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58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十三)

第358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十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襄平古城,沸腾了!

    伴随着田府大门洞开,无数手持器械的家丁嘶喊着冲出大门,襄平城内也有二十余处门户洞开,涌出更多人来。这些人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长街口处汇合后,有迅速分开。

    田绍带着两千多人直奔府衙而去,剩下的那些人则呼喊着向城门方向奔行。

    而襄平郡府,却是大门紧闭,鸦雀无声。

    田绍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来到郡府门外,大刀朝着郡府方向一指,厉声喝道:“与我破门!”

    十数名壮汉扛着一根沉甸甸的撞木,朝着郡府大门扑去。

    蓬,蓬,蓬……

    一连数声闷响,郡府大门哐当一下子被撞开,跟在田绍身后的那些个家丁,顿时发出一连串兴奋的嘶吼。

    田绍咧嘴,嘿然而笑。

    他大喝一声:“建功立业便在今朝,儿郎们随我杀!”

    说完,他纵马便向郡府大门冲去,在他身后,则跟随着一群疯狂的家臣,一个个挥舞着刀枪木棒,气势汹汹。

    只是,郡府内,却没有声息。

    田绍冲进郡府之后,才发现这一路上竟然没有遭遇任何抵挡。

    难道说,郡府里的人都死光了不成?

    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去多考虑。事实上,当那一帮子家丁奴仆跟随田绍冲入郡府大门之后,便已经控制不住。田绍几乎是被裹挟着前进,身体已经无法自控。眼看着就要到中堂的时候。忽听一阵急促的梆子声响起。从两边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一排排的弓箭手,包括中堂的屋顶上,也埋伏了百余名弓箭手。梆子声再起。箭矢如雨,朝着庭院中的人射去。

    十几个刚靠近中堂的家臣,被瞬间射成刺猬。

    与此同时,郡府大门外长街两边的巷子里,也冲出一队队官军。

    这些官军人数并不多,大约也就是三四百人左右。却队列整齐,行进间极为从容。甫一靠近那些乱兵,官军就齐声喊喝。走在最前面的官军旋即竖起盾牌,紧跟着身后的那些官军手持投枪,凶狠向乱兵投掷。田绍的那些家丁奴仆人数虽多。却从未经过真正的军阵操演。

    面对着对方这一轮凶猛的投枪。刹那间就是近百人当场被杀。

    更有许多人重伤倒地。发出凄厉的哀嚎……不过,官军却丝毫没有乱象,而是在一声声‘左右左。投枪’的口号声中,继续投掷投枪。三轮投枪过后,便要三四百人倒在血泊之中。而官家则在口号中继续前进,只是武器从先前的投枪,变成了刀盾,一步步挤压着乱兵的空间。

    这些个官军,恍若一部精密的杀人机器。

    踏步,出刀,后队跟进,继续踏步。出刀,后队继续跟进。

    相互间配合极为娴熟,彼此间的保护更是格外周详。那些凄厉的惨叫声,似乎根本无法让他们动容。当然了,外人也看不到他们的面部表情,因为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副黑色面具。

    “左右左,出刀!”

    一排钢刀挥舞,便有数十名乱兵被砍翻在地。

    有那倒地之后,并未死去的乱兵还想要挣扎,却被紧跟在后面的官军上去一刀砍死……

    而郡府内,更是血流成河。

    屋顶上的那些个弓箭手,先是用弓箭,而后又使用手弩,不断射杀着那些冲进来的乱兵。

    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堂大门哐当一声打开。

    中堂里,灯火通明,大约有百余名官军顶盔贯甲,在里面守候。

    正中央一张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身形魁硕的青年。

    他身子微微向前倾,一只手撑着下巴,似乎正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惨烈的屠杀,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弧度,好像是在微笑。而在他身后,则站立着一个如同雄狮般壮硕的青年。

    他身上只披了一副轻甲,狮鼻阔口,横眉细目,显得是跃跃欲试。

    正拼命闪躲箭矢的田绍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怔,突然间嘶声吼叫:“闯贼,你不得好死!”

    到现在这状况,田绍那还能不清楚,这根本就是一个计策。

    刘闯根本没有受伤,恐怕那所谓的管亥病重,也只是一个幌子,就是为了诱使他们动手……

    看样子,刘闯是早有准备。

    这分明是打算一锅端的节奏,恐怕那些在城外的兵马,如今也有危险。

    而刘闯却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站起身来摇摇头,“一群蠢货,实在是耽误我的算计……阿丑,干掉他们。今晚只要是踏进郡守府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给我斩尽杀绝。好好的日子不去过,却想着要来造反。哼哼,莫非以为我刘某人的刀不锋利吗?也罢,今天就给你们这些家伙补上一课!四年前我没有大开杀戒,不是我不敢杀,而是上天好生之德……”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董俷听闻刘闯吩咐,大吼一声,轮锤便冲出中堂大门。

    与此同时,屋顶上的弓箭手也停止射箭,从两边厢房中用处二百余官军,便加入了战团。

    惨叫声,此起彼伏。

    刘闯则面无表情的坐在太师椅上,品着茶水,还从书案上拿起一本书来。

    田绍已经从马上摔在地上,瘸着一条腿,拼命闪躲。

    可是他们这次面对的,并非普通官军,而是刘闯耗费大量钱粮,精心打造出来的一支锐士,飞熊卫。

    飞熊卫人数并不多,只有两千人。

    而郡府这边,不过一千人而已。

    但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又经过了残酷的淘汰和训练。

    当初。刘闯训练这支飞熊卫的时候,诸葛亮就曾吐槽说,他训练飞熊卫的花费,足以组建起一军兵马。每日三餐。餐餐有肉。这些个吃饱喝足之后,便只剩下训练的飞熊卫,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这些人,就是一群杀人机器。刘闯让许褚操练他们,让庞德操练他们,让王越指点他们,又让张辽训练他们。从几十万人里挑选出这两千人,其悍勇可想而知。

    田绍那些乌合之众,又如何是这些杀人机器的对手。

    郡府上空,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

    而刘闯则神情自若的坐在中堂看书。对那喊杀声。惨叫声。求饶声……更是充耳不闻。

    “刘皇叔,刘皇叔……我投降!”

    田绍努力闪过一名飞熊卫劈来的长刀,在地上懒驴打滚。而后爬起来高声叫喊:“看在草民当初曾有过功劳的份上,刘皇叔饶我一回……啊!”

    他一个闪躲不及,险些被人砍中。

    可饶是如此,他的后背还是被砍了一道血口子。

    刘闯坐在中堂里,翻了一页书,而后面露笑容,轻轻点头。

    “刘皇叔,我是受人挑唆,才做这种糊涂事情……挑唆我的那个人叫贾诩,他还从新昌招揽了一名工匠名叫王子泰。如今就在我府中负责进行火药的调配。贾诩而今带着人去城门方向,刘皇叔,我愿为你取他项上人头。”

    贾诩?

    刘闯的身子微微一颤,慢慢放下书,站起身来。

    他走到中堂门口,还有两个不知死活的僮客嚎叫着朝他扑来。却听得仓啷一声龙吟响,刘闯拔出巨阙。一道寒光闪过,一名僮客当场被刺翻在地。而另一人见势不妙想要逃走,却见刘闯紧走几步,长剑招出白蛇吐信,噗嗤一声便刺入那人的后心。一连两剑,却是颇有些灵动之气。

    刘闯这些日子随王越学剑,倒是颇有些水准。

    “贾诩,贾文和吗?”

    田绍扑通跪倒在台阶前,大声道:“没错,就是他。”

    刘闯顿时笑了,“没想到我这丈人倒是看得起我,居然连大名鼎鼎的毒士也派过来……呵呵,你刚才说,贾诩带人去夺取城门?”

    “正是。”

    “那好,我正想要见见他。”

    刘闯说着便走下台阶,田绍刚站起来,却见眼前一抹剑芒掠过,刘闯手起剑落便把他刺翻在地。

    “皇叔!”

    “我从没有说过要饶你性命,既然你决定要反我,那就休要怪我心狠手辣。

    不过,我也要谢谢你,若不是你跳出来,我又怎知道这辽东治下,还有这么多人对我心存不满?”

    “你……”

    田绍指着刘闯,还想要咒骂,却见董俷健步窜上来,一槌把他的脑袋砸烂。

    “阿丑,随我杀人去!”

    刘闯说着话,便向郡府外走去。

    董俷咧开嘴嘿嘿一笑,健步如飞来到刘闯身前,双槌翻飞,硬生生从中堂大门杀出一条通往郡府大门的血路。

    刘闯手持宝剑,跟在董俷身后。

    而在他身后,府内的厮杀已经基本结束,冲进来的数百名乌合之众,在飞熊卫的合围之下,没有一个活口。

    此时,郡府大门外的厮杀,也渐渐进入了尾声。

    在飞熊卫凶狠的攻击之下,那些个家丁奴仆早就被杀破了胆子,一个个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还有一些尚负隅顽抗的人,刘闯看了一眼,大都是田氏家中的族人。刘闯突然大吼一声:“田猛,给我滚出来。”

    一个青年颤颤巍巍走到府衙门口,颤声道:“田猛拜见皇叔。”

    刘闯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那田猛一下子倒在地上,满嘴是血。

    “混帐东西,你姑父是辽东太守,你姑母是你唯一的亲人,你竟然还跑来造反?”

    说完,他回头道:“把这个混账东西拖进去,交给夫人处置……就说,我已经处罚过他,可饶他一命。”