兵第16团补充营找我。”

    里希特霍芬觉得自己报仇了。恩斯特居然要把自己调到步兵去?哈,等这姑娘去找恩斯特,让埃莉娜知道了之后,有得恩斯特苦恼了

    兴冲冲的才回到空军基地,马克已经远远的迎了上来,大声叫道:“曼弗雷德,你知道谁回来了吗?”

    “谁?谁回来都不关我的事。”还在品位着昨夜激情的里希特霍芬丝毫也不关心。

    “嘿,你可不要后悔,格尔隆茵回来了。”

    “谁?”里希特霍芬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约维·冯·格尔隆茵,难道你忘记他了吗?”

    “上帝啊!”里希特霍芬发出了惊呼:“他回来了?他居然没有死?”

    那是和里希特霍芬一起加入德国空军的好朋友,同样也是一名贵族。但他不太走运,在执行第一次的空中侦察任务时飞机便被敌人击落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已无法生还,但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还活着!

    格尔隆茵真的还活着!当再度见到里希特霍芬的时候,两个好朋友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半晌才松开。

    “见鬼,约维,你居然没有死?”里希特霍芬让马克拿来了酒。

    “没有死,我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活下来。”格尔隆茵一口喝干了酒,兴致勃勃地道:“不过我的运气不好,成了俘虏。见鬼,战俘营的面包简直让我现在想起来都作呕。”

    里希特霍芬笑了起来,他的这个好朋友是个最喜欢享受的人,很难想像他在战俘营里是怎么回来的。

    格尔隆茵又让马克帮自己倒了杯酒:“这次双方交换俘虏,我是第一批被释放的。你得知道,我是飞行员,从我身上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一直以为早就死了的好友居然平安无恙的回来了,这让里希特霍芬兴奋到了极点。两个人喝了足足有一瓶酒,格尔隆茵不断的在那手舞足蹈,在那说着自己在战俘营里见到的那些“有趣”事情。

    “嘿,曼弗雷德,在离开战俘营的前一天,你猜我看到了谁?”格尔隆茵兴致勃勃地道:“我见到了一个德国将军!”

    “德国将军?”里希特霍芬和马克互相看了眼,接着笑着说道:“你那天一定是喝多了吧?”

    “我那天可没有喝酒,你们听我说。”格尔隆茵一本正经地道:“释放前的那天,我想去找点酒喝,你知道,我们的战俘营看管得非常松,尤其是我们这些明天就要释放的人,谁会冒着被打死的危险逃跑呢?我去了喀勒上校的办公室,还没有进去,我就听到喀勒上校在和一个人说话,我在门外偷听了一会,但我的法语不太好,只能听懂一些。大概意思是说什么将军的。我悄悄推开门缝看了眼,哈,我真的看到了一个德国将军”

    里希特霍芬和马克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一看自己的故事引起了别人的兴趣,格尔隆茵愈发的来兴趣了:

    “见鬼,你们能想像我当时的心情吗?可我再仔细看,却发现不太对,那个德国将军的军服明显的不合身,很显然是从哪里临时找来的。等他把军服脱了下来,露出了那头乱蓬蓬的头发,啊哈,他是个狗屁的德国将军,明明就是一个法国逃兵!”

    “法国逃兵?”里希特霍芬一怔。

    “是的,逃兵,名叫凯文。”格尔隆茵回答得非常肯定:“他是被从战场上抓回来的,临时和我们关押在一起。这人人还不错,会一点点的德语。不过在我看来有些疯,老喜欢和我们说什么炼金术。哈,你能想到一个法国逃兵穿着德国将军服装时候的样子吗?”

    “天知道法国人在那弄什么。”里希特霍芬嘟囔了声。

    格尔隆茵放下早就已经空了的酒杯:“他们在那说着许多话,我听不太懂,不过有了名字我听懂了,而且觉得有些耳熟。叫基洛克,而且这个名字在他们的交谈里反复出现。嘿,曼弗雷德,我肯定在那听过基洛克这个名字曼弗雷德,你怎么了?”

    他忽然发现里希特霍芬的眼睛直愣愣的。

    “曼弗雷德,曼弗雷德?”

    格尔隆茵一迭声的叫唤中,里希特霍芬猛然一把抓住了自己好朋友的胳膊:“约维,你肯定你多次听到他们谈起了基洛克这个名字吗?”

    “是的,我很确定,虽然我的法语很差,但这个名字我确定自己不会听错。”

    “不对,不对!”里希特霍芬站了起来,神情焦躁的来回走动着,基洛克,基洛克。恩斯特这次就是为了这个叛逃的将领去的,而且自己很快将会飞到兰斯上空给予恩斯特以支援。

    法国人要让一个逃兵装扮德国将军做什么?

    里希特霍芬一下失声叫了出来:“恩斯特有大麻烦了!”

    (新的高cháo即将到来,弟兄们,最近推荐有些不给力,大家多砸一些给基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