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62章 斩将(八)保底第二更

第362章 斩将(八)保底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龙之暴炎,龙宝儿,哥的第二更来了。

    为了你这张月票,哥容易吗?

    月票交出来,哥要出门去约会了……第二更送上,说好了的明天五更不会改变。

    出门!!!!!

    ++++++++++++++++++++

    太史慈在乐陵大张旗鼓,整顿兵马。

    臧霸则派出孙观和尹礼二人,屯兵安德。

    两日后,太史享马踏鬲国,再次引起臧霸的关注。他不由得心中更加惶恐,干脆亲自提兵前往安德,以防御汉军兵马。

    与此同时,刘闯已兵抵乐陵。

    而马超则趁着臧霸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安德的时候,偷袭西平昌,斩西平昌守将。

    之后,马超命马休坐镇西平昌,把西平昌被攻破的消息封锁。他则在卢毓的出谋划策之下,趁夜北渡大河,进入河南。而东莱郡方面,陆逊突然下令,命甘宁和魏越两人兵分两路。甘宁自阳丘山突然出击,一举攻陷掖国。魏越则自壮武出兵,在夺取介亭之后,屯兵胶水东岸。

    陆逊更亲率大军,拿下即墨。

    胶东半岛的局势骤然恶化,满宠眼见汉军似乎要攻占东莱,也不敢携带,命于禁挥兵东进,与汉军隔胶水而望。这让满宠感到非常吃惊,因为汉军在东莱的攻势很猛,也让他随之产生了错误的判断。虽然他已得知乐陵被汉军攻占的消息,却依旧认为。汉军是声东击西。

    表面上汉军是图谋平原,实则是想要占领东莱。

    要知道,汉军如果占领了胶东半岛,也就等于有了一个登陆的跳板。

    他南可攻打徐州和孙权夹击。北可威胁临淄,与汉军相互呼应……况且,刘闯在东莱北海的根基不浅。而今东莱和北海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全赖当年刘闯在东莱屯田,民众对刘闯并无抵触。

    不过,满宠虽决意增兵北海,依旧派人向许都求援。

    此时的许都,正在焦头烂额。

    程昱擅自出兵围攻邯郸,使得荀彧吃惊不小。

    他接到了曹休的书信,便意识到汉军必然还有后招……只是。程昱这个人性子刚愎。想要让他改变主意。并非一桩易事。这件事,最好还是由曹操出面。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等到曹操做出批示。估计就有些晚了。这种情况下,荀彧也非常头疼,该派何人前去阻止?

    “先生,让我去吧。”

    就在荀彧为此事而烦心的时候,曹彰和郭奕却找上门来。

    “子文,你刚才说什么?”

    曹彰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听伯益说,冀州的形式不太妙。

    今父亲兵马,大都屯于关中,恐无人可用。我虽不才。却自幼学习武艺,更熟读兵法。我愿前往冀州参战,助父亲一臂之力。先生既然找不到可用之人,何不让我前去,也可为父分忧。”

    “是啊,请叔父成全。

    我父为刘闯掳走,母亲在家整日以泪洗面。

    身为人子,却无法救出父亲,又有何面目立于世上?我愿随子文前往,还请叔父能够给予成全。”

    郭奕,是郭嘉的儿子。

    他表情显得非常激动,振臂大声叫嚷。

    而曹彰则一脸哀求之色,让荀彧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们这两个孩子休得胡闹,这军国大事,又岂能儿戏?

    你们年纪还小,正是学习本领的时候……子文,伯益,你二人休得胡闹,赶快给我回家去。”

    开玩笑,这个时候荀彧怎可能会让曹彰和郭奕去冀州?

    如果是一场小战事,或者换一个对手的话,荀彧倒是不介意让郭奕和曹彰去打打怪,增加一些经验。可这次冀州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张辽张文远,庞德庞令明,再加上一个诸葛亮。

    连程昱都有麻烦,曹彰二人过去,岂不是送死?

    再说了,这么重要的大战,让一个十五岁,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过去,简直就是儿戏。

    曹彰和郭奕还要再哀求,却被荀彧赶了出去。

    两个小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什么,相互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就走。

    曹彰和郭奕离开之后,荀彧总算是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原泰山郡太守吕虔!

    此前,吕虔奉命镇守邺城,可谁料想秋来一场大病,使得他不得不返回许都进行调养。

    而今吕虔的病情已经好转,也让荀彧多了几分底气。

    “子恪此次前往冀州,我命子山与子清随你同行。

    子山勇冠三军,有万夫不挡之勇;子清性子沉稳,只是有时候过于谨慎。你带他二人前往冀州后,便迅速占领邺城。记住,哪怕是仲德前方危险,也绝不能轻易出击,无比死守邺城。”

    子山,名叫曹彭,是曹操的族侄。

    子清叫夏侯廉,是夏侯惇的亲弟弟……

    吕虔领命而去,荀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吕虔带着夏侯廉和曹彭离开许都,荀彧便收到了满宠的书信。

    他看罢信里的内容之后,也不由得摇头苦笑起来。

    这刘闯果然厉害,不打是不打,这一打起来,攻势是一波连着一波。贾诩刚在辽东给他找了麻烦,他扭头就要攻打青州。这家伙,难道不怕兵力不足吗?你也不过才得了那些地盘,甚至连消化都不消化,便又来开战。你便能笃定,关中之战可找到便宜?你便能肯定,你冀州之战能夺取胜利?有的时候,荀彧不得不佩服刘闯的这个冲劲儿,真是名符其实啊!

    “伯宁失算了!”

    荀彧苦笑着道:“我敢肯定。闯儿所欲者平原国,至于东莱……最多年关便会收兵退回沽水。”

    “何以见得?”

    一旁典农中郎将棗祗忍不住开口询问。

    这棗祗也是曹操极为看重的一员将领,当初曾力主屯田。

    后来曹操决意推行屯田之法,又是棗祗一手操办。担任屯田都尉,也未豫州的休养生息打下良好基础。

    而今,这棗祗为荀彧副手,承担着极为重要的责任。

    他正在阅读满宠的书信,听荀彧这么说,不由得感到好奇。

    荀彧摇着头苦笑道:“闯儿如今,尚不足以攻占东莱……东莱而今如无根浮萍,勉力坚守尚可,想要进而谋取却非常困难。闯儿的海上力量是很强,问题是他如今还担负不起如此庞大的支出。我曾经计算过。渡海运送物资到东莱。每运送一石粮草。他便要搭上一石粮草,没运送一个兵卒,他便要耗费十个人的人力。这种损耗。他承担不起。若只是为站住脚,目前倒是绰绰有余,可若是再想进攻,恐怕会非常困难……相反,他若夺取平原,则不费吹灰之力。”

    棗祗对荀彧素来敬佩,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禁连连点头。

    “那怎么办?”

    “公竣,你立刻写信给伯宁,告诉他只需死守北海。不必去在意胶东的动作。

    马上命文则率部北上,支援臧宣高。若不然的话,臧宣高危矣,而平原国恐怕也将落入闯儿之手。”

    棗祗闻听,也是吓了一跳。

    他不敢怠慢,连忙领命书写书信……

    荀彧坐在太师椅上,轻轻拍打太师椅的扶手,脸上流露出一抹苦涩笑容。

    “孟彦啊孟彦,我倒是真的小看了你!”

    荀彧正暗自嘀咕,忽听衙堂外传来一阵喧哗声。

    他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快,忙快步走出去,厉声喝道:“何人在此喧哗。”

    “文若,大事不好!”

    说话的人是一个女人,快步来到衙堂前。

    荀彧看清楚这女人,也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走下台阶,躬身道:“夫人,发生何事?你怎会在此?”

    来人,赫然是卞夫人。

    这卞夫人虽说是娼门出身,但却颇为知书达理。

    丁夫人之后,便是卞夫人执掌司空府后宅,把后宅打理的井井有条,从不用曹操为家事而操心。

    而且,卞夫人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女人,从不过问政事。

    可她现在,却跑来闯这衙堂,必然是发生了大事。

    “子文,子文他……”

    卞夫人话音未落,大门外又是一阵骚乱。

    “兄长,救伯益一回啊!”

    从大门外又跑进来一个女人,正是郭嘉的妻子,也是荀彧的妹妹。

    荀彧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连忙命人驱散了众人,带着卞夫人和荀夫人来到衙堂之上。

    棗祗正在给满宠写信,看到卞夫人和荀夫人来,也是一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卞夫人看了一眼荀夫人,强按住内心的慌乱道:“妹妹先说吧……”

    若是在从前,荀夫人一定会予以礼让。可这一回,她是真的乱了心神,连忙道:“伯益不见了。”

    “啊?”

    “伯益今天一早出门,可是到现在也没有回家。

    这孩子一向很乖巧,平时学堂里一结束,他就会回家来……可今日却不知怎地,不见了人影。我去他房间里看,发现他的衣服,还有他十岁时奉孝送他的那口宝剑,都不见了踪迹。”

    郭奕,可是荀彧的外甥。

    听到这一番话,他也顿时急了。

    一旁卞夫人苦笑道:“看样子,子文还有满儿,和伯益在一起。”

    荀彧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猛然抬起头看着卞夫人,“夫人,你刚才说什么?”

    “子文还有典满,也不见了踪迹。

    不过,子文在他房间里留下了一封书信,说是要前往冀州参战,想要为他父亲排忧解难。看样子,伯益也受了子文的戳哄,不仅是他们两个,还有典满也跟着他们走了,这该如何是好?”

    ps:

    本来打算一更,然后拾掇一下出门。

    龙之暴炎兄拿着他的月票威胁说,今天没有第二更,就把月票给我后面的人……

    你丫太狠了,我恨你!

    不过,我还是把第二更写出来了!!!

    换衣服,出门……

    连胡子都来不及刮的人伤不起,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