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83章 敢不敢来(二)

第383章 敢不敢来(二)

    这一句话,着实说到了汉帝的心坎上.

    对于刘闯娶曹**女儿这件事,刘协一直是有些疙瘩。

    韦晃和金祎这一番唱和,就差说刘闯其实和曹**是一党,不能不防……汉帝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吉本,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便计上心来,脸上旋即露出了笑容。

    “两位卿家所言极是,这些年刘皇叔屡屡征战,想来是真的有些疲乏。

    朕便派人前去犒军,顺便督促一下皇叔……相信在大义面前,刘皇叔还是能够辩明白是非。”

    “陛下,英明。”

    金祎韦晃等人连连称赞,却没有人发现,站在一旁的国丈伏完,却眉头紧蹙。

    说起来,这次金祎韦晃等人起事,伏完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昨夜许都搔乱的时候,伏完也是大吃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于是他带着家兵急急忙忙赶到了皇城,结果……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受到了排斥!

    我是天子的丈人,可这么大的事情,我事先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陛下似乎对我并不信任,若不然又怎可能这般提防?可叹我处处为陛下考虑,到头来……

    伏完心里,突然有一种伤感之意。

    他表面上依旧是满面春风,可是看金祎和韦晃的目光,却透出一股子戾色。

    当汉帝商议完毕之后,伏完闷闷不乐返回家中。

    “夫君,何以看上去闷闷不乐?”

    伏完的妻子,也就是桓帝长女,阳安长公主刘华迎上前来。出身于帝王之家的刘华,眼力绝非等闲女子相比。她一眼就看出了伏完的心事,于是在伏完进了书房后,她便跟着进来。

    门外,有伏完长子伏德守候,更显出刘华的谨慎小心。

    伏完苦笑一声,便把曰间的事情与刘华一一说了一遍。

    “公主,想我对陛下忠心耿耿,从洛阳到长安,从长安到许都,所做事情皆为陛下考虑。

    何以这般事情,我竟一无所知?

    甚至连皇后在深宫之中都不得消息……我怎么觉得,陛下似乎是在提防于我?”

    这年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小算盘。

    伏完对汉帝的确是忠心耿耿,可是今天的事情,却让他感觉到,汉帝根本没有把他当做心腹。甚至连伏寿伏皇后,也被他小心提防。如此情况之下,汉帝将来就算是重掌朝堂,与他又有何干?

    刘华闻听,却不禁冷哼一声,连连摇头。

    “本宫早就与你说过,当今天子生平所爱所信者,为他一人。”

    “可是……”

    “夫君,从这件事情而言,倒也不是说天子提防你,只能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你当做亲信。你有用的时候,他自然视你为心腹;可是当你无用之事,他又怎可能再与你推心置腹?

    想想王司徒,想想董贵人还有车骑将军吧……”

    “可是,他毕竟是天子!”

    哪知道刘华忍不住哈哈大笑,“夫君,敢问天子而今,又有什么?”

    “这个……”

    “金祎韦晃,纨绔子耳!

    靠着一个金旋再加上一个张绣,他就以为他掌控了局势。

    殊不知,刘皇叔手中那千军万马是他一手拉起来,更随他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所信者唯刘皇叔一人。本宫敢说,今曰那金祎的话语,绝无什么善意,说不定还想谋害刘皇叔。他以为害了刘皇叔,便可以掌控刘皇叔兵马?别忘了,刘皇叔有孩儿,就算他有不测,他手下那些骄兵悍将,又岂能为他人拉拢?反倒是陛下,若害死了刘皇叔,恐怕这大好局面便毁于一旦。”

    伏完对刘华,素来是敬重。

    不仅仅是因为刘华为阳安长公主,也不是因为刘华为他生下五男一女,更重要的是,刘华在一些事情上,看得比他更清楚。本来,伏完还没有猜出金祎话语中的意思,可是经刘华一提醒,顿时反应过来。金祎今天在金銮宝殿之上,提到犒军时,还专门提到了酒水问题。

    难道说……

    伏完想到这里,顿时激灵灵一个寒蝉。

    这两年,伏完和刘闯的联系越来越多,关系也越来越深。

    若刘闯真的出事,这好不容易出现的北方大一统之局,势必也将要灭亡。

    到那时候,弄不好便又是一个诸侯林立的局面。而汉帝想要依靠着金旋和张绣……恐怕是很难达到目的。

    “那我该如何是好?”

    刘华看了伏完一眼,只轻声道:“我不过一妇道人家,对这天下大势并不了解。

    不过,刘皇叔乃高祖之后,若论血脉,也是天之贵胄……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夫君还要早作打算。”

    听刘华说完,伏完目瞪口呆。

    但是刘华却好像无所谓的模样,便掉头离去。

    对于妻子的心思,伏完大体上也能猜出一些端倪……桓帝膝下无子,所以驾崩之后,在皇后窦妙的主持下,又有国丈窦武支持,便拥立了灵帝刘宏,也就是汉帝刘协的父亲。说起来,汉灵帝和桓帝刘志并没有太大关系,只因为他是汉章帝的玄孙,所以才会被拥立为帝王。

    汉灵帝的曾祖父,是河间孝王刘开,而灵帝在登基之前,世袭的是他父亲解渎亭侯的爵位。

    窦妙也就是看刘宏没有任何根基,所以才要拥立他,以方便控制。

    可谁料想,九月辛亥政变,窦家迅速败亡,刘华从人人都敬重的阳安长公主,一下子变得无人问津。后来刘宏死后,刘协即位,刘华这心里面总觉得不太舒服,对灵帝一脉一直不太看好。只因为在刘华心里,刘宏也好,刘协也罢,都是踩着她母亲家族的尸体得以称帝。

    所以,刘华说出这一番话来,的确是让伏完吃惊不小。

    刘华分明是告诉他:那皇帝刘协并不足以依持,反正都是汉家血脉,谁掌权都是一个样子。

    刘协,是汉家血脉;刘闯,也是汉家血脉……

    伏完呆呆坐在书房中,半晌后突然站起身来,大声喊道:“伏均!”

    “孩儿在。”

    伏均是伏完的三儿子,长子伏德,如今官拜黄门侍郎,次子伏雅则在当初汉帝东归的时候死于非命。伏均而今已二十有三,风华正茂。他便在屋外听候差遣,闻听伏完呼唤,连忙进屋。

    “伏均,我有一桩紧要的事情要你去做,却不知你有没有胆量?”

    伏均精神一振,连忙道:“请父亲吩咐。”

    这家伙也是个纨绔子,但是胆量确是真的不小。

    “我要你立刻出城,秘密前往官渡,把许都发生的事情告诉刘皇叔。

    另外,你与我转告刘皇叔,就说陛下犒军用的酒水,乃大内秘制,酒姓很烈,需谨慎饮用。”

    什么意思?

    伏均的脸上露出愕然之色。

    “你记清楚我的话了吗?”

    “孩儿记清楚了。”

    “那你立刻出发,路上不得耽搁。”

    +++++++++++++++++++++++++++++++++++++++++++++

    且不说许都城中,乱成一团。

    圃田泽,刘闯集中了力量,正准备要强攻中牟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曹军退出中牟,向尉氏退兵。

    刘闯得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这摩拳擦掌,秣兵厉马的准备和曹**在官渡决战,怎地曹军突然撤出官渡,退往尉氏?随后,探马又传来消息,曹军并非是只有官渡撤兵,便是在阳武的夏侯尚夏侯衡兄弟,也在撤兵,从阳武退守封丘。与此同时,从黎阳更传来消息,曹军自黎阳有撤兵的迹象,似要退过黄河。

    这一连串的消息,让刘闯目瞪口呆。

    曹**这是耍的什么把戏?

    就在刘闯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从许都终于传来了消息。

    “什么?许都兵变?”

    莫说刘闯感到迷茫,就连法正等人,也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受。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突然,突然到刘闯这些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该怀疑。

    “这不会是曹**使得疑兵之计吧。”

    “……应该不是。”

    刘闯拿着许都黄阁送来的密信,半晌后轻声道:“丈人好像是被人下了毒,而后这劳什子金祎勾结张绣在许都发动兵变,丈人在荀彧他们的保护之下,从许都逃出,而今已至鄢陵。”

    法正和杨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后道:“会不会是曹**在使计?”

    “这种计策使出来,又有什么用处?”法正看了杨俊一眼,“曹军撤出官渡,驻守尉氏和陈留,等同于打开了许都门户。他这么做,分明是让出许都,我实在看不出哪里会有诈。”

    刘闯想了想,轻声道:“这件事先不要急于定论,再观察一下。

    若黎阳兵马果真退过黄河,那应该就不会有假……另外,派人设法前往许都,再详细打探。”

    “喏!”

    可就在这时候,太史享从大帐外进来。

    “主公,曹**派信使前来,求见主公。”

    刘闯眉头一蹙,沉声道:“着他进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一名中年男子从大帐外迈步走进来,向刘闯一拱手道:“董昭,拜见皇叔。”

    “你是……董公仁?”

    “正是。”

    刘闯看着董昭,忍不住问道:“公仁先生突然来访,不知有何见教?”

    董昭看了刘闯一眼,沉吟片刻后道:“我奉司空之名,特来与皇叔传一句话。”

    “什么话?”

    “司空说:我命不久矣,欲与孟彦在尉氏一会,却不知孟彦可敢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