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无限之军事基地 > 九十七. 弱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刀恶狠狠的向着王维屹扎了过来。

    巴赫有些异想天开了,如果他真的认为自己的这一刀可以杀死一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真正军人那就是件最滑稽的事情了。

    在人群中的惊呼声还没有响起的时候,王维屹已经一把抓住了那只握到的手,然后右手顺势对着他的手腕一砍,那把尖刀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

    接着,刀对准了巴赫。

    巴赫面如死灰,他是一个激进的“社会民ZHU党”人,仇视一切贵族,坚定的认为德国必须取得一切贵族的特权,必要的时候不惜采取极端暴力手段。

    这次恩斯特·勃莱姆“叛国”事件发生后,巴赫认为自己的机会到了!只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恩斯特·勃莱姆,从此后恩斯特·勃莱姆只能背负起叛国的罪名,一个贵族心目中的英雄背负着这样的骂名死去,那就能够彻底的打击到贵族,

    而自己也必将万代留名!

    可惜他完全忽视自己了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对手:

    一个在重重包围中尚能从容杀出来的铁血战士,一个靠着个人力量就能杀死几百个敌人的杀人机器,以巴赫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刺杀成功?

    “这就是你们想对我做的吗?”王维屹讥讽的笑着。

    那些喧闹着的人在这突发事件之下也变得安静起来,方才的声音一下便听不到了,每个人都在注视着恩斯特·勃莱姆下一步会做什么!

    这可是一个杀过几百个人的战士啊!不少人都在猜测着恩斯特会不会以牙还牙,把尖刀刺进巴赫的心脏。

    要知道,这可是巴赫先动的手,恩斯特杀死他只是在那正当防卫。法官会因为叛国罪而定他的罪,可不会因为防卫过当而得罪恩斯特。

    王维屹在那一瞬间也很想把尖刀顺手刺进对方的身体,但他想了一下,却并没有那么做。他扔掉了手里的尖刀。

    巴赫长长的松了口气

    王维屹看着广场上所有的人,他的声音冰冷:“如果我有罪,那么法庭将会定我的罪,无论什么样的惩罚我都可以接受。我可以允许子弹射穿我的身体,但绝不接受这样卑劣的刺杀。这就是德国吗?这就是德意志的精神吗?你们和刺杀斐迪南大公的卑鄙凶手普林西普有什么区别?你们就是黑手社的波斯尼亚人!”

    德国人对斐迪南大公的被刺杀还记忆犹新,正是这起事件才成为了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现在王维屹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即便是最厌恶王维屹的人也开始觉得巴赫做得有些过火了。

    “我不在乎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

    当王维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巴赫很想辩解这是自己的私人行为,但在恩斯特·勃莱姆冰冷无情的目光下,他的话居然没有能够说出口。

    王维屹巧妙的把巴赫的私人行为和某些“势力”联系到了一起,这能为他争取到更多的同情支持:

    “我不在乎,黑手社、社会民ZHU党,或者是一心想把我置于死地,从来都不在乎前线浴血奋战将士们努力的陆军参谋部军事情报局,即便只有我一个人在和他们战斗我也无所畏惧”

    一片哗然之声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之前普通民众很少有人知道恩斯特·勃莱姆和军事情报局之间的恩怨,现在经王维屹这么看似“不经意”的说出来,迅速的在德国人心里起了另外一种反应。

    恩斯特·勃莱姆和军事情报结下了仇怨?难道所谓的“叛国罪”是军事情报局搞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就是是一个人在对抗整个军事情报局!

    他根本处在弱者的地位!

    隐藏在人群里的负责监视恩斯特·勃莱姆的那些军事情报局的人,心中大惊,他们无论如何也都想不到恩斯特居然如此大胆,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军事情报局!

    这会在柏林引起很大震荡的。

    王维屹就是要取得这样的效果,他必须要先消除自己“贵族”身份和普通德国人之间的隔阂,把自己处在了弱势的位置上:

    “是的,有人一次一次的对我下黑手,他们完全比在意德意志的整体利益,也不在乎战场上的胜负,他们要的只是自己的私玉,德意志的胜利和他们全无关系!还有巴赫这样的人,同样都是自私自利,他们只配遭到我的唾弃!”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尖刀,又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巴赫:

    “我现在可以杀死你,我也有这样的权利,但我不会去用这个权利,因为我的刀只会刺向敌人,而不会刺向自己的同胞,尽管我很怀疑你是否懂得同胞这两个字的意义。”

    民众的思路开始顺着王维屹的想法进行了一个不会杀自己同胞的人,难道真的会叛国吗?

    其实王维屹甚至应该感谢巴赫,如果不是这起突发事件震惊到了所有人,也许那些人不会听进自己这些话的。

    这时候jǐng察已经分开人群走了进来,领头的jǐng察对着王维屹鞠了一躬“亚力克森男爵,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还好您没有受到伤害。”

    王维屹把刀交给了他:“没有关系,只不过是愚昧的人被黑暗的势力所控制了而已。jǐng察先生,请把这个人带回去吧。”

    然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恩斯特·亚力克森·冯·勃莱姆,忠诚于德意志,永不背叛我的国家,也不会惧怕任何卑鄙卑劣的刺杀。现在,我将回到我的临时住处,我会把我的后背留给那些还想刺杀我的人!”

    说完,他慢慢的朝前走了过去,而人群也自动的分了开来

    “德意志的英雄!索姆河的神迹!德意志与你同在!”

    在他的身后,这样的呼声再次响起,而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了呼喊里,那些反对他的声音被彻底的压制住了。

    王维屹心里舒出了口气,起码第一步自己做得不错。

    他看到曼施坦因、里希特霍芬、埃莉娜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他朝着他们微微一笑,曼施坦因也微笑着道:

    “做得不错,恩斯特,你一定会成功的。”

    (今rì第四更送上,三江离第一很近了,弟兄们再加把力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