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17章 长坂坡(二)

第417章 长坂坡(二)

    李严气呼呼回到自己的军帐,脸色非常难看。

    这个蠢货,我们会被他害死!

    他能够理解伊籍的想法,但是却不代表他会赞同。表面上看来,他们已经安全了。追兵尚远,而当阳守军又不敢妄动,没有什么威胁。可李严却觉得,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危险……他们要面对的对手并不是荆州的乌合之众,而是那个横扫北方的刘闯,以及刘闯手下那百万雄兵。没错,刘闯的人马距离当阳还远,但是谁能保证,刘闯不出奇兵?

    李严了解过刘闯的发家史,更清楚刘闯曾依靠奇兵,屡次获胜。

    这是一个非常果决,甚至是胆大的对手。

    一个不好,此前的种种努力都要付之东流,绝非李严愿意看到的结果。

    在榻上翻来覆去,李严猛然翻身坐起来,唤来身边的亲随,“你连夜出营,赶奔内方山。告诉小关将军,请他尽快率部渡河,以便随时接应我等。“

    亲随闻听一怔,诧异道:“将军何以这般?若被机伯先生知晓,恐怕会引来他的不满。”

    李严闻听苦笑,“惹来他的不满,总好过死在这里。

    休得啰嗦,立刻出发……相信小关将军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实在是太过于危险。多停留一时,便多一分危险。机伯先生不肯听从劝阻,我也唯有尽力为之。”

    “喏!”

    李严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哪怕亲随与他再亲密。也不能再说什么。

    亲随领命离去,李严便和衣而卧。倒在榻上。

    八月已是中秋,天气正渐渐转凉。李严躺在榻上,凉风习习,困意渐渐浓重。现在樊城阻击荆州兵马,而后又一路追赶,李严虽说身体强壮,也有些顶不住,于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李严蓦地醒来。

    他睁开眼睛,从榻上坐起,披衣走出军帐。

    “将军,还不到寅时,怎地便醒来?”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动静?”

    几个亲兵面带疑惑之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李严对此显然有些不满,摆手示意亲兵不要说话,站在军帐外侧耳倾听。片刻后,他突然脸色一变,一下子趴在了地上,用耳朵贴在地面上。面带凝重神采。亲兵感到疑惑,刚要上前询问,却忽然间李严从地上噌的一下跳起来,厉声喝道:“传我命令,全军备战。敌袭,敌袭!”

    说着话。他转身便冲进了军帐。

    亲兵还感到疑惑不解,正准备仔细询问,却听到一阵隆隆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那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的沉雷声,由远及近,越来越近……伴随着声响变得清晰,脚下也开始轻轻颤抖起来。亲兵们虽然弄不清楚状况,但也能够猜出端倪,忍不住高声喊道:“都快起来,快起来……敌袭,追兵来了,快起来应战。”

    有聪明的人,忙不迭牵来马匹。

    李严这时候也穿好了盔甲,手提大枪翻身上马。

    只是,他们虽然做出了反应,可整个大营却反应不及。

    在长坂坡北面的地平线上,一道白色潮汐出现,正迅速向长坂坡大营靠拢。在辕门口值守的叛军,这时候好像也觉察到了不妙。只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白色的潮汐已经到了辕门外。

    那哪里是什么潮汐,分明是一队骑军。

    夜色中,看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可黑压压看去,至少有几千人。

    这些人清一色一人三乘,身着白袍,腰胯长刀。当靠近辕门的一刹那,只听有人高声喊喝:“矢锋,放箭!”

    刹那间,马上的骑士弯弓搭箭,箭如雨下。

    那站在辕门口值守的十几名叛军,在眨眼间便被射成了刺猬,倒在血泊之中。

    骑军马不停蹄,如同一股白色的洪水,冲进长坂坡。为首一员大将,胯下马,掌中龙鳞枪,一马当先。有几名被惊醒,匆匆赶来的叛军将领上前想要阻拦。哪知道对方却毫不慌张,龙鳞枪一颤,扑棱棱闪现重重枪影。那冲上来的叛军将领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便载落马下。

    “我乃常山赵子龙,奉丞相之命特来讨伐逆贼,挡我者死!”

    那员将高声喊喝,声音在长坂坡上空回荡。

    在他身后,矢锋骑冲入长坂坡,便弃弓拔刀,朝着叛军冲杀。许多叛军是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的跑出来,结果连对方的长相都没能看清楚,便被砍翻在地。赵云身披银甲,脸上带着一张白银制成的面具。火光照耀下,就好像天神下凡,所过之处,只杀得叛军血肉横飞。

    这长坂坡,属荆山余脉。

    既然叫长坂坡,顾名思义,就是一段长而平缓的山坡。

    赵云在接到刘闯的命令之后,便立刻点齐三千矢锋骑,连夜进入襄阳,朝着伊籍逃走的方向追击而来。

    历史上,他曾在这长坂坡上大战曹军,而声名远扬。

    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把他和长坂坡联系在一起。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对手不再是曹军,而是刘备。赵云也说不上原因,只是在抵达长坂坡后,内心中仿佛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不过,他生性冷静,并没有因此而莽撞冲动。在得知叛军夜宿长坂坡的时候,赵云便知道,这是他拦截叛军的最佳时机……虽然叛军在人数上占居优势,赵云却不甚在意。想当初他在河湟,面对数倍于己的羌兵,他也没有畏惧,更不要说他手下尚有三千虎狼之士……

    杀入长坂坡之后。赵云便奔着那面中军大纛扑去。

    很明显,那是叛军中枢所在。刘表也肯定是被困在那里。

    眼见着就要冲出前军大营,一支叛军拦住了赵云。为首一员大将名叫周达,本是黄祖帐下部将。

    然而黄祖死后,周达便随之失势。

    刘备来到江夏后,将周达招揽到了麾下。此次他随军出征,本就打着立功的心思。眼见赵云在乱军中横冲直撞,他立刻带着人将赵云拦下,手中双刃大刀轮开。劈头便砍向了赵云。

    赵云两脚一磕爪电飞黄的肚子,爪电飞黄仿佛领会了赵云的心意,在奔行中突然间提速。

    周达大刀落空,连忙向变招收刀。

    哪知道赵云却在这时候大枪翻转,以枪做棍啪的一下子抽在了周达的背上,把周达抽落下马,吐血而亡。已经达到炼神中期境界的赵云。比之历史上长坂坡的赵子龙更加勇猛。他刚把周达抽落马下,还没等回身查看,忽听脑后金风破空,于是连忙身体向前一倾,龙鳞枪奇诡的自他肋下斜刺而出。

    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赵云扭头看去。却是一名叛军将领被刺落下马。

    赵云也懒得看那两人死活,抬头查看了一下中军大纛的方向,便又纵马而去。

    那试图偷袭赵云的叛军将领名叫孙韩,是荆州上将。

    ++++++++++++++++++++++++++++++++

    此时,长坂坡叛军大营里。已经乱成了一片。

    矢锋骑冲进大营之后,便展开了血腥的屠杀……而叛军。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也渐渐稳定下来。

    特别是在李严赶到后,阻止叛军发起反攻。

    而叛军中军大营内,伊籍衣衫不整,赤足走出大帐。

    “是何人前来偷营?”

    “回禀先生,好像是什么赵云赵子龙。”

    “啊!”

    伊籍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脸色大变。

    他当然听说过赵云,更知道赵云和刘备之间,似乎有那么一段情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他连忙喝道:“快保护刘荆州。”

    刘表,可是他手里的保护伞。

    若刘表被赵云抢走,那他和刘备都要陷入绝境。伊籍心里非常清楚,若真变成了这种局面,刘备绝对会翻脸不认人。世间为枭雄者,哪个又是心慈手软之辈?他大声呼喊,却没想到赵云已经杀到了中军大营门口。伊籍的呼喊声,也引起了赵云的关注。赵云不认得伊籍,但是看他那模样,隐隐约约便猜出了伊籍的身份。当下,赵云催马便冲入中军大营之中。

    “伊籍,哪里走?”

    赵云一声断喝,本来只是一次试探。

    伊籍听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本能的回身看去。

    却见一员大将浑身是血,脸上带着一副面具,凶神恶煞般向他扑来。

    心里不由得一慌,伊籍连忙大声喊道:“快拦住他!”

    说着话,他扭头就走。他这一走,更坐实了赵云的猜测。叛军从四面八方涌来,可赵云却丝毫不惧,大枪上下翻飞,所过之处,人仰马翻。眼见着距离伊籍越来越近,忽听前方有人喊喝:“兀那贼将,休要张狂,邢道荣在此。”

    一员大将,胯下马,掌中一口沉甸甸的开山大钺,催马便拦住了赵云的去路。

    这邢道荣是荆州人士,天生神力,骁勇异常。

    前些时候,他才投靠了刘琦,因一身的好武艺,而得到关羽的赏识,之后便被推荐给了刘备。

    此次伊籍劫持刘表,刘备也出了大力。

    他派出了李严、周达、邢道荣三员大将相助。

    本来,这邢道荣是负责看守刘表。得知追兵抵达,他立刻带人前来查看,不想就看到赵云追杀伊籍。邢道荣见此情况,二话不说便拦住了赵云。手中开山大钺嗡的一声,泰山压低劈斩下来,赵云举枪,枪钺交击刹那,却突然手腕一翻,大枪枪身微微一斜,不费吹灰之力便卸去了邢道荣这大钺上的巨大力量……邢道荣的力气的确是不小,可要知道。赵云平日里切磋的对象,却没有一个等闲之辈。刘闯自不必说。就说那董俷。虽然只是炼神初期,可是那一身的神力,即便是刘闯也倍感吃力。赵云若不以技巧取胜,未必能敌过董俷。

    整日里和这些人切磋,还有许褚、黄忠……

    赵云对付邢道荣这种以力取胜的武将,可说的上是轻车熟路。

    只见他卸去了邢道荣的力量后,大枪扑棱棱一颤,凤凰乱点头。扑簌簌枪影重重。那邢道荣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对手,顿时手忙脚乱。只两三个回合过去,赵云突然间反手从肋下抽出青釭剑,一道奇亮长虹闪过,咔嚓一声便把邢道荣劈落马下,尸首异处,倒在血泊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伊籍刚从亲随手中接过缰绳翻身上马,邢道荣已经被赵云斩杀。

    刘备曾对伊籍说过:“子龙之勇,世所罕见……”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二话不说,拨马便走。

    赵云催马就追。却被一干叛军将领拦住。待杀散了叛军将领之后,伊籍已经快要跑出中军大营。赵云心中大急,忙催马追击。哪知道才跑出十几步,却被一人从斜里冲出,拦住去路。

    “将军救我!”

    那人衣着华美。却看上去有些脏乱。

    举止气度不俗,可是却显得非常狼狈和憔悴。身高八尺开外。颌下一部美髯……赵云看到这人,先是一怔,旋即道:“可是景升公当面?”

    “正是某家!”

    刘表说起来,也实在是倒霉。

    前几日,他在家中设宴,本是想要召集大家商讨对付刘备的对策。哪知道伊籍在酒席宴上突然发难,将他劫持走。不过,伊籍虽然劫持了刘表,但也没有亏待刘表,甚至几次向他赔罪。从内心里而言,伊籍跟随刘表多年,也算是刘表的老臣。之所以背叛刘表,一方面是他尚心怀大志,另一方面也是不愿意看到刘表的基业,就这么白白的丢失。这些年来,刘表一方面打压荆州士族,另一方面又重用荆州士族,对当年跟随刘表入荆州的旧部产生巨大冲击。

    伊籍希望,刘表能够振作精神。

    可惜刘表年纪已大,更没了当年争雄之心,伊籍无奈之下,这才下定决心投奔刘备。

    刘表这一路上,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只是他年纪大,身体也不是很好,故而有些疲乏。赵云杀入长坂坡后,叛军大乱。邢道荣带着人去查看情况,也就给了刘表可乘之机,逃出囚笼。

    赵云见找到了刘表,也顾不得继续追击伊籍。

    他连忙下马,大声道:“景升公请上马,云步行死战,定保护景升公离开。”

    刘表可没有历史上麋夫人的那份气度,二话不说,便要上马。

    可就在这时,忽听弓弦声响。

    刘表啊的一声大叫,从马上一头载落下来。

    后心处,插着一支利箭……赵云一见,眼睛都红了。

    刘闯命他追击叛军,就是要他保护刘表。可现在,刘表竟然死在了他的面前……赵云一手攥着缰绳,一边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员叛将跨坐马上,眼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刘表,确是目瞪口呆。

    那叛将,正是刘表族子,刘虎。

    他本意并不是想要射杀刘表,而是想要射杀那匹爪电飞黄。

    只是没想到,慌乱之下竟然误伤了刘表,让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该死狗贼,还不与我拿命来!”

    赵云重又上马,提枪便冲向对方。

    刘虎如失魂落魄般坐在马上,眼睁睁看着赵云向他冲来,却一动不动。

    “公子,这个时候,何故发愣。”

    就在这时候,李严从前营败退下来,感到刘虎身旁,大声喊喝,“刘荆州是被贼人所害,与公子何干?公子这个时候,更应该振作精神……还不随我突出重围,难道在这里等死不成?”

    刘虎幡然醒悟,抬手摘下大刀,面色狰狞。

    “不错,叔父是被贼人害死。”

    他接受不了刘表是死于他的手中,故而李严一句话,便让他立刻有了借口。李严和刘虎纵马上前,双战赵云。只是面对着如同疯虎般的赵云,哪怕刘虎和李严都是骁勇上将,只几个回合便抵挡不住。好在,有偏将蜂拥而上,把赵云拦住。李严和刘虎这才借机会脱出身来。

    赵云一手持枪,一手持剑,枪刺剑砍,杀得叛军血流成河。

    十几名叛军被赵云斩杀马前,他犹自恼怒不已。

    “来人,护住景升公尸首,其余人随我追杀叛军。”

    赵云见矢锋骑靠拢过来,便大喝一声,纵马朝着李严刘虎逃跑的方向追去。从中军一直杀到了后军大营,叛军已溃不成军,四散奔逃。再往东,有一条河,本地人将这条河称之为当阳河。河面上,有一座桥,当赵云率部追到当阳桥的时候,忽听咕隆隆一阵战鼓声响起。

    紧跟着,从四面八方传来喊杀声。

    一支叛军拦住了赵云的去路,马上一员小将,胯下马掌中刀,厉声喝道:“子龙将军,何以背信弃义?”

    赵云勒马观瞧,就着火光,他认出了小将的身份。

    “坦之?”

    他失声叫喊,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当年随同刘备转战徐州时的一幕幕景象。

    那时候,刘备待他极重,赵云对刘备也是非常感激。关平,关羽失散多年的爱子,当时曾经常向赵云请教,赵云也给了他许多点拨。这一转眼,便足足十年……赵云本来都已经把当年的那些事情忘怀,可是看到关平,记忆顿时纷涌而来。心中,有一丝愧疚!当年他离开徐州的时候,曾对刘备说过,不会忘记刘备的恩义……可现在,他却不得不与刘备为敌。

    关平,同样是神色复杂。

    他横刀立马,大声道:“子龙将军,这些年来,主公对将军从不曾忘怀,时常挂在嘴边,言子龙将军不在,他食不知味。将军若还记得当年情义,何不与我同行,相信主公必然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