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69章 铜雀深闺锁大乔(三)

第369章 铜雀深闺锁大乔(三)

    左慈而今在哪里?

    这并不重要!

    孔融和左慈他们是什么关系?

    其实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把蔡琰的表字改了……

    刘闯编出这一套说法,不管孔融信不信,反正他自己信了!

    好在孔融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否则刘闯真的是说不清楚。印象里,左慈这个时候应该是躲在江东某处深山老林里求仙。天晓得能不能活着出来?如果将来真的遇上,那就再说道。

    ++++++++++++++++++++++++++

    孔融回家之后,便把刘闯的意思告诉了蔡琰。

    “这刘皇叔也真是!我姐姐叫什么名字,又碍着他什么事情?”

    “贞姬不得胡言乱语,皇叔这也是一番好意。

    更何况,这件事是左仙翁所断,必有其道理存在。思来,昭姬的确是太多经历了太多劫难,说不定真的和她这表字有关。皇叔说改作‘文姬’,听来倒也不错,昭姬你以为如何呢?”

    蔡琰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恃才而重之人。

    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有时候她也在想:父亲和我一辈子都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何会如此多桀多难?到最后,自己流落异乡,而父亲也不得善终。

    难道,真如皇叔所言,与我表字有关?

    一个新名字,一个新开始……蔡琰想了想笑道:“不过是一称呼而已,改便改了。算不得事。

    若真能如皇叔所言改了运道,那也是一桩好事。”

    “如此。我便在婚契上,写作文姬。”

    “单凭父亲做主!”

    蔡琰改名,只是一桩小事。

    刘闯和孔融把这件事交代了之后,便立刻收拾行囊,前往辽西孤竹城。

    荀旦因为有了身孕,故而不好妄动。

    而麋缳和诸葛玲也因为有事,暂时无法离开。

    至于吕蓝,刚生了孩子。更不可能随着刘闯去长途跋涉。不过,刘寅却要跟着刘闯一同走,因为郑玄还没有见过这个小家伙。就这样,曹宪、甘夫人、甄宓和杜贞四人随行,也可负责照顾刘寅。刘闯没有带太多人前往,只叫上了诸葛亮和司马懿两人,再加上一个董俷。

    两千飞熊卫随行。姜冏和太史享自然要随同前往。

    另外,还有一个姜维。

    刘闯要收弟子,怎地也要带着这小子去拜见世族。姜维要去的话,当然姜冏的夫人也要同行。

    说是轻车简行,可是这一上路,又是浩浩荡荡一大家子。

    刘闯也不由得发出感叹:“真怀念当年。想走就走,那似现在这般,出门一趟便要兴师动众。”

    对于他这番感慨,众人也大都是笑而不语。

    从燕京到辽西,路程并不是太远。

    沿途一路下来。但见处处生机勃勃……当初刘闯从辽东一路杀过来,许多地方是荒无人烟。可现在。那些荒芜的土地似乎重又焕发了生机。在不少地方,巨大的风车转动,更似乎为这个时代,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在这个时代,水力资源极为丰富。幽州这个地方,在后世是一个贫水之地。可如今,河道纵横,到处可见河流奔腾,也使得这风车得到普及。

    曹宪一路上,也是非常好奇。

    她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出过门了,以至于见到如此繁荣景象,也是感叹连连。

    “夫君,再过几年的话,恐怕这幽州之繁华,不会逊sè于中原。”

    “希望如此。”

    刘闯呵呵笑道,心里面却格外得意。

    就这样走走停停,原本几天的路程,整整走了十天。

    刘闯抵达孤竹城的时候,正值元宵佳节。

    在孤竹城安顿下来,刘闯便带着家人前去拜访郑玄。

    郑玄须发雪白,看上去真的是衰老许多。看到刘闯一家子前来,郑玄也非常开心。他抱着刘寅,一边和刘闯他们说话,一边逗弄着孩子。说来也奇怪,刘寅一路上吵闹不停,可是在郑玄的怀中,却显得格外安静。不时用小手虚抓郑玄的胡须,惹得郑玄一阵阵开怀大笑。

    “仲达要成亲了?”

    “正是!”

    郑玄想了想道:“也罢,我便走一遭。

    这身子骨是越来越差,以后也不知道还能出门几次。难得仲达也成家立业,老夫怎能不去凑这热闹?”

    “老大人若是不舒服,便不用去了。”

    “诶,从孤竹城到燕京也不过几rì路程,又算得甚事?”

    郑玄说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原本以为我这辈子便这样了,却不想遇到孟彦,也使得我梦想成真。趁着现在还走得动,我也想去多走动一下。上次出门时,到处都是皑皑白雪,而今chūn暖花开,我也想看看孟彦的本事,更想知道,昔rì苦寒之幽州,而今是什么模样。

    孟彦,有件事和你商量。”

    “请老大人吩咐。”

    “让益恩辞了燕京令。”

    “啊?”

    “呵呵,这次主持完了仲达的婚事之后,我想让他带我在边塞走一走。

    我这辈子,去过江东,游历过荆襄,也远足到过巴蜀,却还未领略过北疆风情。我听人说,北疆的chūn天景sè极美。若再不多走动走动,只怕是没有机会了。就让益恩跟着我去走一走。”

    不知为何,刘闯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感。

    他点点头,“世父想要出去走走,我没意见……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嗯?”

    “让元化先生和你一起去,路上也好有照应。”

    郑玄看着刘闯。眸光中突然闪烁着一抹晶莹。

    半晌后,他轻声道:“孟彦!”

    “嗯?”

    “世父求你一件事。”

    “啊。请世父明言,何来请求之说?”

    “小同,已十岁,也到了进学的年纪。

    益恩做事还成,可是做学问却差了许多……孟彦你现在也有了收徒的资格,我想让小同拜你为师,可否?”

    小同,小名郑小同。本名郑同,是郑玄的孙子。

    郑玄为他早早起了一个表字,叫做子真。郑玄这辈子,可说是受尽了没有靠山的苦楚。哪怕他声名显赫,在士林中地位崇高。可是在遭受到迫害的时候,也要背井离乡,去亡命天涯。

    历史上。他儿子郑仁死于袁谭之手。

    建安四年,袁绍为了显耀自己的地位,强行让病中的郑玄前往邺城。

    哪怕郑玄身体已支撑不住,也不敢拒绝袁绍,最终死于途中……郑仁的未来,在郑玄看来也就是一郡太守。再想往上走,不太可能。而郑同天资聪颖,颇得郑玄的喜爱。将来若出仕为官,没有一个靠山的话,早晚也是和他一样的命运。郑玄。可不希望自己的孙子和自己走同样的路。

    刘闯用力点点头,“若世父不以闯愚鲁。必不让子真受半点委屈。”

    其实,郑玄是希望郑同拜刘闯做义父来着……

    只是看刘闯这趋势,rì后指不定会有什么样的成就。到了刘闯这个阶段,不会轻易收义子。

    这里面,可是还牵扯到将来立嫡的事情。

    郑玄不想刘闯为难,所以便让郑同拜刘闯为师。

    不过,这可不是一桩小事。刘闯要收徒,那可是要昭告天下……必须要请人来作证,完成这收徒的仪式。

    一rì为师,终身为父。

    古代的师徒关系,可远不是后世学校里老师和学生的那种关系,当了人家的师父,便要担负起人家一生的关系。

    看郑玄累了,刘闯也不敢再打搅,于是便告辞离去。

    不过,他还是住在郑玄的家里,也表明了他和郑玄亲如一家的关系。

    第二天,诸葛亮便带着孙尚香前往碣石山码头。

    江东使团抵达辽西,诸葛亮身为刘闯的代表,自然要亲自前去迎接。

    而刘闯呢?

    则留在了孤竹城,抱着刘寅,带着郑同,陪着郑玄说话。

    郑玄的谈xìng也很浓,两人在凉亭花园中,从当年刘闯孤身一人闯北海郑府开始,一直说到了现在。

    期间,郑玄还提到了刘闯那首《chūn夜喜雨》的诗词。

    他认为刘闯这五言诗,必然会开创诗词的一个全新格局……对此,郑玄也颇有兴趣,两人一直谈到了正午。

    刘闯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郑府,陪郑玄聊天说话。

    正午,诸葛亮派人前来通禀,说是江东使团已经抵达孤竹城驿馆。

    刘闯如果不在孤竹城也就罢了,他既然在孤竹城,那就必须要出面招呼一下,否则便违了礼数。虽然刘闯是不太想出面,可身不由己,在郑玄的劝说之下,他只好告辞前往驿馆。

    江东使团的人数可是不少,近五百人之多。

    看得出来,孙权对于这一次出使燕京也极为重视,据说单只是礼物,便堆满了两艘海船……

    诸葛瑾还是那个样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而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位童子,在见到刘闯之后,并没有随诸葛瑾一同参拜,而是梗着脖子,瞪着刘闯,一副不屑的模样。刘闯看到这个孩子,从他的眼眉中,就猜出了这童子的身份。

    这孩子,长得还真有些孙策的模样!

    “兄长,有一点点小问题。”

    刘闯自然不会和那小孩子一般见识,和诸葛瑾见过礼后,分宾主坐下。

    趁着大家落座的时候,诸葛亮突然凑到刘闯的身边,压低声音:“由于孙绍年纪幼小,也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所以这一次,他的母亲也一同到了幽州。如今正在后堂歇息,我让香儿在那边陪着她……看起来,孙权这一次是想要把孙策的烙印,彻底从江东六郡抹消干净。”m.阅读。)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