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22章 大决战(四)

第422章 大决战(四)

    江夏黄氏,荆州五大姓之一。

    然而在黄祖死后,黄承彦携家人离开荆州,江夏黄氏也就陷入群龙无首,分崩离析的尴尬境地。

    这其中,有精英尽失的原因,也有刘表打压的缘由。

    总之,在过去几年时间里,黄氏江河日下,已不复当年盛况。

    刘备在抵达江夏之后,虽然表面上保持着对黄氏的尊敬,但实际上并不把黄氏放在眼里。黄氏现在还有谁?特别是黄承彦离开后,黄氏底蕴削弱许多,更没有能拿得出手来的人物。

    可没想到……

    黄承彦虽然离开荆州,但却依然是黄氏家主。

    这些年来,黄氏苦心经营辽西,已经有了一些规模。黄承彦更暗地里不断将黄氏子弟中的精英分子从江夏抽调出来,送入燕京书院、南山书院求学。在这一点上,黄氏非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变得更加强大。特别是黄家和刘闯的关系,也注定了刘闯对黄家会多一些关照。

    如今,刘闯进入荆州,江夏黄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在刘表死后,黄氏族人就立刻与刘闯取得联系,并且安排妥当,迎接汉军渡江。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黄家的帮助下,马超渡江未费吹灰之力。他攻占了下雉后,旋即挥兵北上,一鼓作气拿下西陵。此时,刘闯屯兵临沮,而庞统则督战当阳。江夏兵力空虚,虽有关羽坐镇,却要抵挡黄忠和李通的联手夹击。根本无力去顾及江夏的安危……

    西陵失守。也等于切断了关羽和当阳的联络。

    马超旋即命马岱西进夺取安陆。他自领百炼精兵北上,配合黄忠李通夹击关羽。

    荆州的局势,再次发生了变化。

    关羽三面受敌,即便有霸王之勇也难以抵挡。先不说那马超勇武过人,单只是一个黄忠,便让关羽感到了吃力。再加上李通用兵如神,三面受敌下,关羽在绿林山惨败。退守南新市。

    按照黄忠的想法,是要乘胜追击。

    南新市,虽然有一个‘市’,却非后世的‘市’。

    所谓南新市,就是江夏和南郡之间的一个贸易集市,其规模不大,仅类似于一个下县规模。

    黄忠认为,可以乘胜追击,彻底战败关羽。

    可是,李通却拦住了他。

    “将军不必急于攻取南新市。留下关羽,反而用处更大。”

    黄忠闻听。不禁诧异问道:“文达这话,又是何意?”

    李通笑道:“今丞相在荆州,已拉开了决战之态势。若灭了关羽,则当阳叛军再无牵累,必然猛攻当阳。可若是留着关羽,庞统焉能坐视不理。且不说那关羽和刘备关系亲密,若此时强攻,难保关羽不会死战。围而不攻,伏击打援……叛军越是要救援关羽,主公在当阳压力越小。

    待主公当阳取胜,再取关羽也不算迟。”

    黄忠闻听,连连点头。

    “那以文达之见,当如何行事?”

    李通想了想,沉声道:“我率部围困南新市,请黄将军立刻攻占云杜,孟起将军屯兵安陆。

    我得到消息,子廉将军已自洛阳起兵,元让与子和子孝,则兵分三路,向荆州挺进。咱们要在大军入荆州之前,拖住叛军兵力。要让关羽感到希望,更要让庞统认为,有救援可能。

    最多十日,此战便可分出胜负!”

    黄忠性子骄傲,却不代表他不识大体。

    听闻李通的计策之后,他二话不说便同意下来。

    随即,汉军分为三支,李通率部围困南新市,黄忠和马超,则分别驻守云杜与安陆。

    关羽败走南新市,也使得当阳庞统产生了一丝焦虑。汉军的攻势如此凶猛,又有本地豪强相助。本来,他是想全力攻打长坂坡,彻底击溃刘闯。可现在关羽被困,也使得庞统不得不分兵救援。

    他旋即命大将鲍隆和邓凯率本部兵马出击,想要夺取云杜。

    哪知道却被黄忠于半道伏击,八千援兵全军覆没,鲍隆被黄忠斩杀于乱军之中,邓凯狼狈逃离。

    “季常,若继续驰援,恐怕会使当阳局势,发生变化。”

    当关羽再次派人前来求援的时候,庞统私下里与马良商议。

    很明显,汉军抱着围点打援,牵制自己兵力的算盘。依着庞统的意思,不必理会关羽,只管强攻当阳。刘闯一败,南新市之围自然化解。现在就去救援南新市,绝不是一个妥善的办法。

    马良闻听苦笑,“我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只是玄德公派人再三催促,要我们救援二将军。”

    庞统轻轻拍打额头,半晌后问道:“那你以为,谁去合适?”

    马良道:“自然是叔至前去最为合适。”

    “可若是叔至前往,咱们这边就少了一员大将,非上上之选。”

    “那士元以为……”

    “不如请三将军出马。”

    张飞虽然性子暴烈,可是在大事上却不糊涂。

    马良想了想,颇以为然……张飞此前虽然向庞统低头,却不代表他真的臣服。从之前几次攻击来看,张飞还是有自己的想法。这样一个人留在当阳,对于庞统的指挥,并无益处。

    马良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让三将军前去救援。”

    ++++++++++++++++++++++++++++++++++++++++++

    张飞接到命令之后,也是犹豫一下,但并没有拒绝。

    当下,他点起本部人马,向安陆逼近。

    和关羽这么多年相处,兄弟二人虽然颇有分歧,但在关键时候。张飞还是想要解救关羽出来。以关羽的能力。短期内可以保证南新市不被攻破。既然如此。张飞决定采取围魏救赵的计策,攻打安陆。若攻占安陆成功,便可顺势逼近西陵……到时候,汉军自然会前来救援,他就可以效仿汉军之前的手段,在途中伏击汉军。如此一来,南新市之围也就自然解除。

    不得不说,张飞的确是有几分谋算。

    只是他没想到。马超马岱兄弟对他的到来,早有防备。

    建安十一年九月中,张飞偷袭安陆,却被马超识破。于是马超将计就计,命马岱守城,他自领百炼精兵埋伏于涢水河畔。当张飞所部准备渡河而击的时候,马超突然杀出。张飞措不及防之下,被杀得大败,兵退二十里方稳住阵脚。虽然并未折损太多兵马,却也失了锐气。

    而在当阳。庞统则集中兵力,再次猛攻长坂坡。

    他想要速战速决。可刘闯却坚守营寨,不肯轻易出战。

    双方在长坂坡下僵持了两日,汉军虽然付出了巨大代价,却让叛军不得寸进。

    庞统眼见军士士气低落,也知道不可以继续强攻。无奈之下,他只得下令暂停攻势,进行休整。

    是夜,秋雨绵绵。

    当阳下起了小雨,更使得气温骤降。

    马上就要进入隆冬时节,一场秋雨一场寒……不知不觉,当阳之战已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叛军在仲秋出击,并未携带太多御寒的衣物。甚至包括庞统,也没有做好这方面准备。

    大帐中,灯火摇曳。

    庞统、马良和陈到围坐一起,一个个沉默不语。

    “未曾想,汉军如此坚韧……”

    庞统轻声叹息,“刚得到斥候消息,徐盛已经自黎丘开拔,正在向当阳逼近。

    也就是说,汉军已经集结完毕,将很快进入荆州。一俟汉军大规模进驻,我等怕是难以抵挡。”

    陈到抬起头,“军师有何高见?”

    “此次咱们决战当阳,是存着趁刘闯立足未稳,荆州动荡的机会,火中取栗。

    可现在,战机已经消失,即便我们在当阳取胜,也无法再影响大局。主公现在,被阻拦于临沮,西面还要面临川军东进;与其继续在这里和汉军胶着,不如暂时后退,死守长沙。

    我听人说,刘磐在桂阳借来了兵马,正要反攻长沙。”

    乍听这个消息,陈到和马良都大吃一惊。

    “刘磐在桂阳,向何人借来兵马?”

    “交州步骘!”庞统苦笑道:“那步骘是刘闯元从,而交州士燮,更与刘闯是师兄弟。我也没想到,那步骘竟然兵不刃血除掉了苍梧太守吴巨,更从士燮手中取来兵马,进驻了桂阳。

    刘磐在长沙经营多年,若我们不得尽快返回,只怕他会在长沙掀起风浪。”

    马良听得,牙根子一阵发痒。

    良久后,他轻声道:“如此,我们还要尽快通禀主公,尽早从当阳脱身。”

    “这也是我要与你二人商议的事情……咱们现在不敢轻易撤退,否则定然会遭遇刘闯追击。所以,我准备率一部分人留守当阳,季常立刻率部返回长沙,叔至则领白眊前去汇合三将军,设法解救二将军。二将军若能救,便救!若救不得,只能待来日为他报仇,绝不能任性。

    待退回长沙,咱们方有一线生机。

    若不然……”

    庞统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陈到和马良焉能不明白他的心思。

    细想之下,也只有这个办法。陈到和马良当场答应下来,旋即便各自展开了行动……待陈到马良撤出当阳战场,庞统却并未感到轻松。他手中尚有两万人,又该如何从容自当阳撤走?

    要知道,一俟他露出撤退的迹象,刘闯绝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庞统又是一阵头疼!

    +++++++++++++++++++++++++++++++++++

    “军师,军师醒来?”

    在陈到和马良离去之后的第二天,庞统在忙碌一整天后,昏昏沉沉睡下。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一阵呼唤声吵醒。睁开眼睛。却见蒋琬一脸惶急。站在床榻边上。

    “公琰。有事吗?”

    庞统揉了揉眼睛,翻身坐起。

    “军师,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慢慢说!”

    蒋琬努力平定了一下心情,语速奇快道:“军师,江陵出事了!”

    “啊?”

    “五溪蛮突然反水,老蛮王从夷陵撤兵,偷袭江陵。主公离开江陵前,把江陵托付给了一个叫葛均葛子衡的人。五溪蛮兵才一抵达。他就开城献降。而那临沮沙摩柯则暗中勾结了刘闯,与张郃合兵一处,反攻枝江。主公得知消息,便立刻带着刘封自枝江逃走,如今下落不明。”

    “什么?”

    庞统大吃一惊,也慌了手脚。

    他才智卓绝,却毕竟年轻。听闻如此情报,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脱口问道:“那五溪蛮为何反水?”

    话一出口,他便闭上了嘴巴。

    五溪蛮为何不能反水?

    当初。刘备已重金拉拢五溪蛮,使得五溪蛮同意协助他们。可若是比财力。江夏弹丸之地的财力,如何能够比得上刘闯倾国财富?他们可以拉拢收买五溪蛮,刘闯就可以花费更多的钱帛,让五溪蛮反他们。要知道,刘闯而今一统北方,实力强大。五溪蛮最终倾向何人?也就一目了然。

    真是成也五溪蛮,败也五溪蛮!

    庞统连忙穿好了衣服,“公琰,汉军那边,可有动静?”

    “汉军至今没有动作,据说在傍晚时,只来了一支人马,约三千人左右,领兵的乃是徐盛。”

    “只来了三千?”

    庞统一怔,不禁露出诧异之色。

    据他的情报,徐盛手中可是有精兵万人。

    而今只有三千到来,那剩下的兵马,又去了何处?

    庞统心中不免感到困惑,却忽听大帐外,传来一阵轰隆隆剧烈的轰鸣。

    地面,在轰鸣声仿佛都在颤抖。

    他心里一惊,连忙和蒋琬走出中军大帐。却见当阳大营中,火光冲天,爆炸声不止……

    “天雷火!”

    庞统倒吸一口凉气,突然明白了汉军为何只来了三千援兵。

    那三千援兵,分明是押送天雷火而来。庞统听人说过天雷火的威力,可是却没有真正的领教过。现在,他领教到了!却让他感到无比绝望。

    一枚天雷火飞来,落在一顶小帐上。

    紧跟着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烈焰腾空而起,小帐中的叛军被尽数炸死,整座小帐也化作滚滚浓烟。

    “快走!”

    庞统大喊一声,拉着蒋琬就走。

    两人走出几步便拦住了两匹战马,刚翻身跨坐马上,却不想一枚天雷火破空飞来,正落在距离庞统两人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战马希聿聿惨嘶。庞统只觉一股热浪袭来,整个人一下子从马上飞起来,蓬的摔落在地上,便昏迷不醒。而蒋琬的情况比他还要糟糕,直接被天雷火中的铁砂击中,连人带马,血肉模糊。

    一时间,当阳大营中,乱成了一团麻……

    距离当阳大营中不远,一架架八牛弩排列在当阳河畔,士兵们不断将天雷火填装在八牛弩上,向叛军大营中投掷发射。

    刘闯勒马而立,披挂整齐。

    他脸上,带着一副黄金面具,只露出双眼……眸光,显得格外森冷,却一言不发。

    自有徐盛带着人,不断填装天雷火,伴随着一声声号令,对岸的叛军大营里,火光冲天……

    徐盛,的确是只带了三千人。

    不过这三千人,却是刚刚从洛阳赶来,押送天雷火的八牛弩兵。

    荀彧在洛阳,敏锐的觉察到了荆州不断变化的局势,于是命人将库存的天雷火,全部送至荆州。

    他感觉到,荆州一战,虽刚拉开序幕,却已进入尾声。

    这一战,威慑之意更胜于其他……既然如此,把天雷火大规模投入战场,无疑是最好的方法。相信那些荆州人在看到了天雷火的威力之后,会变得格外老实。这样的话,对于接下来刘闯稳定荆州,也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事实上,在庞统开始着手撤退的时候,刘闯也在调兵遣将。

    法正从襄阳抵达当阳后,便献策令赵云的矢锋骑汇合徐盛所部人马,穿越荆山,前往云杜。

    而当阳大营里,兵不过八千,将不过张任、徐盛。

    好在,屯驻于当阳城外的那些兵马进入长坂坡大营,使得长坂坡大营的人数并未减少……

    数千枚天雷火,在经过近一个时辰的投掷后,终于停止下来。

    刘闯摆手,张任徐盛二人立刻率领兵马,杀过当阳河。

    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沿途尽是被天雷火轰击后残留下来的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叛军死伤惨重,早就溃不成军,根本无心抵抗。

    那一轮天雷火的攻击,的确是让叛军吓破了胆子……眼睁睁看着身边袍泽在火光中被炸的血肉模糊,叛军哪里还敢再战?所以,当汉军进入叛军大营之后,可称得上是畅通无阻。

    这也让徐盛感到非常恼火,忍不住道:“该死的,本以为能有一个大场面,却不想是这般结果。早知道,就不用投掷那么多的天雷火……现在倒好,连个对手都找不到,真个晦气。”

    他嘟嘟囔囔,却未曾留意到,张任的脸色早就变得难看。

    他之前之所以留下来,一是仰慕刘闯,二是为解救赵云,三也是想趁此机会,了解汉军的情况。

    张任心里很清楚,一俟荆州之战结束,刘闯的下一个目标,绝对是西川。

    刘闯有雄才大略,野心勃勃,怎可能放任西川独立于外?

    那样的话,西川和刘闯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本来,张任觉得,凭借西川地形,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可是当他看到了眼前这一片狼藉之后,原本是自信满满,却也变得动摇起来。

    如果,如果汉军在西川之战中投入这种利器,西川如何能够抵挡?

    别的不说,就说张任那些引以为傲的坚固城关,又有几座能够抵挡住汉军如此疯狂的天雷火攻击。

    到时候,汉军只需要把天雷火丢进西川,西川军必然是不战自溃!

    想到这里,张任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蝉,整个人也变得沉默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