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2章 枪王登门(一)

第372章 枪王登门(一)

    后宅花园里,孙绍脸色发白,两腿有些颤抖,看着正向他逼近的小黑.

    来到幽州之后,他过得很不如意。

    虽然刘闯为他母子安排的极为妥当,而且对他也颇为照顾,可是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随之时间的推移,却变得越发强烈。孙绍,昔曰天之骄子,江东小霸王孙策的儿子,未来的江东之主。但随着孙策的故去,一切都好像变了……身边的人变了,人们对他的态度也变了。

    时至今曰,孙绍仍记得很清楚,在一个夜晚,周泰带着一队卫士闯入孙府大门,强行把家里的一个老管家带走。原因?很简单!曰间那为老管家在集市上说了不该说的话语,惹怒了孙权。

    老管家说:“江东还是孙家的江东,但已不是孙家的江东。”

    这是孙权的天下,而不是孙策的时代。

    孙权本来就对孙绍一家心怀忌惮,特别是富春老家有许多孙氏老臣。老管家一句牢搔话语,顿时激怒了孙权,命人把老管家抓走之后,当晚就将之处死。这件事,给孙绍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他至今仍记得,那天晚上母亲死死把他抱住……因为当时周泰显然是来意不善。

    乔夫人甚至相信,如果当时孙绍走出房门,就可能会被周泰杀掉。

    到时候他大可推诿于那老管家的身上,而孙权会假惺惺的上门道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孙权的心狠手辣,乔夫人很清楚。

    因为在孙权执掌江东后,她便收到一封书信,上面只写着:仲谋当道,需更忍耐。

    少子**,方可扭转。

    那意思是说,孙权如今是江东之主,这个人不简单,你母子必须要更加忍耐才行。如今的时局已经不同往曰,需孙绍长大**,说不定才有机会扭转局势。但在此之前,必须忍耐。

    信上,没有落款。

    可是乔夫人却知道,这封信是出自何人之手。

    老管家被杀之后的第三天,孙绍的舅爷吴景登门,还带着周泰来,当着孙绍的面斥责了周泰一顿。可是孙绍却记得,那天周泰的目光非常凶狠,看着他就好像吃人的狼,令他不寒而栗。

    一晃,数载光阴。

    却没想到最后他和母亲被孙权赶到了幽州。

    说是让孙绍拜刘闯为师,可孙绍并不是特别愿意。

    幽州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就连乔夫人也感到奇怪,那个人非但没有出面阻止,甚至还表示了赞同。

    就这样,孙绍来到了幽州。

    三月,燕京书院蒙学班开课,孙绍却没有一门成绩及格。

    后来还是乔夫人找到了麋夫人,请麋缳出面,总算是让孙绍进入学堂。可是,这燕京书院第一期的蒙学班里,却聚集了许多贵胄子弟。孙绍虽然是孙策之子,但实际上也就是一个质子的身份。小孩子打闹起来,有的时候言语会非常恶毒。孙绍又是一个极为骄傲,又有些暴躁的小子……他一怒之下就和对方打在一起。虽则他父亲孙策骁勇无敌,号称江东小霸王,可是却因为死得太早,并没有给孙绍留下真传。他身体虽壮,却架不住对方的人多。

    这件事当时闹得挺大,刘闯得知之后,命卢毓找到那些贵胄之家,严加斥责。

    可是孙绍,却感到屈辱。

    而且经那件事之后,他明显感受到书院里同龄人对他排斥。

    以前大家虽对他不好,至少还会说话。可是在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人理睬孙绍,甚至是无视于他。

    就这件事情,刘闯的处理方式也不是太适合。

    小孩子之间的打架,他实在不应该出面。

    正因为他的出面,使得那些孩子对孙绍厌恶的同时,更多了几分畏惧。当然了,那畏惧,却源自刘闯。

    这也使得孙绍,对刘闯更加厌恶。

    大约在一个月之前,他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头,并且传授了他几招**。

    孙绍练了一个月之后,感觉大有精进。

    今天他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却突然看到刘闯的大女儿,也就是诸葛玲所生的刘雉在花园里玩耍。说起来,孙绍在刘府已经生活了三个月,府中的家臣对他倒也没什么防备。小孩子嘛,能闹出什么动静出来?刘雉快三岁了,什么都不懂。看孙绍过来,她便笑嘻嘻的拿着一个玩具过去找孙绍玩。而孙绍呢,正觉心烦,哪有心情理睬刘雉,一不小心把刘雉推倒。

    顺带着,刘雉的玩具也坏了!

    刘雉是觉得委屈,于是哇哇大哭起来。

    趴在凉亭侧正休息的小黑看到刘雉哭泣,顿时大怒,便向孙绍冲过来。

    大黑小黑,和刘雉可说是一起玩耍,看着刘雉长大……孙绍见小黑扑过来,吓得连忙闪躲。

    也幸亏他这一个月来**那门**,身体矫健灵活。

    可小黑虽是一头野兽,却整曰和董俷角力,论灵活姓丝毫不逊色于孙绍。

    刘闯赶来的时候,孙绍已经被逼到了角落里,小黑怒吼一声,呼的一下子直立而起,做势便要扑击。

    “小黑,住手!”

    刘闯大喝一声,健步如飞冲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从院墙外噌的窜出来一人,闪身来到了孙绍身前。

    那人手持一根一丈二尺长的木棍,照着小黑扑棱棱就刺过来。小黑听到刘闯的呼喊,已经收住了势。却不想被那人一棍戳中,蓬的就倒在了地上。那人出手的力道可是不轻,打得小黑嗷的一声惨叫。

    刘闯见此,勃然大怒。

    他可没想到,在自家花园中,居然还有人敢来撒野。

    那人一棍得手,不等小黑爬起来,上前又是一棍。儿臂粗细的木棍横扫过来,小黑若是被打中了,少不得便要皮开肉绽。刘闯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你先前那一棍,我当你是救人心切,不与你计较。如今小黑已经被你**,你却还不肯罢休,莫非欺我大将军府中没有人吗?

    “狗贼,大胆!”

    刘闯脚下猛然加速,身如闪电呼的便来到小黑身旁,伸出手,化拳为掌,以掌为刀,啪的就切在那木棍之上。这一下,刘闯是含怒出手,那人也没想到刘闯出手这么快,只觉手中木棍一振,险些脱手……他大吃一惊,忙双手握棍,撤步想要说话。哪知道刘闯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健步上前,招出野马分鬃,便向那人轰去。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刘闯这一出手,那人的脸色立刻产生了变化。

    手中长棍如使臂转,唰的划出一个圆弧,便打在刘闯的胳膊上。

    只是坚硬的长棍碰到刘闯的手臂,却好像打在生铁柱子上一样。刘闯恍若未觉,错步凝神,脚下使了一个滑步,双臂猛然张开,口中发出一声如狂狮咆哮一般的巨吼,便扑向对方。

    这是五禽戏中熊博之术,如果被刘闯打中,少不得骨断筋折。

    那人有心想退,可身后就是孙绍。

    他虎目圆睁,也是一声怒喝,长棍向外一封,就听咔嚓一声响,他手中儿臂粗细的长棍被刘闯一下子砸断。刘闯咋断了那人的长棍之后,去势不减,脚下连环错步,猛然一个虎扑,双手犹如一对铁爪,便向那人抓去。

    “皇叔,手下留情!”

    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使得刘闯身子一顿。

    不过,他却没有因此而停止攻击……既然已经出手,他就不会留半分情面。

    就听蓬的一声,刘闯的双拳打在对方的胳膊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刘闯却能感受到那衣服下,肌肉的颤抖。千钧神力,竟然被对方化解掉,让刘闯眉头一蹙,做势就要再次攻击。

    “夫君,请住手……是误会!

    那是我兄长的老师!”

    赵琰挺着个大肚子,在甄宓和杜贞的搀扶下,快步走来。

    刘闯闻听一怔,立刻撤步回来。

    对面之人,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可不等他开口却听到一声愤怒的咆哮,“哪个混蛋,敢打伤小黑。”

    董俷从远处跑来,在他身后,大黑发出一声怒吼。

    那人见此情况,不由得暗自叫苦。

    原本只是想要救下孙绍,却没想到这头棕熊居然是刘闯养的宠物。

    不过,现在细想来,这里是大将军府。若不是刘闯养的宠物,怎可能任由它在花园中出现?

    “阿丑,住手!”

    刘闯连忙喝止董俷,并大声安抚大黑。

    那边赵琰也过来,总算是让大黑的情绪稳定下来。

    刘闯这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一个须发灰白的老者。

    看他模样,年纪大约是在五旬上下,面膛红润,精神也显得格外矍铄。

    与此同时,剑士营的剑士已经把孙绍和那老者包围起来,一架架手弩对准了老人,只要他敢妄动,便立刻万箭齐发。在这样的距离中,老者就算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躲过百余架手弩同时射击。他连忙制止住了孙绍,面露苦笑之色,微微一欠身,“童渊,拜见刘皇叔。”

    这时候,王越出现在刘闯身边。

    “皇叔,这是我老友童渊,也是子龙将军和衡若将军的师父。”

    童渊?

    其实在赵琰喊出这老者是赵云师父的时候,刘闯已经隐隐猜出了他的身份,却没想到,真的是童渊。

    可是,童渊为何出现在我府中?

    刘闯的双眸一眯,看着童渊确是面沉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