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7章 官渡(一)1/3

第377章 官渡(一)1/3

    轰!

    一枚天雷火在虎牢关城头上炸开。

    一团火焰骤然出现,伴随着浓浓的硝烟,铁钉四射……几名闪躲不及的曹军被四射的铁钉击中,倒在血泊之中哭号不止。不过,很快便有几名士卒冲上来把他们抬下城头,自有军医上前救治。

    自从刘闯在汉军中普及军医之后,曹操也迅速筹建了一支医护部队。

    不过,曹军的医护者,大都是从南山书院,以及后来开设的燕京书院中挖来的学员。刘闯开设书院,对医术大力推广,并且总结出一套简单有效的战地救治程序。这些个学员毕业之后,大都进入汉军中效力。但是,还是有一些学员不愿留在燕京,便被曹操设法收买。

    在经过一年的简单培训之后,曹军里也开始配备医护兵。

    因为曹操也清楚,这些上过战场的老兵存活下来,绝对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故而曹操对医护兵体系也非常看重,甚至在军中专门设立军司马一职,便是由这些医护兵前来担当。

    面对汉军凶猛的天雷火攻击,曹朋面沉似水。

    那哭号声,呼救声,他恍若未闻,只静静看着城外严阵以待的汉军军阵,目光中透出一抹沉冷。

    不得不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雷火的威慑力正在慢慢减弱。

    哪怕是由黄承彦研制而出的黑火药已经大体上接近于后世的黑火药配方,可是碍于科技的发展,也使得此时的黑火药威力,远远无法和后世相提并论。天雷火的杀伤力没有想像中的巨大,而其巨大的爆炸声,对于早有了思想准备的曹军而言,也远远达不到最初的效果。

    刘闯此次为攻打虎牢,命人调拨了三千枚天雷火,几乎是整个辽东工坊两个月的产量。

    虽则其威慑力大不如从前。可是连续不断的抛射,还是给虎牢关城头上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曹军士卒不得不小心躲避,毕竟一旦被天雷火击中,哪怕威力比不得后世,也能把人炸的血肉模糊。更重要的是,天雷火炸开之后,覆盖面很广。也造成了曹军不得不小心闪躲。

    如此一来,也给汉军的攻击带来了许多便利。

    刘闯看着虎牢关上黑烟滚滚,旋即下令三军发动攻击。

    早已等的不耐烦的汉军士兵在隆隆战鼓声中,如潮水般向虎牢关冲去……曹朋躲在女墙后面,脸上还沾着血迹,眼见汉军停止抛射天雷火。汉军士卒逼近城墙,他猛然起身高声喊喝:“放箭!”

    刹那间,数以千计藏在女墙后的曹军弓箭手同时起身,向城外拼命射箭。

    冲在最前方的汉军士兵,被这突如其来的箭雨射中,纷纷倒地,惨叫不止……不过。即便是这样,汉军的攻势却没有丝毫减弱,依旧疯狂的发起冲锋,并且迅速来到了虎牢关城下。

    刘闯站在门旗下观战,表情凝重。

    他看得出来,那些个曹军似乎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天雷火的杀伤力,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没错。火药的出现的确是能够改变战争的格局。

    但如今的火药技术,显然还无法产生这样的作用,也让刘闯或多或少,感到了一丝失望……

    如果火药的技术能够达到后世的水准,恐怕这虎牢关,也抵挡不得太久。

    在天雷火的威慑力减弱之后,便只有依靠士兵的冲击……刘闯想到这里。便唤来了高顺,“孝恭,我久闻陷阵营无坚不摧,可惜却一直未能领教。却不知而今陷阵营。可还有当年威风?”

    高顺闻听,顿时急了眼。

    “主公这话怎说来,我在并州这些时日,可是一直没有放松对陷阵营的训练。”

    “如此,就烦劳孝恭下令,命陷阵营出击!”

    “喏!”

    高顺等待这个命令,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自从刘闯攻占并州之后,高顺便驻留于太原。此后他又成为上党太守,可实际上在对上党之战中,他并没有费太多的气力。当时刘闯横扫并州,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袁军根本无心抵抗,也无力抵抗,高顺几乎是兵不刃血拿下上党。从战功而言,高顺可谓显赫。但是从他内心来说,却无时无刻不希望能够来一场硬仗。所以,这几年来他对陷阵营的训练,也格外严格。陷阵营从最初的八百人,发展到而今的三千人,战斗力较之从前更强。

    如今,虎牢关前,便是高顺建立功勋的时候。

    眼见着刘闯动用天雷火,高顺还有些不满,认为刘闯有些杀鸡牛刀。可是当他看到曹军顽强的抵抗之后,高顺便释然了!同时,他更感到激动,希望能够先登虎牢,重振陷阵之名。

    陷阵营,从离开青州之后,已经太久没有扬威了!

    如今,正是陷阵营重振之时……

    高顺领命而去,三千陷阵营迅速出阵。

    “主公,现在就命令陷阵出击,是不是有些急了?”

    法正忍不住开口询问,却见刘闯轻轻摇头道:“天雷火并未产生我预期的效果,那么我就必须要让曹军感到恐惧。陷阵此战出击,也未必能够夺取虎牢,但是足以给曹军一定的威慑。

    孝直,我耽误不得太久。

    曹操已经开始回援,我在虎牢多耽搁一日,便多一分麻烦……早一日攻克虎牢,便少一分威胁。”

    法正想了想,便明白了刘闯的意图。

    他刚准备开口,却忽然听到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传来。

    三千陷阵营在汉军弓箭的掩护之下,向虎牢关发动了攻击……他们行动极为迅速,但是在行动间,阵型却没有丝毫松散。与其他人马冲锋不同,陷阵营在行动间始终保持着阵型的整齐,三千兵马蜂拥而上,在虎牢关上守卫的曹军,却感受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气势……

    排山倒海!

    曹朋的脸色顿时格外难看。

    在他身边的夏侯惇,认出了陷阵营的大纛。不由得惊声道:“陷阵营,这是吕布的陷阵营!”

    夏侯惇对陷阵营,可谓是非常熟悉。

    建安三年时,他曾率部攻打沛国,却不想遭遇高顺张辽联手痛击。

    那一战,可谓是夏侯惇人生中最为惨烈的一战……高顺八百陷阵,硬生生将十倍于己的曹军击溃。而夏侯惇更亲眼目睹了陷阵营的凶悍。虽然已过去多年,可是这记忆却依旧深刻。

    曹朋大声喝道:“伯益,代我指挥,我与叔父共同迎敌。”

    陷阵营的威势实在是太过强横,以至于曹朋不得不谨慎起来……与此同时,汉军开始向城头发射礌石。而陷阵营的前锋部队已经冲到了城下,一座座云梯迅速搭在城墙上,陷阵锐士沿着云梯向虎牢关城头攀沿,速度奇快。只眨眼功夫,便有人登上了城头。虽则那人很快就被曹军所杀,但伴随着他的登城,更多的陷阵锐士也开始登上城头。并且在虎牢关上与曹军展开了惨烈厮杀。

    曹朋一手持刀,一手提盾,和夏侯惇奔走于城上,不停的斩杀登城的汉军锐士。

    伴随着陷阵登城,也使得汉军士气暴涨,越来越的汉军开始登上虎牢关城头,双方在狭窄的驰道上展开殊死搏斗,只见血肉横飞。一具具尸体不断从城上掉下来。陷阵营的凶悍,的确是让曹朋感到惊恐……这些家伙简直就是一群根本不畏生死的亡命之徒,见人就杀,逢人便砍。曹朋亲眼看到几名陷阵锐士,为了掩护身后袍泽,哪怕是身受重伤,仍旧扑上来。和曹军士兵缠斗在一起。有的抱着曹军士兵从城上跳下去,有的则把曹军士兵扑倒,在地上厮杀扭打,直至气绝身亡。

    能驻守虎牢。皆为曹军精锐……

    可是在汉军疯狂的攻击之下,曹军哪怕是占居着人数上的优势,却被汉军杀得节节败退……

    “虎卫军,虎卫军出击!”

    曹朋见此情况,连忙大声呼喊。

    一支精锐曹军从城下冲上来,迅速将汉军拦住。

    这支曹军,也是曹朋亲手训练出来的虎卫军,更是曹军之中,仅次于虎豹骑的一支精锐人马。

    本来,曹朋并不打算让虎卫军这么快的出现。

    可是汉军的攻势太猛,他必须要用最精锐的人马才能抵挡住汉军的攻势……

    虎卫军出现,很快就稳住了阵脚,曹军人数上的优势,也随之显露出来,开始向汉军发起反击。

    陷阵虽然悍勇,可毕竟人手不足。

    在曹军凶狠的反击之下,开始败退下来……

    高顺见此情况,勃然大怒,正打算再次攻击,却听到一阵急促的鸣金声。

    “主公,何以收兵?”

    高顺气急败坏的来到刘闯跟前,大声询问,“再给我半个时辰,我定然能攻占虎牢关……”

    “孝恭,别急!

    陷阵儿郎的悍勇,我已经看到。

    不过,曹军并非没有准备……刚才那支曹军出现,显然就是他们的底牌……你不用着急,还有的是机会。这样再打下去的话,莫说半个时辰,就是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也无法攻克虎牢关。虎牢号称河洛第一雄关,又岂是那么容易夺取?这样强攻下去,你不心疼儿郎们,我也要心疼。

    且暂退下来休整,我倒要看看,他曹友学还能坚持多久。”

    高顺,沉默了!

    他何尝不知道,半个时辰根本无法攻克虎牢。

    的确,曹军手中还有底牌,如果这么强攻下去,陷阵营就算全部战死,也未必能够夺取虎牢。

    这些个儿郎,更是他亲自训练出来,视若子侄。

    就方才那一次冲锋,陷阵便死伤百余人,如今想来,也的确心疼。

    刘闯说的有道理,不必急于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