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61章 斩将(四)

第361章 斩将(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只是一个机要秘书的职务,刘闯是断然不会驳了许攸的面子。

    更不要说,许攸既然开了这个口,也就说明这个韩宣韩景然绝不是那种不学无术之人。刘闯身边,的确需要一个熟悉律法,jīng通大汉典章的人物。卢毓虽然也擅长此道,可你总不能指望着一个堂堂的秘书长大人整天埋首于案牍之间。那对于卢毓而言,的确是有些大材小用。

    况且,卢毓即将出征。

    刘闯身边也的确需要一个来之能战的人物,立刻接手他手上的琐事。

    有许攸作保,这个韩宣甚至不必再去费心思调查,让他接手就是,对刘闯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至于崔林和孟康,估计一时半会儿无法过来。

    而韩宣就在这高城县,可以立刻把他调过来,不费吹灰之力。

    许攸当然也很高兴,一来刘闯卖他的面子,让他可以偿还当年韩宣父亲对他的恩情;二来田丰沮授等于是欠他一个人情。虽然这人情不一定有用处,却终究是有这么一个关系不是?

    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人情的社会,即便是在一千八百年前,也同样如此。

    许攸当下与刘闯道了谢,又命人去找韩宣过来。

    那韩宣得知消息后,也是惊喜非常。

    他一个小小的高城主簿,居然可以得到刘闯的看中……刘闯那是谁?那可是大将军,如今河北的主宰。在此之前,韩宣可谓是历经坎坷。而今终于有出头之rì,竟让他喜极而泣。

    不仅是韩宣惊讶,连高城令也很意外。

    他连忙向韩宣道喜,又让人把他方准备好的一件新衣服取来,赠与韩宣。

    韩宣这是要去大将军府做事了!虽则只是一个掾属,但也算是一步登天,再也不是他一个县令能够随意呵斥的人物。这年月还没有‘宰相门前七品官’的说法,但这道理大家是心知肚明。大将军府的掾属,那就等于是大将军的心腹。一旦攀上这个高枝,韩宣前途不可限量。

    高城令甚至暗自庆幸,他从未亏待过韩宣……

    +++++++++++++++++++++++++++++++++++

    韩宣前来府衙报到的时候,刘闯并没有立刻召见。

    许攸带着他来到公房里,又是一番嘱咐。韩宣自然领了许攸这个情,他也知道,刘闯这时候见不见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把事情做好,到时候有许攸帮衬,刘闯自不会亏待他。

    而刘闯呢?

    此时已回到后宅,呼呼大睡。

    许攸、马超等人的到来,也让刘闯松了口气,不必整rì为琐事而费心。

    青州之战,有马超的加入,刘闯也很放心。如果抛开演义上割袍断须的典故,历史上的马超也的确是曾经横行凉州,让曹**吃了不少的亏。军事上,马超绝对是一个强人,只可惜他在政治上,甚至不如一个毛头小子来得机灵。所以,让马超为先锋官,的确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只要马超能占领高唐,堵死那臧霸的退路,刘闯就有十分把握,斩杀臧霸。

    所以在酒宴上,他也喝得有些高了,回房之后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刘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见屋中的光线昏暗,显然已到了傍晚。

    旁边,有一碗**浆水。

    水已经凉了,可刘闯却毫不在意,端起来咕嘟咕嘟喝了个jīng光。

    他深吸一口气,从**下来,正准备洗脸,却听到屋外传来交谈声:“元复,主公可醒了?”

    “是子家吗?”

    刘闯一耳朵便听出那说话之人的身份,于是开口问道。

    门外一静,旋即卢毓开口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刘闯手里拿着一条湿巾,打开门走出来,“子家,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惊慌?”

    卢毓苦笑道:“仲康和马将军打起来了!”

    “嗯!”

    刘闯还不是很清醒,点点头转过身准备回屋。可走了一步,他突然醒悟过来,蓦地回身道:“你刚才说什么?”

    “主公,许将军和马将军打起来了!”

    刘闯闻听大惊失sè,把手里的湿巾一丢,迈步便走出房间。

    “他们现在何处?怎么会打起来了?”

    他一边走一边询问,甚至顾不得还光着脚。

    幸亏太史享拦住他,让他把鞋子船上,不过刘闯却顾不得穿戴整齐,从太史享手里一把夺过大袍,便风一般冲了出去。

    原来,刘闯让马超为先锋,渡河而击,夺取高唐,却惹恼了许褚。

    之前刘闯向许褚承诺,说是等太史慈夺下了乐陵之后,便让许褚做先锋。他本来是美滋滋的,谁料想却听说改由马超做先锋。许褚一下子就怒了,二话不说便带着人去找马超麻烦。

    这种事,许褚是不好找刘闯询问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马超改变主意,向刘闯辞去先锋的职位。

    可马超也是个桀骜xìng子,他方投刘闯,也想要抢得首功,又怎可能会把先锋官让给许褚?

    两人一个桀骜,一个暴躁,一言不和便打将起来。

    卢毓在一旁劝说,却根本无法拦住两人。

    两人索xìng相约在城外比武,如果马超输了,就让出先锋官;如果许褚输了,则要向马超道歉。

    卢毓看情况不妙,便急忙赶来找刘闯。

    这两个人都不是一般人,一个是刘闯的结义兄长,一个却是元从老将。说起来,许褚也算是刘勇的入室**,曾跟随刘勇学艺,和刘闯的交情非同一般。若这两个人打起来,莫说他卢毓,就算是许攸都拦不住。能够阻拦他二人的,恐怕也只有刘闯,其他人都不可能劝说住马超许褚。

    刘闯一边赶往城外,一边听卢毓解释。

    他也暗自责怪自己,似乎是有些忽视了许褚的想法。

    这件事,如果他事先和许褚说一下,相信许褚就算不愿意,也不会有什么怨言。也正是他的疏忽,造成了如今的局面。这两个人……不管伤了谁,都不是刘闯愿意看到的结果。马超是他的结拜大哥不假,可许褚还是他的‘老虎哥’呢。论关系,当然是许褚和刘闯的关系更近。

    如果……

    刘闯不敢想下去,心里的愧疚感也越发强烈。

    高城城外,西凉兵和老罴营列阵两边。

    此时天光大暗,已是黄昏。

    城外早就黑下来,两边的兵卒点起了松明火把,许褚马超二人正走马盘旋,打在一处。

    许褚刀疾马快,势大力沉;而马超枪法纯熟,杀法也异常凶悍。才出得城门,刘闯就听到隆隆战鼓声。他心中越发着急,连忙催马来到两军阵前。此时,许褚和马超已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双方不分胜负。许褚显然也没有想到,马超居然如此悍勇。他打得xìng起,突然间一声怒吼,趁着双方错蹬而行的时候回到本阵,跳下马一把将身上的铠甲扯下来,再次提刀上马。

    时,已隆冬。

    青州的天气很冷,虽不说是滴水成冰,但也让人感到颇为难耐。

    许褚扯下了盔甲,身上只披着一件小褂,赤着膀子,拍马舞刀便冲向了马超。

    马超看许褚光着膀子冲过来,也吓了一跳。

    不过,他却毫不慌张:你光着膀子我就怕你不成?莫说你光着膀子,就算是**我也不怕!

    想到这里,马超拧枪跃马而上。

    许褚金背大环刀范围,那金环乱响。

    哗棱棱……许褚舞刀到马超跟前,猛然在马上长身而起,“小白脸,敢抢我的功劳,看刀!”

    说话间,大刀嗡的一声便劈下来,刀光一闪,快如闪电。

    马超举枪相迎,只听铛的一声响,金背大环刀劈在枪杆上,马超只觉一股巨力袭来。他暗叫一声:这黑厮好大气力!

    不过,马超却丝毫不惧,双膀叫力,一声大喝,“开!”

    铛……

    金背大环刀被马超崩开,而许褚在马上却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顺着马超崩的力量,大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呼呼呼接连三刀。这三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力道强……马超使尽气力,好不容易才算是崩开了许褚这连山三刀,可是两只胳膊几乎失去知觉。

    二马错蹬,马超甩了甩手,心中也有些怒了。

    他大吼一声,催马冲向许褚。

    二马照头,马超大枪扑棱棱一颤,分心就刺……许褚有连山三刀,马超也有家传的连环三枪。那枪势迅猛,快若闪电。若非许褚jīng神集中,就险些被马超刺中。这两人刀来枪往战在一处,远处观战的马岱和马休两人,却是脸sè煞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束手无策。

    自家兄长的本领,马岱和马休心知肚明。

    谁想到,这许褚竟如此凶悍,和马超眼见着斗了百十合,居然不落下风,而且越战越勇……

    马超是他们兄长,马岱和马休固然希望马超得胜。

    可是许褚也是刘闯的老哥哥,论关系恐怕比马超更加亲近。若伤了许褚,只怕刘闯会不高兴。所以,二人虽有心上去助战,可想想还是算了。马超赢了许褚,那还好说;可如果他们三兄弟联手战许褚,刘闯岂能善罢甘休?别的不说,刘闯麾下十大将,至少有一半人会心生不满。

    所以,马岱马休两个人是看得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而疆场上,马超汗流浃背,而许褚也是浑身蒸腾着热气。

    两个人都打出了真火,谁也不跟相让,谁也不愿意低头……这一场大战,让两边观战的军卒,也是目瞪口呆。

    这要是再打下去,伤了谁可都不是好事!

    可问题是,这种情况之下,又有谁能够劝阻这两人呢?(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