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58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十四)

第358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十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喏!”

    身后自有飞熊卫上前,把那田猛从地上拖进了郡府大门。

    紧跟着,有人牵着象龙马过来,刘闯翻身跨坐马上,从扈从手中接过那口甲子剑,厉声喝道:“凡今日参与谋逆者,格杀勿论。”

    伴随着刘闯一声令下,那些已经停了手,看押俘虏的飞熊卫齐声呐喊,长刀出鞘。

    “元复!”

    “喏!”

    “给你五百人守住郡府,一个都不放过。

    其余人等,随我走。”

    刘闯说着话,催马就走。

    “刘皇叔,饶命啊……”

    任凭那些人嘶声哭喊,但是刘闯却恍若未闻。

    太史享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他拔出宝剑,厉声喝道:“都听到没有,主公说了,格杀勿论!”

    喊杀声,再次响起。

    ++++++++++++++++++++++++++++++++++++++++

    刘闯,并非残忍。

    而是在这个时代,有些时候讲道理,远不如**裸的铁和血更能让人看清楚形式。

    对于辽东,刘闯自认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从他占领辽东之后,便一直施以怀柔政策,对辽东豪强,也大都是以安抚为主。原因嘛……很简单,当时他要对幽州作战,要对乌丸作战,要对高句丽作战。一个稳定的大后方,不能或缺。所以在那个时候。刘闯是绝不会轻易大开杀戒,否则很容易引起整个辽东的对立。

    可是,随着刘闯的根基稳固,他需要立威。

    辽东依旧是他极为重视的大后方。可是却残留了太多当年公孙度时期的印记。

    这些人在公孙度死后,或是为利益而投靠刘闯,或者是迫于形势,归附刘闯。但不管怎样,这些人始终是刘闯的心腹之患。早在陈群和步骘为太守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辽东宗族强盛,豪强众多。虽则身处苦寒之所,却多野心勃勃之辈,与胡虏无异。若得机会,当尽力铲除。

    这些个宗族豪强,实力不小。

    他们霸占良田。藏匿人口。勾结盗匪。已经成为辽东的心腹之患。

    刘闯此前并没有找到机会,所以也不好下手……没想到此次前来,原本只是为探望管亥。却找到了清洗这些个家伙的借口。既然要清洗,那就清洗一个干净。刘闯正准备加大对辽东移民的力度,这些个祸害存在,始终都是麻烦。在这一方面而言,刘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斩草除根,才是真正的道理。

    与其和这些人讲道理,倒不如杀鸡儆猴,扶植一批新的豪强。

    襄平城中,喊杀声四起。

    从城门方向传来的喊杀声,更是响彻云霄。

    不过刘闯却不在意。直奔田府而去。

    贾诩竟然跑来了辽东?

    这的确是有些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

    如果这次不是来专门探望管亥的话,恐怕辽东还真的会出麻烦……

    想到这里,刘闯就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遍体生寒。

    看样子自己还是大意了……不过仲达这次做的不错,他能及时发现田氏的异动,并且亲自前来处理。可以看得出来,司马懿在这方面的确是做到了尽心尽力。虽然不能把黄阁全部托付给司马懿,但从目前来说,他的确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当然了,当务之急还是要抓住贾诩。

    田绍说,贾诩去了城门。

    刘闯打死都不会相信……

    贾诩是什么人?

    当世有名的毒士,智计之深,未必就逊色于荀彧和郭嘉。

    他来辽东不久,便说反了田绍,而且还从天雷火工坊招揽了一个工匠,可见他的可怕之处。

    最可怕的,是这家伙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留在襄平。

    制作火药的硫磺和硝石以及炭粉,虽不难制作,但也要费些功夫。

    这家伙就直接在襄平进行实验,而后通过田绍的关系,弄来那些材料……这个家伙,可真是胆大。

    不过,说贾诩跑去夺取城门?

    刘闯是绝不可能相信……那家伙从来不会让自己立于危墙之下,甚至他很有可能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计划,故意鼓动田绍造反,而后伺机脱身。在刘闯看来,这才符合贾诩的作风。

    所以他肯定,贾诩绝不会去参与夺门之战。

    田府,此时也很混乱。

    田绍带着人前去夺取郡府,而府中的老弱妇孺一个个胆战心惊。

    刘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攻破了田府大门,并且迅速命人把住了府中的门户,胆敢抵抗者,便毫不犹豫的斩杀。

    而他则带着董俷直奔田府西跨院而去,只是当他冲进西跨院的时候,却见庭院中空空荡荡,不见一人。

    “你,叫什么名字?”

    刘闯看着那带路的田府家人,沉声问道。

    此人,便是司马懿留在田府之中的一个眼线,在田绍身边做一个扈从。

    虽然说不上是心腹,但却可以打听到一些比较隐秘的消息。听到刘闯询问,那人连忙回答道:“小人复姓公孙,单名一个龙字。”

    “公孙龙?你和公孙度……”

    “啊,小人和公孙度绝无关系。

    小人是辽西公孙,而非辽东公孙,还请皇叔明鉴。”

    “辽西,令支公孙吗?”

    “正是。”

    原来,这是公孙瓒的族人。

    虽说公孙瓒也是辽东公孙氏的一支,但血脉已隔得很远,在五服之外。所以,在公孙瓒和袁绍对抗的时候,公孙度甚至出兵帮助袁绍夹击公孙瓒。也就说明这两家之间,关系淡薄。

    “公孙,这里的人呢?”

    公孙龙连忙摇头道:“不太清楚。

    田绍命小人留守在外院,所以根本不清楚这边发生的状况。”

    刘闯点点头。看了两眼屋中的陈设,而后有伸出手,贴在一副提炼黑火药粒的器皿上……

    果不其然,贾诩这老狐狸见情况不妙,便带着人跑了。

    刘闯沉吟片刻,突然间转身往外走。

    “公孙,你留在这里,给我看着田府上下。我留三百飞熊卫与你,不得使一个人逃脱。

    阿丑,咱们去城门!”

    刘闯一声令下。便带着董俷匆匆忙离开了田府。

    此时。襄平城里的骚乱已经渐渐平息。常胜率一千飞熊卫死守城门。把那些试图夺取城门的反贼尽数击溃。与此同时,管亥也带领兵马,扫荡了城外的那些乱兵。此次田绍召集了大约两万多兵马。人数虽众,却不堪一击。管亥只带领兵马一围困,叛军立刻出现了骚动。

    城里,还经历了一场厮杀。

    可是城外,管亥几乎是不费一兵一卒,便将叛军击溃。

    击溃叛军之后,管亥命一部分人继续追击叛军,他则带领一支人马,匆匆返回襄平。

    当刘闯抵达襄平城门口的时候,管亥正带领兵马进入城里。

    看到刘闯过来。管亥兴致勃勃道:“主公,今日一战,辽东定当大定。”

    “叔父,刚才可有兵马出城?”

    “啊?”

    管亥一怔,露出疑惑之色。

    一旁常胜道:“方才府尊大人前来,我派人出城迎接……主公,莫非有问题?”

    刘闯一听,顿时急了眼。

    “阿丑,上马,与我追!”

    他说着话,纵马出城。

    而董俷则从一名骑军手中抢过一匹马来,翻身上马,跟着刘闯便冲出城去。

    襄平城外,一片漆黑。

    偶尔可见星星点点的火光跳动,却让刘闯无所适从。

    贾诩,会从何处逃离?

    刘闯勒住马,横刀于旷野之中,沉思不语。

    “叔叔,咱们去哪儿?”

    董俷跑到刘闯身边,低声问道。

    刘闯则回头向追上来的管亥询问,“叔父,此地最近的出海口,是在哪里?”

    “最近的出海口?”

    管亥搔搔头,旋即开口道:“若说最近的出海口,恐怕是营口镇了。

    那里位于辽水入海口,而且常年不冻。自前年开始兴建,而今已成为一个集市……”

    “来人,我们去营口镇。”

    刘闯说罢,对管亥道:“叔父,你留在襄平坐镇,我最迟明天晚上一定会回来。”

    “喏!”

    管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令出如山,他也看出来这情况不妙,于是不敢怠慢,忙带着人回城。

    不过回去之前,他却命人把马匹全部交给了刘闯。

    刘闯也不敢迟疑,命众人一人双骑,便赶奔营口镇……

    大约在天亮时,刘闯抵达营口镇。

    这营口镇,便是后世营口所在。此前,这里是一片荒芜,不过随着刘闯大力发展海上贸易,也使得营口镇迅速成了规模。只是,当刘闯抵达营口镇的时候,却见营口镇黑烟滚滚,火光熊熊。

    司马懿浑身是血,还绑着胳膊,匆忙来到刘闯面前。

    “仲达,怎么回事?”

    司马懿面露悔恨之色,“主公,司马懿无能,竟使得那曹贼逃走。”

    “啊?”

    “我之前得到消息,营口镇的船只出现异动,所以便匆忙赶来查看。

    就在两个时辰前,突然有一群人冲进镇子里,到处点火……我带人阻拦,险些被对方所害。

    后来他们接应了一批人上船,便迅速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烧了不少停泊在码头上的船只,堵塞了航道,令我等无法追击。”

    “该死!”

    刘闯跳下马,顿足捶胸。

    “这次跑了贾诩,却不知何时再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