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4章 虎牢(三)

第374章 虎牢(三)

    早在曹艹向清河发动攻击的时候,刘闯已率部悄然来到上党,并且藏于高顺军中。

    为了加强疑兵的效果,刘闯此次只带了三百飞熊卫参战,其余飞熊卫在姜冏和太史享的率领下,皆留守于燕京城内。这也是曹艹之所以没有觉察到刘闯已经离开燕京的主要原因。

    河内之战,刘闯可谓是蓄谋已久。

    建安六年时,袁绍和曹艹之间的战争尚未结束,刘闯也刚刚夺取了幽州,根基尚不稳固。在所有人对未来尚处于迷茫的时候,刘闯已派遣司马懿偷偷返回河内,在河内着手进行安排。

    山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司马懿招揽。

    说起山曜,或许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甚至包括刘闯在内,对山曜也不甚了解。

    但事实上,这山曜虽然在历史上声名不显,却有一个了不得的儿子,名叫山涛……没错,就是后来那号称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山巨源。当然了,此时的山涛还没有出世,要到建安十年才会将临人间。也正是因为这样,刘闯根本不清楚山曜是何方神圣,只听司马懿说过,此人有些才干。山曜的名气,或许没有他那个被列为竹林七贤的山涛大,可是也有真才实学。

    说起来,山曜和司马朗认识,也正是凭借这么一个关系,司马懿和山曜取得了联系。

    最初,山曜并不愿意为司马懿效力,因为当时的情况,袁曹之争尚没有结果,而刘闯不过是一个被困于幽州的诸侯。但司马懿却极为肯定的告诉山曜,袁曹之争,袁氏必将惨败……而接下来,曹刘之战,刘闯必然能获得胜利。以有心算无心,曹刘之争从一开始,刘闯便占据了上风。司马懿当时还和山曜打赌,用不得两年,袁绍必败,袁氏也将荡然无存……

    可实际上,袁氏只坚持了一年!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山曜改变了态度。

    伴随着刘闯和曹艹之间的对决展开,刘闯又接连获胜,更使得山曜坚定了信心。

    随后,山曜加入黄阁,出任京兆记事……只怕连曹艹都不会想到,刘闯在京兆地区的细作头子,竟然是河内的一个县尉。如此一个不为人所重视的职务,为山曜提供了足够的保护,更使得山曜在刘闯诱出夏侯惇之后,顺利接手怀县防务,并且将杜畿法正迎入怀县城中。

    怀县告破,也预示着河内战事已经告以段落。

    事实上,早在刘闯占领河东之后,便不断让杜畿对河内施加压力……如今,徐晃和夏侯惇败走,河内郡的有生力量几乎被消灭了七成。即便还有一些残余势力,已不是刘闯需要关注。

    他把高顺留下来,再加上毌丘兴和一个地头蛇山曜,要平定河内并非难事。

    更何况,刘闯深信,河内的另一个地头蛇,温县司马氏在这个时候也会做出一些选择。此前,司马防虽然让司马懿跟随刘闯,但并未投入太多的力量。可以说,除了一个司马懿之外,司马氏家族没有给予刘闯任何帮助。对此,刘闯并不觉得生气!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刘闯连一个落脚之地都没有,司马氏能够派出家族的二公子跟随刘闯,已经是做的仁至义尽了。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

    刘闯今非昔比,相信司马氏也会给予一些补偿。

    只要司马氏愿意出面,河内的局势可以很快稳定下来。

    刘闯有这个信心,同时更坚信,以司马防的老歼巨猾,怎可能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动作?

    所以,河内局势,无需担心。

    刘闯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打过黄河,兵临虎牢关。

    冀州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别看刘闯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实际上他对曹艹攻破清河,史涣战死的事情并不能释怀。特别是史涣被杀,也让刘闯感到万分伤感……虽则清河之战有诸葛亮,魏郡之战有荀谌,可在刘闯想来,曹艹在河北多留一曰,河北便多一分威胁。唯有渡过大河,兵临河南,迫使得曹艹自河北退兵,刘闯才算是能够安心。

    所以,刘闯一刻也不想在河内逗留。

    他连怀县城门都没有进入,只下令在怀县扎营休整一曰,同时又命令曹姓率部追击,尽快渡过大河。

    夏侯惇和徐晃不蠢!

    在丢了怀县之后,他二人便清楚河内大势已去。

    若刘闯没有亲自前来,说不得他们还有机会来稳住阵脚。可是刘闯既然来了,那他的目的也就变得非常明确。

    曹军主力,在怀县已损失大半。

    虽则平皋、温县还有一些兵马,却根本来不及抽调。

    刘闯是绝对不会给他们时间来重整旗鼓,他既然已攻占了怀县,那么下一步必然是想河南进发。这种情况下,抵抗已显得没有意义。特别是在怀县之战中,刘闯还动用了天雷火,更进一步说明刘闯对渡河势在必得。再想要阻挡刘闯,显然不太可能……当务之急是尽快赶到虎牢关,与曹朋汇合,以期可以挡住汉军的脚步,为荀彧,为曹艹来争取更多的时间。

    所以,二人一路急行,甚至没有在平皋休整,便连夜渡过黄河。

    渡河之后,徐晃命人把沿河船只焚毁。

    虽然这样做并不足以阻挡住汉军的脚步,却可以拖延一些时间,方便曹朋在虎牢从容布置。

    曹朋得知夏侯惇丢了怀县,也是大吃一惊。

    哪怕心里面早有准备,可是当他听闻刘闯动用了天雷火,也不免感到心惊。

    “费亭侯,既然刘闯在河内现身,相信用不得多久,必然会兵临虎牢关。

    咱们还需早作准备……奕以为,可使大兄驻守荥阳,可与君侯形成呼应,威胁贼军侧翼,牵制贼军兵马。我推测,刘闯此次前来,定无太多兵马。咱们只需死守虎牢,静待援兵即可。”

    郭奕口中的‘大兄’,便是指曹休。

    曹朋想了想,也颇为赞成,于是立刻命曹休赶赴荥阳坐镇。

    他本打算让夏侯惇和徐晃返回许都,哪知道夏侯惇和徐晃二人却不同意。

    “我等丢了河内,有何面目返回许都?

    友学不必挂念我等,只把我二人视为部曲,我和公明要在这虎牢关前,与那刘闯再决高下。”

    夏侯惇咬牙切齿,满脸的愤恨。

    而徐晃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说实话,这次河内之败,败的太过冤枉。

    不管是夏侯惇也好,徐晃也罢,这心里都有些不太服气。当然,他们知道曹朋的顾虑,所以一开始就表现出足够姿态,愿意听从曹朋调遣。曹朋心中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不好再开口拒绝。

    就这样,曹朋连夜派人前往许都送信。

    同时,他命令虎牢关加强守备,严防汉军偷袭……

    “君侯,贼军气势颇盛,我有一计,可挫其锋芒。”

    当曹朋登上城头巡视的时候,郭奕走上前来,轻声道:“探马回报,贼军已经抵达大河北岸,并且在寻找渡河工具。虽则徐将军他们渡河之后焚毁了船只,但恐怕拖延不得太久。

    照我估计,贼军在黎明时分,必然会渡过大河。

    他们方在河内大胜,想来也不会有太多防备。君侯可遣一支兵马,埋伏于大河渡口……待贼军渡河之后,趁其立足未稳突然出击,必可大败贼军,挫其锋芒锐气,振我军心。”

    “若他们有防备,该如何是好?”

    郭奕笑道:“若贼军有所防备,也算不得大事……到时候只需下令收兵,相信对方也无可奈何。”

    曹朋想了想,认为郭奕的主意不错。

    “既然如此,我这就点起兵马,前往渡口埋伏。”

    “君侯何必亲自出战?此不过是贼军先锋,大可不必君侯亲自出马。

    我方才与子文和兕子商量过,愿领兵前往渡口埋伏……嘿嘿,如此一来,也算是我等的功劳。”

    曹朋闻听,顿时笑了。

    郭奕这话分明是说:你别和我们抢功劳了……

    只要刘闯没有渡河,那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听说贼军的前锋军是当初吕布帐下八健将之一的曹姓。曹朋当初也是在徐州长大,怎可能没有听说过曹姓的名号?不过,他并不担心曹姓。虽然曹姓沉稳,且骁勇善战……但是在曹朋眼中,曹姓虽勇,与刘闯却有着天壤之别。

    曹姓之勇,虽可斩将夺旗,但还达不到一己之力扭转战局。

    若只以勇武而言,曹彰和典满两人,任何一个都不会逊色于曹姓。再加上郭奕一旁辅佐,想必那曹姓绝非这三个小子的对手。想到这里,曹朋便点点头,“既然如此,就由子文出战。”

    郭奕大喜,连忙跑下城头,去找曹彰和典满。

    夏侯惇不由得有些担心,他轻声道:“友学,我并非是想要干涉你军务……只是子文和兕子年纪尚幼,而伯益虽然聪慧,毕竟还不到弱冠年纪。让他们三个小子前去,万一有危险的话,岂不是你我之过错?到时候主公怪罪下来,你难免也要因为此事,受到牵连和责备。”

    曹朋,却笑了。

    “叔父休要小觑了子文和伯益,他二人年纪虽小,可一文一武却相得益彰,却不可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