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弟378章 官渡(五)2/3

弟378章 官渡(五)2/3

    不是说统兵的人是黄忠吗?

    夏侯渊对赵云那匹爪电飞黄并不陌生,那原本是曹**的爱马,后来曹宪出嫁的时候,曹**便把爪电飞黄当作嫁妆,一并送给了刘闯.没想到,刘闯竟然把爪电飞黄送给了赵云……夏侯渊反应极快,他马上就清醒过来,他这一回只怕是中计了!赵云并没有在武都,而是秘密返回陇县。若如此的话,此前徐庶猛攻漆县,恐怕也是个幌子,目标实则放在了汧县。

    想到这里,夏侯渊那还敢有半点迟疑,立刻拨转马头。

    “子义,随我突围。”

    夏侯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他和夏侯渊中计了!

    见夏侯渊突围出去,夏侯恩猛然一咬牙,跃马拧枪便向赵云冲去。

    “妙才速走,我来断后。”

    夏侯恩很清楚,若夏侯渊出了差池,想来汧县便有危险。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尽力掩护夏侯渊撤离。可而今西凉军显然是精心布置的陷阱,如果两人同时突围,根本不可能成功。

    唯有他设法拖住西凉军,为夏侯渊争取撤离的机会。

    当然,这样一来夏侯恩恐怕就要陷入险境……夏侯恩不是不明白这其中道理,可是为大局着想,他也唯有如此选择。

    “子义!”

    夏侯渊见此情况,不禁大声呼喊。

    “妙才休再耽搁,我死不足惜,若丢了汧县,你我便为罪人。”

    夏侯恩说话间,已纵马拦住了赵云。

    他二话不说,拧枪就刺。

    赵云原本把目标放在夏侯渊的身上,哪知道被夏侯恩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夏侯渊带人突围而去。赵云心中顿时大怒,怒喝一声,“挡我者死!”

    手中龙鳞枪唰的一枪刺出,快如闪电一般。

    夏侯恩竭尽全力抵挡,可毕竟和赵云的差距太大。

    赵云已经到了炼神中期的境界,而夏侯恩不过养气巅峰。他竭尽所能,和赵云走马盘旋打了五个回合,在二马错蹬之际,赵云突然枪交左手,拔出宝剑,一剑将夏侯恩劈落马下。

    赵云这口剑,名为思召,原本是袁绍佩剑,削铁如泥。

    刘闯因为有巨阙剑,故而把思召赠与赵云……夏侯恩虽身披铠甲,可仍旧被赵云劈落马下。

    夏侯恩这一死,曹军顿时大乱。

    而赵云在斩杀了夏侯恩之后,却不见了夏侯渊的踪迹。

    原来,就在赵云和夏侯恩交锋之际,夏侯渊已率部杀出一条血路,冲出番须口,向汧县逃去。赵云见此情况,心中也是格外着急。他把姜叙找来,让姜叙带人打扫战场,他亲率八百骑,循着夏侯渊逃亡的方向一路追击……

    +++++++++++++++++++++++++++

    天,已经大亮。

    汧县城头上,曹军大纛迎风飘扬,城头上更是静悄悄,鸦雀无声。

    夏侯渊返回汧县的时候,就见城门紧闭。

    他连忙上前,高声呼喊叫门……可任凭他如何叫喊,城头上始终不见人影,更无人露面回应。

    夏侯渊的心里,顿感一丝不祥。

    他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得城头上叨叨叨,三声巨响。

    紧跟着,城门大开……一队骑军从城中杀出。为首大将,金盔金甲,身披赤蟒战袍,腰系狮蛮玉带,掌中一口金背龙鳞大刀,在阳光下折射出夺目光毫。来人跳下马,大约有九尺身高,颌下一部灰白胡须,面色红润,精神矍铄。他带着人杀出城门,便高声喊喝,“夏侯渊,黄忠在此恭候多时,还不下马就缚。”

    果然……

    夏侯渊就知道,徐庶的计策绝不会只是单纯的在番须口设伏。

    去年徐庶在凉州用兵,可谓是一计连着一计,计计连环。

    他在番须口设伏,真正的目的便是为了**夏侯渊出城,而后趁机夺取汧县。也就是说,徐庶在汧县早已有了安排。恐怕这一计早就已经筹谋妥当,为的就是今曰这么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夏侯渊心中突然怨念丛生。

    他大吼一声,拨马便迎上了黄忠。

    黄忠胯下一匹沙里飞,见夏侯渊一刀劈来,却不慌不忙,举刀相迎。

    铛的一声巨响,两口大刀交击,夏侯渊心中一惊……这老儿五六十岁了,怎地如此大的气力?

    只一个回合,夏侯渊便知道自己不是黄忠的对手。

    他心中一横,大刀唰唰唰连环劈斩,一副搏命的架势。而黄忠却在马上不慌不忙,两人交手了二十多个回合,夏侯渊便渐渐露出不支的迹象。倒也不是说夏侯渊连二十个回合都抵挡不住,而是黄忠那口大刀,是经过特殊的设计。刀背上的龙鳞纹路层层叠摞,阳光一照,极为晃眼。夏侯渊也是炼神初期的猛将,说起来和黄忠真要交锋,没有五六十个回合未必能见分晓。可是黄忠那口龙鳞大刀实在是占了大便宜,让夏侯渊有些睁不开眼,自然更难支持。

    两人又战了十余个回合,夏侯渊已是气喘吁吁。

    他猛然大吼一声,手中大刀翻飞,生生逼退了黄忠后拨马想要离开……哪知道这个时候,一骑快马从远处疾驰而来。马上那员大将,赫然正是赵云。他来到夏侯渊的面前,探身就是一枪。夏侯渊举刀相迎,勉勉强强挡住了赵云这一枪,可是在二马错蹬的时候,就见赵云在马上轻舒猿臂,伸出手一把就扣住了夏侯渊的腰带,手臂猛然发力,大喝一声便把夏侯渊从马背上拎起来……赵云拎着夏侯渊振臂一抖,夏侯渊只觉浑身的骨头,好像散了架一样,再也使不出力气。

    没等他反应过来,赵云已经把他狠狠摔在了地上。

    夏侯渊被摔得头昏脑胀,两眼直冒金星……他挣扎着刚站起身来,黄忠纵马上前将他撞倒,龙鳞大刀高高举起,朝着夏侯渊便劈落。说时迟,那时候,赵云突然上前,举枪架住了黄忠的大刀。

    “子龙,你这是为何?”

    黄忠一见,顿时大怒。

    却见赵云微微一笑,摆手示意刀斧手上前把夏侯渊绳捆索绑。

    “汉升将军休要生气,云并非是想要抢夺将军功劳……只是军师有命,要留此人一条姓命。”

    黄忠愣了一下,朝夏侯渊看了一眼,便不再言语。

    既然是徐庶开了口,那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至于徐庶为何要留夏侯渊的姓命?黄忠更没有兴趣。左右徐庶是军师,他既然这样安排,那必然有他的道理。

    夏侯渊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大声喊道:“黄忠,赵云,休要辱我,速杀我!”

    黄忠不由得大笑,“夏侯将军休要担心,非是我要辱你,乃我家军师点名要将你活捉……至于军师的打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用不得多久,军师就会抵达汧县,将军到时候自会明白。”

    说完,他命人把夏侯渊拿入城中关押起来。

    而后他对赵云道:“子龙在番须口已经枪挑夏侯恩,接下来攻取渝麋的功劳,便让与我如何?”

    赵云闻听笑道:“既然如此,便恭祝将军马到成功。”

    渝麋,位于汧水下游,汧县以东。

    那里也是曹军屯粮之地,汧县曹军所需粮草,大都囤积于渝麋县城。

    赵云知道,黄忠立功心切……而且渝麋虽有重兵守卫,但是夏侯渊被俘,夏侯恩被杀,渝麋曹军若知晓,定无心再战。可以说,这渝麋一战的难度并不大。只要攻占了渝麋,整个关中局势,都将随之发生变化。这一战的功劳,赵云不想和黄忠争夺,事实上,也没必要争夺。

    黄忠见赵云答应,顿时大喜。

    他也不迟疑,立刻点起兵马便直奔渝麋,而赵云则率部进驻汧县,并安抚百姓,整顿兵马。

    天黑时,徐庶率大军抵达汧县。

    得知黄忠已出兵赶往渝麋,他不禁一笑。

    “汉升忒心急,我本有一桩大功劳要赠予他,却不想他跑去渝麋……

    子龙,我要你率本部兵马,连夜出击,奔袭杜阳。若能够夺取杜阳,关中之战你当为首功。”

    杜阳?

    赵云闻听,顿时一愣。

    杜阳位于岐山以北,说起来并不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所在。

    从汧县出发,就算是连夜奔袭,也至少要一天的光景……唯一的好处,就是从汧县到杜阳是一马平川,中间更没有任何关卡。真要奔袭杜阳的话,其难度甚至比夺取渝麋还要小。

    不过,赵云马上就反应过来,明白了徐庶的意图。

    没错,杜阳是无关紧要,但它位于漆水下游,占领了杜阳之后,便可以直接威胁到漆县侧翼。

    夺取杜阳的意义,不在一城一地之得,而是对漆县的威胁。

    一旦曹仁得知杜阳被占领,定要慌乱……到那时候,夏侯兰和魏延的阻力也将随减小,可以击退曹仁,夺取漆县。因为杜阳被占领,也就预示着关中大门已经被打开,死守漆县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

    想到这里,赵云也忍不住笑了,“以汉升将军的脾气,恐怕如此首功,他也未必会放在眼里。”

    说罢,他躬身领命道:“兵贵神速,既然军师已经有了谋划,云这就启程,奔袭杜阳!”

    徐庶微笑着,连连点头。

    这也是他喜欢赵云的主要原因。

    赵云绝不会在意功劳大小,只要是对大局有利,哪怕让他做个无关紧要的小卒,他也会欣然应命。

    在这一点上,汉军诸将之中,的确是无人能够和赵云相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