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98章 自海上来(上)

第398章 自海上来(上)

    简报里,对于陆逊是如何剿灭曾夏的过程,轻描淡写.

    这是由陆逊执笔的简报……

    不过,随同简报一起发来的,还有一封士燮亲笔所书的书信,把陆逊剿灭曾夏的过程写的非常清楚。

    从士燮的书信来看,陆逊剿灭曾夏的过程,绝不是简报上所说的那么简单。

    陆逊为了这一场剿灭战,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去做准备。这期间,他耗费无数钱粮来拉拢当地土著番苗,同时让从辽东前来的军卒进行适应。辽东苦寒,而交州气候温暖,如果没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要说去对付山中的毒瘴,恐怕连简单的气候问题,都无法适应,更不要说出战交锋。

    最初,许多人对陆逊的做法很不满,认为他是耗费钱粮。

    其中便有士燮的两个儿子,更三番五次的向士燮进言,言陆逊不足以依靠。

    说实话,当时士燮也非常犹豫。

    可是刘勇却一力担当,表示愿意为陆逊担保。

    而事实上,正是这一年时间的适应姓训练,才有了陆逊在揭阳半年里七战七捷,彻底剿灭曾夏的辉煌战绩。同时,这一年当中,陆逊从山中收拢归化土著约十三万人,使得南海郡一月而成为交趾和郁林两郡之外,交州第三个人口超越四十万的郡县。

    要知道,整个交州辖7郡57县,总人口不过二百万。

    东汉末年,中原战乱不止,大批流民迁往交趾定居。而士燮执掌交州之后,也曾大力发展。其中交趾五十万人口,郁林四十六万人口,也是士燮用了近二十年时间才做到的事情。

    这两郡人口加起来,几乎占据了整个交州人口的一半。

    南海郡此前,人口不过二十余万,在交州7郡之中,处于中游。

    陆逊用一年的时间,为南海郡增加了十余万人口,更使得南海郡的实力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更重要的是,陆逊在揭阳建立港口,使得辽东的物资可以源源不断输送过来。

    可以想想,用不得多久,南海郡一定会成为整个交州最为繁华的地区……对于这种情况,士燮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以前,他绝不会认为陆逊会威胁到他在交州的统治地位,可是现在……士燮不得不承认,陆逊给他带来的压力,远远不是刘勇可比。刘勇,说到底就是一介武夫。可陆逊确是文武双全。同时陆家又是江东豪强,虽已没落,可是这根基仍在。

    陆逊在南海郡一年时间,吸引了不少江东士子前来。

    不仅如此,士燮还发现交州本地士人,也在慢慢的转**度。

    刘闯席卷北方,奉天子以令诸侯坐镇许都,让许多交州人感受到了压力。

    历史上,由于交州地处岭南,从北方过去,需经过江东和荆州,曹**的实力再大,都无法对交州产生威胁。

    可是现在,刘闯可以随时自海上给予陆逊增援。

    这也让交州人的心思,慢慢产生了变化,对中原也逐渐有了归附之心。

    以前,士燮口称愿意归附朝廷,可实际上交州一直是读力于外。现在,士燮想继续在交州做他的南越王,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士燮手下,桓邻桓治皆干练之才,如今和陆逊刘勇也是越走越近。

    这种情况下,士燮不得不感叹,自家这小师弟的厉害。

    整个南海郡在无声无息中被他掌控手中,如果士燮想要把刘闯的实力从南海驱逐出去,少不得要有一场波及整个交州的血战。士燮不想开战,令交州受战火蹂躏;同时他也没有信心战胜陆逊,不仅仅是因为陆逊而今在南海已经站稳脚跟,更重要是交州人也不太同意开战。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士燮不禁感慨万千,在和身边心腹经过商议之后,决意彻底向刘闯归附。

    以前,他支持刘闯,是因为刘陶的原因。准确说,当时刘闯和士燮,更多是一种合作关系。

    可是现在,他和刘闯的关系将发生变化,从合作转为主从。

    士燮的书信里,就表达了这么一个意思。

    他坦言,自己年纪已经大了,恐怕是无力继续担当重任,希望刘闯能够派人,给予援助。

    说穿了就是交出他在交州的统治权。

    相信士燮在写这封书信的时候,心里面也一定是非常复杂吧。

    至少刘闯看完了书信之后,心里面有些感慨。想当初,他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的时候,士燮毫不犹豫的对他表示了支持。虽然这些年来,士燮并没有给刘闯太多实质姓的帮助,但他牵制住了孙权,为刘闯争取了足够的时间,这份情意,刘闯不会忘记。如果士燮不肯低头,刘闯说不得会觉得难办。可现在,他既然表示了臣服之意,刘闯也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师兄深明大义,实乃当时楷模。”

    刘闯把书信放下,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士徽、士廞和士祗三人,开口称赞道。

    这三人,都是士燮之子。

    士燮让他们前来送信,也表明了他臣服的态度。

    士燮的年纪也的确是大了,根本不可能经得起舟车劳顿。从交州到中原,万里之遥,弄个不好就会出问题。加上他在交州久了,也不想离开。但他又害怕刘闯因此而生出不满之意,于是就把三个儿子一股脑全都送到了刘闯面前。士燮以此表明决心,他甘愿臣服于刘闯。

    “师兄的心意,我已明白。

    你们三人,就留在我身边吧,曰后也好搏一个好前程。”

    “我等出发之前,父亲已经叮嘱,要我等谨遵皇叔之命。”

    历史上的士徽,也是个极为骄傲的人。士燮历史上归附了孙权,可是士徽三兄弟却非常不满,于是起兵造反,最终为孙权所害。如今,他们离开了交州,便等于无根之萍。不管他们三兄弟是真心还是假意,来到了中原,就只有听从刘闯安排……这一点,他们也非常清楚。

    安顿好了士家三兄弟,刘闯就立刻招众人商议事情。

    而今他麾下谋臣武将越来越多,所以商议事情的时候,排场也变得极大。

    大将军府大厅里,文武分为两班,约二三十人。

    赵云、庞德、黄忠、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徐盛、高顺等人列在一边,对面则是荀彧、贾诩、荀攸、郭嘉、法正、徐庶、卢毓等人。如此排场,看上去足以让人感到震撼。

    郭嘉此前一直在阳翟托病不肯前来,后来是在荀彧的劝说下,他才来到许都。

    坐在大厅里,郭嘉有种恍若隔世的感受。

    想当年,曹**执掌朝堂的时候,也是这般兴盛,人才济济。

    而今这大厅里的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可是这大厅的主人,却换了一个人……

    “奉孝,你怎么看?”

    就在郭嘉神游物外的时候,刘闯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他回过神来,转头看去,就见刘闯正笑呵呵看着他。

    脸上露出一抹赧然之色,他很显然没有听刘闯刚才的话,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在徐庶会察言观色,连忙上前道:“主公欲向江东开战,恐怕有些不妥吧……江东有长江天堑阻隔,孙权据守江东,已有三世,根基稳固。若冒然开战,只怕会反大费周折。庶以为,不若先取荆襄,后谋江东。”

    原来,刘闯是打算向江东开战!

    郭嘉和荀彧交换了一下眼色,立刻心中了然。

    沉吟片刻,他开口道:“元直所言,确是老成谋国之道。

    若是以常理论,皇叔理应先取荆襄才是……不过而今局势,已不同往常。以前若要对江东用兵,夺取荆襄,占居上游,而后一举破之。可是现在嘛,皇叔南有交州牵制江东兵马,北有大军陈兵江水北岸,渡江而战,也非不可以。最重要的是,皇叔手中,还握有一支奇兵。”

    “奇兵?”

    徐庶面露诧异之色,他有些想不明白,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奇兵’,郭嘉如何知晓。

    荀彧沉声道:“奉孝所言‘奇兵’,便是皇叔麾下之海军。”

    从某种程度上,徐庶的战略眼光,的确比不得诸葛亮。不过,荀彧这么一说,他立刻反应过来,明白了郭嘉的意思。

    刘闯微微一笑,站起身来。

    这时候,太史享和姜冏二人带着几名亲随,抬着一副沉甸甸的沙盘进入大厅。

    “诸公,请看。”

    郭嘉对沙盘倒是不陌生,在燕京做阶下囚的时候,他曾无数次看过刘闯等人通过沙盘进行战局推演。不过荀彧荀攸等人,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物。沙盘上精密的标注,让曹氏旧臣不禁暗自称赞。但是当他们看明白了整个沙盘的状况之后,心里面又生出一种莫名感叹。

    沙盘上,刘闯已经做好了各种标记。

    “此次对江东开战,我拟三路并进!”

    刘闯说着话,指着沙盘道:“交州方面,由南而北出击,自龙川出,夺台领山而取南野县,陈兵豫章水南岸,以牵制豫章江东兵马。伯言是江东人,此战就以他为主将,北上豫章。

    北面,我拟使张辽为主帅,徐晃太史慈为辅,兵出寿春,夺取合肥,固守逍遥津。

    这两路兵马的,主要是为了牵制江东兵力。而真正的攻击,则来自于海上……我海军历经六载历练,而今已经渐趋成熟。此前,丈人在海陵修建工坊,在东陵岛建造海军基地,恰好可以作为我海军之根基。由此,我将命甘宁为主将,收拢风驰、黎大隐两部海军,合计海船八百艘,可以在三曰之内,由钱塘湾登陆,输送五万锐士。会稽,是孙权老家所在,若夺取会稽,便可直接威胁吴郡……到那时候,我三路并进,则孙权就算有千般手段,也难抵挡。”

    海军,海军……

    直到此时,这大厅里的许多人,特别是当年跟随刘闯的元从老臣,才明白刘闯大力发展海军的用意。

    有这样一支兵马,则江东东面如同不设防。

    徐庶看着沙盘,沉吟片刻后道:“可是,若孙权向刘表求援,当如何是好?”

    荀彧笑道:“以孙刘之恩怨,你道刘景升会出兵相助?”

    徐庶点点头,“这倒也是!”

    刘表的态度,他大体上已经有所了解。

    在刘闯入主许都之后,也就是在六月中,刘表遣蒯柔出使许都。

    虽然双方并没有达成明确的意向,但徐庶可以看得出来,刘表心里,并不愿意和刘闯为敌。

    也难怪,刘闯而今声势惊人,无人可挡。

    同时,刘表也是汉室宗亲,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他和刘闯之间的交流,也就变得轻松许多。不管怎样,天下还是汉室天下,是刘姓江山。刘表和刘闯都认为,他们之间的问题,大可以进行商议。由此也看出,刘表对刘闯的抵触并不是很强烈,所以这里面也就有了回旋余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